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手機落敗之後,羅永浩的下一個陌生江湖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7日 01:20   北京新浪網

  來源:財經十一人

  羅永浩瞄準了一個藍海市場,這個市場正在吸引衆多不同基因的強者進入,手機業務上的失敗,讓外界無法相信羅永浩手上有限的籌碼

  劉以秦 | 文

  謝麗容 | 編輯

  11月6日,處於商業壓力之下的錘子科技,推出四款產品,其中一款是手機。此前,手機一直是錘子科技的主營業務,這一次,羅永浩推出一款孔雀藍後蓋手機,同時坦言:“手機實在是賺不到錢”。

  多位熟悉錘子科技的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這款手機很可能是錘子的“絕版手機”。對此,錘子科技方面並未迴應《財經》的詢問。也有人分析,錘子手機雖然小衆,市場佔有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從其上百萬的用戶體驗和反饋看,總體口碑不錯,如果後期外部市場環境發生變化,錘子科技迴歸手機主業也並非沒有可能。

  至少到目前爲止,從商業數據上看,錘子科技的手機業務已經失敗。過去四年,錘子科技共推出7款手機,總計銷量約300萬臺,這個數字在中國每年上億臺手機銷售的大市場裏,可以忽略不計。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近日發佈的分析報告顯示,2018年1-9月,國內手機市場出貨量3.05億部,其中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2.76億部,智能手機出貨量向頭部企業集中趨勢明顯,今年前三季度排名前十的廠商合計出貨量份額達到92%,較上年同期相比提高8個百分點。無論三星、華爲還是蘋果,主流手機品牌的單款主打手機,通常可以在上市三個月後賣出千萬量級。由於體量過小,錘子科技在手機產業鏈裏也沒有話語權,硬件採購成本更高,加上一次性研發成本等,每賣出一臺錘子手機都在賠錢。無法在手機領域做大規模,是錘子不得不選擇淡出的關鍵原因。

  受累於商業失敗,錘子科技壓力巨大,不得不收縮人員和成本。10月15日,錘子科技成都公司其中一處辦公地點解散,錘子科技解釋是人員調整,並表示“公司經營狀況良好”,熟悉該公司情況的人士透露,手機主業令錘子科技除了虧損還是虧損,投資人的耐心有限,不會放任其繼續大量燒錢。

  外部商業壓力之下,錘子科技內部的劇烈變動不可避免。

  一位知情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錘子科技多位高管選擇了離職創業,不同的是,錘子科技成了這些離職創業者們的股東之一,這看起來像是某種新的商業佈局。

  錘子科技11月6日發佈的另外三款新品,來自三家不同的公司——加溼器是暢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的產品,該公司是錘子科技於2017年8月在成都註冊的全資子公司;行李箱來自成都遠行客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8年3月,由錘子科技和廈門思巴克運動用品有限公司合資;智能音箱則來自於錘子控股的聲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再加上由錘子科技內部孵化,此前已經獲得1.5億人民幣融資的子彈短信,錘子科技的下一步的計劃看起來相對清晰——通過入股、合資、孵化等方式,形成孵化器+生態鏈的模式。

  也就是說,羅永浩很有可能從一個手機行業的創業者,變成創業孵化者,同時他個人也很可能在轉型成爲一個廣告商——幫其他產品站臺吆喝。

  孵化器與生態鏈模式在中國已經不是新鮮事,對羅永浩卻是新的陌生江湖。在創投領域,孵化器的典型代表是創新工場,創新工場有資本和行業資源,可以爲旗下孵化的項目提供早期資金和資源支持,同時也可以盤活各家公司的資源,互通有無,過去幾年,創新工場孵化的項目超過200個。這樣的模式曾在過去數年經歷過高光時刻,2014年前後,出現了大量的創業咖啡館、創投空間、創新加速器等項目,很快,他們中的大部分都銷聲匿跡。這種潮來潮去,會不會很快裹挾羅永浩和他的錘子科技呢?

  一家孵化器項目內部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孵化器現在很難做大,“項目方的核心訴求是兩樣東西——錢和資源,孵化器主要做的就是拉投資和資源對接,現在的情況是,這些孵化器自身的發展規模就不怎麼樣,哪有充足的血液來供給?”

  目前錘子科技最大的股東之一是成都市政府,多位消息人士透露,由於4年來錘子科技在商業上的失敗,估值無法上升,投資前景暗淡,且沒有形成良好的手機生態鏈,成都市政府對錘子科技已經沒有什麼耐心。2017年8月,成都市政府投資錘子科技6億人民幣,隨後,錘子把位於北京、深圳等地的行政、供應鏈、研發、設計等總部管理和服務部門整體遷入成都,入駐辦公約200人,佔了此前錘子科技團隊的一半。

  成都市政府投資錘子科技的初衷,在於打造電子信息產業生態圈。一位近期離職員工透露,成都的硬件團隊已經解散,技術團隊大部分已經回遷北京,成都目前只剩客服團隊。這顯然偏離了成都市政府當初投資並引進錘子科技的預期。

