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北京常營美育“大促”後關門 預付費模式再“爆雷”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15日 06:08   新京報

  3月6日,記者在華聯常營購物中心看到,該公司所在的3樓03號鋪位大門緊閉,通過玻璃門能看到,教具、教材都整齊地擺放在前臺。

  新京報記者致電常營美育法人戴斯,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該校店長楊茜電話無人接聽。據工商信息,常營美育所屬公司爲北京和潤斯達商務諮詢有限公司,法人爲戴斯,楊茜爲第二股東。

  據瞭解,美育主要爲3歲以上兒童提供音樂舞蹈啓蒙教育,在北京、上海、河北省等多個省市均設分校。美育總部負責人介紹,除北京方恆直營中心、上海長寧直營中心外,其他分校均爲美育的加盟店。記者發現,目前,在美育官網的“分校據點”圖裏,常營美育授權中心已被移除。

  2月18日晚,常營美育因拖欠租金,被要求關停。

  2月28日,美育總部發布聲明:常營美育的學員可以選擇北京其他授權中心或方恆直營中心繼續學習。據悉已有部分學員轉入,一部分家長希望繼續維權,尋求退費。

  學員突遭停課 教師被拖欠工資

  2019年元宵節之後,劉欣和張超有了一個共同的身份,“常營美育受害者”。

  事情發生於2019年2月11日,一紙公告打破了春節後的寧靜。

  當日,華聯常營購物中心一層總服務檯貼出公告:常營美育拖欠購物中心2019年1月份租金,特提醒消費者儘量避免進行任何形式的預付費消費;已辦理該商鋪各種形式卡、券、會員資格的客戶,儘快與商戶辦理退卡退費手續。

  常營華聯運營負責人丁俊告訴記者,按約定,常營美育方需要最遲在1月25日繳納當月租金7萬元,但股東楊茜只在1月29日支付部分租金2萬餘元,她還表明將繼續經營的意願。

  也有家長通過微信詢問學校是否會撤店,楊茜表示,學校會繼續辦下去,本週日(2月17日)正常上課。而這卻成了常營美育會員的最後一節課。

  2月18日晚,常營華聯方要求美育關停。據丁俊透露,當天,有人開始從店鋪里拉運鋼琴等教具,被物業保安現場制止,拉琴人員態度蠻橫,商場報警。“這已經屬於嚴重逃場行爲,故要求美育停止營業。”

  2月18日,店鋪被物業封閉,老師停課。

  這一消息也從一位美育老師口中得到證實。據朱雨然介紹,楊茜曾跟老師溝通先賣掉部分鋼琴,用於支付拖欠的老師工資。

  常營美育向家長髮布通知。

  據家長不完全統計,受影響會員有118人,涉及金額近百萬元。除了會員,老師也是受害者。常營美育的授課老師朱雨然表示,公司拖欠了她兩個月工資,並且從入職開始,原先承諾的可幫繳納社保,也沒有兌現。

  記者瞭解到,除朱雨然外,其他授課老師均被拖欠工資,且社保也沒有按時繳納。

  收費模式涉嫌違規 關門前曾多次促銷

  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是一場毫無徵兆的“關門”。

  多位家長告訴記者,2018年12月、2019年1月,常營美育還進行過促銷。

  劉欣的孩子是老會員,今年1月,銷售老師聯繫他稱,正在進行節前最後一波促銷,單節課程最高打六折,同時也還有贈課。最終,劉欣花了8400多元續費。

  除“折扣優惠”外,在1月中下旬,常營美育還推出了“3999元24課時”的優惠活動。位於常營美育對面的一位店鋪負責人也告訴新京報記者,“年前還看到在做瘋狂促銷。”

  家長提供的繳費收據。

  記者發現,常營美育主要採取“課時包”的形式收費。課時包有24節課、48節課、96節課、156節課等多種,如果按每週一節課的節奏上課,24節的課時包需要上半年。

  不僅是常營美育,美育方恆店、亦莊店等均採用這種收費形式。亦莊店的王老師告訴記者,每類課程一週只安排一次,不管上哪個課,家長只需要劃掉相應課時。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發佈的《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對此,美育總部負責人表示,在收費方面或將適當做調整。

  法人疑“失聯” 總部不予退費

  多位家長告訴新京報記者,關門後,常營美育曾向家長提出解決方案。

  2月19日,在常營美育“週四17:30三歲舞蹈班”的微信羣裏,常營美育通過其官方微信號告知家長,校方已找到新的地點繼續上課,距離華聯一百米,還是原班老師,課程進度不變。但由於新校區升級改造,需停課一週。

