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釋放外匯改革"紅利" 推進直接投資和外債管理科學化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2月05日 18:36   北京新浪網

  釋放外匯改革“紅利” 有效推進直接投資和外債管理科學化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記者 周琰 

  改革開放40年來,外匯局主動應對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變化,歷經多次國際金融危機和高強度跨境資本流動的衝擊,敏銳把握改革機遇,主動轉變管理理念和方式方法,不斷加大簡政放權力度,協調推進投資便利化。同時,外匯局將國際經驗與我國實際緊密結合,逐步建立並完善適合中國經濟發展階段的對外投融資管理體制。

  外匯政策助力企業境外融資降低成本

  金融支持是激發實體經濟活力、助推企業成長壯大的重要力量。十九大報告提出,必須把發展經濟的着力點放在如何做強做優做大實體經濟的競爭力上,把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作爲經濟發展和改革的主攻方向。

  當前,由於受多種因素影響,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一直比較突出。面對資金面日益趨緊、資金價格日趨攀升的嚴峻形勢,如何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是每個企業都面臨的緊迫問題。

  記者瞭解到,近年來,爲了進一步拓寬中資企業融資渠道和融資空間,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統籌國內國際市場資源,外匯管理部門在試點基礎上在全國推廣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

  據介紹,該政策允許中資企業以其淨資產爲基礎,綜合計算企業跨境融資槓桿率、風險轉換因子和宏觀審慎調節參數之後的跨境融資風險加權餘額,在餘額範圍內企業自主開展本外幣跨境融資,從而有效緩解了中資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狀況。

  談及企業境外融資,陝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延長石油”)總經濟師沙春枝頗有感觸地說:“自2016年底開始,境內資金價格開始有一定程度的擡升,尋求融資成本控制與保障融資規模之間的平衡,成爲延長石油融資管理部門亟待解決的一道難題。在瞭解到跨境融資政策後,我們在外匯局的政策指導下,搶抓政策機遇、結合前期積累的跨境融資經驗,主動與相關金融機構溝通對接,並於2016年12月開展了首筆1.5億美元的跨境融資,綜合成本相當於同期人民幣貸款下浮17%,是當時集團所有融資渠道中價格最優方案。”

  據沙春枝介紹,2017年以來,延長石油嘗試將跨境融資作爲破解難題的“金鑰匙”,通過美元、港幣等外幣融資方式,結合“盯盤鎖匯”策略,累計實現匯兌收益2.62億元,促進公司實現降本增效。

  此外,江西雙胞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雙胞胎集團”)資金部負責人宋愛玲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的產業涵蓋生物技術、飼料研發、生產銷售、生豬養殖,多年來一直保持低融資運營格局。但隨着玉米集中採購工作的開展,特別是2017年下半年起公司短期流動資金需求大幅提升,臨時性資金缺口在20億元左右。而當時國內貸款規模緊張,境內銀行貸款無法滿足企業採購資金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恰逢全國推廣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政策,擴大了境外融資主體的範圍,將企業境外融資額度由淨資產的1倍提高到2倍,方便企業在境內外兩個市場擇優選擇成本低、融資快的資金,在政策上進一步鼓勵企業真實需求的跨境融資。

  在上述政策背景下,企業瞭解好、運用好跨境融資政策,便可解決融資問題,促進企業良好運營。宋愛玲表示:“雙胞胎集團積極通過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政策,實現融通境外資金,降低融資成本。雙胞胎集團的資金需求爲短期季節性資金需求,銀行爲我們提供了‘短期外債+意願結匯+遠期鎖匯’相結合的產品服務,在降低成本的同時有效規避了匯率風險。”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2月末,雙胞胎集團在不到一年時間就從境外銀行融資共計1.42億美元,解了企業燃眉之急。

  “近兩來年,跨境融資政策變化比較大。以前我們對跨境融資渠道不太瞭解,政策方面瞭解也較少。但近兩年外匯局宣講、銀行宣講政策活動也多起來了。在與銀行合作方面,銀行也會根據市場情況主動推介跨境融資方案,幫助企業解決融資問題。在遇到跨境融資疑問時,不管是通過外匯局還是通過銀行都能得到很好的解答。業務辦理過程也比較便捷。”宋愛玲表示。

  逐步建立並完善外債管理體制

  改革開放初期,我國外債管理制度將引入外部資金髮展本國經濟與切實防範外債償付風險這兩個目標有機統一起來,允許境內機構在較爲嚴格的規模控制下舉借外債,確立了外債登記制度。

  隨着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國民經濟實力的不斷增強,外匯局抓住有利時機,在統籌平衡“促發展”與“防風險”的前提下,穩步推進外債管理體制改革。同時,以“統一管理、自主舉債、意願結匯、負面清單”爲主要特點,本外幣一體化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框架在有效防控風險的基礎上,便利境內機構跨境融資,切實降低融資成本。截至2018年6月末,我國全口徑外債餘額爲18705億美元。

  匯豐銀行(中國)有限公司環球資本市場外匯及貴金屬業務總監林燕表示,外債管理制度改革後,銀行可以爲企業客戶海外融資提供更多解決方案。“比如,客戶有美元計價的負債,用人民幣作爲還款來源,當對美元人民幣持升值預期時,將美元負債轉換爲人民幣負債從而鎖定融資成本。同時,企業客戶也可以選擇將浮動或固定利率成本的美元債務轉化爲人民幣固定利率債務規避風險。”林燕稱。

