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顧雛軍70分鐘陳述:最荒唐 借錢居然借出挪用資金罪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20:36   北京新浪網

  推薦閱讀:

  正直播:最高法重審科龍電器顧雛軍案

  新浪財經訊 6月14日消息,昨日(6月13日)8點40分,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最高法)2017年底宣佈再審的三起重大涉產權案件之一的“顧雛軍案”公開開庭審理。

  昨日審理至23:30結束,今日8點30分繼續開庭審理。

  顧雛軍在自行辯護過程中表示,僅依據本案一審、二審中的程序違法之事實就足夠支持做出全部無罪的裁決。爲了進一步清楚證明其無犯罪動機和犯罪事實,他補充了大量陳述。但顧的陳述被審判長打斷,審判長裴顯鼎表示,此時顧雛軍一個人已經說了70分鐘。

  顧雛軍表示,“需要說明的是,我在順德格林柯爾有80%股權,我父親有20%股權。就買製冷劑這件事情,我作爲總經理是可以做決定的,不需要開董事會或股東會的。這是沒有問題的,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或同意的。天津格林柯爾當時是外商投資企業,它是我國外公司控股的企業,它賣製冷劑根本就不需要開董事會,賣製冷劑是銷售人員都可以決定的事情,只要按照公司定的價位去賣製冷劑就可以了。我作爲天津格林柯爾的總裁、法定代表人,我當然有權籤《供貨協議書》。”

  “在以上事實如此清楚的情況下,爲什麼對這樣沒有任何危害的行爲進行如此嚴厲的刑事追究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一些貪官污吏爲最終強奪科龍的股權,計劃用虛報註冊資本的刑事犯罪,來註銷順德格林柯爾,從而讓順德格林柯爾擁有的科龍股權,可以任由他們處置。”

  關於所謂挪用揚州亞星客車公司6300萬元的問題,他表示,“本人在《補充刑事申訴狀》和《補充上訴狀》中已經說得很清楚了。6300萬元是揚州機電的資金,揚州機電根據其與揚州格林柯爾公司的《借款協議書》支付借款時,其與揚州亞星的《股權轉讓協議》和《補充合同》均未生效,因此6300萬元不可能是揚州亞星的股權轉讓款。”

  他表示,“最重要的是,6300萬元與6404萬元根本就不是同一筆資金。可以說,這是史上最荒唐的事情,借錢居然可以借出一個挪用資金罪。”

  關於虛報註冊資本罪,他表示,“到目前爲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並沒有說我們欺騙公司登記主管部門取得公司變更登記,也不認爲我們的股東變更登記違法,並進行了年檢,這就表明這次工商登記行爲的整個過程完全沒有違法。因此,將股東變更中的股權比例變更理解爲註冊資本變更進而認爲是虛報註冊資本,並予以定罪,是將正常的行政行爲擴大解釋爲違反刑事法規進而認定爲犯罪行爲,是隨意入人之罪的行爲。”

  關於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他表示,“這事實上是德勤在個別貪官的壓迫下,故意拿這5.7億的壓貨銷售做文章的不道德的、犯法的行爲,這種當時已分銷了6000萬元的壓貨銷售當然應確認爲銷售,而且不應出任何保留意見,這是違反德勤多年的銷售確認習慣的,我堅信這段細節就會真相大白。 “並且說道,德勤受到廣東證監局一個姓黃的科長等人吊銷其會計審計資格的威脅。

  他表示,“既然從科龍系公司賬上轉到格林柯爾系公司的賬上的資金都認爲是本人挪用,那麼,相應地,從格林柯爾系公司賬上轉到科龍系公司的賬上的資金爲什麼不能視爲還款呢(這裏姑且不論是還款還是借款)。轉走的就算在本人的頭上,轉入的就不能算在本人的頭上,天下有這樣的理由嗎?

  如果不能認爲是本人的還款,爲什麼不直接定本人侵佔而定挪用?由此可見,二審法院判決的邏輯根本就是混亂不堪的,這段判決詞真正是中國司法史上的一個笑話。”

  審判長裴顯鼎認爲,這段陳述中存在和法庭調查的事實無關的意見,並第二次鄭重提醒發表言論要圍繞案件事實。“剛纔你自己還說要節省大家的時間,可是現在你個人已經說了70分鐘。”

  顧雛軍回答道,“你這麼說我就不說了,你就是不讓我念,讓我念我就要一個字一個字的念。”

  審判長裴顯鼎表示,“本庭是提醒你正確行使辯護權。”

  顧雛軍說,“那我不念了,我現在結束我的發言,我要申請上廁所。”

  之後,審判長予以同意,請法警陪顧雛軍去廁所。

  文字實錄:(來源:最高人民法院網站)

