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萬科劉肖:新青年要做貢獻者和行動者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6日 02:09   新京報

  執掌萬科北方區域第五年,劉肖接受新京報房產部記者專訪。在過去幾年,他先後提出“6+X”轉型戰略、作品時代、推出萬鏈、落地萬科合夥人制度等等。新京報房產新聞出品

  更多“新青年”人物報道,請點擊:五四100年·新京報對話30位青年

  即便執掌萬科北方區域五年,在大家眼中,劉肖仍顯得很低調,除了參加公開的活動外,他本人私下很少接受媒體專訪。

  處女座的他,有着同類天然的特質,外表高冷、安靜,做事卻細心、嚴謹,是完美主義者。與劉肖對談,拋去固有的標籤和外在的光環,他給人最大感覺是一種來自內在的力量感與責任感。

  ■人物簡介 劉肖,男,1979年9月生於安徽省固鎮縣,現任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北方區域首席執行官。曾供職於麥肯錫公司,並獲得哈佛大學 MBA。2015年開始執掌萬科北方區域,先後提出“6+X”轉型戰略、作品時代、推出萬鏈等。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這是一個人在經歷了行業跌宕起伏與企業鉅變後更加堅定和淡然的氣質,古人云,“凡是成大事者,必經歷大磨難”。事實上,在劉肖執掌萬科北方區域的過去幾年,是不平凡的,甚至是撕裂的。從天津8·12大火、到萬科股權紛爭,從3·17、3·26等樓市新政,到限房價時代來臨,擺在劉肖面前的難關一重又一重。

  於不變中應萬變,並以萬變應萬變。天津火災,劉肖第一時間奔赴災區現場指揮救援,不僅完成了艱苦的災後重建工作,還在災後一週年之際,讓800餘位業主實現了回家夢。面對白銀時代和企業發展難題,他提出“6+x”的轉型戰略,並隨着時間發展進而調整、精進,形成如今聚焦開發即售核心業務,將產業辦公和長租公寓作爲主要業務,教育和養老作爲城市的配套業務。 與此同時,他推進合夥人制度在北方區域落地,通過組織架構調整,以提高員工效率與企業治理能力。

  新的一年,北京萬科提出淘金行動、冠軍戰役、鑄劍行動、菁英行動、長征戰役、雙好戰役等多項任務。帶領團隊不斷拼搏與前進,這很符合劉肖的性格,他總結自己是一個改變、創造、篤行的人,“喜歡改變、需要創造、喜歡行動,一步一個腳印,不戀過去,不迎未來、不雜當下,只關注現在。”

  在去年5月9日舉行的瑞士日內瓦——世界經濟論壇,邀請100位當今世界最優秀的青年藝術家、商界領袖、政府人士、社會企業家和科學家,加入“全球青年領袖”社區,其中劉肖及碧桂園董事會副主席楊惠妍等11位青年領袖入選。這些青年領袖行事果敢、注重成效,並富有企業家精神,他們都致力於爲改善世界狀況而貢獻精力和智慧。

  作爲青年領袖,劉肖正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影響着當下以及未來青年人的精神面貌,劉肖說,“我心中的新青年應該是一個貢獻者和行動者。”

  二元世界衝擊

  相比於不少職業經理人簡歷上豐富的從業經歷,劉肖的職業生涯簡單不過,僅麥肯錫和萬科兩家公司。但他的人生歷程並不一般,從一個小縣青年到哈佛精英,從以諮詢爲主的麥肯錫到注重業務實操的萬科,用他的話說,“這兩段經歷始終給我一個‘二元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環境對比和衝擊下,讓我去認識這個世界。”

  1979 年9 月,劉肖出生於固鎮縣,一個位於安徽省東北部的小縣城。安徽以秦嶺-淮河爲界,淮北人性格豪放、粗狂,江淮之間的人則聰明,學風文風很盛,淮南人則能幹、細膩。雖然固鎮縣位於淮北,但是劉肖身上更多的是淮南人身上聰明、細膩的品質,以及安徽人對於新知識、新思想、新文化的追求和渴望。

  衆所周知,安徽盛產名人,尤其是新思想的啓蒙者,新文化的倡導者,諸如陳獨秀、胡適等人。陳獨秀曾雲,“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於硎。”他認爲“青年之精神”是“內圖個性之發展,外圖貢獻於其羣”。

  劉肖說,從縣城到北京再到出國,從麥肯錫到萬科,這兩方面對他影響很大。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或許深受“同鄉”影響,新青年精神之於劉肖,也如影隨形,雖然出身小縣城,但他並未志短,而直接報考了位於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先後獲得學士、碩士學位。從小縣城到大都市,這樣的跨越給劉肖帶來極大的衝擊,從知識到眼界,從思想到靈魂,“從一個相對封閉落後的縣城,考入北京的大學,然後到美國留學,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視野開闊往高走的過程。”

