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騰邦國際被國際航協“封殺” 旗下多公司與之切割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5日 09:02   新京報

  原標題:騰邦國際被國際航協“封殺” 旗下多公司與之切割

  買買買之後的資金鍊問題彷彿是一根導火索,將“中國商業服務第一股”,國內的票代巨頭騰邦國際近兩年一系列問題牽出。

  利潤下滑,股東騰邦集團債務違約、原實控人鍾百勝大規模質押後“金蟬脫殼”、主業航空客運銷售代理業務被國際航協“封殺”、公司及子公司45個銀行賬戶遭遇凍結……與此同時,騰邦國際位於深圳的總部又被曝出票代上門討債。對此,新京報記者通過電話、郵件聯繫騰邦國際,未獲回應。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就在危機爆發前後,騰邦國際在全國各地的分支機構開始悄然與騰邦國際進行“切割”。

  8月21日和22日,新京報記者走訪了騰邦國際位於北京的兩家控股孫公司和一家分公司,三家公司均先後向記者“撇清”與騰邦國際的關係。而另一家位於北京的分公司則已顯示“經營異常”。

  上半年11家公司悄然與騰邦“脫鉤”避險?

  “大概是5月份的時候,我們就和他們(騰邦國際)脫鉤了。”8月22日,在位於北京西城區的北京鯤鵬之旅航空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鯤鵬之旅),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

  天眼查顯示,鯤鵬之旅主要經營業務爲保險兼代理、代售飛機票、火車票等。2019年6月24日,鯤鵬之旅原大股東、騰邦國際全資子公司深圳市騰邦商貿服務有限公司退出股東行列,實際控制人變更爲自然人張三峯。不過,張三峯目前還是騰邦國際全資子公司、深圳騰邦保險經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鯤鵬之旅)工作人員稱,今年6月份已完成工商變更,騰邦國際在官網上的信息可能未及時更新。“他們是在深圳,我們是在北京,他們的一些介紹我們管不了。”儘管已與騰邦國際“脫鉤”,鯤鵬之旅門外的牆壁上,懸掛的仍然是與騰邦國際有關的標語。工作人員解釋,“流程已經走完,新牌子還沒來得及做”。

  記者注意到,鯤鵬之旅這一“脫鉤”動作,發生在騰邦國際危機發酵前後,早在今年4月份的時候,騰邦國際被曝“欠債不還”;6月份,騰邦國際1.125億元債券出現違約。

  “騰邦國際這個事情對公司確實有一些影響,比如說航空公司和資金擔保方面。”鯤鵬之旅上述負責人稱,“但是沒有票代上門討債。因爲票代認的是我們(鯤鵬之旅),不是騰邦。雖然以前從公司體系來說,我們是被騰邦收購了,但是對於票代來說,我們是我們,騰邦是騰邦。”

  目前仍在騰邦國際“體系”內的北京騰邦旅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騰邦)和北京捷達假期(以下簡稱捷達假期),均以獨立經營、獨立覈算爲由,表示未受騰邦危機影響。“根據工商資料,(目前)這兩家公司均由騰邦國際間接控股。”

  騰邦國際在官網上還有一家北京分公司,即騰邦易程。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在去年10月底列入“經營異常”,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繫”。

  鯤鵬之旅等只是騰邦“體系”避險的一個縮影。據工商信息統計,2019年上半年,包括鯤鵬之旅,共計11家關聯子公司或孫公司與騰邦國際完成股權關係切割,脫離時間集中在5-7月,大多數企業的主營業務都有航空票務。截至目前,騰邦國際並未發佈任何公告對上述事宜進行披露。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這11家企業大部分是在2015年、2016左右納入騰邦國際體系,而這兩年正是騰邦國際的擴張高峯。大多數企業的主營業務都有航空票務,包括雲南騰邦國際航空旅遊有限公司等很多都是當地有名的大機票代理商或者平臺。

  騰邦國際4月24日披露的《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資金佔用情況的專項說明》顯示,2018年度,上述11家關聯子公司或孫公司均對騰邦國際形成非經營性資金佔用,期末往來資金餘額逾4617萬元尚未償還。

  子公司紛紛與其切割,是否與騰邦國際目前的債務狀況有關?上述11家關聯子公司或孫公司的非經營性佔用是否已償還?8月23日,新京報記者致電騰邦國際,對方要求記者發送採訪郵件。截至發稿,騰邦國際尚未回覆記者的採訪郵件。

  欠票款數億,騰邦系9家公司被國際航協“封殺”,會否步當年縱橫天地後塵?

  今年6月10日,源自大股東(騰邦集團)的債務違約也給騰邦國際的困境(去年淨利潤下滑)雪上加霜。騰邦集團公告稱,由於短期內資金週轉困難,公司未能按時足額支付“17騰邦01”2019年度利息,涉及資金1.125億元。據瞭解,該債券髮型規模15億元,募集資金擬用於償還金融機構借款和補充流動資金。

  債券違約公開後,騰邦國際的一連串麻煩接連引爆。8月8日,騰邦國際發佈《關於公司BSP票款到期未能清償的公告》稱,騰邦國際及部分子公司因發生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以下簡稱“國際航協”)的BSP(即全球航空旅遊服務分銷系統)票款欠款行爲(合計約2.17億元),致使5家子公司收到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發出的《關於終止客運銷售代理協議的通知》。

  8月20日,騰邦國際發佈公告稱,公司及子公司深圳市騰邦航空服務有限公司、騰邦旅遊集團有限公司、成都騰邦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共4家公司收到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發出的《關於終止客運銷售代理協議的通知》。

