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貨幣政策不“隨”美 頭等大事“穩增長”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3:09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上海金融報 

  繼沒有跟隨美聯儲加息後,我國央行本月再次宣佈降準,這“一靜一動”彰顯了我國貨幣政策的獨立性,也引起了市場對貨幣政策在“保內”與“保外”、利率與匯率間尋求平衡的更多關注。受訪專家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當前貨幣政策以國內經濟穩增長的目標爲先,對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容忍度在增大,但也不會放任不管。事實上,匯率最終就是由一國經濟基本面所決定的

  中美貨幣政策背離

  9月26日,央行在三季度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中提出,要“在利率、匯率和國際收支等之間保持平衡”。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這一提法意味着當前央行在“蒙代爾不可能三角”的三個目標(貨幣政策獨立性、固定匯率和資本自由進出)中尋求的是設法兼顧三個目標,同時在每個目標上都保持靈活性。“短期內,在外部因素導致經濟運行環境‘穩中有變’的背景下,穩增長需求有所上升。因此,當前三個目標的排序是,本國貨幣政策獨立性優先,而固定匯率和資本自由進出兩個目標將更爲靈活把握。”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我國貨幣政策首先要強調獨立性,根據我國的宏觀經濟基本面和通脹水平來確定。但全球各國經濟週期的不同步,已經導致了貨幣政策的不同步。美聯儲在加息,而國內先要實現經濟穩定增長的目標,同時還要防範金融風險,所以我國貨幣政策要在保持穩健的前提下,注重前瞻性和靈活性,創造適宜的貨幣環境。一方面,貨幣總量供應要鬆緊適度;另一方面,要暢通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讓資金真正地流入實體經濟。”

  就本次降準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王青表示,鑑於不久前美元加息和當前國內貨幣政策向偏鬆方向微調,短期內匯市情緒或將出現一些波動。

  渣打銀行經濟師申嵐、丁爽也在報告中表示,央行此番降準意味着中國貨幣政策與美聯儲出現分歧,或將拖累人民幣相對美元匯率的走勢。

  “我們認爲,當前監管層對匯率波動的容忍度在增大。但如果人民幣持續單邊貶值,監管層有可能採取強化市場溝通、加大跨境資金流動管理力度等措施,遏制市場‘順週期’行爲。”王青指出。

  “人無貶基”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近日再度面臨一定貶值壓力,但專家紛紛指出,人民幣匯率並沒有持續大幅貶值的基礎。需要指出的兩點是:過於關注“7.0”這樣的數值關口不可取;更何況,相比雙邊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指數才更值得關注。

  “近期,由於美聯儲持續加息及美國經濟保持相對強勢,美元指數上揚,人民幣兌美元雙邊匯率呈現一定貶值走勢,而CEFTS等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指數保持基本穩定。這既是匯率市場正常波動的體現,也表明人民幣匯率仍運行在合理均衡水平區間,市場並未出現恐慌情緒。”王青表示,“在國內經濟基本面保持較強韌性,跨境資金流動正常有序背景下,人民幣貶值壓力不會明顯增強。此外,本次降準前,央行已先後推出重啓逆週期因子、央票入港等調控措施,對人民幣空頭形成震懾。鑑於此,我們判斷四季度人民幣將與美元保持大體相近幅度的反向波動格局,一籃子貨幣匯率指數仍將維持基本穩定。”

  溫彬表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今年以來的貶值壓力,主要來自中美貨幣政策的不同步。在美元指數走強的情況下,包括人民幣在內的非美貨幣基本上都對美元出現貶值。相比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幅度,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指數只下跌約2.36%,還是比較穩定的,特別是相對其他新興市場貨幣而言。溫彬指出,隨着與中國有貿易往來國家的多元化,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更能反映全球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

  王青也認爲,一籃子貨幣匯率指數已是央行政策的首要關注對象。“可以看到,無論是2017年5月下旬央行首次啓用逆週期因子,還是今年8月下旬重啓逆週期因子的時點,均是CEFTS指數處於92.3左右的歷史低點附近,但均非人民幣兌美元雙邊匯率的最低點。”溫彬認爲,人民幣匯率仍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雙向波動,“均衡”的匯率水平則很難預測,因爲這既取決於國內經濟基本面,也受到外部因素影響。此外,美元指數四季度會否持續上升也不確定,一旦美元掉頭向下,人民幣可能又會出現階段性的升值走勢。

  溫彬強調,匯率最終由經濟基本面決定,在此意義上,人民幣匯率並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隨着宏觀調控政策落地,四季度中國經濟預計會保持相對平穩增長,對於人民幣匯率也會提供支持。同時,中國金融市場正在穩步有序地擴大開放,國外投資者仍看好中國資本市場。這樣的環境下,我國國際收支基本平衡,跨境資本流動總體平穩。”溫彬指出,只要人民幣匯率預期穩定,匯率“就不會有太大問題”。

  申嵐、丁爽表示,央行或利用資本管制收緊和干預匯市等手段,穩定人民幣匯率的市場預期,預計央行將維持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不跌破7.0這一市場心理點位。

  “對於人民幣兌美元雙邊匯率,只有在其劇烈波動可能引發跨境資金流動異常,危及宏觀經濟穩定時,央行纔會強化匯率引導或直接出手干預。由此,‘保7’或並非央行政策焦點所在。”王青指出。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觀分析師唐建偉指出,經濟基本面不斷變化,匯率的均衡水平也動態變化。因此,如果我國過度糾結於人民幣匯率某一個“數值關口”,很可能會犯“刻舟求劍”的錯誤,而且很容易被國際投機資本利用。他同時指出,應客觀看待匯率調節與干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爲,匯率出現持續大幅度波動並帶來強烈的負面效應時,當局不但可以,而且應該對它進行干預,因爲一國貨幣匯率波動幅度過大,不僅影響本國經濟,對國際經濟也是一種擾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