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人民幣GP美元募資調查:海外出資人投資意願未減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4日 12:3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人民幣GP美元募資調查:海外出資人投資意願未減

  證券時報  證券時報記者 李明珠

  近期,華平投資、君聯資本和大鉦資本三家投資機構宣佈的超百億資金募資成功的消息被刷屏,給沉寂了很久的私募股權投資市場帶來了一支興奮劑,讓更多還在募資道路上艱難前行的GP(管理合夥人)們也爲之一振。

  在全球經濟放緩和中國和美國貿易摩擦不確定性的背景下,強勁的消費數據、創新增長以及不斷擴大的數字經濟市場使得中國經濟仍然能在亞太區處於領先地位。對於海外的機構LP(有限合夥人)而言,長期投資中國並分享新興市場帶來的成長性機會的意願並沒有改變,而越來越多的人民幣GP也在抓住機會拓展管理多幣種的能力,捕獲更多的海外資源。

  首募美元基金

  面臨多重挑戰

  事實上整個上半年VC(風險投資)/PE(私募股權投資)市場募資形勢仍然嚴峻,市場缺乏足夠的信心和動力。投中研究院數據顯示,前5月的數據不容樂觀。從開始募集基金的情況來看,無論數量還是目標募資規模,環比均呈下降趨勢;而在已經完成募集的基金方面,募資基金數量持續呈下降趨勢,目標募資規模增幅也逐漸減緩,甚至開始下滑。

  據證券時報記者瞭解,除了去年已經募資的麥星投資、東方匯富以外,同創偉業、九鼎投資也加入了新一輪美元基金的募集大軍,而毅達資本、鬆禾資本、高特佳等機構也着手募集首期美元基金。但正如同創偉業董事長鄭偉鶴所言,美元基金做人民幣比較容易,但人民幣GP做美元基金面臨的挑戰並不小。

  對於本土的創投機構來說,在國內募資難的背景下把目光投向海外是十分正常的舉動。有業內人士指出,當前情況下成立美元基金可能的推動因素之一還是緩解募資難的問題;另外一方面,需要通過美元基金去幫助GP們找到更多的投資機會。

  證券時報記者針對近期人民幣GP美元募資的相關情況,以抽樣調查問卷的形式對10家正在募集美元基金的人民幣GP進行了調研,所涉及的地域涵蓋華北、華東和華南地區。從問卷調查反饋結果可以得出如下結論:首先,募集美元基金的規模並不大,基本都在5億美元以下,以2億-5億美元爲主;其次,從成立時間來看,2015-2018年期間佔最高比例;第三,美元基金在整個管理規模佔比相對較少,佔比5%以下的機構居多,而超過5%的僅有2家。從募資的渠道來看,以海外機構LP、家族辦公室和第三方合作平臺爲主,地域集中在美國、歐洲和新加坡,而海外機構投資者仍然看好中國市場。

  在調查結論中有一點值得關注,在人民幣GP募集美元基金後的主要投資方向裏,沒有一家機構選擇互聯網投資,還是集中於各自擅長的領域如消費、生物製藥、信息技術、高端製造。這點和美元基金相比有很大不同,相比於人民幣基金,美元基金存續期一般爲10年,相對更有耐心,願意做長遠、大型的投資。

  “人民幣和美元基金的打法是完全不一樣的,無論是LP結構、投資策略和退出方面,對於我們來說,募資難並不是說市場上沒有錢,而是要找到和我們這種專注於某一細分領域的投資機構理念相符、策略認同的海外LP比較難,其實募集美元基金的過程也可以理解成不斷去匹配資源的過程,直到達成一個協同效應,能夠長期合作。”深圳某中型VC投資機構美元募資負責人告訴記者。

  出資速度放慢

  但投資意願未減

  調查問卷顯示,中國和美國貿易衝突使得目前美元基金出資人最關注中國如下問題:貿易衝突對經濟的整體影響、外匯管制政策的新變化、外商投資法案及白名單,同時他們也擔憂國內GP與國際接軌程度,透明度、可信度及政策穩定度、中國市場空間侷限和退出等問題。但這並不影響其出資的意願,只有1家首次募集美元基金的機構表示,出資明顯滯後,其他機構均認爲海外LP的出資意願並沒有明顯變化。

