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阿根廷危局“重現” 股債匯崩盤資本用腳投票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09:56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阿根廷危局“昨日重現”股債匯崩盤資本用腳投票

  令投資者更爲恐懼的是,反對黨候選人費爾南德斯若當選總統,其競選搭檔、阿根廷前總統克里斯蒂娜的干預主義政策可能重回阿根廷,進而可能出現債務違約。

  當地時間8月11日,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裏在總統初選中以近15%的差距落敗,反對黨候選人費爾南德斯在10月總統大選中獲勝的可能性加大。這一意外結果引發了劇烈的市場波動,阿根廷股市、債市、匯市8月12日大幅下挫。路孚特數據顯示,阿根廷股匯債市如此同步下跌的局面,自2001年該國經濟危機和債務違約以來還未出現過。

  8月13日,中國社科院拉美所經濟研究室助理研究員史沛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此次金融市場震盪是因爲馬克裏在初選中失利,與市場預期背離,而費爾南德斯的競選搭檔、阿根廷前總統克里斯蒂娜在執政期間出現的外匯管制以及阿根廷曾有的債務違約記錄都使投資者感到恐慌。

  “由於阿根廷實行浮動匯率制和自由市場經濟,市場短期內出現波動是正常的,不能以此急於下定論,此次金融動盪還需後續觀察。”史沛然說,“但市場已對費爾南德斯當選的前景做出預判,目前來看馬克裏無法連任的概率比較大。”

  馬克裏失利衝擊波

  初選被視爲阿根廷總統大選的預演,許多人認爲馬克裏難以在即將到來的10月大選中獲勝,從而引發了市場拋售:阿根廷比索週一收於1美元兌52.15比索,跌幅約15%,盤中一度下挫約30%,跌至1美元兌65比索的歷史低點。

  隨着該國一些大公司市值暴跌,阿根廷Merval指數週一收盤跌31%。水泥生產商Loma Negra是受影響最嚴重的公司之一,其股價下跌了約55%,金融服務公司Galicia Financial股價下跌了46%。

  阿根廷2028年到期的歐元計價債券,收益率上漲近3個百分點,至13.46%,爲發行以來的最高水平。

  分析指出,週日的票數差距表明,兩位候選人可能在10月27日的第一輪投票中決出勝負。據規定,候選人需獲得至少45%的選票,或40%的選票並同時領先對手至少10個百分點才能獲勝,否則,得票最多的前兩名候選人還將在第二輪投票中角逐總統之位。

  如果馬克裏無法成功連任,將意味着他2015年上臺以來實施的親商議程的終結。馬克裏主張實施漸進式市場化改革,實行自由市場經濟,減少政府幹預,取消了外匯管制、放鬆了進出口管制。

  然而,他實施的許多政策,包括削減政府補貼和公共部門的緊縮措施等,迄今仍未產生顯著效果,阿根廷貨幣政策也未能抑制通脹的發展。

  去年,一場貨幣危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馬克裏的命運。阿根廷比索暴跌,央行加息至40%。危機之中,馬克裏被迫做出了一個具有政治風險的決定——向IMF申請571億美元貸款。IMF在阿根廷廣受批評,許多人將2001年的經濟崩潰歸咎於它。

  2018年,阿根廷GDP下滑2.5%,比索兌美元匯率一度跌逾90%,通貨膨脹率近50%,數百萬人陷入貧困。IMF在7月的“世界經濟展望”中,預測2019年阿根廷經濟下滑1.3%。儘管IMF不斷重申其對馬克裏的信任,但初選結果表明,選民的耐心已經消磨殆盡。公共服務成本的大幅上漲推動了物價上漲,對貧困的阿根廷人造成沉重打擊,削減能源和交通補貼使馬克裏非常不受歡迎。

  中誠信國際國際業務部分析師王家璐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高利率、貨幣超發以及資本管制的放開加劇了阿根廷的通貨膨脹。2019年上半年,伴隨美元逐步走強,阿根廷比索繼2018年大幅貶值後持續走弱並創歷史新低。

