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波音公司植入美國政界的根系有多深?深到難以想象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23:24   北京新浪網

  波音植入美國政界的根系有多深

  來源:世界說

  波音公司在華盛頓的遊說勢力猶如猛獁象,而這個房間裏的大象終於要在埃塞客機失事的悲劇下顯形。

  1991年,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一個太空站項目因爲預算超支且計劃拖沓,面臨被扼殺的局面。作爲項目總承包商的波音也面臨鉅額損失,公司遊說團隊下定決心挽救這一項目。

  波音的遊說活動召集起一個強大的聯盟體,不僅美國國內的數理科教師投入倡議,加拿大、日本及個別歐洲國家政府也參與進來。到1992年,參衆兩院投票通過繼續給這個太空站提供資金支持,拿出1200億美金30年按揭供養這個“在太空裏轉圈圈的錫罐”。要知道當時國會還在爲急劇攀升的國債發愁。

  這是波音公司在美國立法層面搞的第一樁重大突破。至此一役,波音開始籌劃更大的遊說行動。

  1995年,中國計劃不再購買美國飛機,波音的執行委員會決定推動與中國貿易關係正常化,並再次集合強有力的遊說聯盟。2000年,克林頓總統成功讓議會以較大優勢通過對華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PNTR)議案。到2008年,波音的飛機差不多佔到中國機羣的60%。

  △ 1973年,波音向中國交付首架飛機波音707 / 網絡

  這個案例反映波音公司遊說戰略“由守變攻”的轉變。挽救太空站項目充其量只是維持現狀,而與中國貿易正常化則是主動出擊,尋求更積極地改變現狀。公司領導層對公共政策的觀念隨之轉變,從將其視作對公司生意的潛在威脅,到引導公衆輿論來推動政府的支持。

  此前,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波音公司的超音速客機研發計劃,本已贏得聯邦航空局評選,得到了全球多家航空公司共一百多架訂單,但最終因爲民間對臭氧層破壞的擔心和對超音速飛機起飛噪音過大的抗議,美國參議院決定撤銷對該研發計劃的補助,導致波音終止了超音速客機計劃。

  進入21世紀後,波音公司的華盛頓遊說版圖迅速擴張,在其重點關注的國防、貿易、撥款及國土安全等領域充分佈局。2018年,波音在遊說方面的支出超過1510萬美元,自1998年以來,波音始終雄踞華盛頓遊說活動排名前十。

  據波音公佈,在遊說資金支出最多的2015年,其設立的“波音政治行動委員會(BPAC)”在美國給出“政治獻金”超過215萬美元,捐獻對象包括國會及州議員、州長、市長等

  也許看完下面這個梳理波音政治關係的冰山一角,你會理解美國政府最後一個才站出來停飛波音737 Max系列機型的利益考量。

  現任交通部部長趙小蘭

  △ 趙小蘭和丈夫米奇·麥康奈爾,麥康奈爾現在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 / 視覺中國

  埃航空難後,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的久久不作爲,讓這個在全球航空管理中享有權威的部門蒙受名譽損失。FAA屬美國交通部管轄,因此交通部部長趙小蘭對波音停飛事件難辭其咎。事實上,趙小蘭在川普最終發佈禁飛行政令前,做足了政治姿態。

  3月12日,在世界各國陸續禁飛波音737 MAX 8的情況下,聯邦航空管理局堅持沒有足夠的證據頒佈禁飛令。趙小蘭說:“在對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302航班墜毀數據緊急審查的過程中,如果美國聯邦航空局發現任何會對航空器的持續適航性產生影響的問題,將立即採取適當行動。“

  隨後,趙小蘭自己還登上了一架從奧斯丁飛往華盛頓特區的波音737 MAX 8。趙小蘭丈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的前幕僚長則是波音公司目前僱傭的說客之一。

  此次事件發生後,交通部在趙小蘭管理下多次被詬病的低效,又被拎了出來。《華爾街日報》週二發文,詳指趙小蘭任期內辦事不力:35項未迴應的國會委託;聯邦航空管理局的一把手崗位已經空置了14個月;雖然過去兩年中,超過三小時的停機坪延誤情況增加了一倍多,但對航空公司的執法罰款卻下降了88%。

  現任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

  △ 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帕特里克·沙納罕視察美墨邊界時,試射噴漆球搶 / 視覺中國

