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凱迪生態員工持股計劃爆倉 系A股首例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4日 10:02   北京新浪網

  凱迪生態員工持股計劃爆倉

  來源:北京商報

  員工持股計劃浮虧在A股市場屢見不鮮,但血本無歸的案例卻從未出現過。如今隨着凱迪生態(000939)6月14日早間的一則公告,A股員工持股計劃首次出現了“爆倉”情形。而導致這一悲劇發生的原因則是凱迪生態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陽光凱迪”)未履行補倉義務。對於僅1500萬元的補倉金額,陽光凱迪是無力支付還是另有隱情引起了市場的討論。

  首例員工持股“爆倉”案

  6月14日早間的一則公告將凱迪生態再度拉回了大衆的視野。凱迪生態表示,“2018年4月23日,根據光大興隴信託有限責任公司估算的結果,公司員工持股計劃單位淨值低於預警線,根據約定,雲南信託方面已對員工持股計劃的資產採取了措施,公司員工持股計劃作爲信託計劃的一般受益人自動喪失其份額,剩餘信託利益由優先委託人進行全額分配”。即員工持股計劃的所有員工持有份額全部被罰沒。據悉,雲南信託爲此次以信託計劃的方式完成員工持股計劃買入的受託人,主要履行一般義務,諸如信息披露、交易指令執行、風險控制等。

  凱迪生態於2017年5月23日以信託計劃的方式完成員工持股計劃買入,鎖定期爲12個月,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分行(以下簡稱“浦發銀行寧波分行”)爲優先受益人、委託人,凱迪生態爲一般受益人,員工持股計劃優先受益人份額與一般受益人份額比例爲2:1。根據彼時凱迪生態披露的2017年員工持股計劃草案顯示,出資參加此次員工持股計劃的公司及下屬子公司的部分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員工不超過1000人,其中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15人。

  之後,凱迪生態表示,截至2017年5月23日,“雲信凱迪1號”於2017年5月陸續通過二級市場集中競價的方式購買公司股票,已買入公司股票共計約爲3572萬股,成交金額合計3.92億元,佔公司總股本1.82%。

  某不願具名的信託公司資深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由於一般委託人需要對優先委託人保證本金和約定收益,所以在股價持續下跌觸發相關安全線後,一般委託人份額將全部用於保障優先委託人的本金和收益。“一般以信託計劃完成的員工持股都會引入優先和一般的結構化設計,目的是增加槓桿。而所引入的優先資金一般是銀行理財資金,所以優先受益人、委託人大多爲銀行。”該資深人士如是說。這也意味着,現如今在近4億元的份額中凱迪生態員工實際出資額約1.31億元將全部“打水漂”。

  上述資深人士指出,信託計劃槓桿過高則風險相對較大。實際上,此前神霧節能就出現過部分董監高持有的信託計劃份額全部喪失的案例。今年1月19日神霧節能曾披露公告稱,由於公司股價下跌,公司部分董監高持有的信託計劃份額已被調整爲零,公司董監高不再享有上述信託項下任何權益。

  大股東不補倉成禍因

  凱迪生態出現A股市場首次員工持股計劃“爆倉”的背後,是公司大股東陽光凱迪未履行補倉義務的尷尬。而對於要求陽光凱迪補倉一事,雲南信託以及上述信託計劃的優先委託人浦發銀行寧波分行也曾多次與陽光凱迪交涉。遺憾的是,陽光凱迪仍未採取補倉措施及增信措施。

  據瞭解,在以上述信託計劃的方式完成員工持股計劃買入時曾有協議約定,在鎖定期到期之前一個月內,補倉義務人陽光凱迪須根據估值履行補倉義務。而當信託計劃單位淨值低於預警線時雲南信託曾發函要求補倉義務人陽光凱迪於2018年4月26日10:30前追加1500萬元增強信託資金至浦發銀行寧波分行信託專戶,但陽光凱迪卻並未按約定時間進行補倉。

