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嘉誠長子李澤鉅接班後長和首份年報被質疑隱瞞債務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5日 09:47   新京報

  李澤鉅接班後長和首份年報遭質疑

  這一次,沽空機構GMT Research將矛頭指向了李嘉誠旗下公司長和,李嘉誠退休,長子李澤鉅接班後長和的首份年報即被質疑。

  5月14日,GMT在其官網發佈了關於長和(00001.HK)的研究報告。在報告中,GMT表示,長和最近發佈的年報顯示,李嘉誠旗下的長和隱瞞577億港元債務。對此,長和於5月14日深夜緊急發佈公告澄清,稱董事會強烈否認傳言所含的影射。

  5月15日,長和早盤高開0.25%,報79.000港元。開盤後,長和股價出現下跌,截至收盤,長和股價報78.45港元/股,較前一交易日跌0.44%。

  GMT沽空長和稱其隱瞞577億港元債務

  長和年報顯示,長和2018年純利同比升11%至390億港元,是自2013年以來首次呈現雙位數增長。不過,長和的現金流量表下多項科目卻出現負增長,如投資活動現金流減少590.79億港元。此外,長和在經營活動的現金流量爲557.34億港元,同比增幅不到4%。

  目前,長和在50多個國家進行多元化的經營,僱員超過30萬人。長和業務涉及了港口、零售、基建、能源、電訊等。2018年,長和公司收入同比增長9%至4532.3億港元,稅後溢利達到467.82億港元。

  長和被沽空機構直指“營運現金流一直低於稅後現金利潤”。GMT在其官網上發佈沽空報告,稱長和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受自2015年來重組的殘餘影響以及2018年時收購意大利電信巨頭Wind Tre的相關會計調整,長和2018財年的利潤被做多了132億港元。

  GMT將長和的非現金項目(折舊、攤銷、遞延所得稅、資產處置收益和其他非現金項目)相加,2018年的現金利潤應爲629億港元,除去流動資本的變化外大致相當於營運現金流。然而,長和2018年的營運現金流僅爲547億港元,與629億港元相差82億港元。

  GMT認爲,長和2018財年的營運現金流之所以出現了82億港元的差額主要在於非現金項目調整、處置收益和其他非現金利息調整。此外,GMT稱,長和的資本支出一直高於折舊和攤銷,一定程度上是因爲折舊和攤銷費用很可能被人爲壓低。

  GMT表示,通過將部分資產視爲待售資產,長和可能隱瞞了與待售資產相關的577億港元的債務。據GMT推測,這種會計操作正在被長和用來提供更高的市場評級和更低的信貸額度。

  對於GMT此次沽空報告,長和於當日深夜發佈澄清報告,稱“董事會強烈否認傳言所含的影射”。長和表示,集團經審覈財務報表是嚴格遵守適用香港財務報告準則的。與導言所提述集團呈報盈利有關的事宜均已按照適用會計準則在集團之經審覈財務報表作出全面透明披露。至於沽空報告提述與待售資產相關之債務並無綜合入賬的事宜,此亦同樣全面按照適用會計準則之要求,並已與信貸評級機構討論。

  長和認爲,導言顯現選擇性、帶有偏見且嚴重誤導。其僅指出非現金盈利項目,惟未有提及均按照適用報告準則亦有於相關期間呈報之非現金虧損。其提述並無於長和2018年財務報表綜合入賬的債務,只是未有提及因期內收購活動而在資產負債表要列示的債務。

  隱瞞債務風波或與旗下基建資產騰挪有關

  值得注意的是,長和在年報中表示,基建部門於2017年所購業務帶來的全年貢獻,加上於2018年9月收購Wind Tre餘下50%權益帶來的新增利潤,均令盈利及現金流有所增長。

  基建,一直以來是長和的重點業務之一。根據長和2018年財報,集團的基建業務包括長江基建集團的股權與長江基建共同擁有的六項基建資產的權益。

  根據長和2018年財報,公司的收益範圍中,基建收益共計647.2億港元,佔比總收益的14%,較2017年度同比增長8%。

  值得注意的是,這樣的基建業績數字,是長和進行會計調整後的數字。長和在財報中表示,財報中的收益總額等數據已經調整,以撇除非控股權益所佔和記港口信託的業績,以及反映集團於2018年10月分離與長江基建集團共同擁有基建投資之90%直接經濟收益後,所佔餘下10%直接權益的業績。

  長江基建是長和系下屬承載基建業務的重要公司。此前的2018年10月,長和與長江實業集團、長江基建等簽訂經濟收益協議,以現金代價216億港元,完成分離其六項共同擁有基建資產的直接權益合共90%的經濟收益,令溢利貢獻較2017年有所減少。而在長江基建的年報中,這屬於關聯交易,這也意味着是基建資產在長和旗下公司間的騰挪。

  2018年12月31日,此六項共同擁有基建資產已就會計科目的重新分類爲“持作待售之出售組合”。

  那麼,這部分內容究竟是如何影響到長和的財務數據?

