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聯想近期風波不斷 柳傳志再“出山”欲解困局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6日 10:33   新京報

  柳傳志再“出山” 聯想“中年困局”待解

  5月16日,針對聯想“5G投票門”事件引發的輿論風波,聯想控股董事長兼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發出一封主題爲《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的聯名信,說明“5G投票”實際情況和調查結果。

  在信中,柳傳志提到,他和華爲主要創始人、總裁任正非通話,任正非力證聯想投票並無問題,兩人共同表示,中國企業應該團結,不要受到挑撥離間。

  聯名信稱投票原則沒有問題

  日前,網上有傳言稱,在3GPP舉辦的有關5G標準的表決會議上,聯想集團針對5G標準的Polar短碼方案投票(該方案由中國企業主導)做出了棄權,即聯想帶着收購的摩托羅拉一起站隊了高通,而沒有支持中國企業華爲,最終導致華爲以微弱優勢輸了。

  聯想針對此事發布聲明稱,在3GPP舉辦的有關5G標準的表決會議上,聯想針對5G標準的Polar方案投票(該方案由中國移動、華爲等中國企業主導),包括聯想旗下的摩托羅拉移動,所投的都是贊成票。

  聯名信提到,2016年,在關於5G信道編碼標準方案投票的過程中,聯想集團代表遵循兩個原則:維護企業的利益、注重國家和行業發展的整體利益。在向集團高管、參加3GPP會議的聯想代表進行了詳細調查後,認爲整個過程中聯想的投票原則、執行都沒有問題。

  對於具體投票過程,聯名信也給予了詳細說明。在全球影響最大的通訊標準化機構3GPP組織的5G eMBB方案第一輪(RAN1#86bis)投票的時候,聯想集團基於自身前期技術和專利儲備,選擇了LDPC技術方案。在第二輪(RAN1#87)投票時,綜合考慮國家整體產業合作、創新與發展,堅決選擇了聯想之前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Polar碼方案。

  柳傳志稱爲求證這一結論,專門和華爲的任正非先生通了電話,“任總對我表示,聯想在5G標準的投票過程中的做法沒有任何問題,並對聯想對華爲的支持表示感謝。我們一致認爲,中國企業應團結,不能被外人所挑撥。”

  一個技術領域事件,事隔近兩年以後,突然間被人翻了出來,還被污衊爲賣國等行爲,並不斷髮酵,聯名信中稱之爲“不正常的現象”,並質疑這是偶然事件?還是被人利用?

  華爲:聯想對Polar碼投了贊成票

  早在上週五(5月11日),華爲中國就在官方微博上發聲力挺聯想,稱2016年11月3GPP會議上,華爲及其他55家公司(包括聯想和摩托羅拉移動)基於廣泛的性能評估和分析比較,聯合提出Polar碼作爲控制信道的編碼機制並獲得通過,聯想及其旗下摩托羅拉移動針對該方案的投票都是贊成票。

  5月15日,華爲亦再次發聲,稱3GPP選擇了LDPC碼和Polar 碼分別成爲了5G的數據和控制信道編碼,使其成爲了5G標準的一部分,感謝聯想集團和各合作伙伴一貫的支持。

  華爲在聲明中提到,5G作爲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需要各國研究機構和企業的共同參與,3GPP是國際移動通信標準化組織,有全球500多家公司和研究機構參加,數萬科學家、專家數年的奮鬥,在爲全球統一的5G標準制定做共同的努力。5G標準會持續演進,還需要更多的人、更長的時間才能完成。

  追問1

  兩年前的投票真相是什麼?

  聯想陷入的爭議是針對eMBB場景下標準的討論。

  據3GPP組織的公開資料來看,這次聯想陷入的爭議是針對eMBB場景下標準的討論,涉及3GPP旗下針對RAN(無線接入網)工作組針對R15(第一版5G標準)的三次會議。

  第一次會議#86,2016年8月,參會代表在會議上提出了三種方案分別是,高通等支持的LDPC、華爲等支持的Polar和LG等支持的Turbo2.0三種技術方案。此輪會談只是單純討論,並未進行投票。

  第二次會議#86b,2016年10月,各方針對LDPC、Polar、L+Polar和L+Turbo四種方案展開第一輪投票。結果LDPC以絕對優勢被選爲eMBB場景數據信道長碼方案,而只有華爲一家投票給了純Polar方案,中興和其他中國廠商投給了L+P的方案,而聯想投給了LDPC方案。雖然這次投票並不影響產業大局,但這成爲今天聯想引發爭議的直接原因。

  第三次會議#87,2016年11月,各方針對LDPC、Polar控制信道和數據信道短碼進行投票。這一次,聯想支持了L+P的方案,明確表態支持Polar,而Polar最終被選爲控制信道方案,LDPC被選爲數據信道短碼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短碼方案投票中,有51名成員支持Polar,多於31家支持LDPC方案,投票本身也不是一家一票。所以Polar沒有拿到短碼標準的責任並不在聯想。(樑辰)

  追問2

  編碼之爭背後是怎樣的技術落差?

