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資本獵手”顏靜剛大敗局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4日 04:20   中國經營報

  【等深線】“資本獵手”顏靜剛大敗局

  《等深線》記者 王迎春 上海報道 

  夜幕中,自上海之巔觀光廳向外望去,東方明珠、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等地標建築皆在腳下,這裏是上海第一高樓——上海中心,2015年落成。在這座新地標33層,顏靜剛曾設有辦公室。大樓之西,穿過銀城中路大街,太平金融大廈坐落於此,宏達礦業仍在23層辦公,不過顏靜剛已經不再是實際控制人,其辦公室已換了新的主人。

  顏靜剛丟掉宏達礦業實際控制人之位、於今年1月30日披露權益變動報告書之時,旗下核心控股平臺——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的駐所與通訊地址爲:上海市虹口區霍山路201號3幢108室。目前這裏已經推倒重來,正在進行某小學安置點工程施工,開工日期爲2018年5月7日。

  顏靜剛的大本營位於上海市虹口區廣粵路437號,5層小樓13年來一直是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技股份”)的辦公所在地,這裏是他事業的起點。他的個人辦公室位於頂層5樓,禮佛臺成爲這裏最重要的傢俱,居於辦公室正中間,佛燈仍通着電,只是已照不亮這屋子的主人。

顏靜剛辦公室內景。   《等深線》記者 王迎春 攝影顏靜剛辦公室內景。   《等深線》記者 王迎春 攝影

  2018年1月17日,顏靜剛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這時他不足40歲,創業13年,已成爲三家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也正是此時,他正陷入衆多民間借貸案,三家上市公司全部陷入糾紛旋渦,被各地法院列爲被告,其中兩家被實施退市警示。

  至記者發稿時,宏達礦業實際控制人易位,*ST尤夫(002427.SZ)正在啓動股權轉讓交易。*ST富控(600634.SH)剛剛將辦公區從上海金融核心區外灘移出,其董事辦工作人員對《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稱,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顏本人,“最近一年來,即使開股東大會,他也沒有露過面,每次均委託他人蔘會、投票”。

年輕的“成功者”

  走上三家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位,顏靜剛均通過重組獲得。在此之前,他曾帶領中技股份於2011年、2012年兩次衝刺IPO。根據招股說明書及後來的各次重組權益報告書披露內容,顏靜剛生於1978年12月27日,浙江台州人。據記者實地瞭解,這裏民間從商氛圍濃厚,多以親戚帶親戚的方式抱團打拼。

  招股說明書列述的一段關於與“曾經的關聯法人”之間的官司,間接記錄了顏靜剛的發家史。

  這個曾經的關聯法人名爲雲南中技管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雲南中技”),其股東爲顏小榮顏劍鳴,兩人爲父子。顏小榮爲法人代表,他亦是顏靜剛的叔叔。這家公司成立於2004年3月19日,顏靜剛與其父——顏邦華曾在這家公司任職。

  後來,雲南中技北上拓展,於2005年6月在上海虹口區霍山路170號1073室成立分公司,顏邦華成爲負責人。這一年的11月11日,顏靜剛父子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上海中技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技有限”),它是中技股份的前身。昔日的公司網頁留下了這家公司創辦之初的痕跡,辦公地址:霍山路170號10—136室,與雲南中技上海分公司幾乎位於同一個地址。

  中技有限迅速做大,僅在2018年就進行了三次增資,並在這一年吸引到國資創投機構——北京首創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加入。相比之下,同是顏靜剛父子負責的雲南中技上海分公司於2006年9月宣佈註銷,原因是業務萎縮。

  兩者之間的此長彼消亦是台州當地人闖蕩天下時家族生意勃興與分業的一個側影,顏小榮在中技股份衝刺上市期間,以憤怒的姿態將此過程公之於衆,使顏靜剛父子以背叛者形象被告上法庭,爲資本市場送上又一段家族恩怨。

  中技有限於2008年改製爲中技股份,至2010年首次衝刺IPO之時已引入8家外部股東,總資產由2005年的1000萬元擴張爲接近8億元,淨利潤超過8800萬元。不過,這次首發申請於2011年2月9日被證監會發審委否決,原因是中技股份及其子公司曾發生4起安全生產事故,每起事故均有1位工人死亡,發審委無法確定中技股份安全生產內控制度是否健全並得到有效執行。