  全球領先的私募市場諮詢公司Eaton Partners合夥人及亞太區負責人李睿思,成功幫助多家海外機構投資者尋找到中國優秀的GP,他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過去的5年中,每一年全球機構投資者投資於中國的美元資金均超過200億美元。儘管如此,在過去的9至12個月裏,看到融資步伐逐步放緩,且頭部效應明顯(資金趨向集中於規模更大的基金中),這些變化歸咎於三個因素:一、市場調整及波動;二、中國和美國貿易及政策磋商的不確定性;三、私有市場資產淨值不斷增長,但投資退出速度放緩且資產上市後表現不佳。短期來看,機構投資者並不會撤回已承諾的投資額,但新投資的步伐可能會放緩,或保持現有規模。

  就在本週,瑞幸咖啡最大外部機構投資者大鉦資本宣佈完成首隻20億美元基金募集,吸引了全球頂級機構投資者,包括政府養老金、主權財富基金、家族基金、企業養老金、母基金、金融機構等投資者的加入。今年4月,KKR前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劉海峯單飛成立的德弘資本也宣佈,其專注於大中華區的首期美元基金“德弘資本一期”募集完成,募資金額超過20億美元。

  在過去的2018年,本土PE東方匯富在2018年完成了一隻美元基金,吸引了新西蘭政府、中國臺灣政府的千萬美元出資;去年2月,創新工場宣佈完成首隻美元基金的募集,募資金額爲1.8億美元,主要投資方包含新東方集團、美國硅谷銀行(SVB)、紅杉資本、美國退休基金、摩托羅拉、新加坡電信、硅谷投資教父羅恩·康威等數十家國內外頂級金融機構、著名公司及近10位著名投資人;2018年9月,投中傳音控股等多家科創板申報企業的麥星投資完成了2億美元的首隻美元基金募集。

  人民幣GP突圍有招

  打造以“雙幣基金”驅動投資的創投機構不在少數,本土頭部機構募集美元基金後的策略仍然可以概括爲“外資眼光,本土打法”。由於人民幣和美元基金從邏輯上就存在不小的差異,在去年美元資本投資的企業赴境外上市蔚然成風的刺激下,有本土創投的大佬也發出投中下一個產業獨角獸的聲音,而深創投就嚐到了騰訊音樂上市後的甜頭,海外上市的回報豐厚。

  在海外機構投資者眼中,未來十年中國的私募股權模式將從傳統作坊式向機構化經營轉型。中國私募股權公司的先行者已經開始採取行動,向國際頂尖基金學習,致力於自身業務的延伸,管理美元基金是非常重要一步,其中必備的就是盡調。

  李睿思認爲,由於私募市場天生信息的不完整性,投資人首先趨向於關注經理人的過往業績,並理解這些成績的背後成功因素是否是可複製或可持續的。風投基金投資說到底是以人爲本的投資,評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涉及到對基金合夥人資質的判斷。

  這一點也在調查問卷中得以認證,根據10家人民幣GP的回覆,對於以前沒有募過美元基金的機構而言,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中國和美國貿易摩擦導致不確定性增加,的確會影響一些投資人的信心,所接觸的美元機構也持觀望態度,使得募資難度增加,但大部分已經有美元基金管理經驗,還是能獲得前期出資人的認可,GP只要專注做好自己專業領域的投資,自然能贏得LP的長期支持。

  正在募資三期美元基金的某新三板掛牌PE機構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資金的來源屬性決定了選擇GP的風格,比如險資對於收益率的要求不是特別在乎,年化8%-10%可以做到就符合要求,相對而言美元基金對於回報率的要求不高,和個人LP有很大的差別,海外風險資金整體也比較成熟和專業,更強調穩定性。

  面對這樣的情況,每家機構都有妙招。高特佳在今年也啓動了招募全球合夥人的計劃,證券時報記者獲悉,目前已經有倫敦和波士頓等地的高端人才加入,均是牛津和常青藤大學背景,除了自帶專業知識之外,也希望通過他們搭建更多的募資渠道;而同創偉業的美元基金管理人也是來自新加坡,擁有豐厚的資源,一期基金已經投資共計10個項目,二期基金獲得了新加坡主權基金的青睞;鬆禾資本的募資負責人本身就有海外投行的背景,曾參與多家中國企業香港上市的基石投資,雖然美元基金規模不大但也形成了多幣種管理的能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