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全球降息週期下機構投資策略釀變 配置中長期國債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0日 11:56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全球降息週期下機構投資策略釀變

  隨着美聯儲9月降息預期持續升溫,關於美國步歐洲、日本後塵進入負利率時代的討論正迅速風靡華爾街金融市場。

  近日,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明確指出:“你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這種情況(負利率),它在美國出現只是時間問題。”

  多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當前市場普遍預期美國將在2021年左右進入負利率時代。究其原因,當前美聯儲是從2.25%-2.5%基準利率開始按下降息按鈕,若按過去數十年每次降息週期都會調低450-500個基點估算,這次美國進入負利率時代恐怕難以避免。

  “事實上,美聯儲此次啓動降息週期,也預示着美國經濟正進入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的後周期時代,即美國經濟開始進入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的新階段。”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朱民表示。

  記者多方瞭解到,隨着負利率時代漸行漸近,越來越多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開始擔心流動性陷阱風險隨之臨近。

  所謂流動性陷阱,即當美聯儲將基準利率降至很低水準(比如負利率)後,全球金融市場投資者寧願持有現金,也不願開展投資,這導致他們不但面臨新一輪資金贖回壓力,也對美國經濟雪上加霜。

  “事實上,今年以來衆多大型養老金管理機構與FOF機構已從美股美債大量撤資,轉而增持現金類資產。”一位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所幸的是,美聯儲似乎也意識到一味大幅降息刺激經濟增長,可能令美國經濟更早陷入負利率泥潭,導致大量銀行貸款業務利潤縮水而紛紛惜貸,令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失效”而無法起到刺激經濟增長的作用。因此它一直在“頂住”美國政府與華爾街金融機構的壓力,對大幅快速降息持謹慎態度。

  “問題是美聯儲的抗壓能力還能持續多久。”他指出,目前唯一的“好消息”是,美國總統川普此前表示不希望看到美國出現負利率,這或許是當前美聯儲與美國政府之間能達成的最大共識。

  美國將步歐日後塵“迎接”負利率

  數據顯示,當前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已超過17萬億美元。其中,日本、比利時、德國、法國等發達國家10年期國債收益率早已跌入負值,這意味着在當前全球投資級債券裏,約30%已經處於負收益率區間(即投資者持有這些國債到期將出現本金虧損)。

  而在9個月前,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僅有9.3萬億美元,較目前低了約40%。

  上述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對此指出,負利率國債之所以在短短9個月內驟增,一個重要原因是市場預期歐美國家將啓動新一輪寬鬆貨幣政策應對貿易局勢緊張與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壓力。

  “這意味着歐洲、日本等國家和地區將在負利率的軌跡上越走越遠(持續降息令負利率程度持續擴大),而美國也將很快步其後塵,進入負利率時代。”他指出。

  美銀利率策略師馬克·卡巴納(Mark Cabana)則指出,當前美聯儲將基準利率降至負值前,只剩下8次降息25個基點的“機會”,但金融市場普遍預期,2021年前美聯儲就會消耗掉其中5次機會,剩餘3次機會也會在2021年內花掉,最終到2021年底,美國將“攜手”歐洲日本等共同進入負利率時代。

  在他看來,美國歐洲日本之所以相繼進入負利率時代,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國家和地區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後,並沒有採取積極財政措施促進經濟結構性改革創造新的經濟增長動能,而是一味依賴寬鬆貨幣政策濫發貨幣刺激經濟增長,導致過去數年全球經濟增長高度依賴“QE貨幣超發”。

  “儘管過去數年全球經濟受益QE政策保持增長,但它沒能解決次貸危機爆發的深層次原因,其中包括很多西方國家財政收入不足以支付高昂的社會福利開支,大量殭屍企業信貸壞賬與低信用評級有毒資產並沒有被覈銷清退,而是通過QE貨幣超髮帶來的資產泡沫重新變身優質資產,且規模日益擴大。”馬克·卡巴納指出,如今在推進積極財政政策推動經濟結構性改革依然難有作爲的情況下,很多發達國家央行只能再度故技重施,靠大幅降息+重啓QE措施再度拯救深受貿易保護主義衝擊的經濟,導致這些國家只能在負利率軌道上越走越遠。

