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西安“哭訴維權”女車主:希望不要深挖她的個人生活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4日 20:21   新京報

  西安“哭訴維權”女車主:希望大家關注事情本身,不要深挖她的個人生活

  “我想呼籲大家,關注事件本身,不要過分關心我個人,保護我的個人隱私,公平客觀地看待這件事。”

  西安奔馳女車主王倩(化名)維權一事又有進展。

  4月14日,一段女車主王倩與“利之星”相關負責人協商錄音曝光。錄音顯示,儘管“利之星”4S店相關負責人表示道歉,但王倩對此並不接受,並表示等待車輛檢測調查得出結果後再進行處理。此外,當地市場監管部門已成立調查組介入調查,西安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官方微博發佈稱,市場監管部門已經責成涉事“利之星”4S店儘快落實退車退款事宜。

  對此,梅賽德斯-奔馳迴應稱,已派專門工作小組前往西安與客戶直接溝通。4月14日,梅賽德斯-奔馳就車主被迫交納金融服務費一事聲明稱,未向經銷商及客戶收取任何金融服務手續費。

  協調錄音曝光 雙方未和解

  4月13日下午,奔馳女車主王倩(化名)與西安利之星相關負責人見面協商。雙方並未當場和解,並圍繞着數個問題產生爭執。新京報記者從女車主家屬處獲得協商錄音。錄音顯示,王倩並未當場答應西安利之星總經理提出的換車或退款建議,表示願意等待車輛檢測後的調查結果,再進行處理。

  王倩稱,西安利之星所有行爲避重就輕,胡亂收費,拒不承認,她不能接受道歉。調查組人員稱,王倩反映的所有問題都將在調查結束後得到答覆。

  王倩在協商中提出幾點質疑,第一,4S店一直以國家三包規定回覆稱“車輛只能更換髮動機”,但爲何不按照國家三包要求,車輛維修5天以上爲她提供備用車,店家有利用國家三包逃避責任的嫌疑。

  第二,在購車當天,銷售人員全力勸導她使用貸款購車,在付完首付及保險費用後,又被要求給個人轉賬15200元,事後才得知是奔馳金融服務費,過程中是否存在欺騙行爲,服務費的收取依據以及定價標準是什麼?

  第三,事件視頻被爆出後,在事情並未協商解決前提下,爲何4S店在4月11日公開告知媒體,已與購車人達成和解。

  王倩表示,針對這些質疑,4S店和奔馳方面並未當場給予答覆。

  奔馳:要求經銷商確保消費者合法權益

  4月14日,就車主被迫交納金融服務費1.5萬一事,梅賽德斯-奔馳迴應央視財經稱:(奔馳)一向尊重並依照相關法律法規開展業務運營,不向經銷商及客戶收取任何金融服務手續費。並表示,梅賽德斯-奔馳公開並反覆地要求經銷商在其獨立經營的過程中要誠信守法,確保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此前,梅賽德斯—奔馳已在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對客戶的經歷深表歉意。已派專門工作小組前往西安,將盡快與客戶預約時間以直接溝通,力求在合理的基礎上達成多方滿意的解決方案。

  對話

  女車主:“等待檢測結果出來後依法維權”

  4月14日,奔馳女車主王倩(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她已拒絕奔馳方提出的先退款再檢測建議,表示願意等待檢測結果出來後依法維權,並請求大家關注事情本身,不要深挖她的個人生活,目前一家人深受其擾。

  王倩的家人小磊(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因爲輿論的壓力和網友的支持,他們有了和奔馳方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希望就購買過程中的不合理部分得到專業權威的調查和解釋,“應該會有很多人和我們一樣,遇到過不合理的地方。”

  小磊說,他們已經將相關訴求提交至當地工商部門,調查組表示近期將會有調查結果,“我提出的八個訴求相關證據,包括金融服務費的利益鏈條,多少人被收取了這筆費用,怎麼收的,希望能在調查結果中看到。”

  “如果是以次充好 依法假一賠三”

  新京報:目前事件的進展是什麼?

