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王健林過關了 許家印怎麼辦?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03:33   北京新浪網

  王健林過關了,許家印怎麼辦?

  來源: 1號時務局

  王健林,2017年的關鍵詞:失去

  首富“魔咒”一再重演。

  11月5日,停牌15個月的萬達電影終於復牌,宣告王健林佈局歸來。

  復牌之時,萬達電影隨即公佈了新的重組方案,意圖整合萬達旗下的電影產業資源。經歷2017年大甩賣之後,王首富的資產騰挪計劃終於復甦了。

  同爲地產發家的許家印,也和王健林一樣,多次坐上首富的位置。

  王首富過關了,許首富的境遇卻不同了。

  01

  最大的不同,體現在央行發佈的金融穩定報告中。

  溯至2017年6月,網絡流傳的一份文件顯示,中國銀監會要求嚴查萬達、海航、復星等在內的數家民營企業的授信及風險分析。

  從排查的對象上看,多是近年來海外投資比較兇猛,在銀行業敞口較大的民營企業集團。

  風聲一變,萬達股債雙殺,並由此開啓了資產大甩賣模式,王首富也沒有了“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的銳氣。到2017年底,僅僅半年時間,萬達的資產減少逾1800億元。

  萬達2017年經營報告顯示,萬達以成本法計算的總資產爲7000億,同比減少11.5%。爲市場熟知的是,孫宏斌耗資400餘億元,接盤了萬達的文旅資產。

  和海航、復星並列,似乎並不是好兆頭。

 央行發佈的2018中國金融穩定報告 央行發佈的2018中國金融穩定報告

  《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中,海航、復星再度出現,一起被提及的,不再是萬達,而是恆大。

  更出人意料的是,和海航、復星、恆大並列的,是神祕而兇猛的明天系。

  民營金控向何處去?

  11月2日,這份由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分析小組撰寫的報告在央行官網發佈,雖然只是由央行副行長領頭,但基本涵蓋了央行各司,分量不可謂不重。

《報告》稱:有民營企業和上市公司通過投資、併購等方式逐步控制多家、多類金融機構,如明天系、海航集團、復星國際、恆大集團等。

  02

  最主要的,還是報告指出的問題。

報告指出:一些企業投資動機不純、通過虛假注資、槓桿資金和關聯交易,急劇向金融業擴張,同時控制了多個、多類金融機構,形成跨領域、跨業態、跨區域、跨國境經營的金融控股集團,風險不斷累積和暴露。

  報告還一併點出:民營企業盲目進入金融業、虛假出資、集團運作、隱匿架構、逃避監管、關聯交易、急劇擴張等7大風險特徵,通過上述手段野蠻生長的金融控股集團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

  王首富大手筆出售資產的半年間,明天系和海航集團也事實上進入了調整期。

  2017年11月,貴州上市公司中天城投發佈公告稱,擬出資不超過310億元收購華夏人壽部分股權,揭開明天系資產出售的大幕。

  2018年一月份,港股上市的明天系旗下公司恆投證券再現股權轉讓,此外還在多起資本操作中臨時退出。

  外媒FT中文網2018年上半年的一則報道顯示:明天系持有資產的情況錯綜複雜,包括多家上市實體、銀行、保險公司和證券經紀公司,資產剝離的過程預計將持續3年多。

  通過隱蔽、分散的股權結構,和不斷染指金融平臺,明天系發展成爲參控股40餘家金融機構的金控集團,資產規模逾萬億。

  負債擴張的海航,也在2017年底傳出資金鍊危機。

  2017年底,海航旗下多家上市公司相繼停牌。時任海航集團董事會主席陳峯主動承認,海航目前正在面臨資金流動性的問題。

  與此同時,海航的資產出售計劃走向臺前。從金融類資產股權,到不動產項目,再到飛機設備、航空、礦產公司股權,海航的求生欲不弱於萬達。

  海航大甩賣

  2018年4月,彭博社報道稱:到2018年4月份海航集團面臨約150億元的資金缺口,因此海航計劃上半年處置約1000億元的資產,達到資產總額的近十分之一。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5月,海航出售資產的交易金額達到900億元。

  海航、明天系,包括萬達,都在劇烈瘦身求存,恆大如何?

  03

  因爲8億美元的支出,恆大對賈躍亭提請了訴訟。

  這是雙方在新能源汽車FF上的正式決裂。

  去年11月,恆大和FF原股東、賈躍亭簽訂協議,將在3年內投資20億美元,助力FF發展。王首富大手筆出售資產的同時,許首富則在繼續花錢。

  恆大對新能源汽車的需求,與A股地產公司上市的艱難有關。近幾年,不僅鮮有房地產企業上市的成功案例,證監會亦多次對房企再融資、私募房地產基金等作出嚴格限制。

  在與深深房A簽訂資產重組協議後,恆大的重組計劃遲遲提不上日程。截至11月8日,深深房A已經停牌785天,距離深深房A與恆大簽訂的第三次排他期和延長期截止日期還剩下52天。

  恆大迫切需要以非地產化的主營業務,來保住資產重組的資格。

  而這,並不是恆大2018年遭遇的第一件煩心事。此前,鬧出風波較大的一次,是海花島項目的叫停和重啓。

據央視報道顯示,2018年1月9日,中央環保督察組點名狠批海南違規填海用於房地產開發破壞生態,恆大開發的海花島項目亦在其中。新聞的標題更是醒目:鼓了錢袋,毀了生態。

  此後,一度傳出海花島叫停的傳聞。直到2018年9月,某知名律師發佈微博稱:此前被指違建的恆大海花島項目又“活“了,恆大不需要挖島還海。

  《1號時務局》致電海花島官網銷售電話,被告知:該項目正常銷售。

  也是在9月,恆大還耗資140餘億元,意圖收購和增資廣匯汽車,擬最終實現控股40%。

  買買買不停的恆大,最終於2018年10月底發佈公告,擬通過旗下公司發行15億美元融資債,3種債券利率均超過10%,最高的達到13.75%,爲2018年房企發債成本新高。

  恆大的中報則顯示,恆大總負債1.4萬億元,其中有息負債6700億元,房企至關重要的有息負債率則高達127%,是碧桂園的兩倍,萬科的4倍。

  04

  事實上,恆大在金融領域,也幾乎不再繼續前行。

  早在2018年上半年,恆大旗下恆大金服已停發定期理財產品,清空了產品列表。

  恆大官網撤掉“恆大金融集團”

  不僅如此,恆大還在集團官網悄悄撤掉了“恆大金融集團”,變成了恆大地產集團、恆大旅遊集團、恆大健康集團以及恆大高科技集團。恆大集團的簡介也變更爲“以民生地產爲基礎,文化旅遊、健康養生爲兩翼,積極探索高科技產業的世界500強企業”。

  此前,多次在恆大戰略中出現的“金融”字眼消失不見。報道顯示,恆大金融集團已被降格,並和農牧集團公司級別相同。

  許家印和恆大的2018年,會如何?

  即便如此,恆大還是免不了和明天系、海航、復星國際並列的命運,而前兩家的遭遇意味着,恆大的挑戰或許纔剛剛開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