  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公司綜合債務淨額爲2079.65億港元,較年初相比增長26%。長和指出,此前在合併報表中列示的上述基建資產債務淨額被重新分類至持作待售之出售組合的會計科目,即單獨列示出來,且與普通的財務報表一致,“持作待售之出售組合”項目中也分爲負債及資產。

  據長和披露,在該組別中,“負債”項目包含“銀行及其他債務”科目,這一科目金額爲577.07億港元,與沽空機構質疑的金額一致。

  根據長江基建集團的2018年財報,公司年度營業收入73.77億港元,同比增長18.83%;淨利潤爲10.44億港元,同比增長1.82%。

  此外,長和在財報中提到收購意大利電訊商Wind Tre餘下50%權益帶來新增利潤,均令盈利及現金流有所增長。年報顯示,Wind Tre所在的電訊部門收益中,3集團在歐洲的業務收益爲784.11億港元,同比增長11%。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長江和記旗下的歐洲電信運營商“意大利3公司”和俄羅斯VimpelCom集團旗下的Wind電信公司合併。此後,長江持有新公司一半股權。2018年7月,長和宣佈斥資24.5億歐元(約合190億元),收購Wind Tre剩餘一半股權。

  Wind Tre2018年11月公佈的財報數據顯示,該公司2018年1月至8月期間的折舊和攤銷費用平均爲1.78億歐元。然而,9月份的月費用似乎已降至9400萬歐元,每月節省了8400萬歐元。GMT認爲,在1-8月期間長和的調整,以及9-12月之間Wind Tre的調整,可能使長和集團利潤增加了約8.35億歐元(約合77億港元)。

  GMT認爲,長和這種“激進”的會計方法,正在被長和用來獲得更高的市場評級和成本更低的信貸。

  長和股價兩年累計跌25% 評級屢被下調

  但從長和的股價走勢來看,近兩年長和股價已經從104港元左右跌到最低72.8港元,最大跌幅已經超過了25%。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這已經不是長和第一次被唱空。瑞銀華寶3月22日發佈研報稱,長和2018年純利同比升11%至390億港元,是自2013年以來首次錄得雙位數增長,該行稱,公司業績大致符合市場預期的382億港元,但較該行預期低5%,主要原因受3集團拖累。該行維持長和“買入”評級,但目標價由111港元降至107港元。

  美林美銀也發佈研報表示,維持長和的買入評級,但目標價由102港元下調至100港元,以反映較低的赫斯基價格。該行認爲,英國脫歐阻滯仍存在。

  其實,早在去年8月,中信里昂就發佈研報下調了長和的評級。該行稱集團零售業務於數碼化的努力令人鼓舞。雖然中期息同比上升12%至每股0.87港元,但派息比率同比持平令人失望。因此,里昂將長和2018至2020年盈利預測下調2%-4%,以反映對電信業務每用戶平均收入(ARPU)及上客量預期下降的因素,目標價由102港元降至95港元,評級由“買入”降至“跑贏大盤”。

  今年3月,里昂再次發佈研報稱,對長和維持“跑贏大盤”評級。

  國內地產項目再曝出售 一年來騰挪不斷

  5月14日,有外媒消息報道稱,長江實業正在出售旗下位於上海普陀區的“高尚領域”商業地產項目,目前估值近200億元人民幣,引起關注,再度引發對“李嘉誠撤離”的討論。

  5月15日,新京報向長江實業瞭解相關情況,長實企業事務總監班唐慧慈表示:“公司經常有收到不同的出價建議,但有建議不代表公司接受及會出售項目。”

  長江實業動態受人關注的背後,是2018年5月,李嘉誠長子李澤鉅接替長江集團創辦人李嘉誠職位。在李澤鉅的帶領下,長和系旗下資本運作不斷。

  2018年度上半年,長江和記與螞蟻金融服務集團在3月組成合資企業,共同管理AlipayHK流動支付服務,並於年內首度透過區塊鏈技術,開通實時跨境電子錢包匯款至菲律賓。下半年,長江和記收購Wind Tre全部股權,全資擁有此意大利主要流動電訊商。

  此外,長和系旗下的上市公司長實集團在2018年5月完成出售坐落中環的商業大廈中環中心,作價402億港元;6月收購英國倫敦5 Broadgate物業,交易作價10億英鎊。

  2019年1月,長和系旗下長江基建集團以每股52.93港元配售電能實業4380萬股,涉資約23.18億港元,出售股份佔電能已發行股本約2.05%,交易完成後,長江基建對電能的持股降至約35.96%。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張澤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