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做空三而竭 安踏趟過渾水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09:5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做空三而竭 安踏趟過渾水

  來源:北京商報

  安踏與渾水的交手進入第三輪。7月11日,渾水研究公司(以下簡稱“渾水”)發佈對安踏的第三份沽空報告,稱安踏旗下的FILA店鋪數量不實。隨後,安踏連發兩份內容大致相同的澄清公告予以反駁。但就在渾水鍥而不捨“追殺”安踏時,摩根士丹利(以下簡稱“大摩”)卻發佈了兩份報告力挺安踏。

  渾水三擊  FLIA店鋪數量不實

  7月11日,渾水發佈對安踏的第三份沽空報告稱,投資者不能相信安踏FILA店的數量,並指出,安踏很可能在FILA品牌方面也報告了欺詐性的財務狀況。

  在此前第一份沽空報告中,渾水認爲蘇偉卿既是安踏在北京吉元盛寶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內部人士,同時也是兩個經銷商的代理人。蘇偉卿在北京擁有46家FILA店鋪,而安踏一直聲稱持有所有的FILA店鋪。

  渾水稱,安踏一直在向其審計人員和公衆報告FILA數量時,聲稱擁有所有FILA商店。對於安踏是否從其不擁有的FILA商店合併財務數據卻不得而知。這使得渾水認爲,安踏很可能在FILA品牌方面也報告了欺詐性的財務狀況。

  渾水的調研報告顯示,安踏的在線FILA商店定位顯示在北京有42家店。北京商報記者查詢FILA官網顯示,FILA共有42家店,其中9家明確標稱爲kids店;不過,登錄高德地圖可查詢到66家FILA店,其中16家爲kids店。

  對於沽空報告中提到的兩家經營FILA商店的實體——蘇偉卿所擁有的鼎動(北京)和北京吉元鼎動。北京商報記者致電上述兩家公司,截至發稿電話均未接通。

  面對第三次指控,安踏發佈公告稱,董事會強烈否認報告中的指控,認爲有關指控並不準確及具誤導性。

  紡織服裝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認爲,這次沽空的針對性比較強,也具備一定的說服力,還是具有一定殺傷力的,說明安踏在關聯交易信息透明度上有待加強;另外,FILA的高速成長確實讓國內外經營者很意外,和日韓FILA的業績比較差異過大,由此引起沽空機構的關注,但FILA初期發展以直營爲主,確實潮流運動的風格引起一波波消費者的積極體驗參與,高增長是可以理解的,本土消費者比較喜歡跟風銷售助長高業績。

  大摩力挺  喜歡安踏的業務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安踏和渾水進行“拉鋸戰”時,大摩也先後發佈了兩份關於安踏的調研報告。在7月11日的報告中,大摩指出,回到基本面,最近的渠道調查顯示,安踏品牌在二季度的銷售再次加速,並表示“喜歡安踏的業務”。

  而在此前7月4日的報告中,大摩對安踏體育維持增持評級。大摩稱,安踏體育旗下FILA銷售增長持續強勁,但基於門店開設會逐步放慢,相信未來增長率不會高於今年首季。

  另外,大摩也披露了最近的渠道調查情況。大摩指出,安踏品牌在二季度的銷售增長更爲強勁:其中包括得益於更好的產品組合和有利的天氣,安踏核心的銷售增長在5月和6月加速。零售折扣在同比持平時表現良好;渠道庫存狀況良好。

  同時,大摩指出,安踏是一家適應能力很強的公司,在這一季也做出了一定改變:經銷商訂購故事包的靈活性更大,目的是更好地平衡店內產品展示和經銷商的銷售業績;重新推出一些更基本的SKU,以便在一些三四級市場奪回市場份額。

  大摩認爲,安踏的目標價爲60港元。不過,該價格目標也存在一定的風險,其中包括美國體育的潛在干擾、相互競爭的家族品牌、降低風險——對估值的樂觀看法取決於未來2-3年產生強勁銷售複合年增長率的潛力、銷售增長風險——產品設計中的重大失誤、保證金風險——銷售增長的缺失可能引發運營去槓桿化。

  就在大摩力挺安踏之時,安踏隨後也發佈了2019年二季度業績。數據顯示,2019年二季度安踏品牌產品的零售金額(按零售價值計算)與2018年同期比較,取得10%-20%的中段增長;2019年二季度其他品牌產品的零售金額(按零售價值計算)同比取得55%-60%的升幅。

  交鋒背後  安踏待補國際課

  儘管安踏與渾水的交鋒一直在持續,但影響似乎並不大。安踏的股價除在渾水發佈第一份沽空報告時下跌了8%緊急停牌外,7月9日復牌後一直處於平穩狀態。7月11日,安踏以51.3港元收盤,有0.95%的漲幅。截至7月11日16時,安踏的市值1385.73億港元,基本平穩,未有大幅下跌。

  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爲,此次渾水的沽空“進攻”雖然一直在持續,也不排除其後續還將發佈沽空報告,但此次渾水拿出的事實或證據並無太多實質性,沒有“致命殺傷力”。

  對於渾水的沽空報告,安踏也表現得很“淡定”。此前,安踏相關負責人就被沽空一事回覆北京商報記者時表示,“安踏已經連續被做空,但是基本面沒有受到影響;同時,安踏的高層近五年沒有減持股票,上市至今大股東未曾質押過一股股票。”

  不過,在渾水與安踏的三次交鋒中,無論是渾水的沽空報告,還是安踏的澄清回應,都高頻次地出現“關聯”一詞。同時,安踏在澄清回應中也屢次出現類似於“並不知悉其他必須公佈以避免本公司證券出現虛假市場情況的任何信息,或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須予披露的任何內幕消息”這樣的表述。

  “國內品牌在發展初期屬於野蠻成長,從公司治理機構與會計覈算方式、以及上市公司關聯交易的公開、公平、透明度上等缺乏規範化。”在程偉雄看來,這也是包括安踏在內的中國本土企業走上國際舞臺時亟須補上的一堂課。

  雖然沽空機構的打擊並不是致命的,但對於企業來說,沽空除了會讓企業經營日常事務被打攪外,還會給投資者帶來信任危機。

  “沽空有備而來,值得安踏警醒的是爲什麼多個沽空機構多次沽空?”在程偉雄看來,即使安踏有驚無險過關,但如果沽空機構沽空的問題點依然沒有得到根本性的解決,沽空機構不排除繼續尋找證據和數據進行沽空的可能,其實在國際市場沽空也是對公衆企業的另類監督。

  程偉雄直言:“這也給安踏提出了新要求,如企業在正常經營過程中需要兼顧對內和對外傳播口徑的一致性;企業在高速發展過程中獲取市場利益最大化的過程中,需要回報不僅只是股東價值,還有社會價值;企業的野心需要和自身的經營能力與經營資源進行匹配,不能拔苗助長,需要成長的生命週期。”

  北京商報記者 錢瑜 白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