  儘管錘子科技在商業上乏善可陳,在業內仍然有一定知名度和關注度。子彈短信能夠在短時間內獲得高額融資也得益於此,一位接觸過子彈短信的投資人告訴《財經》記者,由於用戶流失量高,要找到新的投資人跟進投資,也越來越難。

  業內人士分析認爲,一家公司能否持續增長,依靠的是綜合實力,特別是商業上的競爭力和成長性,錘子科技和羅永浩的高關注度,在早期可以幫助公司打開市場局面,後續的競爭與發展,還是要靠實力,4年來錘子科技在商業上無法打開局面,失敗已成定局。

  受累於手機業務無法大幅增長,錘子科技的融資通道也陷入瓶頸。分析人士認爲,其當務之急是儘快形成自我造血能力,錘子科技的核心優勢是產品設計能力以及品牌知名度,孵化器+生態鏈模式也是錘子可以選擇的現實道路。

  比如,與錘子合作推出行李箱的廈門思巴克公司,製作箱包產品多年,與新秀麗、阿迪達斯等大品牌都有合作,這家公司本身並不知名,通過與錘子科技合作,新的聯名產品或許更容易被市場知曉。

  幫助小品牌打開市場,並形成生態鏈,這是小米一直在做的事情。截止2018年3月31日,小米投資和管理了210家生態鏈公司,其中90家集中在硬件和生活消費品,已經連接超過一億臺的設備。

  生態鏈是小米的核心競爭力,小米手機又是這個生態體系的堅實地基,這兩點都是錘子目前沒有的。更何況,小米對於其他智能硬件公司始終保持高度警覺。

  去年,錘子科技發佈了一款空氣淨化器,也是來自於旗下的暢呼吸科技。一位接近錘子科技的人士曾向《財經》記者透露,他們希望通過其他品類的硬件產品,來平衡手機業務的虧損,後來的結果並不好。冬天是空氣淨化器產品銷量的高峯期,經歷去年冬天,錘子這款空氣淨化器的銷量大約爲3萬臺,從整個市場來看,這個產品仍然無足輕重。大數據公司奧維雲網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中國市場空氣淨化器零售量爲150.3萬臺。

  有人分析認爲,錘子這款空氣淨化器銷量不夠大,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去年冬天中國北方空氣質量比往年要好,空氣淨化器的市場需求減少,相比2017年一季度的223.7萬臺,整體市場銷量下滑32.8%;二是因爲小米等公司在市場上的堵截。無論什麼原因,錘子科技此前試圖推空氣淨化器等手機以外的產品,目前看來也都是不成功的。有商業人士認爲,一個主業不突出的公司,在非主業領域試圖創造奇蹟,恐怕也只能是異想天開。

  一直以來,錘子科技的主業都是手機,這也是一個規模巨大的市場。不過,經歷過去幾年的快速增長之後,中國手機市場已經進入下半場,蘋果、華爲、三星等巨頭瓜分了大部分份額,留給錘子科技等品牌的空間極爲有限,無法做大規模的小衆手機,大多面臨生存危機。

  物聯網市場剛剛興起,智能硬件又是物聯網市場的重要環節。根據工信部《信息通信行業發展規劃物聯網分冊(2016-2020)》,“十二五”期間,我國已形成包括芯片、元器件、設備、軟件、系統集成、運營、應用服務在內的較爲完整的物聯網產業鏈。2016 年我國物聯網整體產業規模達到9300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4%;2012-2016 年的年複合增長率高達26.34%。預計到 2020 年,市場規模將會進一步擴大到1.8萬億元。其中,應用服務端是衆多互聯網公司、傳統公司進入的熱點領域,從方向上看,羅永浩沒看錯。

  看好一個市場和佔有一個市場是兩回事,前者考驗的是眼光,後者考驗的是能力。他之前看好手機市場,介入其中,卻沒能獲得商業成功。在物聯網或智能硬件這樣大家看好的新興巨大市場裏,羅永浩所要面對的挑戰具體而殘酷:所有的互聯網和傳統公司都在進入這個市場,碎片化的市場背後,是不同基因和規模選手綜合實力的較量。比如,網易進入智能硬件市場已經有一段時間,其電商平臺“嚴選”是核心競爭力;小米的核心競爭力是手機,且其規模已經起勢;美的這樣的傳統家電廠商,他們的核心競爭力,是製造業領域的積澱和渠道。

  錘子作爲其中一員,究竟有多大勝算,目前預期或爲時尚早。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紮實的競爭實力和商業落地能力,沒有一些硬招或出乎外界意料的奇招,錘子科技即使看到了智能硬件這個新的大市場,也可能在這條路上再次淪爲小衆選手。

  面對名聲高於業績的錘子科技,圍觀者的熱情也在下降。過去幾年,錘子科技的發佈會人滿爲患,呼聲高漲。今年這一次,場內有不少空座,觀衆反應冷淡,發佈會一結束,隨即四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