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變大媽"主播承認花28萬營銷 鬥魚內部人士稱不知情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30日 07:05   新京報

  原標題:“變大媽”主播承認花28萬營銷,鬥魚內部人士稱不知情 

  因直播操作不當而引發“蘿莉變大媽”的主播“喬碧蘿殿下”承認自己的意外走紅確實是公會營銷,共花費28萬。

  新京報訊(記者 白金蕾 羅亦丹)7月30日,因直播操作不當而引發“蘿莉變大媽”的主播“喬碧蘿殿下”現身直播間和微博,她承認自己的意外走紅確實是公會營銷,共花費28萬。她還在直播中哭泣譴責,“看直播真的就是看臉嗎”,“後來輿論導向就變了”。

  幾位不同部門的鬥魚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鬥魚未參與上述事件營銷,對事件引發的輿情始料未及,但內容、運營、政府事務等部門都已啓動應急預案,積極應對。“我們的初衷是希望給予大衆展示自我的機會,讓草根發聲。”一位鬥魚市場部人士稱。

  新京報根據鬥魚直播視頻整理髮現,主播“喬碧蘿殿下”於2019年6月11日在鬥魚平臺註冊,於2019年6月13日在鬥魚平臺首次開播,房間號:7088111。該主播是鬥魚APEX分區的主播,其主要直播內容爲遊戲以及唱歌。此前,該主播也曾在虎牙直播擔任APEX分區主播。

  2019年7月23日23時左右,鬥魚主播“Mix晴子”與主播“喬碧蘿殿下”進行連麥PK。在連麥過程中,主播“喬碧蘿殿下”因使用圖片遮臉出現操作失誤,導致其真實容貌暴露,引發“蘿莉變大媽”的報道。此前,該主播直播時並不露臉,只是以聲音和粉絲交流。

  在7月23日晚直播過程中,該主播曾表示,自己50多歲,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主播“喬碧蘿殿下”的榜一(打賞榜第一位)名爲“三木還是木然燃”,自稱爲主播的公司同事。事件發生後,該人士並未註銷賬號,於7月30日進行了直播,關注數1.1萬,熱度3.7萬。

  “黑紅”主播擅長營銷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截至30日20時30分,“喬碧蘿殿下”鬥魚粉絲已經突破70萬,漲了7倍有餘。“意外”走紅後,主播進一步對自己展開營銷。

  近兩日,該主播還在微博上稱,過段時間準備出ep(單曲),馬上寫好一首饒舌歌曲;想營銷方案要動腦子,給同行教學一下(目前已刪除)。該主播還在其魚吧透露,已經在承接聲卡和美顏相機廣告。

  疑似該主播經紀人的QQ則在6月25日時就稱,“我們公司要做一個新IP ,喬碧蘿殿下,鬥魚7088111,主要是FPS女主播主推。”7月5日,該人士稱,“這波純做人設崩塌,別留言”。上述人士還在7月25日稱,“特別企劃:與十萬噴子共進退,鬥魚7088111。”該QQ號爲“喬碧蘿殿下”的微博簡介顯示:經紀人QQ323087***。

  直播圈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從“喬碧蘿殿下”的直播間來看包裝非常專業,不排除有經紀公司運作。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表示,雖然網紅直播顏值很重要,但更關鍵的是有自身特點以及會包裝,而且由於遊戲陪玩、語聊等新業態的興起,“喬碧蘿殿下”這類不靠臉就能收割粉絲錢包的主播,也在直播行業佔據一席之地。

  截至29日21:00,“喬碧蘿殿下”貢獻總榜中排名第一的粉絲貢獻值爲32.43萬,按照鬥魚貢獻值與禮物的換算關係,該名粉絲已經爲“喬碧蘿殿下”刷了3.2萬元禮物。排名第2和第3的粉絲則分別刷了1.5萬元與4000元禮物。近一個月時間,其貢獻總榜前十名粉絲已經貢獻了約6.8萬元人民幣。

  對於粉絲貢獻的禮物,直播平臺要收取約50%的抽成,剩下部分則由主播與經紀公司按照八二到六四的比例進行分成。“喬碧蘿殿下”直播開播僅一月有餘,照此計算,僅依靠排行前十的粉絲所刷的禮物,“喬碧蘿殿下”在一個月內就砍下了近3萬元禮物流水。

  根據移動社交平臺陌陌發佈的《2018主播職業報告》,21%職業主播月收入可以過萬。照此計算,“喬碧蘿殿下”在開播首月通過前十名粉絲所刷禮物收到的利潤,就接近3萬,其吸金能力已經超越了普通主播的水平。

  業內人士稱圖片遮臉正常

  不少網友質疑“喬碧蘿殿下”用虛假照片欺騙粉絲感情。對此,山東音度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創始人王鑫華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喬碧蘿殿下”能夠直播賺錢其實很正常,因爲現在“有不少二次元主播直播時可以不露臉,而是使用卡通動漫頭像代替,再加上語聊陪玩行業的興起,聲音好聽就算不露臉也是可以賺到錢的。”

  在王鑫華看來,即便顏值過關,普通人不一定能取得“喬碧蘿殿下”的直播成績,因爲作爲主播來說,有特點最重要,顏值相比之下會顯得沒有那麼重要。“比如許多非常醜的主播也會很火,而對於這名主播來說,如果她打遊戲確實特別厲害,再加上一些商業領域的運作,也是可以火的。”

  新京報記者翻閱“喬碧蘿殿下”鬥魚資料發現,其自稱“病嬌財迷毒舌,新人主播,國服知名白蓮花。”身份則包括“配音cv、作詞作曲音樂人、品牌運營人、平面設計師、電臺NJ、原創文學作家、畫師、廣告文案策劃”。

  “喬碧蘿殿下”除遊戲直播外,還發展了多項可賺錢的“副業”,如“兩個飛機定製專屬鈴聲指定歌曲”、“一個飛機定製專屬頭像主播親繪”。當粉絲讓她“爆照”的時候,“喬碧蘿殿下”回應稱“先刷禮物,10級以上粉絲徽章的微信羣,我天天開羣視頻,一個火箭加微信羣。”根據鬥魚平臺規則,一個飛機價值100元人民幣,一個火箭價值500元人民幣。

  直播圈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從“喬碧蘿殿下”的直播間來看,她的包裝“非常專業”,而且如果不看臉,直播內容也說得過去,“後面肯定有經紀公司在運作”。

  王鑫華表示,“顏值崩塌事件肯定對她有一定影響,但具體未來如何發展,就看根據她的風格,一般搞笑類主播變現不好,美妝、美女類更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