  代理國防部長帕特里克·沙納漢(Patrick Shanahan)在2017年進駐五角大樓前,在波音公司工作了近31年。他的上一個職位是波音商用飛機公司的資深副總裁,在他的管理下波音公司進行了737、747、767、777和787機型的研發與銷售。

  沙納漢在五角大樓內部多次被指偏袒波音公司,且故意打壓其競爭對手。目前,一個政府監督組織已經請求國防部監察長,調查沙納漢是否有違背道德規範的行爲,利用職務便利幫助波音公司銷售其武器系統。

  入職前,沙納漢和其他人一樣簽署了一份道德協議,要求他迴避有關國防承包商的大型決策。但是多名官員向媒體透露,沙納漢在內部會議上大肆詆譭其他競爭企業,比如波音公司在軍機上最大的競爭對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在週二剛剛公佈出的2020財年空軍預算中,有一項內容是計劃在未來五年購買最多80架波音F-15X型戰機,但是空軍方面表示他們並不想要這些飛機。

  △ 洛克希德·馬丁的F-35 / 網絡

  由洛馬設計生產的F-35(閃電2型戰機 )是目前世界最先進強大的戰鬥機,多國軍隊都渴望擁有。它屬於具有隱身設計的第五代戰鬥機,擁有先進的網絡作戰能力和有限的超音速巡航能力,對敵探測能力強大,是美國與其盟國在21世紀的空戰主力,更是美國未來全球戰略戰術的重要執行者。

  批評者認爲,沙納漢既沒有軍事管理經驗,也沒有政府經驗,在波音的31年成了他證明自己的唯一經歷。兩名在職官員向Politico透露,沙納漢在內部會議上經常反覆強調自己在波音公司時參與的大型項目。同時,也有官員認爲沙納漢雖有多次提到波音,但未有可以偏袒的行爲。

  交通委員會參議員

  根據美國參議院的遊說報告,遊說機構“基石政府事務“前主管約翰·凱斯特 (John Keast)代表波音向參衆兩院遊說。波音2017年給基石政府事務支付了20萬美元的遊說資金,這僅僅是波音整個遊說資金的一小部分。

  凱斯特和商業科學和交通委員會主席參議員羅傑·維克爾(Roger Wicker)保持了長期的聯繫。凱斯特之前在衆議院擔任了維克爾的幕僚長,並且在1994年幫助維克爾打理了他的第一次成功的衆議員選舉。

  △ 參議員羅傑·維克爾(右)是波音的主要遊說對象之一 / 視覺中國

  而參議員維克爾私下和聯邦航空局和負責此次墜機事故的國家交通安全委員會的領導層關係密切。

  在每個選舉週期,波音的政治行動委員會都會向政客捐獻上百萬美元。

  目前波音的遊說資金最大的收受者是來自華盛頓州的民主黨參議員瑪利亞·坎特維爾 (Maria Cantwell)。中期選舉期間,她總共收到了波音超過5.4萬美元的資金。

  △ 目前波音遊說資金最大的收受者,華盛頓州的參議員瑪利亞·坎特維爾

  坎特維爾是美國參議院商業和交通小組中職位最高的民主黨人,而坎特維爾代表的華盛頓州正是波音起家的地方,並且波音現在是華盛頓州最大的私人企業僱主。

  2016大選期間,波音在希拉里身上押注,捐給希拉里的金額要遠遠高於川普。但是隨着大選風向轉變,川普當選後,波音也趕忙轉變方向,給川普的就職委員會補捐了100萬美元。

  前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利

  尼基·黑利在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上發言,現在她要成爲波音的董事了 / 視覺中國

  從2017年開始,黑利(Nikki Haley)一直擔任川普政府在聯合國的常駐代表。雖然黑利多次公開表示在外交政策和川普意見不一,但她作爲聯合國常駐代表,一直被認爲是川普外交政策的“面子”。比如,黑利在聯合國中,是川普親以色列政策的代言人。川普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爲以色列首都後,黑利曾一度堅定地公開支持這個和她起過不少摩擦的總統。

  2018年10月,黑利向川普提交了辭呈,稱自己要去私人企業領域那裏謀求更多的可能。據《紐約時報》報道,黑利在政界的這幾年揹負了近150萬的債務。

  今年2月,黑利最終走出“旋轉門“,波音宣佈提名黑利爲董事。在歡迎信中,波音CEO丹尼斯·米倫伯格稱:“黑利會給波音帶來政府部分卓越的成就、促進產業合作,並且將成功地推動經濟利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