  [審判長 裴顯鼎]:下面由原審被告人顧雛軍自行辯護。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我的《補充上訴狀》、《刑事申訴狀》和《補充刑事申訴狀》都已呈交給法庭,把一審、二審中錯誤認定的事實解釋得非常清楚。而且僅依據本案一審、二審中的程序違法之事實就足夠支持做出全部無罪的裁決。爲了進一步清楚證明本案的任何被告都無犯罪動機和犯罪事實,現就本案的相關問題,補充陳述如下: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一、關於虛報註冊資本罪 本人和本案的所有被告均沒有虛報註冊資本的故意,也沒有虛報註冊資本的行爲,根據原審判決所認定的事實,不能確認本人和本案所有被告構成虛報註冊資本罪。 順德市格林柯爾企業發展有限公司(後更名爲廣東格林柯爾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格林柯爾或者順德格林柯爾)進行股權變更的唯一原因是,在我接管科龍前是當時的順德區容桂鎮政府在爲廣東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龍)的銀行貸款提供擔保。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我接管科龍後,容桂鎮政府不想再爲科龍擔保,希望順德格林柯爾來給科龍的銀行貸款擔保。我就告訴容桂鎮政府,如果銀行接受由順德格林柯爾爲科龍擔保的話,就由順德格林柯爾爲科龍擔保;如果銀行不接受,那麼還得由你們擔保。當時銀行對順德格林柯爾的信心,比對鎮政府的信心更大,因爲容桂鎮政府的大樓都抵押出去了,沒什麼能擔保的了,所以同意由順德格林柯爾擔保。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順德格林柯爾2002年爲科龍擔保十幾個億,後來到2004年擔保三十幾個億。順德格林柯爾要不斷爲科龍提供銀行貸款的擔保,從而不停地要我父親(顧善鴻)作爲股東和董事簽字,而且很多銀行還要飛到北京親眼看着我父親當面簽字,弄得我父親和貸款銀行都非常麻煩,甚至厭煩,才決定把我父親的股權轉讓給格林柯爾製冷劑(中國)有限公司(在天津,以下簡稱天津格林柯爾或者天津廠),由天津廠派一人出任董事,就可以解決簽字的問題。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天津格林柯爾又把1.87億元再打入廣東格林柯爾作爲購買股權款,廣東格林柯爾再把這1.87億元打入天津格林柯爾購買製冷劑。打了四次,形成天津格林柯爾支付6.6億元現金來買廣東格林柯爾55%股權事實,然後我們同樣把6.6億元分幾次打入天津格林柯爾,用來購買製冷劑。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原一審判決書卻說我籤的《供貨協議書》是無效的。我是這兩個公司的法人,我代表兩個公司所簽訂的《供貨協議書》怎麼會是無效的呢?誰有資格宣佈《供貨協議書》無效呢?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這與無形資產轉爲有形資產是沒有關係的,因爲無形資產並沒有拿走,而且我父親不擁有無形資產的產權,在這種情況下所進行的股權變更完全是對股權的變更。只有包括了全部的無形資產才值12億股權,沒有無形資產股權就不值這個錢。這個在法律上是非常清晰的,但是判決書認定的事實與客觀事實風馬牛不相及。 股權變更的經過是天津格林柯爾拿6.6億元現金來買廣東格林柯爾中我父親的全部股權和我的部分股權,然後廣東格林柯爾拿6.6億元現金買天津廠的製冷劑。具體操作過程是,天津格林柯爾打了1.87億元給廣東格林柯爾,我們又把這1.87億元打入天津格林柯爾購買製冷劑。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這是一、二審法庭在貪官污吏的壓迫下對《民法》和《公司法》明確賦予公司法人的權利的公然褻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也充分體現了法律對權力的無奈。因此,這就是一個純粹的股權轉讓關係,也是真正的客觀事實。這個事實被原審判決變成了一個非常荒唐的事情,好像我們是空轉6.6億元來減少無形資產,並將無形資產置換成貨幣資本,可是無形資產一分錢都沒有減少啊。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而且,其中1.56億元製冷劑已經到貨,其餘的都是預付賬款,天津廠還要陸續供貨。因爲我是兩個公司的大股東,我相信天津廠會把剩餘的製冷劑交給廣東格林柯爾,或者把未供貨的貨款退給廣東格林柯爾,至少天津廠不會把這部分貨賴掉。這樣,無論是購買股權,還是購買製冷劑,雙方的兩個交易都是真實的。跟犯罪有什麼關係呢?所以這一點必須講清楚,這與犯罪一點關係都沒有,與法院判決中認定的置換無形資產(就算置換也沒有減少資產不構成犯罪)也沒有關係。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需要說明的是,我在順德格林柯爾有80%股權,我父親有20%股權。就買製冷劑這件事情,我作爲總經理是可以做決定的,不需要開董事會或股東會的。這是沒有問題的,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或同意的。天津格林柯爾當時是外商投資企業,它是我國外公司控股的企業,它賣製冷劑根本就不需要開董事會,賣製冷劑是銷售人員都可以決定的事情,只要按照公司定的價位去賣製冷劑就可以了。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任何一個銷售人員都可以這麼做,那麼我作爲天津格林柯爾的總裁、法定代表人,我當然有權籤《供貨協議書》。這在法律上沒有任何不健全或者不合理的的地方。 在以上事實如此清楚的情況下,爲什麼對這樣沒有任何危害的行爲進行如此嚴厲的刑事追究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一些貪官污吏爲最終強奪科龍的股權,計劃用虛報註冊資本的刑事犯罪,來註銷順德格林柯爾,從而讓順德格林柯爾擁有的科龍股權,可以任由他們處置。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一)原判中有關本罪的主要事實 原一、二審法院判決認定“2002年12月16日,被告人(上訴人)劉義忠受股東顧雛軍等人的委託憑該驗資報告及虛假的天津格林柯爾投資順德格林柯爾的董事會決議,股東會決議等文件到原順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辦理申請順德格林柯爾的變更登記手續,原順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於同年12月23日覈准變更登記,確認了順德格林柯爾的註冊資本中各股東出資方式和出資比例的變更,即順德格林柯爾的註冊資本總額爲12億元,其中股東顧雛軍以無形資產出資2.4億元,佔註冊資本總額的比例爲20%,股東天津格林柯爾以貨幣資金出資9.6億元,佔註冊資本總額的比例爲80%。