  被否後中技股份並沒有就此自資本市場消失,2012年4月,這家公司再次上陣,重新披露招股書。彼時,另有多家機構以財務投資人身份踏上這一戰車,如通聯創投、建銀城投、復星創富、士蘭創投、中比基金、銀湖投資等。

  重啓IPO結果尚未出來,顏靜剛選擇第二條路,借殼上市,於2013年1月找到了合適的標的——澄海股份(*ST富控的曾用名)。這家公司於2011年4月25日因連續三年虧損被暫停上市,於2012年7月3日在辛苦獲得一些盈利後恢復上市資格,並急切尋找其他優質資產。

  雙方的結合終於在2013年5月3日落定爲這樣一份文件——《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協議》,以此協議爲基礎的一整套借殼上市方案終於在當年8月22日公之於衆,包括髮行股份、購買資產、募集配套資金、對賭協議。這份方案被證監會於當年12月11日覈准,12月23日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涉及的資產與股份交割全部完成。至此,中技股份終於在創立8年之後登上資本市場,這一年,顏靜剛正好35歲。

高段位獵手

  與獲得澄海股份(目前名爲*ST富控)的直白過程相比,顏靜剛拿下宏達礦業(600532.SH)與尤夫股份(002427.SZ)則顯得耐心、冷靜、城府深沉,猶如一位隱藏的獵手。

  2015年,以鐵精粉、銅精粉爲主要產品的上市公司宏達礦業營業收入逐年萎縮,這一年更是連續三個季度虧損,全年虧損額超過3.5億元,爲歷年之最。如果主業繼續惡化、業績繼續虧損,股票將被實施退市警示風險,在融資信用市場的地位將大幅下降,融資成本與難度將無可避免擡升。從另一個標準來評價,這家上市公司總市值一直在數十億元邊緣水平徘徊,僅在2015年股市瘋狂期纔有機會穿過100億元位置,是典型的小盤股。

  雪上加霜的是,這家公司一年內到期的負債水平居高不下,2014年高達7.9億元,2015年則高達6.7億元。爲此,2015年底,彼時的控股股東——淄博宏達礦業有限公司選擇棄殼自保。有意思的是,買家以5位自然人而非法人單位的方式出現,其中亦包括自然人樑秀紅。權益變動報告書介紹了她的身份——顏靜剛之妻。

  淄博宏達持有上市公司2.26億股,佔總股本的43.84%。這次棄殼交易,淄博宏達向樑秀紅轉讓股份7740.9萬股;向自然人戴滸雄轉讓4707.2萬股;向自然人曹關漁轉讓2580.3萬股;向自然人黃文超轉讓3860.5萬股;向自然人居同章轉讓2580.3萬股。

  除樑秀紅外,另外四位買家買進份額雖達到或超過5%,但均未超過10%,因此他們披露的是簡式而非詳式權益報告,無須對買家的身份背景做深度披露。從他們身份證可見的前幾位數字可以傳達一些信息。記者覈查發現,買家曹關漁與戴滸雄均爲上海市虹口區人士,買家黃文超爲浙江寧波餘姚人,買家居同章則爲山東青島萊西縣人。

  此次交易,樑秀紅獲得15%的股權,成爲這家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東,爲此,她支付的對價爲每股10元。雙方協議於2015年12月14日正式簽訂,爲此,12月11日上市公司停牌,停牌前收盤價爲每股17.79元。也就是說樑秀紅以不到市場價6折的價格拿下了這家上市公司控股權。

  儘管包括樑秀紅在內的5位買家對外宣佈並非一致行動人,但他們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均發生於同一天,協商最後的成交價也全部一致。接盤後,另4位自然人持股數若統一計算,可輕易越過樑秀紅的持股數。但這種可能性事件並未發生,反而是顏靜剛實際控制的持股權在後期逐步收攏、集中。

  2016年7月,顏靜剛旗下公司——上海晶茨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晶茨”)以16.13元的價格從自然人戴滸雄手中接過4345.9萬股(對應8.42%股權)。2017年1月,樑秀紅將15%股權全部賣給上海晶茨。經過一年時間,顏靜剛終於掌握上市公司23.42%的股權,構成絕對控股,成爲名實相符的實際控制人。

  有意思的是,儘管是夫妻,樑秀紅通過這筆交易從其丈夫名下公司大賺了一筆,每股價格16.4元,以此計算,樑秀紅獲得淨收入接近5億元。如果不是監管層問詢,交易價原定爲25元每股。

