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四季度美元荒或捲土重來 美聯儲“擴表派”暫居上風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9日 15:46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四季度美元荒或捲土重來 美聯儲分歧加大“擴表派”暫居上風

  儘管美聯儲決定將10月10日結束的回購操作計劃(向市場投放資金)延長至11月初,但華爾街對四季度短期融資市場美元荒捲土重來的擔憂絲毫未減。

  一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四季度美元荒衝擊波將比9月份美國隔夜拆借利率飆漲至歷史新高10%期間更加嚴峻,一方面四季度末企業繳稅壓力再度來臨,加之銀行爲滿足監管要求需留足準備金,導致銀行向市場投放的資金量大幅受限,另一方面美債收益率持續走低,以及美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因素,正迫使大量海外資本從美國撤離大量資金,令短期融資市場資金供給缺口加劇。

  “現在最擔心的是,若美元荒捲土重來引發美元隔夜拆借利率再度飆漲,可能會觸發金融市場更劇烈的動盪。”他分析說。由於大量對衝基金與資管機構主要通過短期融資市場拆借資金以維持自身槓桿型投資組合的保證金要求,若隔夜拆借利率突然飆漲令持倉成本水漲船高,不排除他們會趁着美股回調壓力驟增之際,轉而大舉拋售槓桿型投資組合避險,引發美股回調幅度遠遠超過市場預期。

  值得注意的是,美聯儲內部也意識到四季度美元荒捲土重來的嚴重性,正打算採取新的干預措施。只不過,目前美聯儲內部對解決方案的分歧不小。具體而言,部分聯儲官員傾向擴大美聯儲資產負債表;部分聯儲官員則主張將回購操作“常態化”,甚至可以考慮設立常備回購操作工具;還有部分聯儲官員則建議採取措施充實銀行準備金。

  “其實,每個解決方案都各有利弊,比如擴大資產負債表看似一勞永逸,但此舉將壓縮美聯儲未來貨幣政策寬鬆(以刺激經濟復甦)的操作空間;將回購操作常態化則存在治標不治本問題,因爲美聯儲不可能每次都精準預判美元荒來臨時間而提前做出部署,進而化解金融市場劇烈動盪風險;充實銀行準備金則需要各方協同,確保銀行不會截留準備金自用,而是投放市場緩解美元荒壓力。”TS Lombard公司全球宏觀部門主管Dario Perkins分析說。

  北京時間10月9日凌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明確表示將很快開始再度擴大資產負債表,此番言論被視爲美聯儲決策層傾向採取第一種措施的重要信號。

  “鮑威爾的這番表態也表明美聯儲正在爲美國經濟衰退做準備。”Dario Perkins指出。畢竟美元荒的出現,除了企業繳稅壓力與銀行留存準備金滿足監管要求,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以往美國經濟衰退總伴隨着金融市場出現流動性風險,令越來越多銀行寧可“截留”資金未雨綢繆,而不願投放市場“擴大”自身資金借貸風險。

  四季度美元荒來勢洶洶?

  10月8日凌晨,紐約聯儲提供的最新一輪750億美元隔夜回購操作額裏,僅有470.5億美元被金融機構申請“認領”。

  這似乎預示着9月以來的美元荒困局,正隨着美聯儲持續向市場投放資金得到明顯緩解。

  “不過,它不等於美元荒問題得到徹底解決。”上述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10月8日金融機構認領資金之所以遠低於美聯儲投放額,一個重要原因是隨着三季度末企業繳稅結束,以及近期美債收益率回升令海外機構暫緩美債拋售壓力,令美國大型銀行得以擁有相對充足資金並投放短期融資市場,令隔夜拆借利率徘徊在2%左右,符合美聯儲設定的目標區間。

  然而,9月引發美元荒與隔夜拆借利率飆漲的因素,將在四季度再度來臨,而且來勢較9月份更加兇猛。比如四季度末企業再度面臨繳稅壓力,加之年底美國銀行需留存大量準備金滿足監管要求,令短期融資市場資金供給缺口不大會低於9月份。

