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恆康醫療頻繁併購引易主預期 鉅額商譽存隱憂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0:51   北京新浪網

  恆康醫療頻繁併購引易主預期

  來源:北京商報

  作爲甘肅首富闕文彬掌舵的上市公司,恆康醫療(002219)近年來通過頻繁的併購重組不斷刺激公司業績走高,這也使得恆康醫療有着深深的闕文彬式操盤烙印。但現如今,由於牽涉債權債務糾紛,闕文彬所持恆康醫療股份存在被動減持的可能,這意味着闕文彬可能失去恆康醫療實控人的“寶座”。對於憑藉頻繁併購來助推公司業績的恆康醫療而言,如果易主,公司未來的路會怎麼走則打上了一個問號。

  存在易主預期

  恆康醫療於2008年上市,目前立足於醫療服務爲核心的“大健康”產業,主營醫療服務、藥品製造、日化品及保健品業務。恆康醫療7月12日早間的一則公告引發了市場極高的關注度。因實控人闕文彬部分質押融資已到期且未及時償還,未來可能通過協議轉讓或司法拍賣等形式被動減持恆康醫療股份,闕文彬實控人之位可能不保。

  根據恆康醫療披露的公告可知,闕文彬所持公司股份幾乎處於全倉質押狀態。具體來看,闕文彬持有恆康醫療股份約7.94億股,佔恆康醫療總股本的42.57%;其累計質押股份約爲7.91億股,佔恆康醫療總股本的42.38%,佔其所持有恆康醫療股份比例爲99.57%。目前部分質押融資已到期且未及時償還,闕文彬持有恆康醫療的股份已經被多個法院凍結或輪候凍結。爲解決上述債權債務糾紛,闕文彬正在籌劃引進戰略投資者,但截至目前尚未明確確定合作第三方,未來可能通過協議轉讓或司法拍賣等形式被動減持恆康醫療股份,從而導致恆康醫療實控人發生變更。

  不過,對於闕文彬大比例質押融資的錢都用於何處,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是,闕文彬還爲A股上市公司西部資源的實控人。

  由於此次闕文彬擬引入戰投,而恆康醫療未來的發展不禁引發了市場的廣泛關注。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致電恆康醫療董祕辦公室進行採訪,對方工作人員表示“董祕不在”。

  除了存在易主預期之外,恆康醫療籌劃已久的併購事項也牽動着市場的神經。據瞭解,因籌劃重大事項,恆康醫療於去年10月30日就開始停牌,停牌半年後,在今年5月2日恆康醫療的重大資產購買預案出爐,公司擬以現金9億-9.3億元購買交易對手方持有的馬鞍山市中心醫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馬鞍山中心醫院”)93.52%的股權。恆康醫療表示,此次交易完成後,公司將獲得具有三甲資質綜合性醫院的控股權。

  不過,上述併購事項卻在5月15日遭到了深交所的問詢。深交所表示,馬鞍山市中心醫院所有者權益的預估值爲9億-10億元,較賬面價值約1.6億元增值約7.38億-8.38億元,增值率爲454.23%-515.81%,對此要求恆康醫療披露預評估增值的具體原因、合理性和公允性等問題。但之後恆康醫療披露了多次延期回覆深交所問詢函的公告,截至目前該問詢函仍未回覆。

  頻繁併購助推業績

  在闕文彬的帶領下,恆康醫療近年來憑藉頻繁的併購來助推公司的業績。

  2012年恆康醫療由傳統的藥品製造進入醫療服務行業之後,就一直在靠頻繁外延式併購來助推業績。諸如,2013年公司先後完成了成都平安醫院腫瘤業務的收購、德陽美好明天醫院有限公司、資陽健順王體檢醫院有限公司、蓬溪縣健順王中醫(骨科)醫院有限責任公司3家醫院的股權收購;在2015年先後完成了瓦三醫院、盱眙醫院、傑傲湃思、福源醫院等醫療服務機構的併購整合工作;在2017年併購基金京福華越收購了蘭考3家醫院,併購基金京福華採收購了泗陽醫院70.27%的股權。截止2017年報告期末,恆康醫療直接控股8家二級以上綜合醫院或專科醫院,同時參與投資京福華採、京福華越兩隻產業併購基金,併購基金旗下控股多家綜合醫院。

  對於公司業績的驅動因素,恆康醫療也曾多次表示,外延併購和內生增長並舉,在全球範圍內尋求優質投資併購標的。財務數據顯示,2008-2016年,公司的業績就處於穩步上升態勢。在公司業績向好的支撐下,恆康醫療的股價自上市後也在不斷攀升,在2015年公司股價曾達到過47.52元/股(不復權)。

  需要注意的是,實控人闕文彬曾因操縱股價而高價減持恆康醫療遭到過證監會的處罰。具體來看,在去年8月證監會召開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證監會指出,恆康醫療實控人闕文彬與其他人合謀,利用作爲公司實控人具有的信息優勢,控制恆康醫療密集發佈利好信息,人爲操縱信息披露的內容和時點,未及時、真實、準確、完整披露對恆康醫療不利的信息,誇大恆康醫療研發能力,選擇時點披露恆康醫療已有的重大利好信息,借“市值管理”名義,行操縱股價之實。通過上述一系列信息披露的綜合起效,客觀上誤導了投資者,影響了恆康醫療股價,實現了闕文彬高價減持恆康醫療的目的。對於闕文彬的上述行爲,證監會決定沒收闕文彬違法所得約304.1萬元,並處以約304.1萬元罰款。

  鉅額商譽存隱憂

  持續的併購對於恆康醫療而言可謂是一把雙刃劍,雖然近幾年確實助推了公司業績增長,但也給公司留下了一些隱患,比如居高不下的商譽。

  值得注意的是,恆康醫療的高商譽也曾遭到深交所的問詢。恆康醫療近年來通過收購方式獲得多家標的公司控制權,並形成一定規模的商譽。截至2017年末,公司商譽淨額35.49億元,佔總資產比重爲34.61%。深交所要求恆康醫療執行商譽減值對利潤的敏感性分析,並說明公司防範商譽減值的主要管理措施,並充分提示未來商譽減值風險。恆康醫療表示,公司未來存在的商譽減值風險可能對未來業績產生重大影響。而根據恆康醫療披露的2018年一季報顯示,截至期末,公司商譽仍高達35億元。在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看來,恆康醫療的高商譽無疑給公司未來的經營業績埋下了雷。

  實際上,A股市場上也不乏有因商譽計提減值導致公司業績“爆雷”的案例。諸如,中科金財就受商譽減值的影響,導致2017年面臨業績“變臉”的尷尬,在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的歸屬淨利潤虧損逾2億元,而這也是中科金財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近年來經營業績尚可的榮之聯在2017年也出現此種情形,商譽計提減值致榮之聯在2017年實現的歸屬淨利潤虧逾2億元。

  此外,上市之後恆康醫療業績的穩步增長態勢在2017年被打破,在報告期內實現歸屬淨利潤約爲2.03億元,同比近乎腰斬,下降49.75%。而對於公司業績的這一變化,深交所也在下發的年報問詢函中詢問原因。對此,恆康醫療表示,2017年公司並表的併購基金新收購了蘭考3家醫院和泗陽醫院,2017年處於收購後的整合期,在扣除資金成本後,蘭考3家醫院和泗陽醫院2017年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淨利潤分別爲-2442.21萬元和-3010.34萬元,導致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淨利潤下降。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啓斌 馬換換/文 王飛/製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