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富貴鳥正式退市 中國皮鞋業寒冬已至?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2日 20:47   北京新浪網

  來源:北京商報

  8月23日,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貴鳥”)正式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

  此前,富貴鳥停牌近3年。期間,富貴鳥營業額和利潤持續下跌,從近30億元的營業額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億元,淨利潤也由盈轉虧。富貴鳥表示,由於股份暫停買賣,並且有尚未償還債務,影響業務經營。公開資料顯示,富貴鳥負債至少30億元。

  富貴鳥的敗局並非孤例,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早在富貴鳥退市之前,百麗已於2017年7月正式宣佈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此外,達芙妮、奧康、千百度等主營皮鞋的鞋企業績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衆多鞋企風光不再的背後,中國皮鞋行業的現狀與發展前景如何?

  01

  正式退市

  8月23日,富貴鳥正式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6年停牌3年,富貴鳥終未能倖免被退市的命運。

  公開資料顯示,“富貴鳥”品牌創立於1991年,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於1995年成立,整合後的富貴鳥成爲集鞋服研發、生產、銷售於一體的現代化企業。2013年於香港聯交所成功上市。2016年9月,富貴鳥宣佈停牌。此後,富貴鳥根據破產重組的進度安排復牌計劃,但以失敗告終。

  在這場退市風波中,富貴鳥的終端市場也一片凋零。北京商報記者走訪富貴鳥專賣店發現,店內的商品基本都在打折促銷,5折到8折不等,即便在如此低的折扣下,店內的客人也寥寥無幾。此外,店內商品的大多款式都非當季新款,很難吸引消費者。

  正式退市後,富貴鳥還有無希望再度“飛起”?對此,紡織服裝品牌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表示,之前破產,現在又退市,說明富貴鳥外部資源整合重組無望,僅靠資不抵債現狀企圖東山再起很難。

  此外,程偉雄還認爲,富貴鳥以皮鞋爲主導,在市場發展初期皮鞋能夠迎合市場需求,但在發展中後期隨着休閒、運動、生活等鞋類異軍突起,給皮鞋主導的各類品牌與企業帶來了巨大的衝擊。

  02

  沒落之路

  富貴鳥業績的下坡路從2015年開始,2015年之前,專注主業的富貴鳥還是首屈一指的“鞋王”。2011年至2014年,淨利潤分別爲2.53億元、3.23億元、4.43億元、4.51億元。

  不過,2015年富貴鳥全年淨利同比減少13.09%至3.9億元。對於勢頭正盛的富貴鳥開始走下坡路,業內分析認爲,首先是整個鞋服行業的增速放緩。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6年鞋服的零售額增速放緩。富貴鳥也曾在2015年財報中解釋稱,鞋服行業受宏觀經濟景氣度及鞋服行業自身發展週期的影響,仍處於築底階段。其次是面臨主業下行的情況,富貴鳥把眼光放在了並不熟悉的金融領域上,這一入局便是企業凋零的開始。

  據瞭解,2015年5月,富貴鳥以1000萬美元戰略投資了深圳中融資本投資有限公司旗下的線上P2P平臺共贏社,此後的10月,富貴鳥又入股了叮咚錢包。然而,共贏社自2017年4月24日開始就停運了;叮咚錢包“到期不退款”的消息後來也鋪天蓋地。

  盲目投資給富貴鳥帶來的是鉅額負債。據富貴鳥債權受託管理人——國泰君安稱,富貴鳥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額違規對外擔保事項及資金拆解事項,截至去年2月28日,富貴鳥至少存在49.09億元的資產金額可能無法收回,其中貨幣資金1.65億元、應收賬款2億元、存貨2億元、其他應收款42.29億元、固定資產1.15億元。而包括上述2只違約債券,富貴鳥還有銀行借貸約5億元,其他經營性負債約3億元,債務總額約30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富貴鳥創始人之一,執行董事林國強2017年6月25日去世之後,爲避鉅額債務,其子女均放棄繼承權,這更引發了外界對富貴鳥財務狀況和經營狀況的諸多揣測。對於鉅額負債如何償還的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致電富貴鳥,但截至發稿,電話並未接通。

  事實上,富貴鳥的敗局似乎早已註定。“創始人後代都不願意接受富貴鳥股權遺產,可見問題的嚴重,成爲資本棄兒也就再正常不過了。”程偉雄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03

  皮鞋寒冬

  無獨有偶,踏在皮鞋行業沒落之路上的也不止富貴鳥一家。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早在富貴鳥退市之前,百麗已於2017年7月正式宣佈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百麗曾是全世界最大的女鞋零售商,在全球有2萬多家門店,被稱爲“鞋王”的百麗在2014至2016年間,業績直線下滑,營收增長明顯放緩,同比僅增8.74%、1.95%、2.21%,盈利也從2015財年開始負增長。

  此外,達芙妮、奧康、千百度等上市鞋履企業業績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達芙妮的營業額四年持續下降,歸母淨利潤四年都是負數;以男鞋爲主的奧康連續三年扣非淨利潤負增長,且降幅越來越大;而千百度營業額和歸母淨利潤一年比一年減少,2018年歸母淨利潤同比猛減,虧損高達3.87億元。

  對於衆多鞋企風光不再,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達芙妮鉅虧、百麗退市,不少老牌鞋企陷入危機,根源在於這些鞋企長期缺乏創造力,沒有把握好時代潮流。“品牌逐漸老化,年輕人不喜歡;性價比不高,中老年人也不買賬。”宋清輝說,未來,應加大創新的力度,使品牌煥發出新的活力。

  程偉雄也分析認爲,皮鞋穿着過於莊重,偏商務和工作場景,而休閒、生活、運動類場景皮鞋主導穿着已讓位舒適度、功能性、便利性、生活潮流化、多樣化。“但皮鞋穿着依然有空間,在商務與工作場景上,產品研發上需要進一步強化品質感與設計感,改變以往皮鞋產品古板、笨重沒有設計感。”程偉雄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