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場逐金冒險 天山生物收購案失敗另有故事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04:11   中國經營報

  一場逐金冒險 天山生物收購案失敗另有故事

大象廣告成都分公司已於7月解散關閉。  《等深線》記者 王迎春 攝影大象廣告成都分公司已於7月解散關閉。  《等深線》記者 王迎春 攝影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王迎春  北京 成都報道

  天山生物(300313.SZ)收購大象廣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象廣告”)已成災難現場——收購方天山生物合計損失超過19億元,產業轉型的夢想被打回原型,造血與融資能力大爲削弱,控股股東的質押盤幾近傾覆;被收購方大象廣告則轟然崩潰,多地分支機構或解散或停滯,創始人被批捕,名下可支配財產爲零;那些指望分享重組紅利的中小投資者如果還沒割肉出逃,其錢財約2/3已化爲烏有。

  這起收購沒有贏家,所有涉事方均深受其害。誰是肇事者?上市公司將矛頭指向了大象廣告創始人、原實際控制人陳德宏,稱其涉嫌合同詐騙,騙取了上市公司的收購。然而,《等深線》記者掌握的數份蓋章簽字文件顯示,真相絕非一面,陳德宏與天山生物實際控制人李剛之間,在公開交易之外,重組期間,雙方另有約定,涉及債務與控制權轉讓,這些內容上市公司從未對外披露過。

  上市誘惑

  在連續兩個會計年度淨利潤爲負的情況下,A股動物育種第一股天山生物急切尋找優質資產重組,以解決迫在眉捷的退市風險。2017年7月14日,大象廣告被介紹給所有投資人,正式成爲併購對象。雙方一拍即合,不到兩個月一份衆人期待的收購報告書公之於衆。雙方談下了一個不低的估值——大象廣告100%股權估值24.7億元。以此爲基礎,對大象廣告96.21%的股份收購作價23.73億元,上市公司以股份加現金的方式進行收購,以15.53元/股的價格增發1.16億新股,支付交易對價17.96億元,餘額5.77億元以現金來付,資金籌集方式爲定向增發新股以及自籌。

  雙方於2018年4月即完成資產交割,大象廣告96.21%的股權爲上市公司所有,大象廣告實現曲線上市,天山生物也坐等這份有着良好賺錢能力與現金儲備的公司爲自己的退市命途翻盤。

  然而,蜜月期不久,上市公司發現大象廣告的另一面:陳德宏深陷個人債務、大象廣告虛增收入、虛減成本,那些曾祕而不宣的債務與擔保亦被陸續曝光。對於這一過程,記者曾予以報道。(見《動物育種第一股掉進保殼圈套》http://dianzibao.cb.com.cn/html/2019-08/26/node_4.htm)

  爲此,上市公司啓動反制措施,向公安機關報案,2019年1月11日,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以陳德宏涉嫌合同詐騙罪對其刑事拘留,2月15日,陳德宏被批准逮捕。同時陳德宏名下持有的天山生物股票被公安機關凍結。他名下的房產、股票、現金亦均被各路債權人控制。

  受這起併購案所累,陳德宏的妻子魯虹、侄子陳萬科亦涉案被捕。由於陳德宏被抓,大象廣告亦迅速崩盤,據記者瞭解,當前這家公司的大部分分支機構多處於解散或停滯狀態,其中瀋陽子公司,因2019年1月拖欠地鐵廣告位經營權費,地鐵公司提前收回廣告位運營權;武漢子公司,因拖欠2號線經營權費,地鐵公司已罰沒大象廣告的所有保證金;西安子公司,地鐵1號線、2號線、3號線的廣告位自今年4月起已停止上刊廣告;總部所在地東莞只剩下幾個行政人員,業務人員全部解散;成都子公司亦於7月解散,曾經的負責人羅先生對記者感嘆“大象廣告過去在全國可是數一數二的”,當前,他已在新的公司另謀職位。

  “他們夫妻現在一分錢也沒有,請律師的錢是我們付的,將來出來後(指出獄),他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陳德宏的內兄魯鵬對記者說道。