  與拿下宏達礦業相比,對尤夫股份控制權的得手過程既有共同之處也有出新的地方。

  2016年,尤夫股份創始人茅惠新51歲,準備套現退場。與其他創始人離場經歷不同的是,尤夫股份業績穩定,據記者觀察,截至2015年底,這家公司每年均在盈利,且利潤呈擴張之勢,至2015年底這家上市公司獲得淨利潤1.2億元。

  2016年4月,茅惠新的接盤人終於落定,名爲蔣勇,此前市場並未聽過關於此人的任何事蹟。收購是在控股股東的層面進行的。蔣勇以平臺——蘇州正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正悅”)出價以18.96億元收購尤夫股份控股股東——湖州尤夫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權,從而間接持有上市公司29.8%的股權,成爲這家公司新的實際控制人。

  蔣勇手中有自有資金3.96億元,另外15億元則借自浙江三花錢江汽車部件集團有限公司,月息1.5%,借期自2016年4月至12月。

  2016年9月,蘇州正悅以月息1%向上海貴衡建築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貴衡”)借款,具體數額並未公佈,但數份公告均稱其規模可覆蓋上述15億元借款的本息,以實現低成本融資置換高成本融資的目的。作爲借款保證措施,蘇州正悅將上市公司1.1億股(總持股1.19億股)質押給資金方指定金融機構——中融國際信託有限公司。

  有意思的情況出現了,就在2016年9月這筆置換借款發生之時,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湖州尤夫控股和蘇州正悅這兩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均變更爲自然人黃偉。並且湖州尤夫控股提名翁中華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當年10月,翁中華成爲上市公司的董事長。

  經覈查,黃偉爲顏靜剛核心企業之中技股份的供應商之一——南京坤垚混凝土預製構件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翁中華於2011年7月至2014年7月擔任中技股份子公司——湖北中技樁業有限公司的總經理。

  另外蔣勇於2016年9月提名呂彬爲上市公司財務總監。經覈查,呂彬於2012年6月至2015年7月任嘉興中正樁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這家公司於2014年12月前正是中技股份的關聯公司。

  這種安排公佈後,市場對蔣勇、黃興爲顏靜剛馬甲身份的質疑一直沒有斷絕。此前上市公司在公告中則堅決否認黃興、上海貴衡與顏靜剛存在業務往來。

  2017年5月,顏靜剛終於正面出手,宣佈以上海中技企業集團的名義、在控股股東層面以承擔債務的方式收購蘇州正悅100%股權,總代價爲26.81億元(包括股權轉讓款1億元和債務金額25.81億元)。

  此時監管層出手了,深交所與浙江證監局分別發來關注函,深交所質疑蔣勇2016年9月的質押融資與2017年5月顏靜剛出手收購爲一攬子交易。不過在相應回覆函中,這些疑問均被上市公司否認。

投資玩家

  澄海股份是顏靜剛獲得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他對這家公司的運作過程也體現了他踏上資本市場之後的探索經歷。

  在拿下上市公司控股權的第二年,上市公司更名爲中技控股,不過顏靜剛無意將上市公司主業限定爲建築業,他開始嘗試跨界,於2014年3月13日啓動收購。停牌5個月後,公司宣佈收購對象由軟件公司——北京千尺無限軟件技術有限公司,變更爲三家目標公司:點點互動(北京)科技有限公司、Dian Dian Interractive Holding、北京儒意欣欣影業公司。

  宣佈變更收購對象僅6天,2014年8月18日上市公司公佈定增募資案,宣佈募集資金86.716億元,其中75.21億元用於上述收購。3家公司中前兩家爲遊戲公司,實則爲一體,前者爲後者子公司,統一稱之爲點點互動。點點互動由創始人鍾英武於2011年10月於開曼羣島註冊創立,至收購案發生時成立不足3年,已完成兩輪融資,首輪1300萬美元、第二輪7400萬美元。查看當時的相關媒體報道,點點互動炙手可熱,被一堆投資人追逐。上市公司對點點互動的收購價高達60.2億元。

  北京儒意欣欣影業出品過《小時代3》《老男孩猛龍過江》,後者電影中那曲《小蘋果》已成爲大江南北各大廣場舞的標配曲目。上市公司對這家影業公司開出的收購價達15億元。

  遊戲、影視均是彼時資本市場的熱點項目,也是資金追逐的熱點,顏靜剛的這筆超過75億元的收購在衆多案例中可算是大手筆。不過,在等待近10個月後,上市公司的定增案終於有了結果——遭證監會否決。此時正值2015年6月,A股爆發前所未有的股災。“股災後,很多上市公司的再融資計劃都死了,資金方對市場前景已完全喪失信心,不敢參與。”四川一家上市公司董祕對記者回憶道。失去收購資金來源,上述收購案已無法推進,於2015年10月宣佈終止。顏靜剛通過收購直接進軍文化產業的想法歸於失敗。

