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破發難擋上市潮 港交所一天8家IPO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1:38   新京報

  破發難擋上市潮 港交所一天8家IPO

  7月12日,香港聯合交易所迎來繁忙的一天,這天有8家公司在掛牌交易。這些企業分別是指尖悅動控股有限公司、映客互娛有限公司、英恆科技控股有限公司、齊屹科技(開曼)有限公司、弘陽地產集團有限公司、天立教育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人和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恆偉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有評價稱,要論趕來敲鑼公司的數量,一天8家尚屬第一次。

  掛牌上市的8家企業中,昨日股價表現也各不相同。截至7月12日收盤,這8家公司上市首日的股價表現爲六漲一跌一平,映客漲幅一度突破40%,但高開低走,收盤漲10.390%;而齊屹科技收盤跌幅爲7.010%,成8家企業中首日破發的唯一一家,而英恆科技平盤。

  映客漲幅一度突破40%,打破首日破發魔咒

  映客直播於昨日9時30分正式登陸港股,股份代碼爲HK:03700,其開盤價4.32港元,較3.85港元的發行價上漲12.21%。截至昨日收盤映客直播股價上漲10.65%至每股4.26港元,市值85.86億港元,約合72.94億元(元指人民幣,下同),其盤中漲幅一度突破40%,市值一度超過107億港元。

  映客股價收盤雖未大漲,但也打破了破發魔咒。近期,在港股上市的多隻內地公司股價跌破發行價。包括獵聘網、雷蛇、天源集團、天平道合、匯付天下等均遭遇了上市首日的破發窘境。根據Wind統計,截至6月30日,2018年上半年赴港上市的中資公司裏,有13家公司上市首日就跌破發行價,佔比高達68.42%。

  “創業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7月12日,移動直播平臺映客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奉佑生在掛牌上市現場如是說。

  對於首發的高開,奉佑生在上市後接受包括新京報在內的媒體採訪時稱:“定的是良心股價,是爲了讓二級投資者賺錢,映客並不看重短期市值,我們相信自己是長遠持續增長的公司。”面對未來股價的漲跌,奉佑生心態平和:“股價漲跌都是正常的,忘掉股價,迴歸業務”。

  對比虎牙擬IPO時約人民幣160.35億元到184.43億元之間的估值,及虎牙現在453.84億元的市值,映客目前72.94億元的市值相對較低。另據瞭解映客計劃市盈率在12到14倍,港股不少科技企業市盈率甚至在30倍以上。

  根據映客11日公佈的IPO最新配售結果:其共獲5714份有效申請,認購合計8061.2萬股香港發售股份,相當於可供認購香港發售股份總數3024.4萬股的約2.67倍,IPO募資額約爲10.49億港元。基石投資者爲分衆傳媒和B站。

  奉佑生還在此前的路演中稱,雖然近來香港市場氣氛並不算好,但選擇這個時點在香港上市,是對映客直播充滿信心。

  此外,去年宣亞國際與映客併購雖然擱淺,但雙方合作仍然會繼續。在併購之前,映客與宣亞國際成立了合資公司,着力於開發適合於直播平臺的各類廣告業務模式,並對接潛在廣告主。

  新股頻頻破發,企業爲何掀赴港上市潮

  根據《安永中國內地和香港IPO市場調研報告:2018年上半年》,中國內地和香港市場IPO新政落地,A股獨角獸企業成功上市,香港證券交易所新股上市數量居全球首位。安永預計:2018上半年香港市場共有98家公司首發上市,同比增加44%,使主板(HKEX)與創業板(GEM)整體上成爲全球最繁忙的交易所。

  德勤最新公佈的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香港市場IPO數量達到全球首位,有超過100家的公司完成IPO發行,相較2017年上半年的68家公司,同比增加了49%。與此同時,德勤報告指出,港交所2018年上半年接受的上市申請有171家,這也要比2017年上半年的138家多出不少。

  其中科技公司更是扎堆上市。包括小米、平安好醫生、獵聘網、匯付天下。還有同程藝龍、美團點評等已經遞交赴港上市的招股書。

  不過與此同時,《安永中國內地和香港IPO市場調研報告:2018年上半年》顯示,上半年香港市場籌資額502億港元,同比下降8%,位列全球第五。德勤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香港市場整體融資規模爲503億港元,同比2017年上半年下滑8%。