  陳德宏與大象廣告何以走到這一步?“他一直想擁有一家屬於自己的上市公司,過去他學的也是這個。”陳德宏的親屬兼部下祖先生介紹到。生於1967年的陳德宏,27歲取得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碩士,於1994年至1996年間在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當老師,此後在不同的公司擔任過高管,負責財務,2001年,34歲的陳德宏創立自己的公司——大象廣告。“他們兩夫妻所有的生活就是工作,沒有休息。”魯鵬介紹到。

  爲達到這個目標,大象廣告必須有規模,他們從最初的公交站廣告牌運營轉向另一個主戰場——地鐵廣告位運營。爲此,他們在東莞、瀋陽、武漢、成都、西安等地以招投標的形式高價搶佔地鐵廣告位運營權。僅以武漢地鐵2號線爲例,爲獲得這條線路10年的運營權,大象廣告共計需投入14.8億元資金。

  “對於經營權費用支付期限,各地地鐵公司並不一致,得雙方談,有的按季度支付、有的半年支付,不管哪種方式,經營權費需提前支付給地鐵公司,而且是現金轉賬,不可能拖欠也不可能拿其他應收賬款來抵償,另外還得交一筆不低的保證金。”祖先生稱。

  爲此,陳德宏及大象廣告走上了融資擴張之路。大象廣告曾於2015年12月掛牌新三板,先後成功完成三筆股權融資,募得資金6.8億元。不過資金都是逐利的,陳德宏與多位投資人簽下了對賭協議,這些協議曾祕而不宣,但終於被股轉公司發現,其中一些資金,要求回購股權,並約定了具體回購條款。

  市場仍在擴張,爲解決資金缺口,陳德宏、大象廣告不得不大量對外舉債。此時,天山生物以收購者的姿態在市場上捕捉優質資產。從股東背景與市場擴張速度上看,大象廣告確實是一家正在欣欣向榮高速發展的公司。從後來不斷披露的事件來看,爲使這家公司看起來有強大賺錢能力與充裕現金,陳德宏及大象廣告隱匿了一些債務與擔保。

  而天山生物許給陳德宏的不僅是股份與對價,還有李剛許給的更重要利益。爲了獲取這份利益,陳德宏需付出除大象廣告股權之外的更多代價。

  金錢暗流

  記者掌握到一份簽署於2017年6月28日的《並存的債務承擔合同》,這份合同落着陳德宏、李剛的簽字,蓋有騎縫章,且經過廈門市思明區公證處公證。在合同上,李剛的名下公司——天山農牧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山農牧”亦爲天山生物控股股東)的角色爲借款方;廈門國際信託的角色爲貸款方;陳德宏的角色爲承擔方。此合同的核心要義爲,貸款方曾於2016年7月向借款方發放了6.4億元信託貸款,期限3年,成本爲年化利率9.65%,承擔方自願進入上述債權債務關係,成爲共同債務人,承擔借款人的全部義務。簡言之,根據這份合同,陳德宏自願爲李剛還款6.4億元。

  記者覈查,在李剛的天山農牧與廈門國際信託的債務債權關係中,廈門國際信託僅爲通道,真正的債權人爲潤興租賃,當前,這家公司正與上市公司產生更緊密關聯。

  深交所亦注意到此事,對此,上市公司回覆監管層稱:“基於陳德宏也希望未來在新獲取媒體經營權時與潤興租賃合作融資的考量,其本人自願加入天山農牧業的債務協議,成爲共同債務承擔人”,也就是說,陳德宏想未來獲得潤興租賃的融資,而自願替李剛還款。

  記者掌握到另一份簽署於2017年12月24日的《借款合同》,這份合同顯示了陳德宏與李剛之間的3319.2萬元的資金往來。

  合同顯示,新疆超安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因生產經營需要,向浙江方向標識工程有限公司借入資金共計3319.2萬元,借款明細分別爲2017年12月25日,金額540萬元;2017年12月26日,金額1000萬元;2017年12月29日,金額1779.2萬元。合同落着上述兩家公司的公章,並加蓋有騎縫章。

  工商資料顯示,新疆超安農業的實際控制人正是李剛,而浙江方向標識的股東名爲唐宗祥。據陳德宏的親屬祖先生向記者介紹,唐宗祥爲陳德宏的朋友,浙江方向標識的實際控制人實爲陳德宏,因此上述資金出資正是來自陳德宏,“李剛拿這筆借款的用途是爲了償還6.4億元債務的半年期利息。”多位陳德宏身邊的親屬、舊部如此表述。

