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曹德旺一語成讖 工會正在摧毀美國汽車工廠?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9日 21:01   

  原標題:曹德旺一語成讖 工會正在摧毀美國汽車工廠?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趙成 實習生 李佳露     

  時隔12年,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再次放大招,於當地時間9月16日凌晨組織近5萬名通用工人上街罷工。一時間,工會和汽車製造商之間的宿怨又被激起千層浪花。

  據路透社報道,通用汽車本週二宣佈暫停支付參與罷工的4.8萬名工會員工的醫療保險,轉而由UAW承擔,這些員工已連續兩天罷工。美國總統川普也在推特上發聲,呼籲雙方能儘快達成協議。路透社指出,罷工一旦開始,通用汽車在美國全國甚至整個北美地區的生產運營都將停擺。

  本週二,雖然罷工尚未停止,但雙方已恢復談判來解決罷工問題。行業智庫汽車研究中心的勞工副總裁Kristin Dziczek稱,恢復合同談判是令人鼓舞的跡象。她說:“我覺得雙方的態度會比之前更爲緩和。”

  有趣的是,此前熱播紀錄片《美國工廠》曾引發觀衆對“美國工會是不是造成美國製造業衰退主因”的思考。當時,中國企業家曹德旺一番“美國工會制度已經不適合汽車製造業發展”和“工會是保護懶惰工人“的言論使自己被推至輿論中心。現在看來,曹德旺似乎一語成讖。

  通用與工會的恩怨情仇

  據外媒報道,這次罷工主要原因是通用汽車公司和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雙方未能就薪水、醫療福利、臨時工、就業保障等問題達成初步協議,這也是自2007年以來UAW舉行過的最大罷工事件。

  對任何一家汽車製造商而言,罷工對公司發展都極爲不利。據白金漢研究公司數據顯示,12年前通用汽車的兩日罷工參與者高達7.3萬人,使美國80多家工廠被迫停產,導致通用一天虧損逾3億美元。此次罷工後,通用汽車股價曾收跌4.2%至37.21美元。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花旗銀行(Citigroup)估計通用汽車每天可能會損失多達1億美元的營業收入。

  負責工會通用汽車部門的UAW副總裁特里·迪特(Terry Ditte)在週日底特律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罷工是工會不得已的最後手段。

  深諳罷工“殺傷力”的通用汽車表示,工人工資福利較其他非汽車行業工人而言已經夠高,公司提出的方案包括增加投資超70億美元,新增數千個工作崗位,爲工人提供加薪和福利改善措施。“但令人失望的是,UAW領導層仍選擇了罷工。”

  迪特在寫給通用汽車負責勞資關係的副總裁Scott Sandefur的一封信中表達了對提議內容姍姍來遲的失望。他把這些提議視爲通用汽車給出的“第一個鄭重其事的提議”。

  據外媒報道,通用汽車向UAW提出的方案,包括把一款電動卡車的生產分配給底特律-哈姆特拉克裝配廠,並將電池製造業務分配給Lordstown Complex。實際上,通用此舉與工會一直不滿其爲轉型而決定關閉在美的4家工廠有關,其中就包括了美國俄亥俄州底特律工廠和美國密歇根州的零部件工廠。通用想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個工人,工會自然不會坐視不理,但汽車研究中心勞工和經濟部門副總裁Kristin Dziczek認爲,通用汽車的提議“仍然沒有滿足工會的一些訴求”。

  另外,薪資問題也是此次罷工核心矛盾之一。外媒視頻資料顯示,參與罷工的工人在通用汽車底特律-哈姆特拉姆克大廈外高喊“取消等級制”,他們並不滿意通用目前的薪資結構,其中包括8年成長期才能達到最高時薪水平的規定。

  據悉,雙方所達成的一致協議只佔所有提議中的2%。談判初期,通用新合同中要求工人支付15%的醫療費用,不過後來通用還是因工會猶豫而撤回決定。目前,通用員工繳納的醫療費用比例低於全國28%的平均水平,但通用支付的員工酬勞遠高於全國平均工資。

  Del Rese Ballard是UAW第22區域成員,在底特律-哈姆特拉姆克工廠工作。他在接受外媒報道時稱,他最優先考慮的問題之一是臨時工待遇問題。“臨時工和正式工一起工作,而且他們也已在這工作多年,爲何不能得到同等待遇?”目前,臨時工在底特律汽車製造公司員工中大約佔比6%-7%,而這一比例在美國其他地區的汽車製造公司中則更高,臨時工的薪資矛盾也隨該羣體的擴大而發酵。

