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知豆汽車欠債不還 股權凍結經銷商退網債務纏身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1日 03:06   澎湃新聞

  原標題:知豆汽車欠債不還惹官司,股權凍結經銷商退網債務纏身

  曾經風光一時的知豆汽車已經從大衆視野中消失已久,如今再被關注竟然是因爲欠款和官司。

  6月25日,知豆汽車供應商之一長虹華意(000404)發佈公告稱,其子公司上海威樂汽車空調器有限公司起訴知豆汽車的案件已經被法院受理,要求知豆汽車支付貨款7122.31萬元及違約金(暫定)207.73萬元。

  一紙訴訟揭開了知豆汽車財務堪憂的冰山一角,查閱啓信寶數據發現,知豆因拖欠2億元貨款及相關利息,於2019年6月10日被公示爲失信人。股權凍結累計金額高達13.2億元。

  意識到危機感的知豆,正在轉型自救。

  據知豆經銷商透露,目前知豆正在調整重組,而且今年1月,知豆擬投資120億在南京建年產20萬新能源汽車基地,該項目將生產新能源乘用車整車,包括轎車和SUV。

  深陷泥潭的知豆能否順利重組,憑新項目逆襲?

  缺席主流市場

  知豆作爲純電動汽車製造企業,在新能源汽車市場中意外地失去了位置,在北京這樣的的主流新能源汽車市場,幾乎找不到知豆的蹤影。

  通過查詢知豆官網,記者來到位於朝陽區廣渠路一家新能源汽車銷售店,但是這裏卻並不是知豆的4S店,而是一家新能源綜合銷售店。店門口停放多輛新能源車,大廳內也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新能源汽車,包括歐拉、江淮、衆泰、奇瑞等品牌,但唯獨沒有一輛知豆汽車。

  該店工作人員方先生告訴藍鯨汽車記者,“原先知豆4S店在東城區金寶街,但那個店我們從去年10月份就退網了,現在我們店是一家綜合型銷售店,經營多家品牌新能源車,但不包括知豆汽車。”

  這意味着,知豆在北京地區唯一一家經銷商已經退網。此外,藍鯨汽車記者調查發現位於山西、江蘇、福建等地的知豆經銷商均有退網現象。

  在四大直轄市中,記者拔打知豆位於上海、重慶經銷商電話顯示,一個號碼無人接聽、一個電話顯示,“你拔打的用戶已暫停服務”。只有天津的電話有人應答,但該店已經變成吉利汽車4S店,該店銷售人員表示,知豆汽車仍可銷售。

  在經銷商佈局方面,作爲曾經微型電動車一哥,知豆的經銷商網絡佈局比較廣泛,在主要的一、二、三線城市均有佈局。但據知豆官網顯示,基本上一個城市在當地也只有一家經銷商。

  儘管一城市授權一家經銷商能保證其經銷商盈利,但同時存在致命的缺點,如當地經銷商選擇退網,其車主售後服務卻也難以保障。

  據廈門市的知豆車主投訴稱,“車壞了都不知道找誰,找當地經銷商人家已經退網,維修點說已經不修知豆,打400報了個維修電話,打過去空號,再打400卻一直佔線。”

  工廠疑似停產

  經銷商退網、銷量遭遇滑鐵盧、車主售後無門僅僅只是知豆困境中的冰上一角。近日,因拖欠貨款,知豆成爲知名“老賴”。同時,也折射出其財務狀況堪憂。

  據啓信寶數據顯示,知豆因拖欠2億元貨款及相關利息,於2019年6月10日被公示爲失信人。立案時間爲2019年1月7日。失信被執行人的具體情形爲“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隱匿財產規避執行”。

  實際上,知豆在被執行信息一欄中信息多達31條,且均爲2018年9月以後發生,其中28條爲2019年以後發生。

  同時,在股權凍結一欄中,知豆有4則股權凍結信息,累計金額高達13.2億元,且均發生2018年10月以後。此外,知豆有18條股權出質信息,總金額達6.64億元。

  從以上數據可發現,知豆的資金危機在2018年下半年後集中爆發。也是從這個時間點開始,知豆相關的壞消息紛至沓來。

  同年7月,蘭州工廠被傳100餘名應屆大學生被變相裁員。8月,因位於北京的辦公室因月底房租到期撤銷,知豆旗下子公司知豆智信的80餘位員工3個月未收到工資,被要求要麼主動離職,要麼去公司浙江寧海總部報到,被業內視爲知豆變向裁員。

  知豆資金鍊吃緊遠不至於此,據藍鯨汽車從多家經銷商瞭解到,目前知豆所有車型從今年4月份開始已經停廠。多家經銷商證實這一信息,均表示目前已無新車可售。

  待重組轉型

  從微型電動車龍頭到負面纏身的“老賴”,知豆這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根據天眼查,知豆汽車的前兩大股東爲新大洋機電集團有限公司和吉利集團(寧波)有限公司,分別持股31.45%和26.44%,創始人鮑文光爲知豆汽車實際控制人。

  近年來,乘着新能源汽車政策的“東風”售價僅爲3-5萬元的知豆,發展曾一路順風順水。銷量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7年知豆汽車分別銷售2.53萬輛、2.4萬輛、4.3萬輛,一直位居新能源汽車銷量榜單前列。

  但另一方面,知豆自成立以來連續12年虧損,知豆汽車實際控制人鮑文光曾對媒體表示,只有年銷量在五、六萬輛時,公司纔可以達到盈虧平衡點,但至今公司未完成這一銷售目標,2018年銷售滑落到1.5萬輛後,到了2019年,更是一路下跌,1-5月累計銷售1900輛,同比下滑85.1%。

  汽車分析師任萬付認爲,最根本的原因,是知豆產品的研發節奏沒有跟上國家新能源發展及補坡退坡的節奏。

  “目前我國汽車正處於消費升級、由增量向存量的轉變,不管是燃油車還是新能源車,微型車市場發展都不太好,像定位小型車的鈴木已退出中國。”任萬付表示:“汽車消費市場未來更多的在三、四線城市,他們對車型的大小的偏好以及停車位的寬裕,未來微型車企將面臨着轉型的壓力,微型車市場將會越來越小。”

  意識到危機的知豆,正在轉型自救。

  今年1月,總投資達120億元的“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年產20萬輛新能源汽車製造基地”項目正式在南京簽約,據悉,該項目將生產新能源乘用車整車,車型包括轎車和SUV。

  據知豆某經銷商透露,目前廠家正在調整重組,預計8月份復產。畢竟知豆汽車是爲數不多擁有新能源汽車“雙資質”的企業,完成重組,仍可以迴歸市場再拼殺一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