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代工業鉅子張士平去世 其子張波能否挑起魏橋大梁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23日 05:56   新京報

  一位魏橋集團內部人士此前告訴新京報記者,張士平的崛起,踏準了中國工業化的浪潮。加上他個人極高的商業判斷力,幾乎每投必中,從未失手,魏橋從鄉鎮企業崛起成爲了世界五百強。

  中國民營工業企業家第一號人物張士平去世。

  據鄒平縣委員會宣傳部消息,山東魏橋創業集團創始人、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士平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2019年5月23日17時03分逝世,享年73歲。

  2017年《胡潤百富榜》顯示,張士平家族的財富達到655億元,排在榜單的第23位。

  1994年,張士平創建鄒平縣魏橋棉紡織廠並任廠長,1998年,該廠改組爲魏橋紡織集團;2003年更名爲魏橋創業集團,但這個公司不久後發展爲世界最大的棉紡織企業,該板塊的魏橋紡織也在2003年上市。

  鋁業是魏橋集團在2001年方纔進入的領域。但到了2011年,魏橋旗下鋁業板塊公司中國宏橋成功登陸港交所,中國宏橋在2014年超過俄鋁成爲世界最大鋁生產商。

  今年5月早些時候,一位魏橋集團內部人士此前告訴新京報記者,張士平的崛起,踏準了中國工業化的浪潮。加上他個人極高的商業判斷力,幾乎每投必中,從未失手,魏橋從鄉鎮企業崛起成爲了世界五百強。

  他表示,如果張世平去世,那將是中國實業界的巨大損失。張士平對金融或互聯網沒有興趣,他畢生都押注在實體產業,深耕細作,不賺快錢,力求長遠, 在山東的口碑極高。

  如今的魏橋集團,已經是一家擁有11個生產基地,集紡織、染整、服裝、家紡、熱電等產業於一體的特大型企業。自2012年連續六年入選世界500強,2017年躍居第159位,比首次上榜提升了281個位次;2017年還分別位列中國企業500強第36位,中國製造業企業500強第10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3位,連續四年位列山東企業100強第1位。

  2018,魏橋集團年實現銷售收入2835億元、利潤87億元,完成自營進出口額34億美元,上繳各級稅金首次破百億,達到109.23億元,同比增長13.3%。

  山東魏橋創業集團創始人、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士平。  圖片來源:魏橋集團微信公衆號

  去年安排好接班事宜

  新京報記者獲悉,早在張士平生前,他就已經爲接班問題做好準備。

  2018年9月,新京報獨家報道,魏橋集團正式交班。魏橋集團董事長張士平卸任,張波接任爲魏橋集團董事長、法定代表人。

  2018年10月7日,魏橋集團召開全體管理幹部大會。張波以董事長的身份露面,張紅霞以集團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的身份公佈集團新一屆領導班子人員。

  幹部大會上,張波以董事長身份首次發聲,他在講話中回顧了以張士平董事長爲首的老一輩領導團隊37年的創業歷程後說,歷史的接力棒傳遞到了我們這一代人身上,我們必須扛起魏橋創業這面大旗更好地前進。

  “只要我們13萬名員工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就能彙集起不可戰勝的巨大力量,就不怕山高路遠、雨雪風霜,就沒有爬不了的坡、過不去的坎”,張波說。

  從公開信息上看,張波已在魏橋系統內工作多年。

  1996年8月,張波從山東廣播電視大學畢業後,他就回到父親身邊,兩年後被任命爲魏橋副總,很快又擔任當時魏橋集團旗下最主要的產業——魏橋紡織的總經理。

  其後,張波又被任命爲魏橋鋁電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打理這一集團的鋁電板塊。隨着魏橋旗下鋁板塊以中國宏橋的面貌登陸香港資本市場,張波也出任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

  據報道,除了張波之外,張士平之女張紅霞從1988年進入魏橋紡織,從基層做起,長期擔任魏橋紡織董事長,堅守紡織主業;張士平小女兒張豔紅則跟隨姐姐在紡織板塊,具體負責威海園區。