  不過上市公司否認了雙方的資金往來,稱“陳德宏雖然簽署並存債務協議,但並未履行相關義務”。記者聯繫李剛方面的聯絡人李靜,對方稱自己爲天山農牧的財務人員,具體情況不知情。

  私下協議

  上述並存債務合同簽字時間在雙方確定收購關係前半個月,後述借款合同簽字時間則恰好在收購被證監會覈准的第4天,上述時間段雙方正處於蜜月期,彼此充滿興趣與期待。

  到底是什麼樣的利益讓陳德宏自願爲李剛承擔上述高額負債?“李剛許給陳德宏的正是天山生物控制權,獲得了它就意味着擁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這也是陳德宏多年夙願,”祖先生介紹到,他的多位親友與舊部亦向記者解釋了類似說法。

  爲此,記者向上市公司覈實,其證券部工作人員否認了上述說法,稱早在重組之時,2017年9月,陳德宏就曾公開做出書面承諾:交易完成後60個月內不謀求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地位。李剛亦在同一時間承諾:交易完成後60個月內維持對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地位。記者在重組報告書上查詢到上市公司的這一表述。

  天山生物屬於創業板公司,2019年6月20日證監會發布《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徵求意見稿》,其中提到允許創業板借殼。在此之前,創業板借殼被嚴令禁止,天山生物重組大象廣告時段正處於借殼禁令期。在此背景下,重組期間陳李2人的承諾亦爲重組的必要條件。

  由於陳德宏被公安機關批捕,記者無法與之聯絡覈對,記者與陳德宏的代理律師張鵬聯絡,對方表示不接受媒體採訪。記者通過上市公司以及李剛的聯絡人李靜就控制權轉讓協議、陳李之間的借款協議等多個問題向李剛本人兩次發去採訪函,上市公司與李靜均以避免影響辦案調查爲由,婉拒了記者的採訪,稱以上市公司公告爲準。

  一地雞毛

  陳德宏自身的資金鍊於2018年10月前後斷裂,大象廣告被掩蓋的債務問題亦於當年12月前後陸續浮出水面,並被公衆所知。“這個局面是陳德宏當初沒有預見到的,他一直認爲5.77億元的現金對價只要到賬就能解決問題。”祖先生介紹。查詢重組報告書,在這5.77億元現金對價中,陳德宏能夠得到4.37億元。

  這場重組在進度上不可謂不順利,於2017年9月就公佈收購報告書;於2017年12月被證監會覈准;於2018年1月公佈重組報告書;於2018年4月完成資產交割。然而,關於5.77億元現金支付,上市公司卻遲遲未見動作,查看2018年1月至12月,上市公司的所有公告中沒有關於現金支付何時啓動的表述。

  根據重組方案,現金支付將通過向不超過5位投資者以定向增發股票的方式募集資金共計6億元,除支付大象廣告股東的現金對價外,餘額將用於支付中介機構費用及相關稅費。“陳德宏曾拉來幾次投資,但在向天山生物董事會提交方案時都被否了。”祖先生介紹,記者就此向上市公司覈實,並未收到回覆。不過重組方案明確稱:發行股份募集配套資金成功與否並不影響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的實施,若本次配套募集資金不足,上市公司將自籌資金予以解決。此前,記者曾以投資者身份諮詢上市公司,其證券部工作人員稱:“發行股份募集配套資金是支付現金對價的前提”。

  陳德宏遲遲拿不到現金對價、個人及大象廣告債務爆發;天山生物亦同時發現大象廣告在表面繁榮之下的滿目窟窿。如同戀愛中人在相處之後發現對方的另一面一般,雙方的關係急轉直下。天山生物向公安報案稱陳德宏涉嫌合同詐騙,陳德宏亦催促李剛趕緊還錢。

