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萬科終於消停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19:1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萬科終於消停了 

  來源:壹地產

  作者:章子姨

  萬科已經確認長租公寓總經理薛峯離職的消息,之後沒幾天,萬科在深圳做長租公寓的“萬村計劃”也被叫停。 

  持續了五年的一場迷夢,如同肥皂泡一樣被戳破了。

  薛峯還在掌管廈門萬科的時候,鬱亮親自表揚過他,說廈門是萬科向城市配套服務商轉型路上的一個樣板。

  2014年,鬱亮提出白銀時代的概念,同時指出萬科要做城市配套服務商。薛峯是最先響應的,他先後在廈門試水了社區商業、教育、青年公寓、產業辦公、影視基地、食堂、菜市場、停車場等十幾塊業務。

  萬科長租公寓“泊寓”的前身,就是廈門公司搞的被窩公寓。

  薛峯的努力,讓他得到了鬱亮和張紀文的肯定,也讓他成爲萬科多元化的旗手。

  這些探索背後,燒的都是房產賺來的錢。

  2015年到2016年,萬科廈門公司的員工從150人增加到300人,新進的全是新業務員工,到了2017年底,這個數字達到了1200人,其中將近900多人是新業務的員工。

  2017年,廈門萬科的權益銷售額約35億元,按人均產生的合約銷售額來算,只有290萬元,還不到集團平均“產值”3133萬元的十分之一。

  這些數據,不知道薛峯和鬱亮有沒有注意到。人們只是看到,薛峯走出廈門,到廣州當總經理,並最終被送到了長租公寓事業部。

  不到兩個月,薛峯就離開了。很多事情,寫在報告裏、PPT裏特別好看,但沒法寫到財務報告裏。

  那兩年,萬科的四大區域將巨大的精力放在了多元化上,提出了熱帶雨林、八爪魚等概念。他們一度相信,他們可以找到地產之外的未來道路。

  回頭看來,都是一地雞毛。

  歸根到底,房地產公司沒有做這件事的基因。

  萬村計劃是租房子,別看租房子和賣房子只有一字之差,但完全不是一個業務。上海最大的長租公寓青客的金光傑爲了省錢,自己到淘寶上買配件做門鎖:

  租房子是吝嗇鬼才能做的生意。

  2018年8月,萬科說要將租賃業務定爲集團的核心業務。

  半年後,萬科宣佈“萬村計劃”進村數目約爲60個,獲取房間約10萬個;一年之後,萬科宣佈放棄在坪山、光明等區域的已簽約房源,全部經濟損失由萬科承擔。

  今年三月,祝九勝在2018年度業績總結會上說:

  萬村計劃比我們一開始想象的要複雜。

  這其中的複雜,相信薛峯這樣的職業經理人早就知道。他在接受《萬科週刊》時說了一句真實的感受:

  在探索新業務的過程中,半年不調整一次架構,心裏就發虛。

  多元化的難點,王石早就預料到了。君安發起的那次危難,對方指責萬科的主要點就是多元化。

  當年,劉永行帶着王石參觀自己的飼料廠和鋁廠,王石參觀完後講了一個斧頭湯的故事,然後說:

  企業一旦上了那麼多項目,進入那麼多陌生的行業,人力資源該怎麼辦?跟得上嗎?

  所以他會在25年前對萬科做減法,所以在鬱亮試水商業地產、試探王石的態度時,王石曾隔空喊話:

  誰要是多元化,就算我死了,我還是會從骨灰盒裏伸出手來干擾你。

  25年,一個輪迴。

  萬科可以收手,其他人呢?

  2016年4月,南京的銀億股份開始向汽車行業轉型。最新消息是,銀億股份進入了破產重整階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