  據魏橋集團資料介紹,張士平培養兒女的原則是:給孩子再多的財富,也不如給他們一個成長平臺,讓他們親身體會創業艱辛,才能真正讓他們成就自我。在這樣的家庭氛圍裏,張波兄妹三人都吃盡了創業的“苦頭”,吃苦越多、磨練越多、成長越快、積累的經驗越厚重。

  父親張士平對於張波的事業評價是:1999年進入集團以來,直接推動魏橋紡織的成功上市,參與領導了鋁電板塊的崛起,全權負責了境外項目的發展,國際視野十分開闊。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魏橋集團官方微信5月22日發佈了一篇名爲《張波:世界五百強企業董事長是這樣“煉”成的》,在品牌宣傳上一向極爲低調的魏橋,也對其董事長張波展開形象包裝。

  該文章稱,“羅馬城不是一日建成的”,世界500強企業的“二代”董事長絕不僅僅是人們想象的“含着金湯匙”出生、在父輩庇佑下就能立業成事。如張波,他起步的平臺貌似比常人高很多,但他天生要承擔的責任超乎常人想象。

  張士平之子張波,已於去年9月接任爲魏橋集團董事長、法定代表人。  圖片來源:魏橋集團微信公衆號

  魏橋集團曾被督察組點名批評

  不過,張波身上的擔子並不輕鬆。

  2017年3月1日,中國宏橋遭遇國外機構沽空,被指財務造假,稱其顯著高於同業的利潤實際上是虛報。遭遇做空之後,中國宏橋股價暴跌。其後,中國宏橋發佈延遲發佈業績報告,並實施停牌。在停牌近8個月後,終於在發佈了詳細的澄清公告後方才復牌。

  期間,魏橋集團還向中國有色金融工業協會求援,將沽空歸結於自身的壯大觸及了美鋁和力拓的商業利益,做空實爲絞殺魏橋集團在香港的兩家上市公司——中國宏橋和魏橋紡織。

  2017年8月,魏橋集團旗下中國宏橋宣佈關停268萬噸產能。今年9月,中國宏橋公告稱,由於產能關停而計提資產減值損失31.66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233.4倍。

  2017年11月26日,環保部官網公佈了中央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山東省反饋督察情況,魏橋集團被點名批評。

  督察指出,“大氣十條”明確要求,新建項目禁止配套建設自備燃煤電站,但近年來山東省自備燃煤電站呈井噴式增長。2013年以來,濱州市魏橋創業集團違規建成45臺機組,濱州市始終未採取有效措施制止;聊城市信發集團違規建設9臺機組,聊城市通過領導幫包協調、按月調度等措施推進違規項目建設。由於大量燃煤電站投運,導致兩市煤炭消費量大幅增長,大氣污染問題十分突出。

  長期以來,魏橋集團或中國宏橋在電解鋁業務上相比於同行業企業享有較大成本優勢,其中一大表現就是擁有龐大的自備電廠,而電力是電解鋁生產中最主要的成本要素之一。但由於與現有電力體制有所衝突,魏橋模式備受外界爭議。

  2018年5月,《山東省貫徹落實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反饋意見整改方案》對外公佈。根據該方案,濱州魏橋集團違規建設的12臺機組,在建的一律停建;建成未投運的一律不得投運;投運的一律停止運行,其中投運且承擔居民供暖任務的機組在2018年3月供暖結束後立即停止運行。

  方案還顯示,由於大量自備燃煤電站建成投運,導致煤炭消費量大幅增長,濱州、聊城2016年煤炭消費總量比2012年分別增加4892萬噸和1057萬噸,兩市目前也在全省大氣污染最嚴重城市之列。

  張波在宣佈任職的幹部大會上表示,要以更加負責的精神,更加認真的態度,更加有力的舉措,進一步深化安全管理工作,堅決實現安全生產。要牢固樹立節能減排的責任擔當,密切跟蹤環保新政策,加強環保設施的運行維護管理,嚴格污染物達標排放,加快資源綜合利用,爭做綠色環保標杆,堅決在“藍天保衛戰”中盡職盡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