  王倩:4月13日我第一次去當地工商局配合調查,相關部門也立即介入了,我提出了8個訴求,需要奔馳方面回覆。

  新京報:你指的奔馳方面是梅賽德斯—奔馳還是西安利之星4S店呢?

  王倩:前期他們雙方都在互相推諉,但和我籤合同的人是西安利之星,我也是看重的品牌纔去了利之星購車,奔馳官方和利之星在處理過程中都欠妥,其實我都不滿意。

  新京報:現在奔馳方面的態度是什麼?

  王倩:當面協商的時候,奔馳方表示可以先把我的錢退給我,再去做檢測,出現問題又按照相關的標準進行賠付。

  新京報:你同意了這個建議嗎?

  王倩:沒有,我拒絕了,不存在先退款再檢測,如果沒有問題爲什麼要退款給我,沒有必要迫於輿論壓力做這件事,我願意等待最終的結果。

  新京報:協商時,西安利之星提出道歉,你接受他們的道歉嗎?

  王倩:不接受,在和西安利之星溝通的時候,我讓她回答我的幾個問題,到最後他們也沒回答,我也非常不滿意對方高高在上的態度,讓我感覺是在施捨我,我現在站在漩渦中間,情感上接受不了。

  新京報:你希望看到什麼樣的調查結果?

  王倩:實事求是,就事論事。如果檢測下來,確實是售前有問題,那就該按法律法規說的以次充好,假一賠三。如果是售後的問題,證據表明是我使用不當造成的問題,那我該出錢出錢,該換髮動機換髮動機,只要正規有證據,我都信。

  新京報:你認爲4S店利用國家三包規定推諉責任嗎?

  王倩:我一直的態度都是,只要他們說清楚在國家三包範圍內怎麼認定(新車發動機漏油),只要說清楚我就認,但他們說不清楚。國家三包法律沒有問題,這幾天我仔細讀過國家三包政策,是非常公平的,企業不應該斷章取義,把法律變成企業的藉口,希望所有人客觀心態,不要主觀揣摩,更不希望惡意發酵。

  “收到威脅信息 嚴重影響個人生活”

  新京報:現在輿論討論給你帶來壓力了嗎?

  王倩:實際上,在4月12日視頻傳到網上前,家人一直在躲這個事,後來輿論一直髮酵,一邊倒,網上說我是演員,是間諜,各種東西向我襲來的時候,我很難過。我的家人不停在安慰我,我決定直面這件事,不再給家人帶來困擾,所以我才接受採訪。

  新京報:你受到哪些方面的騷擾?

  王倩:已經有人不停通過朋友親人找我,我的手機號被泄露出去,短信微信全都是陌生人的信息,甚至有恐嚇,還有人在網上捏造一些關於我的事情。這些對我家人都造成困擾。最重要的是我怕有些人冒名做一些惡事就更不好了。

  新京報:你有什麼想對公衆說的嗎?

  王倩:我想呼籲大家,關注事件本身,不要過分關心我個人,保護我的個人隱私,公平客觀地看待這件事。4月12日第一次接受採訪時,我已經表明可以不打馬賽克了,我願意面對這件事,帶領大家去維權,但不是想讓大家來談論我的長相,是否結婚,在哪兒讀書等等,這件事情過後,還會有很多人要維權,應該給維權人應有的尊重,而不是成爲他們以後維權的顧慮。

  新京報記者 張彤 編輯 程磊

  西安利之星:幕後老闆是奔馳中國董事、馬來西亞拿督

  女車主奔馳車頂哭訴維權事件持續發酵,而奔馳與其經銷商利星行之間的高度關聯性成爲關注的重點。實際上,奔馳與利星行之間的關係遠不止廠商與經銷商之間的關係那麼簡單,利星行更是在梅賽德斯-奔馳(中國)汽車銷售有限公司擁有相當的決策權和話語權。這使得奔馳對利星行充滿矛盾,一方面希望稀釋股權,以獲得進一步的控制權。另一方面,其在中國市場的銷售在一定程度上對利星行依然存在依賴。

