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央行大變天 鮑威爾、德拉基將攜手應對共同敵人?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20:27   北京新浪網

  全球央行大變天!這一次,鮑威爾、德拉基、卡尼將攜手應對共同的敵人?

  來源:金十數據

  全球央行的全盛時期已經過去,鮑威爾、德拉基、卡尼和他們的繼任者,將面臨更大的挑戰。

  週四凌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衆議院作證詞的時候重申自己不會因爲白宮方面的施壓而離任,美聯儲的獨立性不應該被侵犯。

  如果聯繫到美國總統川普近段時間對美聯儲的不滿言論,鮑威爾的一再表態就顯得更加耐人尋味。太平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菲爾斯(Joachim Fels)對此表示,鮑威爾或許想通過自己的發言掩蓋令人不安的現實:美聯儲,亦或者說全球央行的獨立性,都已受到嚴峻考驗。

  的確,除了美聯儲面臨和白宮的紛爭之外,全球其他央行日子也不好過。根據菲爾斯的總結,從美國到歐洲,從拉美到非洲大陸,央行的獨立性都在逐漸流逝,包括鮑威爾在內,全球衆多國家的貨幣政策制定者都陷入與政府博弈的漩渦之中。

  在美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總統川普的微妙關係人盡皆知,川普更是成爲近30年來首位公開抨擊美聯儲的美國總統。川普一直呼籲鮑威爾降低利率、恢復購買債券,並在上週末表示,如果美聯儲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會降息。

  爲了讓美聯儲遵從自己的意願行事,川普甚至提名了謝爾頓(Judy Shelton)和沃勒(Christopher Waller)成爲美聯儲理事——這兩人都是市場公認的鴿派代表。

  在歐元區,即將離任的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一直直言不諱地抨擊歐盟對央行獨立性的侵犯。由此可見,儘管受到了一項難以改變的歐盟條約保護,但歐洲央行仍然承受着德國和荷蘭等國對他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影響的批評。

  即便在德拉基祖國意大利,這位站在歐洲央行權力頂峯的大人物也受到了不少批評——意大利副總理路易吉·迪馬尤(Luigi Di Maio)認爲,德拉基政策嚴重損害歐元區經濟。

  而本週歐洲央行又收到了來自政界的不利訊息:德國執政黨基督教民主黨主席公開施壓歐洲央行,並要求即將接班德拉基擔任央行行長的拉加德應該改變貨幣政策。更有批評人士指出,雖然拉加德在IMF工作期間的表現值得肯定,但缺乏經濟學基礎和貨幣政策制定經驗是她的致命缺陷。

  令人吃驚是,歐央行的遭遇,在它的歐洲同行們身上竟然十分常見:

  在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對貨幣政策的看法震動了市場,導致還有一年任期的央行行長塞廷卡亞被無情解僱。在通貨膨脹率居高不下的情況下,塞廷卡亞不顧埃爾多安的反對停止降息,導致雙方矛盾完全激化。

  在英國,央行行長卡尼的煩惱也不少。長期以來,卡尼一直被質疑過於迎合脫歐派政客,甚至被部分政府人士賦予“恐懼工程大祭司”的名號。但現實是,根據英國央行去年公佈的報告,如果不達成脫歐協議,可能會引發嚴重衰退,並導致英鎊暴跌。

  在意大利,執政黨要求意大利央行高層進行改革後,央行行長維斯科(Ignazio Visco)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的得力助手羅西(Salvatore Rossi)黯然離任。

  在斯洛文尼亞,賈茲貝克(Bostjan Jazbec)去年辭去了央行行長一職,此前他在2013年面臨銀行紓困的壓力,甚至還遭到歐盟委員會的起訴。

  在立陶宛,議會最近一項要求央行行長瓦西利亞斯卡斯(Vitas Vasiliauskas)辭職的提案雖然未獲通過,但卻得到首相的支持。

  哪怕在瑞典——這個世界上央行歷史最爲悠久的國家,也傳出了不和諧的聲音:持續的負利率環境、瑞典克朗不斷貶值、資產負債表已膨脹至該國經濟產出的120%成爲政府對央行不滿的最大原因。爲了削弱央行影響力,議員們甚至建議將外匯儲備轉變爲主權財富基金。

  此外,菲爾斯還表示,在央行歷史悠久、管理系統相對完善的歐美髮達地區尚且如此,拉美和非洲各國央行的獨立性問題就更加令人擔憂了。

  比如南非,雖然央行行長萊塞特加•甘雅戈(Lesetja Kganyago)很少在公開場合談論央行獨立性的問題,但該行今年面臨更大的威脅:

首先,據外媒報道,執政的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可能會推進一項將非洲儲備銀行(Reserve Bank)收歸國有的計劃;

其次,在央行服務多年的副行長米內爾(Daniel Mminele)第二任期在今年6月30日結束,隨後將正式榮休,這樣一來央行副行長一職就將空缺,對央行未來的工作帶來不便。

  而在拉美地區,阿根廷雖然一直試圖創建一家獨立的央行,但在10月份即將到來的總統選舉帶來更大政治不確定性;更誇張的情況出現在亞洲的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一度在今年5月接替了央行行長的職位,雖然目前央行領導權已轉交給更專業的IMF前官員巴基爾(Reza Baqir),但政府對央行獨立性的損害已經一覽無遺。

  針對以上種種,菲爾斯表示:

“央行的全盛時期現在已經過去了,它們的獨立性已經受到明顯侵犯,不管你喜不喜歡,這都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