  這意味着,曾以機票代理業務發家的騰邦國際,從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代理分銷機票的主營業務部分被“封殺”。騰邦國際截至8月20日的公告稱,經覈查,公司及子公司涉及BSP欠款的主體共11家,截至目前已有9家收到終止通知;其餘兩家因國際航協ADM差錯對賬等工作尚在進行中,目前尚未收到終止通知。

  據公告,上述BSP票款欠款,將對公司客運銷售代理業務產生一定影響,公司其他業務運營正常;公司目前正與國際航協及相關金融機構積極協商,努力採取措施,儘快清償欠款,以恢復航空客運銷售代理業務正常,保障航空客運銷售代理業務平穩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騰邦國際成立於1998年,以國內機票代銷業務起家,目前發展爲涵蓋國內外機票代銷、酒店預訂、保險經紀、金融業務於一體的旅遊綜合服務商。2011年,騰邦國際成功登陸深交所,公司官網介紹爲“中國商業服務第一股”。

  騰邦國際目前的經歷是否在重複其曾經最大的競爭對手廣州縱橫天地電子商旅公司(以下簡稱“縱橫天地”)當年的故事?據報道,隨着互聯網的普及,航空公司直銷比例日益提升,2014年起,隨着航空公司不斷下調機票代理商的佣金,這壓縮了票代的盈利空間。而就在那年,縱橫天地曾因資金鍊斷裂、鉅額債務,被國際航協封殺。

  據悉,從2014年5月開始,縱橫天地頻繁出現延遲付款現象,隨後董事長陳澤良突發去世。隨着陳澤良的去世,包括銀行、小額貸款公司和機票代理商等各路債主紛至沓來。

  縱橫天地倒下,騰邦國際獲利。數據顯示,2015年,騰邦國際機票企業客戶數量從2014年中期的1800家迅速增長到2015年的3000家,2016年年初企業客戶數量達到5000家。

  穩坐行業老大後瘋狂“買買買”,原實控人高比例質押,被平倉

  在登上行業老大寶座後,騰邦開始瘋狂“買買買”。2016年,騰邦國際旗下已擁有了70餘家分公司、子公司;2017年,騰邦國際又繼續收購了7家子公司,新設立了20家子公司。

  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在2008年至2018年十年間,騰邦國際斥資逾6億元進行收購擴張。其中,以大手筆收購深圳市喜遊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喜遊國旅”)最爲知名。

  通過接管競爭對手業務與外延式併購(包括收購在線旅遊平臺,並以自有資金跨界金融領域)等手法,騰邦國際2014年~2017年間業績持續增長,分別實現歸母淨利潤1.23億元、1.46億元、1.78億元、2.84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2.7%、17.2%、22.5%和59.1%。

  而隨着併購預擴張,其債務規模上升明顯,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8年末,大股東騰邦集團總負債分別爲113.15億元、163.47億元、186.77億元、191.7億元。上市公司騰邦國際的短期借款也激增,由2015年末的9.728億增至去年末的34.24億。激進的併購和新公司的成立給騰邦國際帶來了資金壓力。自2017年5月起,騰邦國際原實控人及董事長鍾百勝、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就開始頻繁進行股份質押。

  2018年開始,騰邦國際歸母淨利潤開始下滑。據該公司2018年財報顯示,騰邦國際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爲48.86億元,同比增長38.43%;歸母淨利潤爲1.68億元,同比減少40.88%。

  與此同時,騰邦系相關公司和實控人資金鍊問題也在去年爆出。去年12月,騰邦國際控股股東騰邦集團的股票質押回購還出現延期購回情形。同月,由於股價連續下跌,又未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籌集足額的追加資金,騰邦國際實際控制人鍾百勝通過雲南國際信託有限公司-雲信增利18號證券投資單一資金信託持有本公司股份觸及信託計劃平倉線,出現被動減持。去年12月25日,騰邦國際發佈了“使用非公開發行部分閒置募集資金暫時補充流動資金”的公告。據去年年報,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14.72億。

  到了今年,其業績未現好轉。2019年第一季度騰邦國際淨利潤持續下滑,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爲11.18億元,同比減少3.74%,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爲2071萬元,同比減少65.59%。7月12日,騰邦國際發佈2019年上半年業績預告,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歸母淨利潤預計虧損3500萬至4000萬,去年同期盈利2.27億元。

  與業績下滑伴隨的是股東債務問題暴露和其控股股東及實控人股權質押風險與股權被凍結。

  騰邦國際日前公告稱,公司於近日接到控股股東騰邦集團的通知,截至2019年8月23日,騰邦集團累計被動減持的股票數量爲807960股,佔公司總股本比例爲1.31%。由於股價下跌,騰邦集團存放於中信證券信用擔保賬戶的股票觸及平倉線,因未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籌集足額的資金,債權人採取了平倉措施,導致騰邦集團所持公司股份非主觀意願地被動減持。

  此前8月24日,騰邦國際發佈公告稱,截至2019年8月23日,騰邦集團及鍾百勝共持有公司股份1.71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7.80%;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累計被質押的數量爲1.52億股,佔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數量的88.80%,佔公司總股本24.69%;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累計被凍結的數量爲1.52億股,佔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數量的87.51%,佔公司總股本24.71%;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被輪候凍結的數量爲6.85億股,佔其所持公司股份數量的399.47%,佔公司總股本111.14%。

  8月10日,騰邦國際發佈公告稱,公司與子公司的45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其中3個賬戶與富邦華一銀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的借款合同糾紛有關,其餘賬戶被凍結原因不詳。

  新京報記者 張澤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