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羅永浩認慫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09日 04:13   北京新浪網

  來源:鋅財經

  文/鄧一鳴

  “羅永浩到底還行不行?”

  在創辦錘子科技的六年時間裏,每一次錘子快完蛋的時候,這個問題就會被拎出來重新問一遍。

  從去年10月接二連三的爆出裁員、欠薪、法人變更、討債、資產凍結等負面消息之後,羅永浩反擊了兩三次,最近一次發聲是1月15號將參加快如科技2019發佈會,除此之外,一直懟天懟地的羅永浩徹底失聲了。

  1月7日,錘子科技的資產又因與立訊精密工業的買賣糾紛再次被凍結。這也是過去一個月內錘子遭遇的第三起資產凍結保全案。

  “想買個錘子手機支持一下老羅,京東和錘子官網上掃蕩了一圈,全都沒貨”,1月6日一位叫潘攀的“羅粉”無奈地告訴鋅財經。

  等待羅永浩的不僅僅是老羅的粉絲,還有被裁的員工和催債的供應商們。羅永浩和他的1600萬粉絲似乎難以抵擋這一波又一波“催逼”的浪潮,錘子科技的大廈也搖搖欲墜。

  在手機這門生意上,羅永浩的運氣和時間不多了。

  1、考砸了

  去年下半年互聯網考試考砸的有兩個人,一個是戴威,另一個是羅永浩。

  繼2018年12月錘子被法院凍結財產和保全後,1月7日,錘子科技的資產又因與立訊精密工業的買賣糾紛再次被凍結。

  再次把錘子和羅永浩推上風口浪尖。

  最早把羅永浩拉到風暴眼裏的是2018年10月16日財經網的報道,文章指出,15日,錘子科技成都分公司其中一處辦公地點解散,錘子多條後路被堵,資金負擔嚴重。

  錘子科技當時迴應稱,傳言不實,公司目前爲加強技術團隊研發實力,正進行北京、深圳、成都三地技術人員整合。二十天後,羅永浩在成都召開了一場“沒有手機”的發佈會。

  之後,羅永浩一如既往地在微博上活躍,也許是早已習慣了站在風口浪尖,沒想到這一次是山雨欲來。

  11月7日,財經網爆出,多位熟悉錘子科技的人士透露,由於受內外環境的影響,錘子正在收縮成本,明年錘子可能不會再推出手機。《證券日報》報道稱,錘子科技方面透露,公司的確有危機,但請給錘子時間。

  11月13日,網易科技的一篇《錘子生死劫》更是指出錘子資金鍊極度緊張,並已經開啓裁員,只剩40%員工。

  這一篇報道徹底“激怒”了羅永浩,他很快就在微博上反擊:“這是創業六年來見過最失實的報道,徹頭徹尾的耍流氓”,並表示“會起訴的”。

羅永浩微博截圖羅永浩微博截圖

  對此,11月15日一位在此次裁員中被裁的知乎名爲“不知道叫啥”的錘子前員工在知乎上證實,網易科技的《錘子生死劫》一文的情況基本屬實,此次裁員並沒有給員工任何準備,裁員當天通知員工,三天之內就辦完離職手續,沒有任何緩衝期。

  近日,鋅財經聯繫到這位叫王真的前員工,他告訴鋅財經,錘子科技成都分部只留下一些客服人員,其他人員都已被裁,直到鋅財經聯繫上他時,他還沒收到上個月的工資。

  然而,羅永浩的一張律師函並沒有堵上衆人的嘴。沒等他起訴,錘子就被告上了法庭。

  11月20日,酷派旗下子公司東莞宇龍通信就將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原因是拖欠了450萬元左右的貨款未結。

  11月21日,當《證券日報》再次提及錘子科技無法發出工資時,羅永浩被逼急了,稱錘子科技已經如期發過工資了,質疑《證券日報》錘子科技消息源的真實性,又曝出“證券日報的老闆有一堆私生子”來轉移視線。

  再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欠薪、供應商討債、法人變更、斷貨、尋求收購、資產凍結,幾乎囊括了所有一家公司窮途末路的徵兆。

  沒有任何迴應,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羅永浩似乎異常地平靜,外界只能從錘子和羅永浩周邊的隻言片語中知道,這家公司和這個人還在。

  “希望錘子科技能有一個人站出來,告訴你們的支持者或者反對者發生了什麼,怎麼應對……讓大家猜其實很難受的,無論如何,坦誠是褒義詞吧。”

