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起底《流浪地球》幕後推手:頻頻爆款 賺得盆滿鉢滿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2日 10:11   北京新浪網

  《流浪地球》資本推手詳解:北京文化緣何爆款頻頻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本報記者 張賽男 上海報道

  導讀

  北京文化爆款頻出的B面,是難以支撐的股價,以及並不穩健的業績。

  農曆豬年A股開市第一天,憑藉《流浪地球》票房逆襲,電影出品方之一——北京文化以一個漲停板喜獲開門紅。

  但好景不長,第二個交易日,2月12日,北京文化開盤翻綠,股價急轉直下,當日報收14.25元/股,下跌1.79%。

  股價的大起大落,恰恰反映了北京文化這個資本推手的AB面:一面是爆款頻頻備受關注,一面是股價高位下跌;一面是因爆款賺得盆滿鉢滿,另一面,業績卻沒有出現與之對等的飛躍。

  在北京文化因頻繁押中爆款而被高唱讚歌的同時,更值得關注的是上述“特別”之處。

  何以頻中爆款?

  “我們沒有一味地去追求爆款。”2月12日,一位北京文化接近管理層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強調。

  “一開始,我們並沒有認爲《流浪地球》會成爲爆款。春節檔競爭很大,《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新喜劇之王》等電影都有很高的市場關注度,我們壓力也很大。其實就是本着不虧錢的策略去投資的,並不是要賭一部電影的成敗。”

  言語之間,北京文化對《流浪地球》的走紅似乎也感到意外和驚喜。“本來預計票房能有10個億,不虧錢就行,沒想到它會成爲票房冠軍。”

  根據2月11日晚的公告,截至2019年2月10日,北京文化來源於該影片的收益約爲7300萬元-8300萬元,彼時依據的票房收入爲20.107億元。

  目前《流浪地球》還在上映中,票房再創新高。根據貓眼電影專業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2月12日17點30分,電影《流浪地球》累計票房達到25.21億元。這也意味着《流浪地球》已經超過了《復仇者聯盟3》在中國創造的23.9億的票房紀錄,成功躋身中國電影票房排行榜前十。

  貓眼電影專業版預測,《流浪地球》的票房將達到51.91億元。如果按此前公佈的數據簡單折算出收益和票房的比例,預計北京文化最終收益或達2億元。

  儘管北京文化否認押注爆款,但不得不承認,其幾乎一年出一爆款的頻率確實令人難以望其項背。

  2017年,北京文化投中《戰狼》,當年實現項目投資效益1.67億元,超過當年淨利潤一半。2018年,北京文化再次投中《我不是藥神》,市場分析其最終獲利或超三億。

  北京文化何以頻中爆款?偶然中或許有必然。

  2月12日,一位影視行業資深分析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北京文化實際上是一家基本不參與影視製作的影視投資公司,特別之處是公司有一個專門負責投資決策的專業團隊,都是電影行業的專家。相關影視項目都要經過這個團隊,不是單個人決定投不投。”

  據悉,這樣的操作手法與其他影視公司有所不同,其他公司分爲一個個的工作室團隊,當項目組出現分歧時,再由董事長決策。“北京文化不參與拍攝製作,每一個參投項目都由這樣一個專業團隊把關,保證了質量。”

  儘管暫未可知該團隊具體名單,但北京文化的“押寶”成功顯然離不開董事長宋歌這一關鍵人物。

  宋歌在入主北京文化之前,爲萬達影視總經理,開發的作品有《北京愛情故事》《警察故事2013》《尋龍訣》等,在影視圈已有深厚積累。2013年,宋歌與資深電影製片人杜揚創辦了摩天輪文化傳媒,同年後者被北京文化收購,之後宋歌出任北京文化的董事長和總裁。

  此後,北京文化收購了世紀夥伴和星河文化兩家影視文化公司,併成功吸引知名影視投資人婁曉曦、金牌經紀人王京花加盟。這樣一批人集合起來,形成北京文化的文娛夢之隊。

  股價熄火

  硬幣總有另一面。

  北京文化爆款頻出的B面,是難以支撐的股價,以及並不穩健的業績。

  2月11日,北京文化以一字漲停迎接農曆豬年。然而,投資者的歡呼聲還未落地,12日,北京文化股價掉頭向下,較前日下跌1.79%。

  有意思的是,在春節休市前最後一個交易日,大盤暴漲,但北京文化全天下跌,當日下跌2.22%。

  結合11日的龍虎榜數據,北京文化買入金額前五位、賣出前四位均爲遊資席位,賣出金額第五位爲機構席位。買入金額共計6497.53萬元,賣出金額2.9億元,總成交金額8.8億元。“換手這麼大,說明很多節前埋伏的資金兌現了。”一位華東地區私募人士分析,“說明節前資金並不看好該電影票房。誰想到票房暴漲,開盤第一天,很多資金想着落袋爲安,當天接盤的散戶爲多。”

  而對於12日的股價下跌,該人士也認爲情理之中。“11日晚,北京文化發佈票房收益公告,等於提前劇透,除非票房繼續超預期,不然沒空間了,所以資金也走了。”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北京文化的股價在《戰狼》、《我不是藥神》爆款出現的階段劃出一樣的走勢。

  從北京文化的股價走勢可以清晰地看到:每當出現“爆款”時股價短期內暴漲,然後迅速回調,長期來看仍處於不斷震盪下行之中。

  前述影視行業分析人士認爲:“好的項目存在不確定性,好的片子出來帶動股市行情,但在這之後,還是會迴歸到一般內容型影視公司的估值水平,這是影視行業的共性。”

  但更讓投資者膽寒的是,在《戰狼》推高股價的時點,北京文化曾宣佈高管集體減持,這一波韭菜割得又準又狠,成爲北京文化的“黑歷史”。

  與股價波動同樣被人詬病的是北京文化並不穩健的業績,這與股價走勢也相互印證。

  2017年,北京文化實現營業收入13.2億元,同比增加42.57%;實現歸屬淨利潤3.1億元,同比減少40.59%。2018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3.53億元,歸屬淨利潤4626萬元,如果加上《我不是藥神》的收益,有券商預測,2018年淨利潤將達到4.85億元。

  與動輒數十億的爆款票房相比,北京文化的業績表現似乎與之並不對等。

  “賭局”就是有輸有贏,押中了爆款,也有賠錢的投資。

  如在2017年,北京文化投入2億元參與《二代妖精》5億票房的保底發行,業內測算,票房至少達到7億元纔有可能盈利。結果,《二代妖精》票房“撲街”,最終只有2.92億元。這部電影的損失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其他收益。

  上述影視行業分析人士進一步表示:“北京文化體量較小,波動性較大,一旦有一兩部電影片票房不佳,會平衡掉很大部分爆款影片的收益。而像光線這樣的大公司,之所以有估值支撐,因爲公司出品影片數量較多,業績不確定性沒那麼大,票房的平均增長有保障,而且其能夠把控整個製作過程,能保證影片質量。”

  隨着北京文化股價遇冷,業內也在發出這樣的聲音:依賴爆款電影並不具有可持續性,一旦利好兌現,就是資金“出貨”之時。

  “公司業績的持續性不能指望一個爆款,我們贊同這樣的觀點,公司還是會專注內容生產。”前述北京文化的工作人員說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