  另一方面,獵聘網、匯付天下、小米等新經濟企業均遭遇了上市首日的破發窘境,這也爲新經濟企業赴港上市敲響警鐘。

  財經評論人曹中銘認爲:“小米開盤即破發,與新經濟企業在港股市場的表現不無關係。去年來,包括閱文集團、平安好醫生等號稱‘新經濟五劍客’五家企業先後在港交所掛牌,但除了閱文集團外,其他四家公司股價均出現破發,像易鑫集團最大破發幅度超過60%。”

  昨日,齊家網成爲唯一遭遇首日破發的公司。齊家網公關總監張曉楓表示:“從整個國際資本市場來看,它一定是有波動的,這個波動並不影響公司本身價值的沉澱和長期的發展,所以作爲我們來說,我們能做好的就是怎麼把我們自己的核心的價值、長期的價值構建得更好。”

  那麼,爲何破發頻頻,企業還在扎堆赴港上市?2018年,內地企業赴港上市速度加快,僅在7月3日一天就有11家公司提交了上市申請。

  對於爲什麼要選擇港股上市?齊家網公關總監張曉楓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對於資本市場的選擇是根據企業的發展階段決定的。”

  楊德龍認爲,港股的上市流程較爲簡單是企業赴港上市的重要原因:“在香港上市的企業多數都是一些新興產業,這些企業有的可能暫時不符合A股的上市條件,或者需要快速上市,因爲在A股上市需要排隊,時間比較長。”

  高樟資本創始人兼CEO範衛鋒評論稱,各種“新經濟”公司扎堆美股、港股上市,似乎要藉着美國納斯達克在歷史高位的勢能,抓住幾年一遇的上市窗口。小米、美團點評、映客……這批公司的上市,不僅承擔着他們自己的命運,更是對過去幾年VC行業的所謂新經濟估值體系、思考邏輯的嚴肅檢驗。 同時,他認爲在新的週期之中,新的機會、新的玩家、新的投資邏輯正在醞釀,資本市場也將迎來洗牌浮沉。

  根據投中統計的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VC/PE完成募集基金規模同比下降七成,達到近一年來的最低值。有市場觀點認爲,這個數據意味着,投資機構在今年一季度募到的錢急劇減少,投資機構沒錢了,創業公司在一級市場的融資難度就會大大增加。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投資人稱,流動性問題引發了集中上市,“資本也有季節,現在應該不算旺季,即使很多大的獨角獸公司,也可能面臨流動性問題。”

  ■ 延展

  映客上市一波三折

  事實上,映客的上市之路並不順暢。奉佑生帶領的映客直播的早期團隊,脫胎於咪咕網站的一個音頻直播項目,後拆分獨立創業。在將原音頻直播的用戶引導至新直播應用時,出現了問題。“原用戶是用QQ賬號登錄的,新應用的接口出現問題,導致用戶無法登錄”,一位映客直播早期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這一問題導致早期音頻直播的用戶幾乎損失殆盡。

  隨後(2015年),失去早期用戶的22個創業者,從北京的民宅起步,利用做音頻直播的經驗,藉着智能手機和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創了不同於傳統PC(個人電腦端)直播的移動直播平臺映客。2015年年底到2016年年初,映客直播依靠獨有的豎屏直播、美顏直播、三位主播連麥等功能,在移動直播領域掀起風潮,YY、鬥魚等傳統直播巨頭紛紛推出豎屏移動直播,花椒、熊貓等新入局者爭相涌現,一時間全國涌現400餘個移動直播平臺,VC、PE爭相押注,帶動了“百播大戰”的風口。

  雖然在業務層面引領風潮,但映客直播登陸資本市場的路徑卻不順利。2016年9月,國內上市公司宣亞國際宣佈擬以近28.95億元人民幣,收購北京蜜萊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映客直播的運營主體,下稱:北京蜜萊塢)48.25%股權。交易完成後,映客直播將是北京蜜萊塢第一大股東暨控股股東。

  然而,宣亞國際收購映客直播股權所用的資金,是源自北京蜜萊塢四大股東的借款,而這四大股東又增資了宣亞國際的四個大股東。因此,該起交易被業內質疑映客是變相“借殼上市”,進而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同年12月,宣亞國際宣佈收購映客直播失敗。

  借殼上市失敗後,映客尋求獨立IPO。2018年3月26日,映客直播首次向港交所遞交了IPO招股書。7月12日,映客直播證實登陸港股市場。

  新京報記者 白金蕾 閻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