  但一週後,並未如期開課。2月24日,楊茜通過微信聯繫到家長,“美育從開業到現在一直處於虧損狀態,已跟總部及北京各分校溝通過,剩餘的課時可以免費上完。如果想要退費,公司無力支付,只能進行法律訴訟。”

  之後,家長便無法聯繫上楊茜。法人戴斯的電話也無法接通。2月25日,家長以常營美育詐騙爲由到常營派出所報案。

  “一開始總部並不知情。也是從家長口中知道這件事的。”美育總部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2月23日,總部在瞭解事情後就聯繫了戴斯,並約定3月6日在北京見面,商談後續處理事宜。但當日戴斯並未露面,此後,上述負責人便與戴斯失去聯繫。

  2月28日,美育總部通過官方微博發佈聲明,提供三個處理方案:可選擇北京市內其他授權中心繼續學習;在望京方恆直營中心繼續學習;總部將於常營美育附近另覓教學點,提供原有學員繼續學習,開課時間暫定4月初。

  聲明中提到:總部與常營美育屬於教學內容授權關係,總部從未參與其投資及運營,也未參與盈利分配。需要退費的學員要向戴女士(戴斯)主張。

  記者以想要加盟美育爲由進行諮詢,一位運營部黃姓負責人表示,總部主要爲加盟店提供課程體系、教材、學生管理系統,以及教師、相關管理人員培訓。並表示,加盟店財務跟總部相互獨立,總部也不會介入運營。

  “虧損”說法遭質疑 學費被指流向不明

  楊茜口中的“虧損”狀態,美育總部負責人並不認同。據他介紹,從總部拿到的數據完全看不出導致經營不下去的狀況。“招生情況、會員數據、每個月的收入等都是很正常的數據,可能沒有賺到很多錢,但也不至於學校倒閉。”

  朱雨然也向記者表示,一直都有家長來報課,上課也很正常。“看起來是盈利的。”

  有家長認爲問題不是出在學校的經營上,懷疑學生繳納的學費被用於別處。數位家長向新京報提供的繳費信息顯示,多筆學費都支付給了北京長瑞陽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雲像(上海)數字技術有限公司、北京孔瑞童裝經營部等賬戶。

  家長提供的交易記錄。

  記者通過天眼查,並未發現上述公司與戴斯、楊茜有直接聯繫。上述公司的業務內容跟常營美育完全不同。新京報記者撥通了北京長瑞陽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其工作人員稱,公司主要是酒店業務,對常營美育課程不知情。

  3月2日,被指“失聯”的戴斯出現在美育常營的員工羣。根據微信截圖,戴斯表示有投資商願意出錢接手,“差老師的工資和保險也會在近幾天內給到,但想要留下的要再續簽兩年合同。不想留下的可以起訴要回工資。”但跟員工協商無果後,戴斯退羣。

  丁俊表示,他一直與戴斯、楊茜保持溝通,配合政府約談。“現在處於案件偵辦期,之後的處理辦法要根據偵辦結果而定。”

  丁俊認爲,華聯未參與該商戶任何經營行爲,更未向消費者收取過任何費用,且在租賃合同明確約定,租賃期間商鋪出現任何經營問題及服務、質量客訴問題,均由租戶自行承擔。

  截至目前,已有30多位會員轉入方恆直營中心、亦莊授權中心等繼續上課。仍有70多位家長選擇繼續維權。劉欣告訴記者,希望能退費,並追究相關人員的發法律責任。“雖然被騙,但還是會給孩子繼續報早教的。”

  包括朱雨然在內的3位教學老師已申請勞動仲裁,單方面與常營美育解除勞動合同,多位老師開始尋找新工作。

  截至發稿,戴斯的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楊茜的電話無人接聽。

  律師:報班慎選預付費 若出問題維權很難

  事實上,教育培訓機構突然閉店的現象,遠不止一例。加盟店關門,品牌方是否需要承擔責任?北京市隆安律師事務所律師尹富強表示,從法律角度主要看簽約主體是誰,收款(人)主體是誰。一般情況下籤約主體、收款主體承擔責任,若總部非簽約主體或收款人,那麼向其主張得到賠償的概率不大。

  “在當前現狀下,建議謹慎選擇預付費,即使選擇也不要一次性交費太多。”尹富強提醒消費者,一旦出現問題,對學生家長來說,維權很難。

  (應受訪者要求,劉欣、朱雨然、張超、丁俊均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