  除了華爲,其他公司在技術實力上仍有欠缺,只是標準的參與者。

  人們往往將Polar與華爲和愛國劃等號,而LDPC與高通和美國畫等號。

  但有通信行業人士表示,這並不能夠畫等號。高通在LDPC專利積累較多,產業更加成熟,目前已經廣泛應用在我國廣電系統、Wifi、航天通訊等領域。而在Polar上,華爲擁有較多的專利,而且這些專利即將過期的比較少,而且Polar起步晚,可以佈局的領域要多。

  Polar之所以成爲業界的關注焦點,是因爲高通在LDPC的儲備雄厚,而產業擔心在5G時代,高通是否會延續專利優勢,繼續製造高昂的“高通稅”,所以普遍支持L+P的方案,避免單一廠商的優勢明顯。

  與早期通信標準紛雜不同,5G NR將有望成爲全球首個完整統一的通信制式。從這個角度來看,5G是全球產業通力合作的結果,統一的標準將有望利於技術和產業的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

  事實上,5G仍有大量標準尚未明確。URLLC和mMTC兩種場景仍有待探索明確的需求,而且也沒有特別完整的技術體系。不過,一位電信運營商專家告訴記者,在剩下的兩個場景的技術討論中,肯定還是存在上述因爲商業利益引發的爭議,這本來就是產業發展的常態。

  目前,中國其他參與5G標準推進的還有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等三大基礎電信運營商,上海貝爾、中興通訊等通信設備商,以及工信部信息通信研究院。但業內人士認爲,除了華爲,其他公司在技術實力上仍有欠缺,只是參與者。(樑辰)

  追問3

  麻煩不斷的聯想如何突圍?

  “在帶來更有競爭力的產品同時,更需要梳理聯想在市場的短期戰略,以及對渠道夥伴的重建。”

  除去“5G投票門”事件,聯想最近還被踢出香港恆生指數。這是聯想集團第二次被恆生指數踢出,其2000年進入香港恆生指數,6年後首次被踢出,2013年3月重新加入。

  聯想集團曾迴應稱,“我們尊重恆生指數的審覈結果,但我們特別關注公司的持續轉型,以及爲股東帶來可持續的長期回報。”

  在業務轉型上,聯想集團本月初宣佈,成立全新的智能設備業務集團(簡稱IDG),聯想原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業務集團(PCSD)、移動業務集團(MBG)將整合成智能設備業務集團。但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聯想應該變,不過變的頻率有點快。尤其在手機業務上,頻頻換帥,卻效果不佳。柳傳志5月16日在內部講話中也提到,“聯想集團的手機業務做得確實不好,應該認真檢討,但這和動機無關。”

  在股價表現上,聯想股價持續不振。2018年進入下滑通道,從一月末的4.7港元左右一路下滑,截至5月16日收盤,聯想股價收於3.86港元,下滑了約22%。

  在業績表現上,聯想集團發佈2017/2018財年第三季度業績報告,報告期內,聯想集團實現收入347.12億美元,同比增長4%;權益持有人應占虧損2.22億美元,同比下降約151%,上一財年同期則盈利4.28億美元。

  面對重重困難,聯想如何突圍?市場調研公司Canalys分析師賈沫5月16日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給出建議,他認爲,(聯想集團副總裁)常程主要打理國內手機市場,在國內手機業務方面,因爲有着ZUK品牌的實戰經驗,以及全球領先的產品研發團隊,常程在帶來更有競爭力的產品同時,更需要梳理聯想在市場的短期戰略,以及對渠道夥伴的重建;就全球手機市場來講,聯想需要在moto品牌的號召力日漸式微的形勢下,調整產品戰略,提升其產品在不同價格區間的競爭力,從而爭取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PC方面,(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劉軍需要對各個品類更精細的優化,以及持續加強對渠道的掌控來進一步維持優勢。

  (江波 樑辰)

  ■ 人物

  身在江湖心繫公司柳傳志卸任後兩“出山”

  柳傳志可謂“身在江湖心繫政”,雖已卸任十餘年之久,但仍多次“出山”挽救聯想。

  5月16日,74歲的柳傳志聯合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和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發佈這封公開信後,引發廣泛關注。事件之外,柳傳志再次“出山”的舉動成爲另一個被熱議的話題,外界關於“楊元慶是合格的聯想CEO嗎”的議論又起。

  回溯至2000年,由於楊元慶團隊與郭爲團隊的衝突,聯想開始籌劃分拆,也是在那年柳傳志卸任聯想集團CEO,保留董事局主席職務。次年,聯想分拆成功,聯想集團和神州數碼分別成立,楊元慶成爲集團總裁兼CEO。

  2005年,楊元慶主導聯想集團完成對IBM的PC業務併購,被外界普遍視爲聯想發展的高峯,也是在這一年,楊元慶正式接替柳傳志擔任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

  然而,4年後,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柳傳志迴歸擔任公司董事局主席,楊元慶則退回到了CEO的位置。

  楊元慶上任後曾試圖建立“一套班子、一套人馬”,由原戴爾公司高級副總裁威廉·J·阿梅里奧負責渠道、營銷,劉軍負責供應鏈,賀志強負責研發。然而,這一體系隨着劉軍2006年離職,以及阿梅里奧與楊元慶的戰略分歧而破裂。

  2008財年是楊元慶治下聯想集團史上首次虧損年,這直接導致了柳傳志的“出山”。柳傳志站出來明確戰略,發展消費電腦,並幫楊元慶建立班子。

  2011年,聯想集團扭虧爲盈開始恢復元氣,柳傳志再次卸任,辭去了聯想集團所有行政職務,包括聯想集團非執行董事職務、戰略委員會和企業管制委員會主席及成員職務。楊元慶再次“接班”,並從職業經理人變爲聯想集團的第一大自然人股東,實現了柳傳志計劃的領導者“主人化”。

  這次權力變動之後,聯想集團每每遭遇業績波動或其他危機時,外界不時就會有聲音敲楊元慶一榔頭,再坐觀“柳傳志是否又將出山”?(江波)

  新京報記者 馬婧 江波 樑辰 實習生 劉成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