  此外,通用汽車和加拿大聯合工會也火藥味十足。加拿大聯合工會主席Jerry Dias就2018年通用汽車讓Oshawa組裝廠停產一事與其產生爭執。幾經抗議後,加拿大聯合工會在今年5月贏得了通用汽車的讓步,即通用汽車同意在該工廠建立售後服務中心,從而挽救該工廠2600個工作崗位中的300個。

  但是這次,通用和工會誰會做出讓步還難見分曉。據瞭解,通用汽車近幾個月來囤積了大量新車和卡車,這意味着工會可能需要長時間的罷工才能影響到新車銷售。考克斯汽車公司的一份報告顯示,通用汽車的新車供應週期爲77天,遠高於行業61天的平均水平。

  有專家分析稱,通用在罷工巨壓之下也未能達成妥協,這與其處境不無關係。車市不振,銷量下滑,新車囤積,行業壓力陡增,導致在美汽車公司開始考慮關閉工廠、裁員或者減薪,這也是企業迫不得已的自救。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12月,通用汽車裁減約1500名合同工,且有2300名受薪員工接受了買斷計劃。大規模裁員必定會引起工人不滿,通用汽車和克萊斯勒的15.5萬名美國汽車工人的勞動合同即將到期,由此UAW和汽車製造商之間新一輪的爭端和談判開始,氣氛愈加緊張。

  美汽車產業潰於工會?

  上世紀美國轎車工業昌盛,UAW也於1935年應運而生。UAW成立初期,的確爲處於汽車工業高速增長期的工人謀取到了更好的工作環境。當時汽車工廠工作環境惡劣,每天工作時長超12小時,UAW的介入讓通用、福特等汽車巨頭簽署了包括最低時薪、醫療保險和帶薪休假等在內的勞工協議。

  然而,現在的工會卻逐步演變成了一股破壞市場經濟,捍衛美式“大鍋飯”的強大力量,其會員數目連年下滑,從巔峯時刻的150萬下跌到現在的30多萬會員。

  有分析人士認爲,美國汽車行業週期性罷工已經阻礙了美國製造業的發展。車企在行業形勢向好時難以集中資金,囿於工會行爲,只能被迫收縮,將資本轉移至員工成本;車企在車市下行之際,又因工會施壓,難以擁有管控成本的自主權。通用汽車本想通過“瘦身”降本,而罷工事件卻令通用公司面臨更多損失。

  工會的干預也使更多美國汽車工廠“外逃”出海。通用、福特紛紛海外建廠,美國哈雷摩托工廠也外遷到了歐洲。有分析稱特斯拉在中國建設特斯拉超級工廠也有出於躲避工會的考慮。2018年,就在特斯拉與上海臨港管委會、臨港集團簽署協議的前2個月,馬斯克遭到UAW起訴稱其剝奪特斯拉工人利益。當時馬斯克在社交媒體上抨擊稱,UAW只是“理論型選手”,而行動卻收效甚微。他還指責UAW是通用和克萊斯勒破產的罪魁禍首,摧毀了昔日光輝的美國汽車製造業。

  在《美國工廠》這部紀錄片裏,曹德旺買下了2008年宣告破產的通用轎車產房,他也提出了相似觀點。曹德旺認爲,歐美的工會制度已經不適合製造業的發展,美國製造業的衰敗就是工會引起的。他說:“奧巴馬爲什麼買這個片子?我認爲他就是發現了這個問題。”曹德旺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表示“在美國,有工會就不會有工廠生產效率的提高”。

  2006年,美國作家費奇在揭露工會腐朽的專著《出賣聯合:糜爛怎麼摧毀了勞工運動並削弱了美國的許諾》中寫道,“美國的兩萬多個當地工會,就像封建領主一樣,大多有自己壟斷的地盤;而且許多被黑幫浸透。”費奇還寫道,在過去十年裏,美國政治獻金最多的前十名中有七個是勞聯的工會,而其中有三個工會主席都受到聯邦調查局的犯罪調查。

  如今美國的工會早已不是由普通工人組成的草根組織,它的風吹草動似乎都與政治有所勾連。美聯社認爲,今年通用汽車的工人罷工可能影響2020年美國大選。俄亥俄州地區選票會對川普能否連任產生重要影響,因爲中西部地區的製造業工人是川普重要的選票來源,這也或許是促使川普在推特發聲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現在的UAW也一直沒能走出貪污腐敗的陰影。2018年年初,菲亞特-克萊斯勒集團的3名員工指控UAW成員勾結集團高管,以干預集體談判協議而導致產生上億美元的損失。今年9月,UAW董事會成員 Vance Pearson 因涉嫌挪用工會經費而遭到美國司法部的刑事訟訴。

  在“Make it great again”的藍圖下,川普提出振興製造業的的計劃。但目前來看,UAW與美國汽車企業的惡性循環已經形成。想要恢復美國汽車製造業的榮光,路漫漫且荊棘遍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