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信建投曾給“商界木蘭”融資?公司緊急澄清!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09:2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中信建投曾給“商界木蘭”融資?公司緊急澄清!一場騙局到底“網”住多少金融機構?多家信託公司相關

  來源:券商中國

  承興國際實控人羅靜陰涉嫌欺詐被捕一事,是近期資本市場的“黑天鵝事件”。

  諾亞財富踩雷承興國際一事,成爲近期資本市場連環踩雷的導火索,多家金融機構深陷其中,更有非銀機構遭遇聲譽風險而緊急澄清。

  此次捲入諾亞踩雷風波的包含多家信託公司,雲南信託方面已經報警,目前正在等待警方調查結果。

  中信建投證券因在2015年羅靜收購弈達國際事項中向其提供了7億融資,近日被輿論多有猜測。10日晚間,中信建投緊急澄清,稱中信建投國際當年爲China Base GroupLimited提供了約7億港元收購融資額度,實際使用約5億港元。目前,China Base GroupLimited的收購融資已於2016年全部還清,目前與中信建投國際無存續的融資業務及其他業務。

  黑天鵝事件對資本市場造成影響。諾亞財富美股股價從8日起持續下跌,當天跌幅就超20%,10日開盤不足兩小時,下跌3.56%,8日至今跌幅達24.89%;中信建投A股、港股股價表現相對穩定;承興國際控股股價5日當天大跌80%,近幾日接連陰跌,至10日共計股價下跌87.36%,報收0.58港幣一股。

  中信建投緊急澄清

  隨着承興國際控股和博信股份實際控制人被捕,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已經“網”住了多家金融機構。數家券商受到承興國際實際控制人羅靜被捕一事的波及,除了真金白銀損失,還有機構遭遇聲譽風險。

  遭遇聲譽風險的機構是中信建投。近兩日,多家自媒體發佈文章起底承興國際創始人羅靜,從1996年創辦承興國際,初期毫無起色,至2015年收購弈達國際後,走上“發達”之路。而中信建投證券在羅靜2015年發起的收購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向其提供7億元融資。

  當年,羅靜通過一家註冊在英屬處女羣島的公司宣佈收購香港上市公司奕達國際(2662,HK)74.35.%的股權,每股0.7435港元,總價5.35億港元。

  在當年China Base GroupLimited購買弈達國際股權的《聯合公告》中顯示,中信建投國際擔任這起收購的財務顧問之一,同時在這起收購中還擔任債權人的角色。羅靜從中信建投證券貸款融資合計約7億港元。與之相對應的是,羅靜最初爲這起收購只支付了2000萬港元作爲定金。

  收購奕達國際後,該公司改名承興國際,後者成功借殼上市。中信建投爲何要爲羅靜這起交易融資7億?現在這筆融資還清了嗎?

  10日晚間,中信建投緊急發佈澄清公告稱,2015年,中信建投國際爲China Base Group Limited擔任收購方財務顧問,收購香港上市公司Fittec(奕達國際集團有限公司),該筆交易於2016年完成。

  中信建投國際爲China Base GroupLimited提供了約7億港元收購融資額度,實際使用約5億港元;China Base GroupLimited向中信建投國際提供了股權及約2億港元現金作爲抵押品。 

  China Base GroupLimited的收購融資已於2016年全部還清,目前與中信建投國際無存續的融資業務及其他業務。

  這些信託公司啥情況?

  據瞭解,此次被捲入諾亞踩雷風波的包含多家信託公司,比如雲南信託、光大信託、陝國投和中江信託。

  資料顯示,雲南信託此前在2018年8月3日發售一款雲涌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產品規模5000萬元,期限12個月,截至目前還未到期。

  據瞭解,該信託計劃的資金主要是用於購買廣州承興營銷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電商龍頭(包括但不限於京東、蘇寧等)作爲付款方的應收賬款,購買價格按照應收賬款金額的 80%計算,信託存續期內可以循環購買基礎應收賬款。

  在信託計劃中,第一還款來源是蘇寧易購的還款資金用於抵扣回購價款;第二還款來源是承興國際的實控人,也是該項目的擔保人羅靜提供連帶責任擔保,若廣州承興的回購資金不足以覆蓋信託本金及融資成本,則由羅靜還款。

  “雲南信託也已經報警,並同步進行保全資產,目前等待警方的調查結果。”雲南信託相關人士表示。

  中國信登信息顯示,涉及廣州承興的信託產品涉及4個,包括3個光大信託產品和1個陝國投產品,光大信託產品爲:“光大信託-廣州承興39號應收賬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光大信託-廣州承興37號應收賬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光大信託-廣州承興34號應收賬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首次登記日期爲2018年3月至4月,存續期限分別爲17.8個月、5.9個月和6個月。

  而陝國投則有一個“陝國投·國盛資管廣州承興信託貸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公示日期爲2017年12月4日,存續期24個月,即該產品尚未到期。

  不過,據瞭解,該產品爲陝國投的一個通道產品,金額約1000萬,目前資金方擬提前結束該產品。

  而中江信託 “金鶴128號蘇寧雲商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也曾爲廣州承興融資2億元,還款來源亦是廣州承興對蘇寧雲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應收債權,不過這項信託計劃在2017年已經到期,因此免於被諾亞踩雷波及。

  諾亞財富踩雷事件成爲導火索

  諾亞財富踩雷承興國際被曝光一事,使得承興國際實控人詐騙風波備受市場關注。諾亞財富8日開盤前公告,旗下上海歌斐資產管理公司的信貸基金爲承興國際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關第三方公司提供供應鏈融資,總金額34億元人民幣。

  承興國際控股和博信股份的實際控制人羅靜近期因涉嫌欺詐活動被中國警方刑事拘留。據公開信息,7月5日午間,博信股份公告稱,江蘇博信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於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拘留證》獲悉,公司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羅靜,董事兼財務總監姜紹陽分別於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羅靜亦是承興國際創始人,而姜紹陽則是承興國際的高管。

  有消息稱,羅靜以大量應收賬款向金融機構質押,發行信託產品融資,但目前資金鍊斷裂,被金融機構以經濟詐騙案報案抓捕。

  從財務指標來看,承興國際2018年中報的淨資產規模僅爲5.1億元,而博信股份的淨資產僅爲三千多萬。顯然,要想應對34億的資金規模還是存在一定難度。

  目前,不僅諾亞財富受到波及,包括雲南信託、湘財證券等多家金融機構或許也被拖累。諾亞財富美股從8日起持續下跌,10日開盤不足兩小時,得服3.56%,8日至今跌幅達24.89%。中信建投A股及港股表現較爲穩定。

  7月5日當天,博信股份股價下跌9.97%,不過近幾日股價回升,至10日收盤,近日漲幅達5.57%;承興國際控股股價5日當天大跌80%,近幾日接連陰跌,至10日共計股價下跌87.36%,報收0.58港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