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大噸小標"餘震:陝汽頻放調休假 陝重汽子公司被退單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22:57   北京新浪網

  調查丨“大噸小標”餘震:陝汽頻放調休假、陝重汽子公司被退單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段思瑤    每經編輯 張北    

  自從“大噸小標”醜聞被曝光後,陝汽內部餘震不斷。

  “經研究決定,公司調休放假4天,具體安排爲:8月22日、23日、26日、27日調休4天,8月24日(週六)、25日(週日)正常休息……”在陝汽已經工作了六個年頭的羅南(化名)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他從來沒遇到過如此頻繁的調休假。

  就在7月底,陝汽員工也經歷過一次突然調休。“7月公司放了5天調休假,8月又調休4天,今年的假期有點多。”羅南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自己在陝汽上班這麼多年,節假日通常加班,如此頻繁的調休假實屬少見。

  突如其來的調休假背後,是陝重汽的排產量在下滑。“8月陝重汽排產量約爲8000餘輛,較同期減少約1000輛。”陝汽方面告訴記者。

  在羅南看來,陝重汽排產量下滑與“大噸小標”醜聞有關。今年5月底,陝汽商用車軒德X9自卸車曾因實際重量高於工信部公告重量的問題被曝光。“牽一髮而動全身”,陝汽商用車被曝光後,同爲“陝汽系”的陝重汽也被觸及,陝重汽旗下子公司中集陝汽重卡(西安)專用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集陝汽)甚至出現被“退單”的現象。

  眼下,陝汽正在經歷“大噸小標”醜聞後的艱難時刻。

  接連而至的調休假

  陝汽現在所面臨的困境,還要從《焦點訪談》的一期“空車超載 輕客不輕”節目說起。

  “合格證顯示車輛自重2.6噸,實際重量6噸多。”這就是在《焦點訪談》中被曝光的問題車輛——陝汽商用車軒德X9自卸車。實際重量高於公告重量,違規生產並上牌的車輛,也就是所謂的“大噸小標”。

  隨後,工信部對陝汽進行了約談,要求停止傳輸發放違規車型合格證,無條件收回違規車輛,爲車主更換合格車輛。公安部也發佈通知,要求各地至8月底組織對2019年1月1日之後辦理輕型載貨汽車註冊登記情況進行集中排查。

  “大噸小標”醜聞被曝光後,陝汽內部很快發生了一些變化。羅南告訴記者:“陝汽商用車被曝光後差不多一個月時間,陝汽旗下部分子公司就變成了雙休,之前是隻休週日。”

  直到現在,陝汽的員工已經接到了兩份調休假通知。“兩次調休假加起來9天,估計接下來還有調休假。”羅南對記者說,每年夏季陝汽會放高溫假,但調休假此前幾乎沒有,今年頻繁放調休假還是第一次見。

  據羅南回憶,“陝汽差不多有三年時間一直都實行的是單休,如果碰上高產旺季,像端午節和‘五一’這樣的假期也可能不放假,雖說現在是銷售淡季,但這假放得有點太頻繁。”

  如今,接連而至的調休假,讓羅南既有點高興又有點擔憂。“之前沒有雙休,現在不僅有雙休還有調休假,可以放鬆一下,但如果再這樣頻繁放假,有可能影響後面的季度和超產獎金。”

  陝汽之所以頻繁放假,是因爲訂單和排產量在不斷下滑。“現在公司的排產量比之前少了很多,幹不了幾天就沒活了,只能放假。”據羅南透露,陝汽旗下部分子公司已經取消了夜班,將員工分流至白天。

  子公司被退單

  隨着“大噸小標”醜聞的蔓延,陝汽旗下“受傷”的子公司也越來越多。

  “我們公司前兩個月受影響比較嚴重,很多訂單都退了,因爲用戶不要車,擔心上不了牌。”在中集陝汽做採購工作的楊昊(化名)稱,公司今年6月曾一度出現“退單”現象。

  公開資料顯示,中集陝汽是中集車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陝西重型汽車有限公司(即陝重汽)共同投資設立的合資企業,主要業務爲專用車提供上裝製造。

  “陝重汽打個噴嚏,中集陝汽也要抖三抖。”楊昊笑着闡述中集陝汽和陝重汽之間的緊密關係,客戶從經銷商處訂車,底盤一般定陝汽,貨箱定中集陝汽,由經銷商下訂單到陝汽銷售公司,再由銷售公司下訂單到陝重汽和中集陝汽,底盤完成後再交由中集陝汽做貨箱,最後交付給經銷商和客戶。

  “大噸小標”的事情被曝光後沒多久,中集陝汽訂單量就減少了。“今年5月下旬以後,一些區域的經銷商取消了部分改裝訂單,導致中集陝汽部分訂單停止執行。”陝汽方面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

  作爲西北地區一家有名的上裝企業,中集陝汽經常訂單火爆。“之前經常兩班倒,有時候加班加點也做不過來。”楊昊坦言,如果陝重汽訂單量下滑,其他配套企業也都會或多或少受到影響。

  陝汽方面則告訴記者,進入7月以後,中集陝汽在調整產品結構及產品營銷策略後,訂單量較去年同期出現了提升。不過,據楊昊透露,雖然與前幾個月慘淡的訂單量相比,最近中集陝汽的訂單量增加了,但還是不如以前。

  新陝汽 夢難圓

  差不多一年前,陝汽控股黨委書記、董事長袁宏明在寶雞蔡家坡立下“再造一個新陝汽”的宏偉誓言。

  在此之前,陝汽還對外發布了“2035戰略”,即計劃到2020年實現千億發展目標;從2020年到2025年,國際市場銷量佔比達到30%以上,集團銷售收入突破1500億元;從2025到2035年間,陝汽全系列商用車業務達到國際領先水平,集團銷售收入突破2000億元。

  沒想到,在實現“2035戰略”第一階段的這個關鍵時期,被陝汽寄予厚望的陝汽商用車最先因爲“大噸小標”問題出了事。據《焦點訪談》報道,違規車型“軒德X9”自卸車合格證顯示,車輛自重2.6噸,但實際重量卻有6噸多。

  “輕型貨車‘大噸小標’問題是一個普遍且長期存在的行業共性棘手問題,輕卡超載是市場需求與法規標準差距較大導致。”據陝汽方面透露,輕卡在陝汽產品系列中佔比甚微,“大噸小標”類車型佔比更小。記者在陝汽商用車官網看到,軒德X9自卸車已經消失。

  “陝汽‘2035戰略’是一個綜合性較強的戰略指引,‘大噸小標’違規問題不會影響公司整體的戰略落地。”陝汽方面告訴記者。

  實際上,由寶雞華山工程車輛有限責任公司改名而來的陝汽商用車,不僅是袁宏明再造一個“新陝汽”的載體,更被認爲是陝汽未來上市的主要載體。一位陝汽內部人士曾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陝汽試圖將重點打造的陝汽商用車打包到上市資產裏。

  在此之前,阻礙陝汽上市的“絆腳石”是旗下陝重汽的股權結構問題沒有找到一個有效的解決方案。陝重汽作爲陝汽的核心優勢資產,並長期以來爲其貢獻了超90%的利潤,但由於在陝重汽的股權結構中,濰柴動力佔據控股方的地位,導致其上市缺乏優質資產支撐。

  當前,作爲陝汽旗下的兩個重要整車製造企業,陝汽商用車和陝重汽對陝汽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尤其是隨着“2035戰略”第一個階段的臨近,陝汽內部發生的變化讓人揪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