  跨境擔保外匯管理實現基本可兌換

  我國對外擔保管理框架形成於上世紀90年代。根據相關政策,境內金融機構、非金融機構法人對外擔保需經過外匯局逐筆審批。

  國家“走出去”戰略實施後,爲加大對“走出去”企業的融資支持,順應市場需求,全面擴大政策適用範圍,2010年,大幅改革了原有對外擔保管理政策,調整對外擔保餘額指標的管理範疇和核定方法,放寬被擔保人的資格條件和財務指標限制,取消銀行對外擔保履約核準等。2014年,進一步放鬆跨境擔保外匯管理,取消跨境擔保的數量控制,取消擔保簽約和履約等所有事前審批,取消大部分業務資格條件限制,僅保留登記管理要求。此外,在簡政放權的同時,外匯局制定了相應的配套制度和監管手段以應對大額、集中擔保履約可能引發的國際收支風險。

  通過上述改革,跨境擔保項下實現了基本可兌換,並取得了良好的政策效果和社會反響,較好地協助解決了企業境外融資困難、授信不足等問題。

  支持企業“走出去”真實合規開展境外直接投資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國內企業將目光投向國際市場。外匯局採取一系列措施精簡對外直接投資(ODI)管理流程和手續,大力支持國內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的境外直接投資,爲中資企業走出國門、順利開展境外項目及業務合作保駕護航。

  2009年7月,外匯局發佈《境內機構境外直接投資外匯管理規定》,初步建立起以登記爲核心的境外直接投資外匯管理框架。2012年,外匯局進一步簡化境外直接投資資金匯回管理,促進民間資本“走出去”發展。2014年年初,放寬境外直接投資前期費用管理,並下放審覈權限。2015年6月,取消境外直接投資項下外匯登記覈准,將境外直接投資項下相關外匯登記業務下放銀行辦理;取消境外再投資外匯備案;取消境外直接投資外匯年檢,改爲實行ODI存量權益登記。各項ODI改革措施取消了不必要的行政審批環節,大大簡化了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的手續,爲企業海外投資保駕護航。同時,外匯局也積極引導企業理性投資,助力企業行穩致遠。

  上述改革實施後,境外直接投資外匯管理已基本實現可兌換,大大便利了境內機構參與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和競爭。

  構建以登記爲核心的外商直接投資外匯管理體系

  隨着外匯管理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和國際收支形勢的發展變化,外商直接投資(FDI)外匯管理制度逐步建立並不斷完善。此外,我國FDI外匯管理實現了基本可兌換。

  1996年外商投資企業納入銀行結售匯體系以後,外匯局發佈《外商投資企業外匯登記管理暫行辦法》等法規,逐步建立起外商直接投資外匯管理制度。2012年年底,外匯局發佈《關於進一步改進和調整直接投資外匯管理政策的通知》,大力精簡優化外商直接投資管理流程,共取消35項、簡化合並14項行政審覈子項,建立起與擴大開放相適應、具備有效管理且社會成本較低的FDI外匯管理模式,極大地縮短了企業直接投資外匯登記的辦理流程和時間。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6月,外匯局進一步推進FDI外匯管理改革:取消境內直接投資項下外匯登記覈准,改由銀行直接審覈辦理FDI外匯登記,外匯管理部門實施間接監管;取消外商直接投資驗資詢證,實行外國投資者貨幣出資入賬登記。2018年10月,外匯局取消了FDI前期費用限額:FDI前期費用不再受30萬美元限額要求,投資者可根據實際需求安排資金的匯入和使用;前期費用賬戶也不再受6個月有效期限制,投資者根據交易情況決定賬戶期限。業內人士表示,此舉更好地推進了直接投資領域外匯管理改革,推動外商來華直接投資便利化進程。

  一系列舉措的落地實施,不斷提升了我國跨境投資便利化水平,也逐步改善了營商環境。

  以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爲抓手幫助企業不斷優化全球資金配置

  “作爲法商獨資跨國公司中國區總部,施耐德電氣(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施耐德電氣’)自2011年下半年開始,有幸成爲外匯局‘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政策’第一批試點企業,並於2012年12月辦理了全國首筆外匯資金運營業務。”施耐德電氣大中國區首席財務官馬曉雲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據馬曉雲介紹,外匯局爲施耐德電氣集團覈定了合理的對外放款額度,支持集團經營發展。近年來,施耐德電氣充分利用資本項下資金通道調撥功能,在全球範圍內調配資金;同時,每月辦理一次集中收付、淨額結算業務,將全球範圍內集團成員單位的多筆應收應付業務簡化爲一個幣種一筆業務,節約了時間、人力和資金成本。

  自參與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試點以來,施耐德電氣在主辦銀行工商銀行辦理外匯交易超過10億美元,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超過400億元,幣種涉及人民幣、歐元、美元、日元、港幣等。施耐德電氣境內外資金調配、風險管理能力大幅提升;交易手續簡化,有效控制了財務成本。

  2014年6月,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管理試點由北京地區推廣至全國。開辦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業務的跨國集團企業可以通過其指定的主辦企業在合作銀行集中管理境內外資金,並在一定額度內自由辦理外債和境外放款。企業可以充分利用境內外兩個市場實現全球化現金管理和全球資金的統一調配。同時,企業可以辦理跨境資金經常項下集中收付以及淨額結算,享受資本金意願結匯、收付匯業務事後審覈單據等優惠政策,節約財務成本,提高資金運營收益。

  從銀行角度看,跨境資金池業務也提升了銀行境內外金融服務的聯動能力,推動銀行跨國經營,實現銀企共贏。

  工商銀行北京市分行副行長龔萍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工行北京市分行全程參與了國家外匯管理局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政策的論證及制定,並率先與中石油、中石化、中化集團、中糧集團、施耐德等大型集團客戶建立了緊密的合作關係。截至目前,與工行北京市分行合作的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試點企業共37家,其中,中資跨國企業31家,外資跨國企業6家,境外成員企業覆蓋全球六大洲;試點企業累計國際結算量800億美元、結售匯40億美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