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最後認定“該註冊資本的貨幣資金中有6.6億元爲虛假”(參見原一審判決33-34頁和二審判決的20-21頁)。 從上述判決中,可以清楚地明確的是,本案所謂的虛報註冊資本實際上是股東變更,其後並沒有發生註冊資本變更,註冊資本仍是12億人民幣。順德格林柯爾的公司財產增加,僅僅是公司得到6.6億元股權交易現金的增加,無形資產出資並沒有減少和抽走。只不過是這些增加的現金,最終變成了1.56億的製冷劑和相應的預付貨款而已。只是由於6.6億元股權款沒有全部付清,股權也一直沒有去辦理變更。由於是股東變更中天津格林柯爾投資的6.6億元被法院錯誤地認爲是虛假,認定虛報註冊資本。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二)原一、二審判決一方面認定是股東變更,但同時,卻將股東變更變相擴大解釋爲“公司登記包含設立登記、變更登記、註銷登記等,因此,順德格林柯爾變更公司股權結構的行爲應視爲刑法規定的申請公司登記”(二審判決書第92頁),將行政法的概念解釋爲刑法概念,將正常的行政行爲曲解爲刑事行爲。 儘管《公司登記管理條例》規定登記包括設立登記、變更登記、註銷登記,但是刑法第158條“虛報註冊資本罪”中的登記明確是指“設立登記”。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因爲只有申請註冊成立公司,才能“取得公司登記”;只有設立登記,才存在虛報註冊資本問題;在註銷登記中,肯定不涉及虛報註冊資本問題;同樣,變更登記也不存在虛報註冊資本問題。因此,屬於本罪的主要構成是指在公司登記中虛報註冊資本,其實質就是註冊資本的虛報。本人從來沒有同意和要求變更順德格林柯爾公司的註冊資本,更沒有要求降低公司無形資產的比例(變更的詳細理由原因本人蔘見補充上訴狀)。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一、二審法院對此認定爲是根據本人的要求所實施的註冊資本變更是完全錯誤的。而且,到目前爲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並沒有說我們欺騙公司登記主管部門取得公司變更登記,也不認爲我們的股東變更登記違法,並進行了年檢,這就表明這次工商登記行爲的整個過程完全沒有違法。因此,將股東變更中的股權比例變更理解爲註冊資本變更進而認爲是虛報註冊資本,並予以定罪,是將正常的行政行爲擴大解釋爲違反刑事法規進而認定爲犯罪行爲,是隨意入人之罪的行爲。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三)即使根據法院的邏輯,認爲本案是虛報註冊資本,那麼,本案的關鍵問題是,一是6.6億元的投資款是否爲真實或虛假?二是如果6.6億元是沒有實際完全到位的,或者說是虛假的,是否構成虛報註冊資本罪? 第一個問題,也是本案中法官們比較關心的問題,並就此問題多次進行詢問。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根據本案的相關證據,2001年11月14日,劉從夢簽發經天津格林柯爾的特急函,是關於天津格林柯爾出資9.6億元受讓我和顧善鴻所持有的順德格林柯爾80%股權的協議;2002年5月8日,天津格林柯爾董事會決議一份,擬投資9.6億元於順德格林柯爾,擁有該公司80%股權;12日,天津格林柯爾和順德格林柯爾簽訂《供貨協議書》,由順德格林柯爾向天津格林柯爾購買價值6.6億的製冷劑。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同年5月16日,天津格林柯爾向順德格林柯爾通過四次轉帳共支付6.6億元的預付款;同年5月30日,經申請,順德市工商部門爲順德格林柯爾辦理了年檢手續;並要求於11月30日前嚴格按照企業工商登記註冊的規範要求,完善註冊登記手續。6月16日,順德格林柯爾股東決議一份,同意天津格林柯爾以9.6億元收購顧善鴻的全部股權和顧雛軍的部分股權,佔80%的股份;11月6日,天津格林柯爾在公誠會計師事務所的預付款的詢徵函上確認;12月16日,劉義忠向工商部門申請辦理股東變更登記;12月23日,工商部門覈准了順德格林柯爾的變更登記。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2003年4月26日,工商部門覈准了順德格林柯爾的年檢登記並蓋“經年檢合格”的印章,最終確認了順德格林柯爾2002年股東變更及股東出資方式和比例的變更。2003年5月29日,經工商部門覈准,變更股東出資比例爲顧雛軍佔60%,天津格林柯爾佔40%。 從證據上顯示,本案的股東變更事實清楚,程序合法。工商部門對此予以確認,直到今天爲止,工商行政主管部門沒有對公司進行過任何行政處罰。 原審法院認爲《供貨協議書》是虛假的,相對應的6.6億元作爲貨幣出資的註冊資本虛假。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但是,認定《供貨協議書》虛假的證據是什麼呢?本案中除了偵查機關和審判機關根據沒有出庭作證的證人以及個別被告人在偵查階段的供述外,並沒有其他證據證明《供貨協議書》是虛假的。 相反,根據《合同法》和《民法通則》等法律,《供貨協議書》符合法律規定的要件,作爲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沒有損害第三人或公共利益,也不能證明該協議書是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無法證實《供貨協議書》是虛假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根據順德格林柯爾2002的和2003年的資產負債表,截至2003年12月31日,在順德格林柯爾給天津格林柯爾的預付款中,已收到了價值156,506,967元的製冷劑貨物,公司的預付貨款爲455,500,000元,另外,公司9億元的無形資產一直還在公司的帳上,並沒有被置換或抽走。說明公司的註冊資本並沒有被虛假。 因此,《供貨協議書》是真實存在的,協議書的內容也在履行之中。至於順德格林柯爾是否需要這麼多的製冷劑?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什麼時候可以履行完畢等問題,其實是兩公司之間的問題,隨着中國家電市場的飛速發展,製冷劑的使用量是難以估量的。另外,由於本人和格林柯爾系的衆高管被抓,剩下的協議當然無法再履行。這在科龍衆多的民事糾紛中也存在相同的情況,即因爲衆高管被抓,科龍與一些公司(如與濟南三愛富等公司)相關民事合同無法履行(在挪用資金中再闡述)。我作爲順德格林柯爾和天津格林柯爾的董事長兼法人代表,我代表兩家公司簽署的《供貨協議書》是完全合法的,一、二審法庭有什麼權力認定這份《供貨協議書》是虛假的呢?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這是一、二審法庭在貪官污吏的壓迫下對《民法》和《公司法》明確賦予公司法人的權利的公然褻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對於這種《供貨協議書》是否需要股東會或董事會決議等問題,嚴格來說,作爲公司的重大投資項目,應當由董事會作出一個決議。