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上市一年的閱文:收入依賴症仍存 IP變現問題待解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08:13   北京新浪網

  上市一年 買不停的閱文得到了什麼

  來源:北京商報

  11月8日,看似平常的一天,對閱文集團卻有着重要的意義——上市正式一週年。作爲國內網絡文學市場中的巨頭,閱文集團的一舉一動備受關注,尤其是在上市之後,每一次動作都讓閱文集團成爲業內關注的焦點。在這一年裏,閱文集團實現過亮眼的盈利數據,也與多家公司、作家達成合作,但亮眼的背後也存在着市值腰斬、付費比重下降。那麼,這一年的時間裏閱文集團究竟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合作、收購不斷

  “閱文集團在香港上市之後,將主推三大戰略。第一,夯實內容優勢,培育及挖掘作家。第二,擴大市場份額,釋放變現潛能,完善作品價值。第三,引進新技術,例如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一年前,在閱文集團IPO記者會上,閱文集團聯席首席執行官樑曉東對外介紹的公司發展方向的語句還言猶在耳。

  而在這一年裏,閱文集團確實也沿着這三條戰略不斷進行佈局。且北京商報記者調查閱文集團上市以來公開的戰略合作和資本動作發現,在十餘次行動中,圍繞IP進一步挖掘變現潛能是其中較爲濃重的一筆。

  首先不可不提的就是收購新麗傳媒。今年8月,閱文集團與新麗傳媒達成全資收購協議的公告瞬間點燃了市場,隨着上月底這155億元收購交易正式完成,這場網絡文學巨頭與老牌影視公司的結合意味着閱文集團將有更多機會從影視的角度嘗試運營IP。

  新麗傳媒所代表的影視方向,只是閱文集團謀劃IP運營的方向之一,遊戲、動畫也是閱文集團抓住的重要領域,並與搜狗達成合作,投資國內動畫技術與內容孵化平臺kaca等。

  與此同時,在市場規模日益擴大的有聲閱讀領域,閱文集團也加強佈局,並在此前收購天方聽書網、投資喜馬拉雅和懶人聽書的基礎上,於11月初推出了全新的有聲閱讀品牌“閱文聽書”。

  在業內人士看來,閱文集團不斷圍繞IP變現佈局也體現着外界對該公司的發展質疑。早在一年前閱文集團上市之初,該公司收入結構中過於依賴在線閱讀,佔比可達八成左右的情況就成爲業內討論的焦點。新元文智創始人劉德良認爲,從文學IP到影視、動漫等業務,網絡文學在逐漸形成一個產業鏈,閱文集團的泛娛樂佈局也是主要圍繞網絡文學IP來構建,未來閱文集團需要強化在泛娛樂產業的佈局和體系,使文學IP更爲高效地進行IP轉化。

  IP變現是一方面,閱文集團也沒有忘記進一步強化自身在內容上的優勢。不論是完成對韓國原創網絡文學平臺Munpia的投資,還是上線全新女性閱讀旗艦品牌“紅袖讀書”,亦或是與作家江南戰略合作,從而獲得在全球範圍內推廣江南已發行全部作品的獨家授權,都代表着閱文集團每一步的謀劃。

  收入依賴症仍存

  頻繁動作的背後,往往能顯露出該公司的實際發展情況,閱文集團也不例外。

  一個多月前,閱文集團正式交出了2018年上半年財報。單從財務數據來看,上半年實現營收22.83億元,同比增長18.6%,按非通用會計準則計算,淨利同比增長60.9%,達到4.83億元的情況,似乎證明着閱文集團正在快速增長。然而,背後一些數字卻證明着閱文集團當下仍存的發展問題。

  具體觀察閱文集團各項業務的收入情況可以發現,一年前被業內質疑的收入依賴症依然存在。2018年上半年,閱文集團的在線閱讀收入在該公司整體中佔比仍達到了81.1%,超過了八成,而版權運營收入雖然增長了一倍,但佔比仍僅爲13.9%。

  此外,據財報顯示,報告期內閱文集團的平均月付費用戶從去年同期的1150萬元下降至1070萬元,且付費比率也出現下滑,並由2017年上半年的6%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5%。

  一邊是在線閱讀收入佔比仍居高不下,另一邊則是付費用戶數和付費比率的下滑,這也使得業內產生了或許未來會出現營收減少的聲音,尤其是在閱文集團2018年上半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8.6%,而去年同期的增長幅度高達60.2%的對比下,相關聲音也越來越多。

  投資分析師許杉認爲,儘管現階段市場上一直在對用戶付費進行培育,但習慣的培養仍需一個過程並且難度也不小,使得當下階段空間有限,假如閱文集團的在線閱讀收入佔比仍維持較高的比例,同時再面對付費用戶的減少,未來確實存在直接影響到該公司營收減少的可能。

  除了公司內部的業務收入佔比受到質疑外,閱文集團的市值與股價也正遭受着腰斬的衝擊。

  回想起閱文集團在港交所上市的首日,股價報收102.4港元、總市值928億港元的情景不免令人印象深刻。但再看如今的數字,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時,閱文集團的股價爲48.4港元,總市值則是494.92億港元,與一年前相比,分別出現了52.7%和46.7%的下滑。而此前收購新麗傳媒時,閱文集團還出現了收購案公佈五天後市值蒸發近150億港元的現象,在從業者看來,閱文集團的出口在圍繞IP運營,但這也是風險的所在。

  IP變現問題待解

  閱文集團對於IP運營早就有了不小的野心。早在2016年,閱文集團就提出了IP共營合夥人制度,開始由IP生產平臺轉型至IP運營平臺。此外,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曾設想稱,未來閱文集團的版權運營收入佔比要達到40%-50%。

  上市之後,閱文集團也對自身結構進行了調整。今年6月,閱文集團副總裁張威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閱文集團將從傳統的“IP銷售”全面升級爲“IP全鏈服務”,且公司上市之後內部有很大的業務革新,併爲此構建新的團隊,投入至少上千萬元的預算,將集團市場部與版權銷售部進行合併,形成一個新的團隊,目的是將大量的宣傳資源、數據資源、粉絲運營資源等全部注入到對影視公司的服務當中。

  從業者表示,閱文集團手裏最重要的好牌,就是集結多個平臺積累多年的內容資源,但好牌並非一定就能打出好成績,也有可能打出最不想要的結果。

  且現階段閱文集團的競爭者也在不斷佈局。比如中文在線、掌閱科技等數字閱讀公司也已實現上市,並圍繞版權在動漫、遊戲、影視等領域進行佈局,其中中文在線還將教育作爲另一重要的業務發力點,試圖以此實現穩定的發展。除此以外,阿里、愛奇藝等互聯網企業也不會輕易鬆開這口甜美的肉,不僅在內容層面頻頻佈局,吸引內容創作者的加盟,阿里文學還成立了IP影視顧問團,瞄向潛在空間。

  “從市場上多家公司的動作來看,選擇的發展路徑基本一致,都是從內容出發,再進行多角度價值開發,但近年IP開發失敗的案例也曾多次出現,因此閱文集團面臨的不僅是同業中其他公司、大量IP的競爭,也有運營能力專業度的考驗”,許杉認爲。

  北京商報記者 盧揚 鄭蕊/文 代小杰/製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