  不知出於何種考慮,醞釀一年的收購案宣佈終止時,上市公司拿出了一個新的資產收購目標——武漢梟龍汽車技術有限公司,進軍軍工業,不過這個方案露臉的同時也宣佈合作終止,以至於2015年10月9日舉行的投資者說明會上,投資者就重組一再變更標的、一再終止向公司高管層發難。

  似乎有感於遊戲產業在國內的迅速崛起,亦不甘於此前的失敗,2016年初,顏靜剛決定以宏達礦業爲平臺再搏一次。2016年2月,宏達礦業與私募基金合作設立遊戲公司——上海宏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投網絡”),註冊資本1400萬元。3月14日上市公司宣佈與這傢俬募基金共同對宏投網絡增資,其中私募增資額16.4億元,宏達礦業增資額5.458億元,使這家剛剛成立的遊戲公司註冊資本陡升至22億元。

  此次增資的直接目的是爲了收購英國遊戲公司Jagex全部股權,收購對價不超過3億美元,公告披露稱這筆收購將爲宏達網絡每年帶來5000萬元人民幣左右的投資收益。這筆交易進展得相當順利,於當年7月宣佈完成。

  不過得到英國遊戲巨頭的宏投網絡並沒有留在宏達礦業這家上市公司。在這筆收購完成2個月後,宏達礦業宣佈向關聯方中技控股(澄海股份,後更名,目前名爲*ST富控)出售所持宏投網絡股權。同時,中技控股向宏投網絡另一持股方(私募基金,持有75%)收購26%宏投網絡股權。至此,這家遊戲公司51%的股權被中技控股掌握,爲此後者付出對價爲16.32億元。

  2017年6月,中技控股將上述私募基金持有的宏投網絡餘下49%股權全部買下,至此,經過1年4個月時間,中技控股通過兩個時間段的收購,名下終於有了一家已經擁有盈利能力和市場地位的遊戲資產。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首次收購發生時,宏投網絡全部股權估值爲32.03億元,第二次收購發生時,同一塊資產全部股權估值增長至45.58億元。前後相距僅9個月,資產溢價超過40%。

  宏投網絡逐步進入中技控股並實現資產溢價之時,這家上市公司也逐步將建築行業資產剝離,以更名富控互動的形式表明上市公司實現向文化產業轉型。與此同時,股價節節擡高,2016年2月,富控互動尚在12元位置,至2017年7月17日(重組復牌日)股價已移至18元位置,上漲50%。這期間,這家上市公司的股價一度攀升至21.99元。

  在股價爬升之時,資金也源源不斷向顏靜剛涌來。自2016年2月至2017年6月,據iFinD數據統計,顏靜剛以其本人或其實際控制的公司做過8筆富控互動股份質押融資,另外在2017年7月至9月,顏靜剛又以同樣的方式做了3筆質押融資。

  玩跨界,顏靜剛似乎意猶未盡,在2017年5月拿下尤夫股份控股權之後,做了兩次重大收購,進軍新能源產業。其中令市場印象深刻的是在疑似入主尤夫股份期間,於2016年9月底收購江蘇智航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智航新能源”)51%股權,並在2017年底以10.8億元收購自然人周發章所持有江蘇智航新能源餘下的49%股權。

  自顏靜剛入主後,尤夫股份在資本市場的動作,除上述收購外,在正式入主之時,上至董事長下至董祕、5位高管合計不低於10.3億元不高於15.3億元的鉅額增持最爲引人注目,他們增持的目的一致如此表述:基於對公司未來發展前景信心、維護資本市場穩定、堅定投資者信心。

增持時間

姓名(身份)

資金方式

金額

2017年9月18日、19日

賴建清(董祕)

信託計劃

3002.8萬元

2017年9月18日、19日

呂彬(財務總監)

信託計劃

5006.7萬元

2017年9月19日、20日

劉英平(子公司董事長)

信託計劃

1億元

2017年9月19日至21日

翁中華(董事長兼總經理)

個人直接

6144.1萬元

2017年9月22日、25日

翁中華

個人直接

3.36億元

2017年9月26日、27日

翁中華

個人直接

8240.2萬元

2017年9月29日

周發章(子公司董事長)