  這是劉肖經歷的第一個二元世界,第二個則是囿於工作上的轉變。2003-2009 年,劉肖供職於麥肯錫公司,歷任商業分析員、諮詢顧問、高級諮詢顧問、項目經理。2009 年 12 月,他加盟萬科集團,先後出任集團總部投融資與營銷管理部總經理,之後負責杭州、北京、萬科北方區域。

  “麥肯錫做諮詢是一份在‘天上飛’的工作,後來做房地產,這是一個從天上雲端到一個接地氣的工作的過程。”劉肖說。

  哈佛尋找自我

  如果說跳出偏安一隅的小縣城解放了劉肖的思想,那麼走出國門則給他的價值觀帶來極大的影響和改變,讓他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2007年,劉肖赴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讀書,並於 2008 年獲得哈佛大學 MBA。期間,他曾擔任“哈佛美中經互論壇”聯席主席,“哈佛商學院商業、工業與政府社團”主席。

  哈佛大學可謂全美所有大學中的一項王冠,而王冠上奪人眼目的寶珠就是哈佛商學院,是培養企業高等人才的著名學府,是商人、主管、總經理的“工廠”。 讓劉肖較爲深刻的是哈佛的案例教學,這些案例讓你不斷的去思考,你是誰,你想做什麼,你將來想做什麼,在哈佛,最經常碰到的問題是,每做一個決策時,首先探究你爲什麼會有這樣的立場,這個立場背後的原因是什麼,這代表着你有什麼樣的價值觀。

  劉肖說,在哈佛讀書,雖然只是一個碩士學位,“但是我已經結婚,已經工作幾年了,對這個社會有一定認知,但又非常不全面,在這種情況下讀書,不僅僅是學習知識的過程,而是一個找尋自我的過程。因此,對我而言,哈佛的學習是探尋自己內心的過程。

  哈佛畢業後,劉肖收到了很多美國公司發來的offer,但他毅然決然抉擇回國,“中國確實有很多問題,但也充滿活力。如果說宋朝時世界的時鐘在文藝復興的佛羅倫薩,那麼今天世界的時鐘在中國,中國的時鐘又在哪?這就是爲什麼我選擇回國後,選擇了一個和中國社會各個層面都有接觸的一個行業,那個時候我認爲房地產行業是一個非常接地氣、和經濟變化、城市變化都息息相關的行業。”

  除了家國情懷外,劉肖進入房地產行業也與自身性格有關。彼時的2009年,中國的房地產行業還處於粗放階段,更處於後經濟危機時代的復甦階段,有很多未知的不確定性,但是劉肖說,“我更喜歡可能會存在變化的東西,不是特別成熟的地方,一定是改變很大的地方。”

  使命與價值

  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學成歸國後,劉肖加盟了萬科,記者問他選擇萬科的原因時,他笑着說,“萬科代表了很多變化、迅速增長的可能性、機制的創新以及情懷的堅守、美好生活的打造等等。

  的確如此,萬科不僅是我國最早一批實施住宅標準化、產業化的企業之一,還是國內首個突破千億銷售額並霸佔一哥地位多年的房企,從職業經理人到萬科合夥人制度,更凸顯了其在公司治理上的前瞻性。更重要的是,萬科一直引領房企的轉型之路,從“三好住宅”到“城市配套服務商”,再到“城鄉建設與生活服務商”,從“多元化轉型”到“收斂聚焦、鞏固提升基本盤”。

  劉肖做企業的價值觀是,不僅要能夠創新產品和模式,還要爲客戶創造好的服務,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一點,或者讓這個行業變得美好一點點,讓客戶得到更多的滿足,這是他做企業的一個初心和使命。“創新是意味着你能看到當下客戶的痛點、時代的痛點,然後去解決這個問題,解決問題的方式一定不是現在就有的。 ”劉肖說。

  執掌杭州四年,劉肖懷揣使命與責任,不僅使萬科杭州首次突破百億銷售額,還創造“三好”品牌——好房子、好服務、好鄰居,併成爲萬科全國的品牌,他帶領團隊打造的良渚文化村,在全國具有標杆意義,它超越了樓盤概念,以小鎮的尺度、主題村落式的佈局,成爲郊區新鎮建設的示範區、田園城市理想與新都市主義的試驗場。