  就在陳德宏被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刑事扣留前3天,2019年1月8日,陳德宏實際控制人浙江方向標識公司向李剛控制的新疆超安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發來提前還款通知函,並將此函抄送給上市公司及李剛本人。根據這份函件,陳德宏借給李剛的3319.2萬元的資金,正是他違規挪用大象廣告資金的一部分。這份通知函沒有帶來李剛的還款行動,也沒有阻止陳德宏即將面臨的牢獄之災,甚至儘管此函件涉及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的個人債務,亦沒有被上市公司對外披露。

  不過,此事通過陳德宏之妻魯虹的舉報已爲監管層所知,2019年1月23日,證監會向上市公司下發《立案調查通知書》,理由是上市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截至當前,證監會的調查尚無公開結論。

  陳李2人翻臉後,李剛控制的天山農牧欠下潤興租賃的11.4億元債務依然無法卸去。李剛通過天山農牧與呼圖壁縣天山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共計持有天山生物6921萬股已全部被質押,質押期亦於2019年8月2日到期,質權人爲廈門國際信託,其背後實質的債權人爲潤興租賃。2019年8月13日,雙方簽下一個借款補充協議,將質押期延續至2020年8月3日。然而,潤興租賃能夠讓出,是有條件的。

  2019年4月9日以後,天山生物的高管層進駐了一批來自潤興租賃背景的人。

  4月9日天山生物公告,潤興租賃原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何非擔任天山生物財務總監。

  4月26日天山生物公告,潤興租賃原總裁、董事長彭勃成爲天山生物新一任非獨立董事。

  4月27日天山生物公告,李剛辭去上市公司董事長之職,僅留任董事,彭勃擔任上市公司董事長。據瞭解,彭勃生於1984年,今年35歲。

  潤興租賃的官網顯示,這家公司的註冊資金1億美元,隸屬於中植企業集團,實際控制人爲金融大佬解直錕。記者曾以投資者名義諮詢上市公司:潤興租賃的高管來上市公司擔任董事長、財務總監等職,是否與控制權轉讓交易有關?李剛是否因個人債務問題將控制權轉讓給潤興租賃?其證券部工作人員對此予以否認,稱引入職業經理人是爲了上市公司未來併購與融資安排。

  爲天山生物引入大象廣告這個標的的財務顧問——財通證券當前還沒有拿到中介費,財通證券爲天山生物所聘請,關於大象廣告隱匿債務、虛增收入、虛減成本之事何以在盡職調查期沒有核查出來?對此,記者聯絡財通證券當初負責這起重組事宜的主辦人劉勇,他僅回覆:不方便接受採訪。記者聯絡重組審計機構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具體跟進人肖夢英,他稱:回覆是對經偵人員,不接受媒體採訪。

  天山生物則將已支付的股份對價17.96億元全部計提損失,稱因陳德宏涉嫌合同詐騙,騙取了上市公司的收購,應當支付的5.77億元現金對價無需支付,其自身亦再次陷入虧損中。

  拿不到現金對價的另外兩家公司:廣東宏業廣電產業投資有限公司與前海盛世軒金投資企業(有限合夥)已對天山生物提起法律訴訟。

  陳德宏涉嫌合同詐騙一事,涉及武漢地鐵2號線的經營權,其中的爭議涉及一位重要中間人徐雪銀,記者多次與之聯絡,電話始終處於無法接通中。

  陳德宏的核心舊部除其親屬外皆已散去。據瞭解,當前安徽合源大象廣告有限公司仍在運營,東莞的辦公地尚有幾個行政與財務人員,據其中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現在是安徽的老總楊總在統一管理。據記者瞭解,楊總即爲安徽合源大象廣告有限公司負責人楊六五。記者多次與之聯繫,對方均沉默以對,稱沒有什麼好說的。據瞭解,楊六五是陳德宏多年創業夥伴,也是發小。

  楊六五當前是否執行上市公司管理意圖?雙方均選擇沉默,上市公司證券部對記者表示,大象廣告當前依然處於失控狀態。然而,記者掌握的多份交接清單顯示,2018年12月1日、3日、6日,上市公司分別獲得大象廣告位於東莞、西安、成都、北京、上海、寧波、浙江等地的母公司或子公司的公章、董事會章、財務專用章、合同專用章,接收人爲天山生物行政部工作人員王李君。另外,記者獲知,上市公司已將大象廣告東莞的公交站牌廣告媒體業務於2019年4月外包給第三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