信託計劃

3.55億元

2017年12月15日、16日

周發章

信託計劃

4597.6萬元

  《等深線》  記者  王迎春  整理

  如此大張旗鼓的“市值管理”也引來證監會浙江監管局的關注,其中剛剛作爲交易對手的周發章增持金額超過4億元。浙江監管局懷疑這5位高管增持資金來自新任控股股東並與顏靜剛本人存在一致行動人關係,不過上市公司在回覆函中則一概否認。

  然而2018年所有指向顏靜剛的借貸糾紛中,周發章也以債權人的身份將顏靜剛告上法庭,其追訴金額正是4億元。

高息債臺倒塌

  顏靜剛一系列高頻次資本運作令投資人目不瑕接,看起來,他已經令三家上市公司實現產業轉型,他所進入的行業也正值市場熱點,光大證券、安信證券、中泰證券、國海證券等多家券商也向市場送上漂亮的研究報告。三家上市公司中,富控互動與尤夫股份股價節節攀升,市值一路向上。宏達礦業股價在爬升一段時間後因旗下熱點資產——宏投網絡被收入富控互動,其股價有回落之勢,不過至2017年5月底,股價已經企穩。

  一切看起來如此完美,直至2018年1月17日,三家上市公司同時披露,實際控制人顏靜剛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此消息公佈後,那些被眩目資本運作掩護的高息債臺也一同暴露。據記者統計,截至6月12日晚間,以*ST富控爲第一借款人的借貸糾紛多達21起;以*ST尤夫爲第一借款人的借貸糾紛多達11起;以宏達礦業爲第一借款人的借貸糾紛有2起;以顏靜剛爲第一借款人的借貸糾紛有2起;以顏靜剛旗下非上市公司平臺爲第一借款人的借貸糾紛則有9起。

  上述糾紛中,債權人包括大型金融機構如光大銀行上海花木支行、中江國際信託、恆豐銀行煙臺分行、工商銀行湖州分行、渤海銀行上海分行、中航信託、平安國際融資租賃(天津)有限公司,也有一些金融企業,其中有國資背景的知名企業如湖北永泰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亦有一些小型私募。單個借款金額從1400萬元至5.5億元不等。

  令人不安的是,這些債權人中還有18位自然人,借款金額從100萬元至4.15億元不等。其中單個自然人借款本金過億元者達4人。而其中*ST尤夫全資子公司江蘇智航能源董事長周發章亦成爲債權人,將顏靜剛列爲第一被告人和第一還款人,追訴本金2.75億元。據記者覈查,周發章與顏靜剛簽訂《借款協議》,期限一週,周發章於2017年12月11日向顏靜剛指定賬戶發放4億元借款,這筆借款應於2017年12月17日到期。到期之後,周發章向顏靜剛多次催告,僅追回本金1.25億元,另外2.75億元並未回款,這筆短期借款約定利息也未償還。

  有意思的是,周發章曾以*ST尤夫高管的身份,於2017年9月29日、12月15日、12月16日以信託計劃的方式增持上市公司股份,金額剛好爲4億元有餘。周發章的增持與後續發生的借貸是否有關聯?對此,記者通過多種渠道試圖聯繫上週發章本人以求解釋,均未成功。

  《等深線》記者觀察發現,上述借款糾紛放款時間多發生於2017年11月、12月以及2018年1月。此時這三家上市公司股價均處於高位,其中*ST尤夫在2017年12月25日達到歷史峯值,每股價格34.87元。

  上述借款多以短期爲主,且利率普遍偏高,月利率高達2%,部分借款月利率高達3%,以年化利率計算,這些借款水平多發生在24%、36%這樣的水平。僅有數筆借款年利率在10%以下。

  令人不解的是,三家上市公司披露相關借貸糾紛時,對於多筆借款均表述:經上市公司覈查與某某某不存在借貸關係。對此,*ST富控董事會辦公室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如果這些借貸沒有經過上市公司的決策程序、審覈程序,則上市公司不能認定與之存在借貸關係。”爲何這些借貸合同及相關履約保證合同蓋有上市公司公章?對此她稱:“相關當事人也許存在私自挪用公章、私刻公章的做法。”*ST尤夫、宏達礦業證券部工作人員也向記者表示了類似看法。