  擁有奔馳話語權的利星行

  利星行是一家老牌的香港跨國貿易公司,上個世紀80年代就獲得了奔馳乘用車在中國市場的獨家代理權,引進並銷售奔馳乘用車,1993年利星行汽車在上海建立了中國第一家國際標準的奔馳授權經銷商店;直到2006年,奔馳中國總部遷至北京,才收回其在中國市場總代理權和售後等功能。但業內有一種說法,爲回報利星行在奔馳最初進入中國市場時所做出的貢獻,利星行成爲奔馳中國的股東,其多位高層人士也擔任過奔馳中國的董事。

  本次輿論主角西安利之星的法定代表人爲顏健生,新京報記者查詢到,顏健生在多家利星行汽車4S店和公司中擔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不僅如此,顏健生還是梅賽德斯-奔馳(中國)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簡稱“奔馳中國”)的董事,同時也在奔馳中國的控股股東里。奔馳中國的股東包括戴姆勒大中華區投資有限公司、戴姆勒股份有限公司和INSIGHT LEGEND LTD。根據公開報道,其中持股25%的INSIGHT LEGEND LTD的法定代表人也是顏健生。簡單來講,西安利之星、利星行、INSIGHT LEGEND LTD實際上都是一個老闆——顏健生,而顏健生同時還是奔馳中國的董事和股東。

  西安利之星的股東分別爲中星集團有限公司和西安航空發動機集團天鼎有限公司,以8000萬人民幣爲註冊資本,成立於2012年5月,法定代表人顏健生。其中,中星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達到75%。中星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豪華車經銷商集團利星行汽車大名鼎鼎,利星行汽車2017年的年度營業收入達到801.1億元在2018中國汽車經銷商集團百強排行榜中排名第三。

  進一步查詢啓信寶顯示,西安利之星的企業類型爲外資投資企業分支機構,爲外資公司。值得關注的是,由顏健生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多達128家,包括利星行(中國)汽車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和利星行貿易(中國)有限公司,擔任高管139家。在擔任法定代表人或任職的企業中,多數與利星行相關。這就是說,在諸多利星行旗下的奔馳4S店中,顏健生擔任法定代表人,擁有決定性話語權。

  除了這些身份之外,馬來西亞人顏健生還有一個身份是馬來西亞的拿督。在馬來西亞,“拿督”頭銜是榮譽制度下的一種稱號,雖然不具有世襲和封邑的權力,但是一種象徵式的終身榮譽身份。

  梅賽德斯-奔馳(中國)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現在的法定代表人爲劉禹策,也是公司董事長。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劉楚羣,其曾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利星行的掌舵人。

  公開資料顯示,劉禹策又名劉楚羣,爲馬來西亞已故富商劉玉波的侄子。而劉玉波爲利星行的創始人,有着“沙巴木材大王”之稱,爲東南亞著名木材商。在劉玉波晚年時,劉禹策接棒中國大陸及臺灣地區代理奔馳汽車的公司董事長職務。

  而劉禹策在10多年前曾是利星行(大連)汽車有限公司、大連中星汽車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2012年11月劉禹策退出利星行(大連)汽車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變更爲顏健生。大連中星汽車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1999年5月由劉禹策變更爲GANKHNSENG(即顏健生)。

  據媒體此前報道,從股權結構、董事會組成來看,利星行在梅賽德斯-奔馳(中國)汽車銷售有限公司享有相當的話語權,就連梅賽德斯-奔馳(中國)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在北京的辦公地點戴姆勒大廈,也是座落於利星行旗下的利星行廣場。

  利星行與奔馳的糾葛

  奔馳與利星行,遠不止車企廠商和經銷商之間的關係那麼簡單。

  最初,利星行曾持有奔馳中國49%的股權,是奔馳中國最大的股東(戴姆勒股份公司和戴姆勒東北亞投資公司分別擁有奔馳中國41%和10%的股份);還獲得了奔馳中國籤授的8年“保護協議”(已於2010年12月31日到期)。在2010年年底,奔馳在中國擁有120家經銷店,有50多家屬於利星行,利星行已佔據了40%的份額。