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不管是順德格林柯爾還是天津格林柯爾,其實質上都是我本人擁有全部或大部分股份的公司,本人是實際控制人,本人的決定和行爲,實際上就代表了董事會的相關決定和行爲。比如董事會決議,即使事前沒有簽訂,但在事後也完全可以補簽訂,而且,我本人提出的話,不可能有任何反對的情形出現。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事實上,事後也沒有任何一個董事反對這一協議。因此,不管是天津格林柯爾購買本人和本人父親顧善鴻持有的順德格林柯爾的股權,還是順德格林柯爾購買天津格林柯爾的製冷劑,或者天津格林柯爾如何向本人或顧善鴻支付股權轉讓款,形式上的董事會決議都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當然,如果工商登記部門變更時需要這樣的手續,那當然就要按工商部門的要求去做。事實上,一切都是以服務大局爲重,即主要爲科龍電器服務。股權的轉讓和股東變更的目的就是爲了便於爲科龍相關公司貸款提供擔保的方便。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因此,一、二審法庭認定,6.6億元是通過來回倒帳的方式表現出來的,似乎是虛假的,這是錯誤的認定。事實上,雙方公司都在真實地履行着相關協議,這能說明是虛假的嗎? 關於第二個問題是,即使這6.6億元的貨款或者說股權轉讓款是應工商管理部門要求在形式上進行股東變更的需要而空轉的,並且體現在股東變更之後的資本金中,會構成虛報註冊資本罪嗎?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1、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規定(原規定第二十八條,新規定第三十一條),是關於公司變更註冊資本的唯一的規定,這一條款明確規定,公司只有在增加註冊資本或減少註冊資本的情況下,纔可以做公司的註冊資本變更,在公司的註冊資本無增減,即無變化時,是不可以做公司的註冊資本變更登記的,工商管理部門也是不可以對此進行註冊資本變更登記的。在公安提交的所有關於順德格林柯爾的工商登記的文件中,只有股東變更登記的書證,在公司相關報表中,公司增加了6.6億元的資本公積,體現在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中,並沒有在工商局發給公司的法律文件上做此項變更。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可見,正如公誠會計師事務所的所長盧伍根和會計師徐志發所作證詞證明的那樣,即當時公司所做的變更只是股東變更登記,其驗資也是股東變更登記的驗資(事實上,根據工商行政法規,股東變更是不需要驗資的)。在工商局相關文件顯示也是股東變更登記,只是在股東變更過程中,原股東顧雛軍和顧善鴻,把他們應得的一部分股權收購款轉贈與順德格林柯爾罷了。這就是整個事件的實質,公誠會計事務所也是這樣進行驗資處理的。他們的證詞都清晰地表明瞭這一點。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2、順德格林柯爾在2001年10月22日註冊以來,一直沒有增資擴股,它的註冊資金也一直是12億元,在公司沒有增資擴股的情況下,是不可能通過向公司本身來注資而獲得公司的股權的。獲得順德格林柯爾股權的唯一方法是向公司的原股東(顧雛軍或顧善鴻)購買股權。因此,即使按照一、二審法庭所說的邏輯,不管將1.87億如何來回倒款,形成天津格林柯爾向順德格林柯爾投資人民幣66000萬元的所謂的假象,並於2002年12月騙取了順德市工商局對順德格林柯爾的變更登記,一、二審法庭的這種邏輯都是荒謬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無論天津格林柯爾怎麼向順德格林柯爾內部投資,在總註冊資金不變的情況下,都是不可能改變順德格林柯爾公司的股東結構的,除非天津格林柯爾向顧雛軍或顧善鴻購買股權,纔可以改變順德格林柯爾的股東結構。事實上,這次股權變更就是因爲順德格林柯爾要不斷爲科龍電器提供銀行貸款的擔保,從而不停地要我父親作爲股東和董事簽字,而且很多銀行還要飛到北京親眼看着我父親當面簽字,弄得我父親和貸款銀行都非常麻煩,甚至厭煩,才決定把我父親的股權轉讓給天津格林柯爾的。而就是因爲天津格林柯爾向顧雛軍和顧善鴻購買了股權,才改變了格林柯爾的股東結構,但12億元的註冊資本從來沒有變更過。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3、顧雛軍和顧善鴻,可以以任何價格向天津格林柯爾出售股權,顧雛軍和顧善鴻可以以一元人民幣向天津廠出售40%的順德格林柯爾的股權,也可以原價向天津廠出售股權,都是合法的。至於股東如何收款,對收款如何處理,都是當事人自由處分自己權利的表現,與本案、更與犯罪沒有任何關係。 4、天津格林柯爾向順德格林柯爾內部打錢,從而獲得顧雛軍及顧善鴻相應的股權,從形式上來看是邏輯不通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但如果順德工商局用劉從夢他們來回倒款的資料,去替換順德格林柯爾註冊時候的資本金的話,那麼表明在順德市政府的參與和主持下,順德工商局是完全知情的,如果因此而變更了公司註冊時的原始資本,這反而證明了,劉從夢、劉義忠等人並沒有欺騙工商局,即工商局是知道實情的。如果在知道真實情況下,順德工商局還這樣做,那麼只能說明順德工商局認爲這樣做是合法的,而劉從夢和劉義忠並不是工商註冊的專家,他們只是按照工商局的要求提供相關輔助資料而已。他們並沒有欺騙工商局,所以他們不是犯罪,只有他們欺騙工商局進行虛假登記,他們才構成犯罪。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他們只要如實地向工商局提交他們認爲是真實的而工商局也是知情的材料,他們就是無罪的。當然本罪名也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5、關於順德工商局是否知情和同意的問題,可以從順德工商局容桂分局的工作人員樑冠林的2005年8月10日的證詞中明確得出這些結論。樑冠林在該證詞中說,在2002年11月20日中午11時30分,樑冠林接到登記科主辦科員康子年的電話,該電話稱“有一間公司需要辦變更手續,因手續不齊全,市政府要求吳奇英局長審批,現吳局長要求你審批這件事。”吳局長講這是政府行爲。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樑冠林就順着吳局長的意思,在順德格林柯爾的變更手續上籤了同意審批。考慮手續不齊全的問題,樑要求吳局長再審批簽名。對此,羅厚先局長在2005年8月1日的證據中說,是有錯,但是因爲種種原因還是要批,最後是集體討論決定的。