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吳曉波頻道”去年掉粉56萬 花40萬元買42萬粉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8:37   北京新浪網

  “吳曉波頻道”去年掉粉56萬 花40萬元買42萬粉

  每日經濟新聞

  全通教育(300359,SZ)擬收購財經作家吳曉波控制的杭州巴九靈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巴九靈)96%股權,圍繞這樁15億元的收購事項,全通教育已經先後收到兩份來自深交所的問詢函。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根據全通教育的相關回復簡單梳理出了巴九靈的經營輪廓。記者注意到,從新增粉絲數的角度來看,“吳曉波頻道”2018年粉絲增加數量較2017年有所下降,尤其是自然新增的粉絲數量。2017年“吳曉波頻道”自然新增粉絲127.64萬人,但是到了2018年,其自然新增粉絲僅72.78萬人,2018年取消關注的人數爲55.65萬人。有趣的是,2017年及2018年,巴九靈還爲“吳曉波頻道”採購了外部增粉服務,其中,2018年通過外部渠道“買粉”41.74萬人,成本是40萬元。這些買過來的粉絲留存的關注用戶合計約爲21.95萬人,留存率在50%左右。

  全通教育稱,按照巴九靈100%股權16億元的估值來看,巴九靈按2018年賬面反映的淨利潤數額7537萬元計算的市盈率約15.9倍。●

  連續兩年掉粉均超50萬人

  根據此前全通教育披露的內容,巴九靈旗下有兩個公衆號,一個是“吳曉波頻道”,另一個爲“德科地產頻道”,而前者是巴九靈最重要的一個公衆號。“吳曉波頻道”於2015年3月註冊,經過3年多時間發展,截至2018年末,該公衆號的粉絲量已經達到350萬人。

  4月15日,全通教育再次發佈了一份深交所問詢函的回覆公告,裏面透露了更多關於“吳曉波頻道”的消息。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從新增關注人數來看,實際上,“吳曉波頻道”2018年新增關注人數較2017年有所下滑。從新增粉絲渠道來看,2017年“吳曉波頻道”新增的粉絲數量基本是自然新增;但是到了2018年,在公衆號全年新增的粉絲數量中,有接近四成是來自“買粉”。全通教育披露稱,2018年“吳曉波頻道”新增關注人數爲114.51萬人,其中自然新增72.78萬人,通過增粉服務新增41.74萬人。41.74萬粉絲對應的賬面費用約40.02萬元。

  全通教育解釋稱,2017年及2018年,巴九靈爲“吳曉波頻道”採購了外部增粉服務,這種增粉服務分爲三種形式,一是在其他公衆號發送的圖文消息中嵌入;二是通過智能人體秤屏幕廣告投放,用戶在使用體重秤後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方可獲得體重信息推送;三是通過WiFi平臺,用戶在關注微信公衆號後,方可實現WiFi聯網。

  通過橫向對比可以發現,2018年“吳曉波頻道”的自然新增粉絲數量較2017年下滑了43%。

  另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發現,巴九靈斥資“買來”的粉絲並不是精準粉絲,留存下來的粉絲對“吳曉波頻道”知識付費業務影響較小。全通教育根據2017年和2018年微信公衆號“吳曉波頻道”取消關注用戶數與新增關注用戶數的比例測算出,通過外部增粉服務所留存的關注用戶合計約爲21.95萬人,僅佔2018年末“吳曉波頻道”月均關注用戶數的6.35%。“此外,標的公司知識付費業務具有先以免費知識分享滿足用戶表面需求,再通過付費知識產品完成對用戶深層次需求挖掘與付費轉化的特徵,外部增粉服務所產生的新增關注用戶人數對知識付費業務影響較小。”

  記者注意到,根據全通教育披露,2017年、2018年這兩年,“吳曉波頻道”均掉粉超過50萬人。2017年,“吳曉波頻道”被53.86萬人取消關注,2018年,“吳曉波頻道”被55.65萬人取消關注。

  ●16倍市盈率到底算不算高?

  在全通教育對巴九靈的重組方案中,高溢價一直是市場和監管機構關注的焦點。儘管全通教育方面一直強調,巴九靈的100%股權估值已經較前次交易的估值有所下降,公司採取謹慎態度進行評估。但是,這仍然擋不住深交所對其交易對價合理性的質疑。

  全通教育稱,巴九靈的預估值系採用收益法估算而來,經初步估算,巴九靈的股東全部權益價值爲16億元,剔除溢餘貨幣資金、長期投資非經營資產估值約4.1億元,實際經營性資產估值爲12億元,按2018年賬面反映的淨利潤數額7537萬元計算的市盈率約15.9倍,按初步預測的2019年巴九靈公司淨利潤數額9200萬元計算的市盈率約13倍,按未來3年承諾利潤平均數1.2億元計算的市盈率約10倍。

  根據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4月15日對深交所的回覆,“吳曉波頻道”的ARPU(Average Revenue Per User,即每用戶平均收入數)在2017年1月至2018年1月整體呈下降趨勢,在2018年2月至2018年12月整體呈上升趨勢,並在個別月份會出現一定的增長及下降趨勢。全通教育方面透露稱,通過微信公衆號“吳曉波頻道”分發的吳曉波頻道會員產品的加權平均復購率爲36.18%。

  記者注意到,2019年以來,在“吳曉波頻道”公衆號每日推送的文章中,頭條閱讀量普遍在10萬+級別,少則也有超過6萬的閱讀量。一位曾在“吳曉波頻道”上做軟文投放的企業公關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他們在2017年、2018年均與“吳曉波頻道”有合作,2019年的合作尚未敲定。從投放效果來看,她還是比較滿意:“(閱讀量)基本都會過萬,因爲是企業軟文,能有這個閱讀量我覺得挺好的。”但同時她認爲“吳曉波頻道”投放的性價比並不高。

  公關與營銷資深從業人員陳道嫦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微信公衆號的高速發展期已經過了。“要重新做一個大IP比較難,小賬號越來越差。但是優質賬號形成了穩定的閱讀羣體和受衆。‘吳曉波頻道’算是優質賬號。”另外,她也提到微信公衆號廣告投放價格虛高的問題,“品牌投放越來越看轉化效果,做品牌形象的這部分(的投放)肯定就少了。”

  另一位企業公關人士則表示,他們現在已經不在“吳曉波頻道”投放廣告,一是貴;二是水平有所下降。他認爲,吳曉波提前透支了自己的聲譽。

  在陳道嫦看來,“貴”是現在微信廣告投放的一大弊病。她認爲現在投放微信的廣告價格都虛高。“‘吳曉波頻道’主要是還有很多線下活動支撐,所以活躍度和黏性還是比較好。”

  (本文來自於每經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