  但“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天下攘攘,皆爲利往”,合作已久的奔馳與利星行之間也出現了“摩擦火花”。2010年,北京奔馳新E級車加長版上市時,利星行對進口E級車進行8萬-10萬元的大幅降價拋售,此舉影響到了剛剛上市的國產E級車的市場發展和價格策略。業內人士表示,站在利星行的角度來講,謀求自身利益無可厚非。但對於奔馳中國來講,利星行的行爲某種程度上已經損害了奔馳中國的品牌形象和在市場的發展。

  有業內人士認爲,或是因爲北京奔馳新E級事件,直接導致了奔馳加速了渠道整合的速度。2011年,爲稀釋利星行對於奔馳中國的管理權以及在整個銷售網絡中的主導權,奔馳上演了一場“杯酒釋兵權”,整合中國銷售渠道;同年8月,利星行表示將逐步退出奔馳中國未來的管理事務,重新做回經銷商的角色,但作爲退出補償,利星行將獲得華東和華南的市場開拓權;2012年,戴姆勒所持有的奔馳中國股份由51%增至75%,利星行的股份則由49%減持至25%。曾有分析師表示,雖然利星行退出了奔馳中國的日常管理事務,但實際上獲得了更大的銷售權。

  同樣是在2012年,奔馳中國在經銷商網絡中引入龐大集團,在不得罪利星行的前提下,扶持龐大集團這樣的經銷商入局,也是奔馳爲了保證銷量打的“小算盤”。

  2017年,奔馳母公司戴姆勒收購利星行15%的股份,此舉再次將奔馳與利星行深度捆綁在一起。儘管奔馳爲了在一定程度上擺脫利星行的掌控,成立新銷售公司、稀釋利星行股權;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如今利星行在奔馳中國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利星行與奔馳的關係不僅僅是在國內有聯繫。在韓國,利星行仍是奔馳銷售的主體;據瞭解,奔馳在韓國最大的經銷商是韓星汽車,而利星行擁有韓星汽車100%的股權。

  系統外的獨立經銷商難受

  曾有業內人士表示,作爲奔馳中國的股東之一,利星行在奔馳的中國市場銷售上擁有一定的特權,這已經成爲公開的祕密。這也使得利星行系統之外的獨立奔馳經銷商相對難受了。

  2010年曾發生奔馳經銷商以大欺小的事件。據瞭解,當時利星行欲以60%的股份入股杭州一家奔馳經銷商遭拒,利星行便在該獨立經銷商附近開設一家新的奔馳銷售點,並要求該經銷商遷移到郊外,否則吊銷其代理資格;而在該經銷商被迫遷移之後,發現自己的訂貨賬號已被關閉。曾有傳聞稱,近年仍有利星行欲入股奔馳獨立經銷商的事件發生。

  不可否認,利星行在奔馳整個銷售環節中的重要性。一位汽車行業資深分析師表示:“利星行在奔馳整個銷售網絡中的優勢在於其‘大’,這樣的角色決定了它至關重要的話語權作用。即便奔馳中國經歷過渠道整合、擁有獨立經銷商,但在中國市場利星行仍是奔馳銷售的‘老大’,所謂大而不倒即是此理。”

  但也是因爲利星行的“大”,導致其他獨立經銷商的發展相對有些艱難。上述分析師說,“當下雖然奔馳在中國除了利星行之外還有其他的經銷商,但其主要銷量還是依賴利星行的銷售。”

  據公開報道的數據顯示,在中國市場,利星行貢獻了約1/3的奔馳銷量,一些奔馳進口車型多通過利星行進貨。

  西安利之星汽車有限公司官網上提及自己是利星行集團成員時,對利星行依然有這樣介紹:“利星行汽車是中國最大的豪華汽車經銷商集團之一,專注服務豪華汽車品牌,服務網絡遍佈全國82個城市,是中國汽車流通行業的領導者。”