可見,可以完全證明這是劉從夢在順德市政府的主持和主辦下的行爲,是一種政府行爲,如果有任何錯,也只應該由政府來承擔,有什麼理由由我和我的同事承擔責任呢?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可以說,本案的股東變更和資本金的變更,是政府直接決定,並不是我們所能決定的。如果說有錯,有違法,有犯罪,也是政府造成的,不是我們造成的。如果應當追究,也只能追究相關行政部門及其審批人員,而不是我們真實提交相關資料的人。我們既沒有給工商局和政府有關人員送過錢,也沒有請他們吃過飯,我們怎麼可能有罪呢? 經由上述兩個問題,可以看出,不管6.6億元是否真實到位,都與虛報註冊資本無實質聯繫,原審判決我和我的同事虛報註冊資本罪事實不清,邏輯混亂。根本是毫無關聯的事,完全以莫須有的事實來入人以罪。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四)所謂的本罪的行爲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則 顧雛軍等人的行爲不符合最高人民檢察院規定的追訴標準,不構成虛報註冊資本罪。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於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規定》第二條專門對何種情形屬於“虛報註冊資本”作了明確規定。根據該條規定,只有符合其中情形之一的,才應予追訴。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從全案的證據看,順德格林柯爾申報註冊資本12億,實繳註冊資本12億。根據廣東格林柯爾2005年的年檢報告的資產負債表顯示,顧雛軍進行股權轉讓後,公司的無形資產仍爲9億,知識產權出資從未減少,並沒有所謂的置換的情況,公司所擁有的全部註冊資本也從未減少。本人的行爲不符合追訴標準中的任何一種情形,因此,根據“罪刑法定”原則,本人的行爲不構成虛報註冊資本罪。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五)本行爲沒有社會危害性,也沒有造成任何社會危害性後果 順德格林柯爾在2001年收購科龍股權時,已足額支付了股權轉讓款3.48億元,在2005年因本人被羈押被迫賤賣科龍股權時,將市值十多億元的科龍股權低價賤賣到9億元。即使如此,也比原來購入科龍股權時的股價高。由此可見,在格林柯爾收購了科龍後,對科龍的管理是卓有成效的,不到四年的時間,科龍的資產價值翻番,同樣,相關股權價值也翻番。不管廣東格林柯爾的註冊資本如何變更,對於管理方和收購方來說,都產生了巨大的增值收益,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可言。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相反,爲社會創造了更大的財富。爲什麼對這樣沒有任何危害的行爲進行如此嚴厲的刑事追究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一些貪官污吏,爲最終強奪科龍電器的股權,計劃用虛報註冊資本的刑事犯罪,來註銷順德格林柯爾(後來改名爲廣東格林柯爾),從而讓順德格林柯爾擁有的科龍股權,可以任由他們處置。在行政機關沒有認爲是虛報註冊資本的情況下,執法部門反而越俎代庖,任意擴大法律解釋,認爲本人“虛報註冊資本數額巨大,其行爲顯然具有社會危害性”。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這是憑空想怎麼樣認爲就怎麼樣認爲,是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的行爲。本案到底有什麼社會危害性?到底造成什麼危害性的後果?行政機關並沒有認爲其行政管理行爲受到損害,社會上並不存在受害者,沒有損害任何人的利益,也沒有損害社會的利益。相反,現有證據表明,社會和企業價值都得到了極大的提高,科龍員工從我接手前的1.5萬人增加到我被捕前的3.5萬人,稅收從我接手前的1.7億增加到2004年的5.6億,就是最好的說明。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可以說,沒有任何事實證據和法律依據證明本人的行爲具有社會危害性存在。 因此,從原判所認定的事實來看,不管是行爲事實本身,還是相關法律規定,本行爲根本就不構成虛報註冊資本罪。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二、關於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本罪中貴院最關心的問題包括關於相關被告人的口供和證人證言的問題以及關於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報告問題。 (一)關於第一個問題,首先,本人認爲,本案上述所有證人(劉從夢除外)均沒有出庭作證,沒有經過控辯審三方的當面質證和詢問,也沒有證據查明其證言經查證屬實,依法不能作爲本案的證據使用。但爲了全面闡述這些被告人的供述以及證人證言的問題,本人願意在這裏就這些問題說明如下。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1、關於劉科的供述問題。原審判決均引用了劉科在公安偵查階段的供述作爲本案的證據之一予以引用。但是,他所說的“2002年至2004年期間,科龍電器採用收取商業承兌匯票並作假貨物出庫處理,虛增生產廢料銷售收入,少提壞帳準備虛增應收賬款及費用延期入賬等四種方式,達到公司虛增利潤的目的。”但上述所說的四種方式,原審最終只認定了第一種即收取商業承兌匯票並作假貨物出庫處理。對於這種收取商業承兌匯票後能否兌現的問題,德勤對此出具了保留意見,將這種事實作爲財務報告的內容之一,通過保留意見的方式公諸於衆了。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而科龍收到各分銷商的商業承兌匯票是可以從銀行立即貼現出錢來的,所以,科龍公司對各分銷商的商業承兌匯票都是作爲收入對待,德勤前兩年也是這樣認定的,而2004年對其它分銷商的商業承兌匯票也是同樣認定的,爲什麼偏偏只對其中兩家公司的商業承兌匯票出具保留意見呢?顯然德勤是受到個別貪官的壓迫才故意這樣做的,這本來就違背了會計審計中所要求的公平公正的原則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對於劉科所供述的“每年12月下旬,管理會計科會計算出科龍電器1-12月的真實銷售情況,報給晏果茹,由晏果茹報給顧雛軍,然後由顧雛軍根據這個真實的銷售收入數據,通過召開會議,研究虛增銷售的事宜。”上述劉科的供述,只有他一個人的陳述,並沒有其他人或其他證據能夠相互印證,甚至,連晏果茹都沒有供述過開過這個每年年終召開的年終會議。劉科在庭審時也否定其在公安偵查階段受公安誘供的所謂供詞,因而在一審庭審質證時已完全否定開過類似的會議的說法。