  王家璐指出,短期來看,阿根廷比索將持續面臨貶值壓力,金融市場劇烈震盪或將延續。阿根廷金融動盪給拉美地區金融市場和經濟發展帶來一些不利因素,但誘發地區性金融風險的可能性不大。此外,目前全球市場面臨的不確定性增多,避險情緒不斷升溫。阿根廷市場的劇烈波動或將影響全球投資者情緒,加劇資本市場的短期波動。

  初選結果公佈後,馬克裏對支持者說,將加倍努力在10月份的總統大選前贏得支持。市場的崩潰能說服阿根廷人改變主意嗎? 在民調專家看來,除非在大選前費爾南德斯犯下重大而明顯的錯誤,否則馬克裏反彈的機會渺茫。

  阿根廷重回老路?

  令投資者更爲擔憂的是,反對黨候選人費爾南德斯若當選總統,其競選搭檔、阿根廷前總統克里斯蒂娜的干預主義政策可能重回阿根廷,進而可能出現債務違約。

  克里斯蒂娜在2007年至2015年任阿根廷總統,是阿根廷第一位民選女總統。批評人士指責克里斯蒂娜政府腐敗嚴重,實施外匯管制、數據操縱、貿易保護主義,依靠一系列不可持續的補貼和社會項目來維持政治支持。

  她將在團隊中發揮怎樣的作用十分引人關注。有分析指出,選民投票時可能會認爲,如果費爾南德斯獲勝,阿根廷將由費爾南德斯執政,克里斯蒂娜掌權。

  阿根廷曾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十國之一,上世紀80年代因債務危機陷入衰退。由於有着長期違約歷史,也曾被排除在國際金融市場外15年之久,阿根廷可能的政壇劇變牽動着市場的神經。當前衡量違約風險的阿根廷5年CDS(信貸違約掉期)顯示,未來五年債務違約的可能性高達75%。

  中誠信國際國際業務部分析師於嘉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如今的阿根廷與當年債務危機前的希臘有較多相似之處:兩國經濟結構對外依存度高,抵抗衝擊的能力較弱,而經濟表現長期弱於新興市場平均表現,使得國際投資者信心不足,疊加較高的外債水平,易引發市場對其主權債務償還能力的擔憂,使得資本外流加速,形成“資金撤離—本幣貶值”的惡性循環。不同之處在於,阿根廷可以通過貨幣貶值擴大出口,而希臘在歐元區內無法操作歐元貶值,並且其佔比相對較低的出口對經濟拉動的作用較爲有限。

  費爾南德斯的承諾

  目前市場對左翼候選人費爾南德斯的經濟政策存在諸多質疑。費爾南德斯被認爲是貝隆主義的溫和派,他也曾批評克里斯蒂娜對經濟管理不善。

  費爾南德斯對馬克裏與IMF達成的協議持堅定的批評態度,稱目前的經濟計劃使阿根廷承擔了遠超其能力的義務,承諾將重談去年與IMF達成的備用貸款協議。他強調,恢復經濟增長對阿根廷償還債務至關重要。

  據稱,費爾南德斯將尋求降低利率,以重振經濟和刺激消費。他還表示,希望匯率具有競爭力,讓阿根廷能夠“生產和出口”。

  “阿根廷繼2001年違約後再度違約的可能性將大幅提升。”於嘉對記者指出,阿根廷資本項目開放度高,經常項目長期處於逆差狀態,通脹近年來多位於25%上方,外債攀升較快並且外匯儲備薄弱,而大量債務以美元、歐元計價,使得其外部平衡尤爲脆弱。目前來看,阿根廷的外匯儲備可以覆蓋短期外債,但預計阿根廷比索將持續面臨貶值壓力,資本外流將加劇外匯儲備縮水。

  此外,若費爾南德斯當選總統,其支出承諾或將扭轉馬克裏的財政緊縮路線,使阿根廷財政陷入更大的困境,民粹政府上臺可能中斷阿根廷正在進行的財政改革,引發 IMF撤出紓困計劃。

  費爾南德斯在週日晚間的勝選演講中似乎有意安撫投資者:“我們不是來恢復一個政權的,我們是來建立一個新的阿根廷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