  質量和暴力售後保養問題頻被曝光

  西安利之星號稱西安最大的奔馳4S店,從開業以來,問題不斷頻頻被曝光,除了汽車質量問題、暴力保養之外,還包括店員捲款逃跑、陌生男子輕易開走百萬奔馳車、因欠款遭堵門等等。

  例如,2014年6月25日,西安利之星奔馳4S店的一名店員捲款而逃,約有兩千萬元被帶走,後被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丈八路派出所民警證實確有其事。同年10月,一名男子在西安利之星工作人員不知情的情況下,輕而易舉開走價值近百萬元的奔馳ML級新車,雖然此後車被找到,但西安利之星的管理安保問題十分嚴重。2014年10月,西安利之星欠某客戶數千元欠款遲遲未還,該車主駕車堵門。

  不過,西安利之星被投訴和詬病最多的,還是所售車輛的質量問題以及暴力售後保養問題。2016年2月5日,一名女車主在西安利之星花48.6萬元購買了一輛奔馳GLC 300,在提車後還沒開到家就因故障而導致儀表盤一個黃燈亮起。2016年4月,張先生在西安利之星花260萬購買邁巴赫S500,但僅半個月豪車就出現漏油。2017年5月在汽車論壇上,有爆料稱西安利之星合格證造假。2018年4月西安高先生花246萬購買的奔馳半年之內修5次。

  暴力保養也是西安利之星被詬病的問題之一。在汽車之家、天涯等汽車論壇上,網友爆料車輛出現問題後去西安利之星詢問原因,但卻被告知德國人設計時沒考慮中國的現狀;在車輛剮蹭後去西安利之星維修,但維修後顏色出現差異,也被告知是正常。

  利之星2015至2018年間涉訴訟17起

  在西安利之星購車出現問題的車主們,遇到最大的難題就是維權難。新京報記者在無訟網上查詢發現,從2015年至2018年,有關“西安利之星汽車有限公司”的案例達到17起,其中包括6份判決書,11份裁定書,所涉及的基本都是民事買賣合同糾紛。

  在11份裁定書中,其中有8份西安利之星作爲原告,因買賣合同糾結分別對8個人提起訴訟。最終因未在7日內預交案件受理費,裁判結果是按西安利之星汽車有限公司撤回起訴處理。  

  涉及個人起訴西安利之星買賣合同糾紛案例有3起。在一起民事糾紛案件訴訟文件中一位車主表示在簽訂銷售合同並交付1萬元定金之後,被告知需加錢才能提車。

  新京報記者 王琳琳 圖片 啓信寶截圖 編輯 陳小兵 張冰 校對 範錦春 李銘

  回顧

  ●3月27日

  王倩去提車,儀表盤上提示“下一次加油時,加註1L發動機油”,銷售員告知把車開到店裏去解決。

  ●3月28日

  銷售人員稱,車要做系統升級,下午又說發現車輛發動機漏油,是否可以拆開看看。王倩沒有同意,要求退款或換車,銷售人員稱,需等待3天。

  ●4月1日

  銷售人員告知,退款比較麻煩,是否可以換車,再給一定補償。王倩同意。

  ●4月4日

  銷售人員又表示,希望給車輛換一個發動機,再給一定補償。王倩未同意。

  ●4月8日

  銷售人員稱根據國家三包,只能換髮動機。王倩表示不能接受。

  ●4月9日

  王倩來到4S店內坐在車上與店員發生爭執。“那個視頻不是我們拍的,不知道誰拍了傳上網的。”

  ●4月11日

  高新區市場監管部門介入調查。對涉事車輛依法進行封存,並委託法定檢測機構進行技術檢測。對消費者新提出的訴求和證據調查覈實後,依法依規作出公正處理。

  ●4月13日

  市場監管部門再次責成4S店儘快落實退車退款事宜。梅賽德斯—奔馳方面表示已派工作組前往西安。

  ●4月14日

  梅賽德斯—奔馳方面表示“未向客戶收取金融服務手續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