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原審判決將劉科的其中一次孤立的供述比較完整地表述於判決書中作爲定罪的依據,是一審法庭在個別貪官的壓力下黔驢技窮的表現,也是對《刑事訴訟法》孤證不立的原則以及質證後的證據才能作爲有效定罪證據的原則的褻瀆。 2、其他被告人或證人證言問題。嚴友鬆在偵查階段只是供述其參與了2005年4月關於討論德勤出具的審計報告的討論,其他並不知情。在庭審階段,他認爲其只是管理銷售的副總,對於虛假財務報告一事並不知情。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對於武漢長榮和合肥維希的銷售他認爲是真實的。並證實其只是在會計師事務所提供報表之後才簽字。而姜寶軍在偵查階段所提到的會議是在2005年春節前後召開,而當年春節是2月9日,即使是春節前也已經是2005年了,對2004年的壓貨銷售是毫無幫助的,因而也是毫無意義的。因此,他認爲2004年通過武漢長榮和合肥維希的壓貨是不正常的,從這點上來說,姜寶軍的證言一點作用也沒有。而且他只是負責預算的高管,他對壓貨情況並不清楚。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他在當庭供述上,也只是說2005年開會的時候,2004年的財務審計報告的時間結點是2004年12月31日,每年12月31日德勤都要派30多名財務人員到科龍各地倉庫盤點庫存的,所以2005年開會對2004年財務報告無任何影響。 但更多的人證實沒有召開過這樣的會議,如劉從夢作證說從沒有召開過這樣的會議,他也沒有參加過,而且他說是2005年才知道壓貨是會被法庭認作爲虛假銷售的這麼一種情況,李志成也證明了沒有召開過類似的會議,還有張宏也說沒有參加過這樣的會議。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而更多的口供、證詞只證明本人曾提出所謂過高的利潤指標。無論是晏果茹、劉科的口供,還是科龍電器財務人員陳小凱、石艾生的證詞,對本人更多提到的是提出過所謂不合理的利潤指標。我在庭審時就多次明確說明所謂過高利潤的說法,完全是公安逼供和和誘供的結果,科龍公司在我領導之下,三年內銷售額翻了兩番還多,稅收從1.7億增加到了5.6億,可見我們董事會所定的銷售和利潤指標都是合理的,這就是對我的話最好的佐證。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而且,在庭審中,同案被告人幾乎衆口一詞,均提到科龍電器每年年初召開由高級管理人員及公司聘請專業人員參會的生產、銷售計劃會議,每月召開高級管理人員參會的生產、銷售例會,討論公司全年的生產、銷售計劃;在會議上,從來沒有討論壓貨銷售的問題,只會提出生產、銷售的指標、計劃。從通常的情理分析,壓貨銷售是一項具體的銷售行爲,本人作爲科龍與格林柯爾兩大企業體系的主要決策者,職責與精力都不可能、也不需要參與這種具體的銷售活動,更不可能參與壓貨銷售的具體過程。而且我們也從來都不認爲作爲行業習慣的壓貨銷售有什麼法律麻煩,需要董事會和董事長來參與研究和處理。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作爲科龍的董事長,每年對公司提出經營目標的要求是完全合法的,也是公司管理層的責任所在。一、二審法庭把這種負責任的公司管理行爲當作刑事犯罪的犯罪動機是不能用無知來解釋的,這種行爲完全是在貪官污吏的壓迫之下,對我國的《公司法》和《刑法》最大的玩弄和褻瀆。對我國完全市場化的經濟環境起到極其嚴重的破壞作用,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絆腳石。本人要求貴庭爲全面深化改革搬開這塊絆腳石。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而且,本人並不是專業會計人員,對於壓貨銷售是否可以確認收入,並不具備專業知識,而只能根據財務人員、審計人員的意見作出決定。證據表明科龍電器聘請的專業審計機構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對2002年、2003年的壓貨銷售收入均認定可以確認爲收入,且沒有提出任何保留意見。2004年的壓貨銷售收入確認更是德勤華永一手操作。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換句話說,本案中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本人明知壓貨銷售不應確認收入,仍指使財務人員確認該銷售收入,並指使披露如此編制的財務報表。事實上,科龍也沒有自己獨立編制的財務報表,而全部由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編制並決定發佈,只是在發佈前知照我們而已而無須我們是否同意。這個事實本案所有被告人都作了證實。直到今天爲止,所有的中國法律和我所認識的律師都仍然告知我,壓貨銷售在中國完全是合法銷售,壓貨銷售的收入是合法收入。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二)關於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報告問題。 庭審事實證明,科龍電器的年度財務報表是由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編制的,德勤華永每年年底審計時都會以調整分錄的形式對科龍電器財務會計科編制的資產負債表與利潤表提出調整,並要求科龍電器按其調整意見重新編制兩表,最後科龍電器的財務人員按其調整意見重新編制兩表。而現金流量表則因科龍電器財務會計科的人員不會編制,完全是由德勤華永的審計人員代爲編制的。2002、2003、2004年的壓貨銷售,均是德勤華永提出會計調整意見,要求對壓貨確認收入。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關於2004年年報的保留意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2005年4月22日,德勤華永會計事務所(簡稱德勤)給了我關於審計中最後要解決的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關於科龍投資江西華意壓縮機有限公司的投資殘值撥備問題,第二個問題,是關於5.7億元銷售額的認定問題(5.7億中有6000萬元已由分銷商向該省的零售商分銷出去了)。由此,德勤給了科龍董事會四種方案選擇。A方案:保留江西華意投資殘值,保留這5.7億的銷售額。科龍2004年的利潤爲1000多萬人民幣,但關於上述兩個問題德勤將分別各出具一條保留意見。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B方案:將江西華意的投資殘值撥備,但保留5.7億的銷售額。科龍2004年虧損6000多萬人民幣,德勤只對5.7億的銷售收入的最終實現出具一項保留意見;C方案:保留江西華意投資殘值,取消5.7億的銷售額,則科龍2004年將虧損1.1億元人民幣。