  網友的質疑像是丟進了黑洞,沒有得到絲毫迴應,只有微博認證爲錘子科技產品經理的朱海舟模棱兩可地回了一句:我們在考試。

朱海舟微博截圖朱海舟微博截圖

  但是紛至而來的被裁員工的工資單、供應商的欠賬單、用戶待交付的訂單,這一切都指向一點:羅永浩考砸了。

  2、資金缺口無底洞

  2018年12月19日,一羣供應商員工舉着橫幅出現在錘子科技門前討債,他們還自備了食物,從早上十點到達這裏一守一天,直到晚上八點才離開。

  這已經不是錘子第一次被供應商上門圍堵了。據報道,早在2018年12月初,在錘子科技辦公樓下就有數十人舉着“錘子科技還我血汗錢”的橫幅標語,想錘子科技討要欠款。

  錘子缺錢,從2012年創立至今,資金壓力始終是錘子科技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根據錘子科技投資方成都尼畢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書顯示,2015年錘子科技全年虧損4.62億元,2016年上半年又虧損了1.92億;

  “手機是紅海,一兩億在手機行業壓根什麼都不算。手機是資本密集型行業,老羅做的事挑戰太大,進的時點也不好,智能機大爆發機會沒抓住,有些自不量力。”科技自媒體潘亂曾發表過對羅永浩和錘子科技的看法。

  但是錘子也不是沒有過錢。

錘子科技融資歷程 截圖自天眼查錘子科技融資歷程 截圖自天眼查

  據天眼查統計,從2012年成立至今,錘子科技共獲得7輪共計22億元。

  錘子科技的錢都花到哪裏了?造手機。

  聽起來,像一句正確的廢話。但手機銷量的慘淡是錘子一直沒有打破的魔咒,除了一款堅果系列銷量突破100萬臺外,根據公開數據,錘子科技六年發佈7款手機,銷量總計不足300萬臺,在動輒上億銷量的中國手機市場上,顯得微不足道。

  羅永浩對自己的手機一如既往的自信,“我們小廠商負責創新,大公司把我們抄的連底褲都不剩!”

  但這種沾沾自喜的“創新”,消費者根本不買賬。根據今日頭條發佈的《2018手機行業內容營銷白皮書》,OPPO手機的品牌用戶粘性最高,粉絲中同時又是手機用戶的比例高達40.26%。

  蘋果、vivo、小米的粉絲粘度位於第二陣營,粉絲中同時是用戶的比例均超過36%。

圖片截自今日頭條《2018手機行業內容營銷白皮書》圖片截自今日頭條《2018手機行業內容營銷白皮書》

  而錘子,粉絲中同時又是用戶的比例僅有5.04%,也就是說大約100個粉絲中只有5人會買錘子手機。

  前手機行業資深分析師金迪也向鋅財經表示,當前智能手機行業的發展更多的是通過軟件來提供的服務,反向倒逼硬件革新。好的產品服務,是滿足更多符合大衆用戶、給大衆提供解決方案,而非爲了進行差異化而改造或增加創新的產品賣點。

  堅果手機從創立初期就針對技術達人類型的小衆市場,小衆市場的用戶需求更新得更快,這就要求錘子科技有更強的反應能力與速度來應對。

  但是錘子科技的研發和供應鏈的調配能力有限,無法及時迴應用戶的需求,制約了其自身發展。

  “專注”有時候是個貶義詞。尤其是你專注的東西沒有形成核心競爭力的時候。

  有網友曾問羅永浩,經歷了這麼多事,如果可以回到2012年,你還會不會選擇做手機?“會,但不一定會六年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來做手機。”羅永浩回覆到。

  現實擺在面前,羅永浩開始不斷增加變現盈利的新項目。

錘子周邊系列錘子周邊系列

  除了已經基本淪爲“笑話”的堅果TNT工作站、子彈短信,錘子開始呼吸淨化器、行李箱、智能音箱、服飾等周邊產品開始了一系列佈局。

  其中今年8月橫空出世的子彈短信,羅永浩當時稱是錘子投資的公司。幾十家VC跟在屁股後面,一個禮拜不到1.5億元的融資,一度讓羅永浩以爲自己又有希望了。後來財經網報道,知情人士透露,子彈短信核心團隊就是錘子科技,羅永浩賣力宣傳爲的就是短時間內拿到融資緩解錘子的資金壓力。