  2018年6月2日,*ST富控發佈內控報告,稱公司內控存在重大缺陷,其中一個重要現象即印章管理制度存在缺陷,如印章外借時印章保管員未陪同監督、外借需用印的資料未經過印章保管員審閱及覈對。

  自顏靜剛被宣佈立案調查後,富控互動、尤夫股份已先後被實施退市警示。這根導火索亦將岌岌可危的債臺引爆,那些借貸未到期的債權人均紛紛倒戈,爭先恐後追索債務。在此背景下,三家上市公司股價均掉頭墜落。*ST富控、*ST尤夫的股價如斷線的風箏——截至2018年6月12日,前者已創下18個跌停,股價僅爲3.41元,顏靜剛被查消息公佈前股價收於19.42元,目前價格僅爲前者的17.6%;*ST尤夫跌停數則達到32個,股價爲8.34元,與顏靜剛被查消息公佈前的收盤價31.1元相比,目前價位僅爲前者的26.8%。

  與上述兩家上市公司相比,宏達礦業的股價跌幅相對“溫柔”,由1月16日收盤價10.98元跌至目前的6.84元。

  在上述鉅變發生之時,衆多股民的個人資產灰飛煙滅,各股吧裏充滿着悲傷氣氛。已經提起控告的債權人、多家法人單位對記者採訪陷入一種困境,一家債權單位的負責人解釋,“不想擴大事態,這樣容易把對方擊垮,更不容易要回錢,他們欠債,走法律途徑屬於正常程序”。對於個人債權人,由於未披露聯繫方式,記者未能獲得更多信息。

  這些債務黑洞何以形成?所藉資金又去了哪裏?記者通過多種渠道試圖聯繫到顏靜剛本人,最終並未見到其本人,也未收到他的回覆。

  債務重組是不可迴避的,宏達礦業已於2018年1月底迎來新的控股股東,*ST尤夫也於5月17日披露股權變動進展,航天科工投資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擬發起設立基金,收購上市公司股權。“這項交易正在進行中,目前沒有更多超過公告披露內容。”*ST尤夫證券事務代表對記者表示。同時他補充道,上市公司旗下的滌綸工業生產線正在滿負荷生產,工人按時發薪,沒有拖欠。*ST富控於2018年4月將辦公地址從上海外灘的SOHO C座22層搬至國權路39號。

  顏靜剛旗下核心企業中技企業集團的辦公地點已從上海第一高樓——上海中心大廈33層搬離。物業人員對記者證實:“33層目前沒有公司辦公。”“外灘、上海中心,那是他(指顏靜剛)經常辦公的地方。”*ST富控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中技企業集團另一個辦公地點位於上海市虹口區霍山路201號3幢108室,記者前去採訪發現,這裏正在進行一所小學的工程施工,所有建築推倒重來,現場一位施工人員向記者介紹,這個工程5月7日開工,目前已施工一個多月。

  虹口區廣粵路437號是中技股份辦公所在地,亦是顏靜剛事業起步的地方。辦公樓共5層,有兩個入口,門口均安裝有密碼鎖。經過兩個半天的觀察,記者發現,即使在上下班時間,這裏也少有人員出入。左側大門內室爲前臺,衆多包裹、郵件成堆地放置其上,紅色的郵件催領通知單足足集滿一筐,多封對象指向顏靜剛。右側大門內室背景牆上掛有中技股份的標識與全稱,只是這裏被設置成一個禮佛室,案上供着大肚彌勒和觀音,香爐裏尚有未燃盡的香柱,案下設有跪拜蒲團。

  5層樓裏,自2樓起至5樓,樓間、各辦公室門上皆有一些印記,那是被撤下的公司標識、各辦公室名稱及號碼牌。5樓走道盡頭有一間雙開門辦公室,牆上掛着一些字畫,從一些文字裏可以判斷這裏正是顏靜剛辦公的地方,辦公室正中間設有一個佛案,數位神仙被供在臺上,電子佛燈依然亮着。

  一位新入住的信息公司負責人正在4樓辦公,他稱顏靜剛在這裏10多年了,最近這家公司的人早就散了,不過隔個20來天會看到顏靜剛出現。“他的車我認得,有時候他會來一下。”這位人士介紹。

  “他確實被查了,但我相信他能挺過來。”一位張姓離職員工介紹,他並不清楚顏靜剛陷入的債務糾紛有多嚴重。“他是老闆,是我見過的非常能幹的人,一下子拿三個上市公司的人有幾個?他爲人不錯的,說到做到,能扛事,不會讓員工吃虧。”他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