德勤只對江西華意的投資殘值出具一條保留意見;D方案:將江西華意的投資殘值撥備,同時取消5.7億的銷售額。科龍2004年將虧損1.9億人民幣。但德勤將不出具任何保留意見。 我和科龍的董事會當即毫不猶豫地選擇了D方案,這也是科龍董事會一直執行的財務保守的原則。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雖然我們知道這5.7億是沒有問題的與歷來銷售毫無二樣的銷售,這純粹是德勤在個別貪官壓迫下故意弄出來的麻煩,爲了德勤不出對應的保留意見,而不讓審計師出保留意見就是科龍所要求的財務保守原則的主要內容之一,所以我們必須選擇D方案。我要財務總監李志成先生立即告訴德勤,我們選擇D方案。 但是2005年4月24日,李志成突然向我彙報,說德勤只接受B方案,否則德勤將拒絕作爲審計師在年報上簽字。也就是說,德勤只能按B方案以審計師的名義簽字,而其餘三個方案,德勤都不會簽字。。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誰都知道,沒有審計師的簽字,年報是出不來的,而出年報的最後期限是2005年4月28日。那就是說,要麼按B方案出年報,要麼就出不了年報。而出不了年報對上市公司而言將是災難性的後果。 我非常焦急,緊急要求科龍的香港律師立即出面與德勤交涉,要求按D方案出2004年年報。同時,我緊急要求向中國證監會在科龍電器的立案調查小組的現場負責人毛副處長彙報此事。我記得是2005年4月25日上午,毛副處長和另外兩位處長及一位辦事員一起會見我,科龍這方面還有李志成和晏果茹。我向毛處長等人彙報了德勤的四個方案,以及德勤突然通知我們只接受B方案的情況。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我向毛處長說明,科龍是個對股民認真負責的公司,我們董事會也是十分認真負責的。只要審計師德勤對這5.7億的銷售收入的最終實現有任何一點懷疑,我們都要求以最穩重、最保守的會計原則出發,我們都會要求取消這5.7億的銷售額,按保守的D方案出2004年年報。我請求毛處長以監管者身份要求德勤出保守的財務審計報告。但毛處長說,中國證監會不方便與德勤談此事。我要求他向上級彙報,他答應了,但從此便無下文。我當時感到這裏可能隱藏有大問題,我立即要求晏果茹做一份與證監會毛處長會談的會議紀要存檔。我曾要求法庭調取這份存檔資料,但法庭沒有調取。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現在我們完全知道了這件事的真相:這事實上是德勤在個別貪官的壓迫下,故意拿這5.7億的壓貨銷售做文章的不道德的、犯法的行爲,這種當時已分銷了6000萬元的壓貨銷售當然應確認爲銷售,而且不應出任何保留意見,這是違反德勤多年的銷售確認習慣的,我堅信這段細節就會真相大白。 經過一天的與德勤的反覆交涉,科龍的香港律師最後打電話告訴我說,德勤只接受B方案,其餘方案他們都不接受,都不會在科龍年報上簽字。也就是說,他們提出了四個方案,最終不是讓我們選擇,而是他們決定選擇。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此時已是2005年4月 27日,我只能召開科龍董事會,通報這個嚴峻的情況。因爲,不能按時出年報是一件對上市公司有巨大傷害的事件,因此,所有科龍董事不得不接受德勤的最後通牒,接受了按B方案出年報。 按照德勤的B方案出2004年年報,科龍公司當年也是虧損6000萬元,而且還有一條保留意見在年報上。而選擇D方案,科龍也只是虧損1.9億人民幣而已,但年報上無任何保留意見。我相信,只要不是一個白癡當董事長,同樣只要不是一羣白癡當董事,董事會是一定會選擇D方案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既然已虧損6000萬元,爲何不乾脆虧損1.9億,而擁有一個不帶保留意見的乾淨年報呢?所以,只是在德勤的逼迫和要挾下,實質上是在貪官的壓迫之下,科龍纔不得不選用B方案公佈2004年年報。誰都相信,德勤確實不會因爲一年區區六百萬港幣的審計費而與科龍有勾當爲科龍出具虛假的報告的。相反,在中國貪官污吏威脅要吊銷他們的會計審計資格的淫威下,這個世界著名的四大之一的會計師事務所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爲貪官污吏效勞,而且毫不猶豫的把污染其職業道德的屠刀砍向它的客戶科龍電器。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關於受到個別貪官壓迫之事,我還是要詳細敘述一下:德勤爲什麼先給出科龍4個方案,其後又堅持只接收B方案呢?這本身就是值得懷疑和深思的問題。如果科龍真的是一個有問題的公司,而德勤在三年的審計中,已發現了這一根本的問題,德勤早就決定退出科龍,不再做科龍的審計師了,那麼德勤一開始就應該只給科龍一個方案,即B方案,而不是先給科龍4個方案供科龍選擇。非常明顯的事是,當德勤給出4個方案供科龍選擇時,德勤還是準備給科龍出具無保留意見的年報的,只要有一點H股常識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都不會允許年報有保留意見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關於受到個別貪官壓迫之事,我還是要詳細敘述一下:德勤爲什麼先給出科龍4個方案,其後又堅持只接收B方案呢?這本身就是值得懷疑和深思的問題。如果科龍真的是一個有問題的公司,而德勤在三年的審計中,已發現了這一根本的問題,德勤早就決定退出科龍,不再做科龍的審計師了,那麼德勤一開始就應該只給科龍一個方案,即B方案,而不是先給科龍4個方案供科龍選擇。非常明顯的事是,當德勤給出4個方案供科龍選擇時,德勤還是準備給科龍出具無保留意見的年報的,只要有一點H股常識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都不會允許年報有保留意見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因此,德勤也好,科龍香港的律師也好,都100%地肯定科龍董事會一定會選擇無保留意見的D方案。可見,直到此時,德勤並沒有打算退出科龍,即並沒有不再作科龍審計師的打算,這是香港資本市場的常識性的判斷,哪怕香港資本市場的九流會計師或者九流的證券律師都會作出這個判斷。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可爲什麼只有兩天時間,德勤的態度會有180度的大轉變呢?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真相,就是在這兩天之中,個別貪官給德勤要吊銷他們會計審計資格的威脅,廣東證監局一個姓黃的科長當時就炫耀說,他們與德勤談的時候,開始德勤很牛逼,完全不買他們的賬,但當他們威脅要吊銷德勤的會計審計資格時,德勤就老實了。可見,事實上德勤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成了中國貪官污吏的幫兇的。這一點也可以從德勤的合夥人曾讓李志成告訴我他們受到廣東證監局的巨大壓力這個事實得到佐證