  萬科的精進戰略

  如果說杭州是劉肖的成名之地,那麼北京讓劉肖大展拳腳。

  2015年3月8日,毛大慶正式離職北京萬科,劉肖接棒,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引起大家熱議與比較。從北京總經理升任北京區域首席執行官、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高光背後,劉肖開啓了轉型與變革,從業務層面到組織架構。

  轉型之戰的高潮莫過於 “6+X”轉型戰略的提出,“6”包含了曼哈頓計劃(存量資產改造)、商業地產、持有型長租公寓、裝修業務、V-link以及金融業務,代號“X”,蘊含着不確定因素,是北京萬科在摸索的養老業務。

  如今三年過去了,覆盤“6+X”轉型戰略,效果如何?劉肖覺得現在回頭去看,應該是正確的轉型方向,因爲這些轉型無一例外都符合城市發展的方向、符合客戶的要求和特點。

  值得關注的是,隨着業務的發展,“6+X”戰略也在發生着細微的調整,諸如商業地產併入到萬科旗下商業地產平臺印力集團中,養老地產從不確定因素成爲確定因素,裝修業務則變爲“X”,萬科的轉型戰略從“6+X”變爲聚焦開發即售核心業務,將產業辦公和長租公寓作爲主要業務,教育和養老作爲城市的配套業務。

  2018年1月10日,由萬科和北控聯合運營的光熙康復醫院正式開業。受訪者供圖

  劉肖和團隊也把業務進行了主次的劃分,存量資產改造和長租公寓是主要業務,劉肖說“處於10到100的階段”,養老和教育定位成城市配套業務,目前是0到1的試水階段,“不斷通過有城市影響力的標杆項目,爭取未來一兩年能夠做到1到10個水平,再繼續發展。”“在規模和商業邏輯的清晰度以及整個行業的成熟度上都不足以立刻支撐成爲萬科北方區域的主要業務。”

  限價時代的“剩餘”法則

  劉肖對北京萬科進行的另一大改變是豐富產品線、發力高端項目。2016年4月,北京萬科召開2016年首場產品發佈會,提出帶有劉氏風格的“作品時代”概念,推出高端產品線翡翠系和大都會系。此後,在產品線上,萬科還推出城市之光。劉肖表示,2019年可能會推出第四個產品線——智慧生活,針對首置人羣,“我想通過每一個新的產品線去表達我們對作品時代的一些想法。”

  劉肖表示,反映“作品時代”的另一條主線是生活服務場景的打造,通過“無邊界住宅”、“人性尺度規劃”、“v-link”、“睿服務”等更好地服務於客戶的全新理念,不斷地擴充萬科“三好”的內涵。

  值得關注的是,在提出“作品時代”半年後,北京房地產市場發生劇烈變化, “競地價、限房價”成爲土地市場主要出讓方式,隨之,限房價項目成爲北京新房市場的供應主力,但是競地價、限房價的模式極大的壓縮了開發商的利潤空間,盈利焦慮使其不得不通過壓縮成本來保證利潤空間,這導致部分限房價項目產品縮水,出現諸如精裝修壓縮成本、奇葩戶型等現象。

  限房價時代,萬科的“作品時代”戰略是否會受影響?是否影響其產品的創新與投入?劉肖透露,面對上述情況,我們很多同事也有類似困惑,但是我在北方區域所有範圍要求以“社會總剩餘”的概念來打造產品,這種概念之下,就要假設限價不存在,做好產品定位,利潤雖然低了,但是消費者剩餘就會更高。劉肖舉例說明,一個價值8萬元/平方米的房子,如果限價6萬元,剩餘2萬元就是消費者剩餘。

  但是對於北京萬科來說,也不打無準備之仗,通過前期土地測算以更好的平衡成本、價格與利潤。“拿地成本超過限價紅線的地塊,寧可不拿,錢寧可不掙。”劉肖說,“我們不會掙每塊地的生意,這個選擇非常重要,仍然有一定的利潤的情況下,我們纔會拿地。”

  ■同題問答

  新京報:過去一年,你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劉肖:市場時代變化很大,自己更加沉穩,也更自信。

  新京報:你心中“新青年”的標準是什麼?一年一度的五四青年節就要來臨,您對時下的青年有怎樣的寄語?

  劉肖:我往往看一個年輕人會從兩個角度,一看他是giver(貢獻者)還是taker(索取者),二看他是談論比較多的talker(講話者),還是喜歡行動的doer(行動者),我心中的新青年應該是一個giver和doer

  新京報:未來,你對自己所處的行業有什麼期待?

  劉肖:希望這個行業在人民美好生活方面能夠做得更多。

  新京報:未來,你對國家社會有怎樣的期待?

  劉肖:每個人生活能夠更好一點。

  新京報記者 段文平  編輯 袁秀麗  校對 吳興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