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招行中報三喜三優:資本充足率下滑、非利息收入乏力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4日 23:17   北京新浪網

  招行中報的三喜三優

  紅刊財經 文/ice_招行穀子地

  2019年8月23日晚,銀行股的龍頭——招行發佈了2019年中期業績報告。由於招行在之前經發布了中報業績快報,所以此次中報的看點並不在淨利潤增速,營收增速這些表面上的指標,而是在中報中披露的更多細節。招行一直以來就以穩定的成長性著稱,是投資者眼中的優等生。但是,面對今年國內經濟下行,國外貿易糾紛不斷的情況,優等生招行想要鞏固自己的優秀成績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這份中報中,筆者發現了其中的三憂三喜。

  第一憂:存款定期化的陰影

  從招行2019年的中報可以看出,截至2019年6月30日截至,招行的活期化率近幾年來首次跌破60%。跟前面的2個半年定期報告相比,今年上半年的活期增量不足700億,定期增量接近2300億。而在去年下半年活期和定期的增量分別爲接近900億和550億左右。具體的數據參考表1:

  表1 招行的活期存款佔比

  存款定期化帶來的問題就是存款成本的上升。投資者都很清楚,定期存款的成本遠高於活期存款成本。而過去招行之所以可以保持極低的存款成本主要得益於其極高的活期佔比。招行今年上半年存款平均成本1.53%比去年同期上行了10個基點。特別是零售存款,其平均存款成本同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8個基點。

  但這不是招商銀行一家銀行的個別現象,整個銀行業都在面臨着類似的問題。以同一天出中報的浦發銀行爲例,其客戶存款成本同比去年同期大幅上行26個基點到2.1%,浦發銀行的活期佔比從去年同期的46.59%,下降到今年的44.62%。由此可以看出存款定期化趨勢是行業統一趨勢。隨着監管機構對於流動性覆蓋率、流動性匹配率、同業負債佔比等監管指標加強監管,銀行業開始紛紛進入存款爭奪戰。即使不以存款作爲主要考覈指標的招行也難獨善其身。

  第二憂:資本充足率下滑

  根據招行2019年的中報,其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11.42%比上年末的11.78%下跌了36個基點。對於此問題在中報3.9.1小節第8個問題:關於資本的管理,給出了部分說明,造成問題的原因包括:1,中期分紅提前扣除;2,2019年4月份提前贖回了113億2級資本債。但是,在筆者看來這個解釋有點越描越黑。首先,對於目前銀行遵循的資本管理規範來看,最難滿足的不是二級資本充足率而是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贖回二級資本債只會影響2級資本充足率,而不會對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造成任何影響。其次,用分紅作爲解釋的原因很容易被反問同比數據如何?因爲招行的中期分紅記入2季度是一貫的傳統。

  那不妨來看一下招行最近3年的中期報告,其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的情況到底如何?如表2所示,同比去年中報,招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依然是下降的。這就扣除了分紅和二級資本債贖回的因素。

  表2 招商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了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的同比下行呢?其實問題主要是由於招行目前使用的資本高級法處於並行期造成的。根據銀行資本高級管理辦法的規定,在並行期中,高於一定比例的減值撥備可以記作2級資本,但是同時需要將多記的這部分資本折成風險加權資產累加到實際的風險加權資產中去。這樣的結果相當於在計算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的時候人爲調大了分母。從表2可以看到,從2017年開始,招行的超額撥備越來越多,這就造成了考慮並行期底線要求的風險加權資產比未考慮的實際數額大出不少。而且這個問題一年比一年嚴重,2017年僅僅多了325億,2018年就增加到3200億,而最新的報告提升到了7303億。所以,高級法並行期底線要求疊加招行過於嚴苛的減值計提標準才是造成問題的關鍵。

  第三憂:非利息收入增長乏力

  招行2019年上半年非息收入447.69億,同比增長僅爲2.15%,嚴重低於總營收的增長速度。其中手續費和佣金收入增速也僅有4.33%。但是通過對比其中的各個分項發現,銀行卡手續費和結算/清算手續費分別錄得了18.88%和22.78%的增速。而拖後腿的主要是財富管理手續費同比下降20.42%。,而在財富管理手續費中代理保險和信託的收入同比增速都高達30%左右。最終,問題的根源在於受託理財和基金代銷費用。其中受託理財同比下滑54.15%,基金代銷同比下滑47.85%。

  對於這兩塊下滑的原因各有不同。基金代銷收入的下降主要是由於2019年上半年基金代銷數量同比下滑了37.39%。而受託理財則主要受到資管新規公佈的影響,目前招行的理財子公司正在籌辦的過程中,預計將於2019年10月正式營業。在理財子公司成立後,估計受託理財收入這一塊的會在明年得到恢復性增長。

  除了三憂,招行此份中報又有哪些亮點呢?