  雖然陽光凱迪未按時補倉,但云南信託方面並未對員工持股計劃的資產採取措施。之後,浦發銀行寧波分行表達了“陽光凱迪若補倉,浦發銀行寧波分行、雲南信託可以將一般受益人份額不予以罰沒”的態度,凱迪生態也就此事一直與浦發銀行寧波分行、陽光凱迪方面進行協調。

  2018年5月23日,浦發銀行寧波分行一行3人再次來到凱迪生態進一步溝通,經過凱迪生態、陽光凱迪與浦發銀行寧波分行溝通,浦發銀行寧波分行表示可根據估值情況提出新的增信方案。不難看出,浦發銀行寧波分行、雲南信託方面爲了不對員工持股計劃的資產採取措施一直積極與陽光凱迪溝通。

  今年5月28日浦發銀行寧波分行向凱迪生態提出了員工持股計劃增信的三種解決方案,並表示願意再次來公司與陽光凱迪進行磋商。對此,5月30日,凱迪生態以函件的形式向陽光凱迪進行了彙報。但陽光凱迪卻對此不予理睬,截至目前,未對凱迪生態上述函件予以回覆,且未採取補倉措施及增信措施。根據之前協議約定,雲南信託方面已經對員工持股計劃的資產採取了措施,凱迪生態(員工持股計劃)作爲信託計劃的一般受益人已經自動喪失其份額,剩餘信託利益由優先委託人進行全額分配。由此,凱迪生態員工持股計劃“爆倉”的情形出現在公衆面前。

  陽光凱迪未履約原因成謎

  對於雲南信託曾要求陽光凱迪追加1500萬元增強信託資金一事,在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看來,就補倉金額來看,1500萬元其實並不算高,畢竟員工投入了上億元的本金。在業內人士看來,陽光凱迪未追加1500萬元增強信託資金無非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沒錢支付”,另外就是“有錢不予支付”。

  根據凱迪生態此前披露的公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12日,陽光凱迪持有公司股份數量約爲11.43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9.08%。陽光凱迪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計被質押的數量約爲11.19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8.53%。

  即陽光凱迪累計被質押的股份數量佔其自身股份的比例約爲98%。另外,6月12日凱迪生態曾披露了關於陽光凱迪股票質押回購逾期的公告。對於如此高比例的質押,陽光凱迪融資的錢都用於何處市場不得而知。

  需要指出的是,在凱迪生態當下利空纏身的情形下恐將面臨着強制復牌的窘境。今年6月12日凱迪生態披露稱,公司因資金週轉困難,致使部分到期債務未能清償,截至6月8日,公司到期未清償的債務達17.9億元。另外,公司母公司賬戶共有13個賬戶被凍結,公司旗下共有24家子公司的38個賬戶被凍結,上述事項已經對公司的正常運行、經營管理造成一定影響。凱迪生態還存在拖欠員工工資的情形,今年5月22日凱迪生態在對深交所關注函的回覆中表示,公司2月工資欠款2770萬元(已付11家運營電廠2月工資463萬元)、3月工資欠款3088萬元(已付3家運營電廠99萬元)、4月工資欠款3208萬元。

  此外,凱迪生態籌劃了7個月的重組事項一直未有建設性的推進也使得市場情緒較爲低迷,並且公司2017年年報至今“難產”。而根據凱迪生態披露的2017年度業績預告顯示,公司預計在報告期內實現歸屬淨利潤約虧損13億-16億元。

  若凱迪生態在今年7月2日前仍無法披露定期報告,公司股票將自7月2日起復牌,同時深交所將對公司股票交易實行退市風險警示。宋清輝指出,凱迪生態在諸多利空的情形下復牌,公司股價恐將承受較大的壓力。“而若公司股價大幅下跌,陽光凱迪無疑將面臨着再度補倉,這也從側面反映出陽光凱迪對公司股價並不持有樂觀態度。”宋清輝如是說。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啓斌 馬換換/文 王飛/製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