  更令華爾街金融機構擔心的是,美聯儲此前採取的回購操作措施在四季度相繼到期,勢必從金融市場抽走大量資金,無形間加劇了四季度短期融資市場資金供給缺口。

  數據顯示,僅10月9日當週,美聯儲就有3筆14天期回購操作到期,向金融市場回收的資金高達1390億美元。

  這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內部已設定多個觸發四季度美元荒捲土重來的場景,一是英國硬脫歐導致大量歐洲機構從美國撤離資金填補自身投資虧損缺口,二是地緣政治風險加劇導致一些中東國家從美國撤離資金救急,三是美聯儲回購操作持續到期令金融市場資金面再度緊張,四是美股大幅回調導致對衝基金爭相籌資填補槓桿投資組合保證金缺口,五是季末企業繳稅壓力疊加銀行存留鉅額準備金滿足監管要求。

  “因此基金內部要求整個投資組合裏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比重不得低於10%,主要目的就是防範美元荒再度來臨(以及隔夜拆借利率飆漲)導致其他槓桿投資組合維持成本大幅走高,拖累整體業績表現。”他向記者直言。

  記者多方瞭解到,也有部分對衝基金則寄希望美聯儲將採取更強烈的干預措施,確保隔夜拆借利率在四季度保持平穩波動,避免美元荒捲土重來。

  “如果美聯儲一味延長回購操作期限,那麼此舉將是治標不治本。”National Alliance Securities全球投資業務負責人Andrew Brenner向記者透露。因爲多數金融機構認爲這僅僅是美聯儲的臨時措施,一旦暫停,美元荒還將以更猛烈的形式接踵而至。

  美聯儲內部“分歧”擴大

  圍繞如何徹底解決美元荒問題,當前美聯儲內部也是分歧重重。

  具體而言,美聯儲內部形成三個主張,分別是主張擴張資產負債表的“擴表派”、力推回購操作常態化的“回購派”,以及提議充實銀行準備金的“緩衝派”。

  擴表派的底氣,來自美聯儲在9月降息後開始評估何時恢復資產負債表擴張。

  “而且在擴表派眼裏,通過擴大資產負債表釋放數千億美元QE資金,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短期融資市場美元荒困局。”Andrew Brenner向記者分析說。其邏輯是當前美元荒局面出現,與美聯儲此前縮表有着密切關係——隨着美聯儲結束QE並啓動縮表進程,美國銀行機構存放在美聯儲的現金總額從2014年9月的2.8萬億美元峯值,驟降至當前的1.5萬億美元,直接導致美國銀行機構儲備金大幅縮水並無力向金融市場投放更多資金,最終釀成9月美元荒與隔夜拆借利率飆漲。

  回購派則傾向在不大幅增加資產負債表的情況下,通過建立滾動操作的、長期性的回購操作機制解決美元荒問題,由此預留更大的貨幣政策寬鬆操作空間以應對美國經濟衰退風險。

  緩衝派則認爲當前美元荒與隔夜拆借利率飆漲狀況出現的根本原因,是美國銀行機構準備金不足。因此他們認爲美聯儲採取措施充實銀行準備金,才是對症下藥。

  “目前,擴表派似乎稍占上風。”他直言。9日凌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將很快再度啓動資產負債表擴張,無疑使擴表派感到“勝算在握”。

  不過,華爾街多家對衝基金對此舉能否徹底解決美元荒問題,心存疑惑。

  “目前美國多數銀行都汲取了此前美國經濟衰退引發金融市場流動性風險的教訓,更傾向將大量QE資金留給自己,以解決業務虧損的資金缺口,以及應對經濟衰退所衍生的新一輪資金流動性缺失衝擊,未必願意向短期融資市場投放資金增加自身信貸風險。”前述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因此美聯儲的工作重點應放在引導銀行向金融市場投放大量QE資金,而不是僅僅向銀行機構提供鉅額資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