  但是,誰也沒想到子彈短信這麼快就黯淡下去了。

  再後來鬧出些動靜的就是拉桿箱,這句“地平線8號旅行箱,爲了野心和遠方”的文案的後半句,羅永浩說,原本他是想寫“爲了錢和遠方”,但是團隊覺得太俗,就換成“野心”。

  他的那句“我創業是爲了改變世界,不是爲了賺幾個臭錢”似乎依然振聾發聵,但是現在羅永浩更需要的是錢。

圖片來源於網絡圖片來源於網絡

  據第一次財經報道,羅永浩近日已經先後接觸過百度、華爲、阿里、今日頭條等方面尋求接盤,然後就沒有了下文。

  3生存還是毀滅?

  找人、找錢、找方向,俗稱的CEO必備三件套,羅永浩前面兩樣都不佔。

  羅永浩曾公開表示,自己在融資上不太擅長。2016年在接受GQ中國採訪時,羅永浩表示,“人家跟我說資金很緊張了,我就繼續加緊找錢。”

  這應該是拖垮錘子科技根本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就是聚人,短短六年,錘子經歷兩任CTO輪替,2016年前榮耀銷售副總裁李開新也來了,但只待了一週左右便匆匆離開。據騰訊《深網》報道,李開新一來就和羅永浩拍桌子吵起來了,因爲羅永浩之前告訴李開新錘子融資了3億,但李開新入職之後發現根本沒這事,“覺得自己被騙了”。

  整點科技主編董曉龍告訴鋅財經,錘子科技的問題在於,這家創業公司除了羅永浩這個一號人物,再也沒有二號人物、三號人物了,比不上雷軍身邊有一批得力干將。

  “公司那麼多的副總裁沒有一個敢拍板做主的,哪怕一個特別小的事兒都需要老羅定。”錘子科技的前員工王真向鋅財經透露,自己是抱着極大的熱情加入錘子科技的,但是這家公司的做事風格比較流氓,所以很失望。

羅永浩和王自如互聯網史上“第一約架”羅永浩和王自如互聯網史上“第一約架”

  羅永浩的嘴炮一向打得很漂亮,早些年沒進入手機圈就把圈裏的大佬們批評個遍,說雷軍土,說黃章笨,到2014年與ZEALER創始人王自如互聯網史“第一約架”。

  高調不是錯,但是至今沒有捧出一款讓人眼前一亮的產品和銷量,連着投資人對羅永浩的信任也幾乎透支幹淨,錘子科技的最後一筆融資還停留在2017年8月,成都市政府6億人民幣領投,錘子獲得10億人民幣的戰略融資。

  在冷靜的投資者眼中,手機市場的洗牌已成定局,小品牌很難翻盤,把錢交給一個得不到廣泛市場認可、表現一直較差的公司是不理智的。

  早些年羅永浩還吃過供應商的虧,當產品研發出來,錘子科技又在研發、生產、供貨平均比競品晚4—6個月。對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羅永浩自稱有“社交恐懼”在創業初期幾乎不見供應商。在得知小米手機的創始人雷軍每年例行拜訪過中等層級以上的供應商後,他才重視起來。

  這幾天間或有網友曬出羅永浩拎着行李箱奔波的身影,這個胖子還在做也許是最後的努力和掙扎。

  把時間撥回到2018年10月23日,雷軍和羅永浩同時出席黑鯊遊戲手機發佈會,當時二人還坐在一張桌子上喝酒,就在外界以爲羅永浩要爲錘子找到出路時。轉眼二十五天後的11月19日,小米宣佈和美圖達成合作,雷軍和吳欣鴻分別發微博高調“認愛”。

  而彼時的羅永浩,還在忙着和證券日報在微博上撕逼。

  這些年,羅永浩重新定義了很多東西,唯獨沒有重新定義他自己。

  1月11日,記錄了包括羅永浩、戴威、Papi醬等14位創業者創業歷程的紀錄片《燃點》即將上映,這部紀錄片的導演關琇曾說,她是爲了記錄正在發生的創業史才拍攝這部紀錄片的,創業就要“燃”起來,尤其是在這麼冷的冬天,不燃,肯定沒戲。

  錘子科技,還能燃起來嗎?

  (應採訪者要求,文中潘攀、王真均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