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茅房困境”失效:樓市成了茅臺的前車之鑑?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17:50   北京新浪網

  “茅房困境”失效:樓市成了茅臺的前車之鑑?

  來源:90度地產

  茅臺營銷方案落地僅僅兩天之後,8月12日,茅臺股價穩穩破千。在機構集體看多之下,這隻牛股似乎暫時還看不到調整的跡象。

  2017年,在茅臺股價從300塊飆漲到700塊的過程中,“買房還是買茅臺”曾成爲當年的熱點話題,也催生了一個名詞“茅房困境”。2019年,站在茅臺牛市狂飆、房地產深層調整的節點上,再重新討論“茅房困境”,已經讓人啞然:

  就像是一個少年曾經的糾結:長大後,是上清華好,還是上北大好呢?

  滴酒成金

  2019年,茅臺難買,不管是酒市,還是股市。

  作爲茅臺的拳頭產品,500毫升的53度飛天茅臺目前的出廠價是969元/瓶,銷售指導價格爲1499元/瓶,但目前在市面上,一瓶500毫升的53度飛天茅臺的市場零售價已經上漲到2500元上下,刷新了2012年的歷史高點,依然是一瓶難求。

  以電商平臺銷售爲例,53度飛天茅臺的零售價大概在2500-2700元左右,比如在京東第三方店鋪中,不少2016年、2017年的53度飛天茅臺售價均也已超過2800元。

  與此同時,貴州茅臺股價站上1000元/股關口之後,散戶想要買入一手茅臺,基本門檻已變成10萬元。

  眼睜睜的,看着一杯白酒變黃金。

  茅臺酒的生產工藝分爲制曲、制酒、貯存勾兌和包裝四個流程,每年生成的基酒至少還需四年才能變成可銷售的茅臺商品酒。簡單來說,茅臺的基酒產能,與一線核心城市土地、房子資源類似,都是固定的。在供應不變情況下,面對剛需尤其是投資需求大舉涌入,價格失控是必然現象,這些在樓市已有前車之鑑。

  面對市場上一瓶酒難求現象,茅臺也多次出手控價。最近是在8月7日,茅臺集團宣佈在中秋、國慶前夕將向市場集中投放7400噸茅臺酒。如果按照一噸茅臺2124瓶來計算,僅在今年九十月份,茅臺就將投放超過1571萬瓶。但對於飢渴的市場來說,這1571萬瓶是否能解渴?

  事實上,爲了穩定價格,除了在雙節前夕加大投放外,茅臺今年還在縮減經銷商,加大直銷力度。今年4月,貴州茅臺發佈600噸茅臺酒首批全國商超、賣場公開招商公告,最終,華潤萬家、大潤發和物美成爲貴州茅臺酒的首批全國商超、賣場的經銷商。

  以物美爲例,今年8月3日起,物美超市開啓53度500毫升飛天茅臺酒的預售,價格爲1499元每瓶。不過,儘管物美對於購買條件有諸多要求,但仍引發黃牛囤貨,出現“中籤者漲價賣,黃牛高價收”現象。

  茅臺的2017,金融屬性機緣巧合加上來?

  茅臺的金融屬性,是如何一步步加上來的?時間回到2017年這個重要的時間節點上,可以看到種種機緣巧合。

  先是樓市在2017年正經歷一場有史以來最嚴苛的調控。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截止當年12月中旬,2017年年內全國房地產調控政策發佈接近110個城市與部門(縣級以上),發佈的調控政策次數多達250次以上。其中僅北京一個城市發佈的各類型房地產調控政策就超過30次。

  再看2017年的股市,也是個風險之地。當年,市場呈現“二八現象”,即佔股票總數20%的大市值大盤藍籌股連續上漲,其他80%的中小市值的股票連續下跌。對於散戶投資者來說,賺錢者寥寥。僅以滬市爲例,自然人投資者在2017年爲市場貢獻了82%的市場交易量,卻只拿走了市場9%的盈利。

  同樣也是2017年,白酒行業整體回暖,茅臺在2018年1月再次將出廠價由819元提高到969元,終端零售價格調整到1499元,並一直延續至今。也就是在這時,經濟新名詞“茅房困境”被創造出來。而從這一新名詞中可以管窺茅臺當年的熱度和爆炒。

  先看股票,2017年初,茅臺股價剛剛站上300元,僅僅到2017年10月底,股價就突破600元大關,10個月漲幅100%。直到2018年1月初,茅臺再次提價,當天股價就突破750元,市值接近9500億。還有什麼投資追的上茅臺股票的增值速度?

  再看市場零售情況。2017年,與股價暴漲相形相隨的是,茅臺酒開始一瓶難求,斷貨現象頻頻發生,市價也一路走高,以至於茅臺當年在北京下達“每店限賣18瓶,每人限購2瓶”的限購令。

  可以說,茅臺在2017年被資本選中,有逐利資金尋求投資渠道的需求,也有銷售渠道囤貨惜售的推動,加之本身茅臺酒供應有限,多種因素造就了延續至今的“茅臺牛市”。

  茅臺、樓市的長效機制說明什麼?

  近年來,從限購到頻頻出臺政策控價,茅臺在不經意間走了一條樓市調控的路線。不過,在2019年,對於散戶們來說,“茅房困境”早已名存實亡:如果資金有投資需求,恐怕是既鑽不了樓市的空子,也不敢在高點豪賭茅臺。

  首先,樓市的投資空間已經被日愈嚴格的政策調控打壓。7月30日,中央再度強調“房住不炒”原則並首提“不將房地產作爲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可以看出,中央層面調控房地產的態度更爲堅決,調控政策也只會更加嚴格。僅僅在今年上半年,有媒體統計稱全國已有調控接近300次。對於投資需求來說,在當下中國樓市尋求套利空間,無異於火中取栗。

  再看茅臺的投資空間。目前,投資股票起步價已經是十萬,儘管在8月12日,有多個機構看多後市,預測股價將達1200乃至1424元之高,但是,誰又有勇氣高位接盤?即便是執意要在這一高點入市,還會有多大盈利空間?另外,從零售市場看,且不說在市場中2500元一瓶難求,即便能2500元入貨,此後在茅臺官方頻頻控價、大舉鋪貨下,還能賺多少?

  目前,在這兩大市場中,唯一的相似點恐怕在於,價格高企、需求還在涌入,究竟該如何“長效調控”?

  從房地產來看,在長效調控機制持續發力下,房住不炒已在推動樓市理性預期的逐步建立。不過,相比樓市在近三年來的漫長調控路,茅臺價格的控制與趨穩,還有一段路要走。

  總有一天,房子是住的,酒是喝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