  第一喜:用戶特別是高淨值客戶增長回歸正軌

  招行在中報中披露的用戶增長數據還是非常振奮人心的。要知道僅僅在半年前,投資者還在爲招行的用戶增速特別是高淨值用戶的增速放緩而擔憂。如表3所示,在2018年下半年,招行的客戶數據出現了近4年來的最低潮,私人銀行客戶增速只有1.58%,金葵花客戶增速2.97%。由於高淨值客戶(金葵花及以上客戶)的AUM佔招行零售AUM的80%以上,所以招行在去年下半年的零售AUM增速可謂乏善可陳。但是今年上半年,無論是金葵花還是私人銀行的用戶增速和AUM增速都有了大幅反彈。另外,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的招行零售客戶增速高達7.12%,而且這個數據是在招行2019年零售客戶數突破1.25億的基礎上獲得的,7.12%的增速意味着招商行在今天上半年就增加了900萬客戶。新增900萬客戶可不是哪個“好爸爸”送過來的,完全是依靠招行自己發掘出來的客戶。半年增加900萬客戶,嘴上說的容易,但是對於IT系統的壓力是巨大的。如何發掘客戶是一回事,如何服務好客戶又是另一回事。足見招行目前的前、中、後臺都已經完全打通,爲執行北極星計劃做好了全部準備。

  表3 招商銀行的零售客戶

  第二喜:不良數據穩定中有驚喜

  招行2019年中報當中的第二個驚喜就是不良數據。根據中報,招行的不良率和不良餘額相比年初都有所下降,其中不良率1.23%比年初的1.36%下降了13個基點。不良覆蓋率394.12%,這個覆蓋率已經非常接近招行歷史上最高的覆蓋率420%。按照現在的進度,招行很可能會在年底達到甚至超過420%的覆蓋率數據。

  除了表面的不良數據外,貸款的資產質量也有一定的好轉。首先是貸款5級分類中,正常貸款的佔比進一步提高,從年初的97.13%進一步提高到中報的97.47%。與之對應的,關注類貸款無論餘額還是佔比都比年初有了明顯地下降。如圖1所示:

  圖1

  除了統計面上的改善外,在細類上也有亮點,比如:零售貸款中的小微貸款。小微貸款一向是以高收益高風險著稱。由於小微企業經營穩定性差,缺少可用於抵押的資產,所以一直以來銀行都不敢大規模涉足小微信貸。上一輪民生銀行作爲小微之王,結果從2014年圈鏈擔保不良大爆發開始到現在也沒有緩過勁來。但是,招行經過幾年的摸索,建立了一套分行開發客戶,總行統一審批的工作模式。藉助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加強了對小微信貸風險的識別。最終,小微貸款在上半年實現了不良餘額和不良率的大幅下降。

  第三喜:資產配置進一步優化,息差穩定在高位

  2019年上半年,國內的經濟持續低迷,對公信貸的需求疲弱,對公利率承壓資產質量也出現走壞的情況。在此大背景下招商銀行加大了對資產配置的進一步優化。和對公資產相比,零售資產的收益率更高,不良率更低。以招行中報的數據爲例,如圖2:

  圖2

  招行在上半年對公貸款不良率爲2.0%,貸款餘額比年初僅增長了3.38%。而對應的零售貸款不良率僅有0.74%,相對於年初下降了5個基點,貸款餘額增長了11.43%。可見,招行將更多的資產配置到了收益率更高的零售貸款上。其結果就是,在總體不良率下降的同時,招行的淨息差穩定在了高位。

  2019年中報顯示,招商銀行的淨息差2.7%,比去年同期的2.54%提升了16個基點。其中,第一季度淨息差2.72%,第二季度淨息差2.69%。相對來說,淨息差穩定在了近3年的高位。此次降息週期,招行的淨息差表現明顯好於2009年那一輪降息週期。究其主要原因就是招行加大了資產配置的優化,將更多的資產向零售信貸的方向傾斜。

  從前面的三喜三憂不難看出,在當前經濟下行階段,作爲優等生的招商銀行想要保持較高的淨利潤增速所面臨的困難是很大的。但是,可喜的是招行的管理層迎難而上,爲廣大股東遞交了一份靚麗的中報。

  【本文來自微信公衆號“紅刊財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