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場外業務龍頭期貨公司客戶爆倉 違約者指向中拓系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09:0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震驚市場!場外業務龍頭期貨公司客戶爆倉,損失4684萬!同時牽出5家期貨公司,違約者指向中拓系

  來源:券商中國

  上市公司華麗家族的一紙公告,將期貨公司場外業務的風險徹底暴露出來。

  7月9日,華麗家族公告稱,華泰期貨全資子公司華泰長城資本的場外衍生品業務客戶爆倉,在強行平倉後,華泰期貨損失4684萬元。然而,此次客戶爆倉事件除涉及華泰期貨外,還牽扯到了其他5家期貨公司。

  據券商中國記者多方瞭解,此次場外業務爆倉的客戶指向了中拓系公司,該公司疑似利用關聯企業賣出了大量的PTA看漲期權,而PTA期貨在7月1日和7月2日連續兩天漲停,最終客戶爆倉被強平,同時穿倉給期貨公司子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中拓系場外期權爆倉事件無疑給期貨公司風險管理業務敲響了警鐘。

  華泰期貨場外業務爆倉,損失4684萬元

  7月9日,上市公司華麗家族發佈公告稱,近日從華泰期貨獲悉,華泰期貨全資子公司華泰長城資本的場外衍生品業務客戶在多次發出追加資金通知的情況下,未依據合同約定追加足額資金或有效減倉以縮小風險敞口。

  故華泰長城資本對該客戶頭寸採取強行平倉操作以釋放風險,初步統計損失金額約4684萬元。華泰期貨稱將全力配合華泰長城資本妥善處置風險,加強風險排查和管控。

  華泰期貨官網顯示,華麗家族是華泰期貨的第二大股東,持有華泰期貨40%的股權。華泰證券是控股股東,持有華泰期貨60%的股權。

  據瞭解,華泰期貨是國內場外業務開展最早、規模最大的期貨公司,2017年華泰場外期權規模超過1500億元;去年1-7月華泰期貨的場外業務規模就達到了1300億元,期權業務的收入更是突破了1億元。

  接近華泰期貨的人士告訴記者,發生穿倉的主要是期貨風險管理子公司的場外期權業務。目前瞭解到原因是,杭州一家機構客戶通過關聯企業賣出了大量的PTA看漲期權,由於PTA期貨在7月1日和7月2日連續兩天漲停,最終客戶爆倉被強平,同時客戶又穿倉給期貨公司子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這次穿倉的不只華泰期貨一家,行業內還涉及其他5家期貨公司的風險管理子公司,均被集體穿倉了。”上述人士說。

  場外期權是國內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的一項重要業務。與場內撮合不同,場外期權交易往往採取一對一簽訂合同的模式,類似現貨貿易,風險管理子公司作爲交易平臺承擔一定信用風險,如果風控措施不當,就很容易發生問題。

  “場外期權也是保證金交易,但和場內期貨不一樣,沒有交易所作爲中央對手方,各家公司的風控尺度會有區別。有些公司的尺度比較大,對客戶提供互免授信,說直白點就是可以透支交易,允許客戶短期虧錢了後面補上,這樣就存在很大風險,華泰期貨應該就是這種情況。實際上,嚴格風控是不會有問題的,因爲客戶虧損保證金不夠了,我可以按照合同約定強行平倉、終止合同。”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賣出期權,收益主要依賴於賺取權力金,而風險無限。所以,大量的賣出看漲期權的話,如果標的品種價格上漲時則蘊含着巨大的風險。

  爆倉客戶指向中拓系公司

  據業內人士透露,此次場外期權爆倉的是中拓系公司,主要做化工貿易和相關投資。在與各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簽訂合同時,用了不同公司擡頭,有些用了“中拓(福建)實業有限公司”,有些則是用了“杭州華速實業有限公司”。

  天眼查數據顯示,中拓(福建)與杭州華速是兩家關聯公司。杭州華速是中拓(福建)的控股股東,佔股70%,杭州華速的大股東陳曉文在中拓(福建)也持股20%。其中,杭州華速註冊資本爲2億元,中拓(福建)註冊資本爲1億元。

  “PTA現在是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場外期權市場裏規模最大的品種,中拓系在PTA場外期權市場的交易規模佔比一度超過50%,可以說是最大的單一客戶。他們在期貨和場外衍生品都有頭寸,這輪行情很早就做進去了,前段時間PTA價格暴漲,賣看漲盤面虧損巨大,又沒錢補保證金,最後就爆掉了。”一位能化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

  數據顯示,6月下旬至7月初,PTA期貨市場價格連續上揚,7月1日起更是漲勢加速,文華PTA期貨指數當日大漲5%,7月3日一度觸及本輪新高6218點,此後幾天又出現了過山車式的行情。

  “中拓衍生品上的槓桿用的太大了,去年就差點出事,現在問題很大,這件事牽涉面也不小,還在繼續發酵。聽說除了衍生品爆倉,公司很多前期質押的現貨也無力贖回。”有知情人士透露。

  本次事件共涉及6家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除華泰期貨外,其餘多家公司都有華泰期貨的舊部。

  “華泰期貨和中拓系的合作時間最早,應該有兩三年了,所以做的規模也最大,損失應該也是最大的。”有期貨公司相關負責人稱。“中拓系在市場上交易規模很大,曾經也找到過我們,但他們要求在交易中給予授信,我們這邊的風控過不了。”

  風險管理子公司風控敲警鐘

  中拓系場外期權爆倉事件,對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業務發展無疑會帶來一定負面影響,給行業風控更是敲響了警鐘。

  “這件事對行業發展肯定有影響,可以預見到股東在相關業務上的投入可能會收緊。行業這兩年發展非常迅速,從風控角度還是有些問題,以後大家肯定會加強管理。在場外期權業務層面,以後肯定沒有人敢隨意調低保證金甚至放開信用交易了。”華東某期貨公司高管表示。

  不過,他同時呼籲,本次事件只是反映了部分個體公司風控意識不嚴,應當進一步加強風控,場外期權業務模式本身是合規的,不能一竿子打死。

  “類似的案件以前沒有發生過,希望能夠把這個錢追回來。風險管理行業本身發展不錯,規模做起來了,但是利潤很低。沒有利潤,怎麼扛這個風險。目前,行業中位數淨資產收益率1%,只有一半賺錢難以持久。協會也應加強對場外業務的監管。”上述高管說。

  商品場外期權交易飆升,名義本金突破千億

  近年來,期貨公司風險管理業務快速發展,尤其是場外衍生品業務發展迅猛,名義本金已突破千億大關。

  不過,快速發展背後,卻存在風險隱患以及賺錢效應不明顯的問題。中期協最新備案數據顯示, 5月風險管理業務收入爲 160.79 億元,同比增長 84%;5月淨利潤爲 0.30億元,同比增長 101%。其中,46 家公司盈利,合計盈利 0.94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五個月,風險管理行業的累計收入達到634.13億元,較去年大增91%,但行業累計淨利潤僅3.61億元,較去年同比增長120%,去年虧損18.35億元。

  場外商品衍生品業務作爲風險管理子公司的一項重要業務,主要分爲遠期、互換和場外期權,其中商品類場外期權的規模最大。

  截至5月底,商品類場外期權的名義本金達到1018.16億元,較去年同期大增3.79倍。商品類場外期權的交易確認書存量爲5569筆,較去年同比增加1.26倍。

  截至2019年5月底,共有80家風險管理公司通過協會備案,其中有79家公司備案了試點業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