  然而,即便這些國家央行此番在負利率軌道上走得更遠(大幅擴大負利率程度),也未必能起到前些年成功刺激經濟增長的效果。以歐洲和日本爲例,在基準利率相繼跌入負值後,這些國家和地區的投資率逐年下滑導致經濟復甦疲軟,究其原因,負利率令銀行信貸業務利潤大幅縮水並引發銀行惜貸情緒高漲,令資本投資需求無法得到滿足,整個經濟活力持續趨於下降。

  “這也是美聯儲當前對大幅快速降息持謹慎態度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爲它擔心美國一旦進入負利率,也會經歷歐洲日本等負利率國家和地區銀行惜貸的困局,導致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失效,令美國經濟雪上加霜。”WallachBeth Capital業務主管Mohit Bajaj強調說。然而,美聯儲或許也知道美國進入負利率時代正變得不可避免,因爲美國經濟正進入次貸危機的後周期時代,呈現低增長、低通脹與低利率的新特徵。

  資管機構改變投資策略

  面對美歐日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相繼進入負利率時代,越來越多全球大型資管機構紛紛未雨綢繆。

  “近期我們一直在加倉美國中長期(10年期與30年期)國債,一方面配置中長期國債資產,可以鎖定中長期資產的投資回報,規避負利率時代對短期固定收益類資產利息回報縮水的負面衝擊,另一方面,目前在發達國家裏,美國國債收益率最高且爲正值,我們別無選擇只能配置美債博取正回報。” 歐洲一家大型資管機構債券交易員向記者坦言。但他擔心,隨着美聯儲持續降息導致美債收益率跟隨下跌,美債的配置吸引力遲早也會“消失”。更槽糕的是,隨着大量資本涌入中長期美債規避負利率衝擊,令中長期美債收益率進一步下滑,導致2年期與10年期美債收益率倒掛現象日益嚴重且持續時間更長,從而觸發金融市場對美國經濟衰退擔心不斷升溫,拖累美股等風險資產更大幅度震盪波動,不利於他們其他權益類資產投資組合獲取穩健回報。

  他直言。目前他所在的大型資管機構正在建模評估美國一旦進入負利率時代,是否會導致流動性陷阱狀況加劇,從而引發大型養老金管理機構與FOF機構紛紛贖回份額並持有現金,令機構資產規模急劇縮水。

  在Mohit Bajaj看來,此前德國以零利率發行30年期國債,或許是金融市場洞察主權財富基金、大型養老金管理機構與FOF機構在負利率時代是否依舊青睞歐美國債資產的試金石。

  數據顯示,面對這款零利率的超長期國債,衆多主權財富管理基金與大型養老金管理機構選擇了用腳投票,原本20億歐元發債計劃最終僅僅獲得8.24億歐元認購額,其中德國央行自己認購了其中的2/3額度。

  上述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爲了規避負利率時代來臨所出現的負利率國債(持有到期反而虧損本金)規模持續激增,越來越多歐美大型資管機構已經改變投資策略,一是加大新興市場高信用評級高收益國債的配置力度,二是加大以環境(E)、社會(S)和公司治理(G)爲核心的ESG投資額度——長期配置符合ESG要求的優質公司股票以博取相對穩健可觀的股息分紅率,進而替代債券投資收益;三是加碼投資跨週期的、能助力國家經濟長遠發展的基建類與新興技術項目。

  “此前我們內部交易團隊曾建議繼續配置歐美日國債,等待這些國家和地區持續大幅降息與重啓QE購債措施,將國債高價賣給央行博取價差回報。但機構多數投資委員會成員認爲一旦歐美國家啓動QE措施反而可能引發機構拋售國債潮涌,不利於機構投資組合博取穩健回報,因此他們堅持將資金重點投向具有未來廣闊發展前景的高新技術產業與優質企業,對衝負利率時代的回報下滑衝擊。”他透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