  [審判長 裴顯鼎]:顧雛軍,在法庭辯論階段,我們充分保障每位原審被告人的權利,但是要珍惜大家的時間。你要考慮本案七名被告人、七名辯護人、四名公訴人,你一個人已經用了五十分鐘,你不僅僅大量讀已經提交的申訴狀,而且加入了許多與審理案件事實無關的故事,你要珍惜大家的時間。我提醒你同時也提醒各位參與人,如果你對你辯護人的素質有足夠的信任,有些話可以交給你的辯護人說。如果你認爲有罪或者無罪,你簡要陳述意見是一二三四,這樣來說。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好的,我簡單說,我和科龍董事會當即毫不猶豫地選擇了D方案,沒法選擇,結果就出了一條保留意見。下一個就是壓貨問題,我還是要說。

  [辯護人 陳有西]:我提醒一下我的當事人,辯護詞內容有兩萬字,已經提交法庭,書記員會記錄在卷。你可以簡要陳述小目錄標題,不要闡述故事,故事的確擴展太多。律師會爲你充分辯護,不需要講故事的。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那我還是要簡要陳述一下壓貨的事情。爲了節省時間,下面的書面辯護意見我就不念了。

  你這麼說我就不說了,你就是不讓我念,讓我念我就要一個字一個字的念。

  以下部分來自中國法院網

  • [審判長 裴顯鼎]:

    顧雛軍你認爲這個意見和法庭調查的事實有關嗎?法庭需要查明與案件有關的事實。

    [09:46:02]

  •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

    那我不知道哪些事情要說哪些事情不說,我判斷不下來。

    [09:46:36]

  • [審判長 裴顯鼎]:

    我鄭重提醒你,與本案無關的事實不要再說了。法庭辯論要圍繞法庭調查的事實進行,充分行使自己的權利。本庭已經是第二次鄭重的提醒你了,發表言論要圍繞案件事實。

    [09:47:16]

  •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

    那我認爲這些事實就是要查明的。我要陳述自己的觀點。

    [09:48:56]

  • [審判長 裴顯鼎]:

    你強調了自己的觀點之後還可以讓你的律師進行充分發表辯論意見,我給你足夠機會行使辯護權。剛纔你自己還說要節省大家的時間,可是現在你個人已經說了七十分鐘。

    [09:50:30]

  •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

    你這麼說我就不說了,你就是不讓我念,讓我念我就要一個字一個字的念。

    [09:51:45]

  • [審判長 裴顯鼎]:

    本庭是提醒你正確行使辯護權。

    [09:52:58]

  •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

    那我不念了,我現在結束我的發言,我要申請上廁所。

    [09:53:55]

  • [審判長 裴顯鼎]:

    那你不聽你律師發言?

    [09:54:45]

  • [原審被告人 顧雛軍]:

    不聽了(起身上廁所)。

    [09:55:17]

  • [審判長 裴顯鼎]:

    請法警陪顧雛軍去廁所。

    [09:56:55]

  • [辯護人 陳有西]:

    我把書面辯護意見給顧雛軍就行。

    [09:57:41]

  • [審判長 裴顯鼎]:

    顧雛軍的辯護人發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