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好文推薦:數字貨幣的“美元化”特徵及政策建議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2日 19:22   北京新浪網

  數字貨幣的“美元化”特徵及政策建議——基於匯率和利率影響的實證分析

  來源:中國貨幣市場 

  從美元對人民幣方向看,存在單向顯著的因果關係,說明美元是人民幣匯率變動的原因,這與美元世界貨幣具有的霸權地位匹配。

  從人民幣對美元方向看,人民幣對數字貨幣的顯著性僅次於美元,對其他貨幣的影響關係的顯著性明顯低於前兩者。

  數字貨幣從誕生起,“去中心化”的理念設計就賦予了全球“去美元化”的標籤。

  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好的聯網環境和最大商業生態圈,是數字貨幣發展最有潛力的國家。易綱(2018)指出,中國對數字貨幣的研究是走在前面的,我們要研究數字貨幣的正能量。

  Facebook發佈加密貨幣Libra的白皮書,是否是國際貨幣體系正能量的發展方向,對此存在懷疑。

  一、文獻研究

  對於數字貨幣的研究國內外存在大量的文獻研究,從內容上偏技術的文獻較多。隨着數字貨幣對世界經濟影響逐漸顯現,數字貨幣的經濟分析和監管研究逐漸增多。

  對於數字貨幣基本原理,謝平(2015和2019)指出數字加密貨幣基於密碼學和網絡P2P技術,由計算機程序產生,並在互聯網上發行和流通。巴曙鬆(2019)認爲區塊鏈推動了金融變革路徑。姚前(2017)提出了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若干思考。

  對宏觀經濟影響的研究,英格蘭銀行Kumhof(2016)通過DSGE建模校準了危機前美國宏觀數據,發現基於國債發行30%GDP數量的央行法定數字貨幣可永久提升3%的GDP。

新浪外匯注:圖片爲Kumhof論文英文原文摘要新浪外匯注:圖片爲Kumhof論文英文原文摘要

周小川(2019)認爲Libra代表數字貨幣的趨勢,中國應未雨綢繆。數字貨幣的發展會對現有的體系產生衝擊,未來可能出現一種全球化貨幣的趨勢。

  二、方法邏輯與數據整理

  主要的研究邏輯如圖1:

  一是研究數據的選擇。①匯率指標樣本有美元指數、人民幣匯率、歐元匯率和日元匯率;②利率樣本有10年期美國國債、中國國債、歐元債和日本公債;③數字貨幣選擇比特幣美元計價幣值;④其他選擇芝加哥交易所黃金價格。數據頻度爲月度,時期爲2013年1月到2019年6月,來源爲Wind數據庫。

  二是計量方法選擇格蘭傑因果檢驗和向量自回歸模型(VAR),以對“美元化”和“去人民幣化”實證目標進行評測。

  三是將實證結果進行外推,得到新數字貨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特徵。最後形成結論與政策建議。

  圖1  本文的分析方法和邏輯思路

  三、比特幣“美元化”因果關係檢驗

  (一)數字貨幣與貨幣匯率關係檢驗

  1.在5%的顯著水平下,數字貨幣對人民幣存在單向的因果關係,雖然數字貨幣對美元不存在單向因果關係,但是其顯著程度略強於歐元,明顯高於日元。

  市場觀點認爲中國在數字貨幣近期的迅速發展中起到突出的作用,許多中國投資者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數字貨幣的“挖掘”和交易平臺的運作。

  2.比對美元和人民幣的雙向因果關係,發現數字貨幣與人民幣的因果關係與之存在很大的相似度。

  從美元對人民幣方向看,存在單向顯著的因果關係,說明美元是人民幣匯率變動的原因,這與美元世界貨幣具有的霸權地位匹配。

  從人民幣對美元方向看,人民幣對數字貨幣的顯著性僅次於美元,對其他貨幣的影響關係的顯著性明顯低於前兩者。

  3.以黃金爲參照物,黃金與數字貨幣雙方向均不存在顯著的因果關係,但是兩者關係與人民幣和美元與數字貨幣的因果關係檢驗結果具有一定的相似度。

  (二)數字貨幣與利率債利率關係檢驗

  1.數字貨幣與各主要貨幣對應的利率債雙向均不存在顯著的因果關係,這與黃金的特性類似。

  姚前和陳華(2018)認爲比特幣是完全虛擬的,沒有實物貨幣或有形資產背書,其交換價值來自羣體自發形成的共識。因此,按照上述特性,以比特幣爲代表的數字貨幣與傳統意義上的中央貨幣不同,與法定貨幣計價的債券不存在直接的因果關係。

  2.美元與各主要貨幣對應的利率債雙向均存在一定的因果關係,存在兩個顯著的特徵:

  一是美元與美債僅存單向的因果關係,即美元是引起美債變動的原因,但是美債不能引起美元變動;二是美元與歐元和日元債的存在很強的雙向因果關係,人民幣國債的雙向因果關係數值也逼近顯著水平。

  四、比特幣“去人民幣化”脈衝分析

  (一)數字貨幣匯率的脈衝分析

  圖2  數字貨幣匯率脈衝效應

  圖3  美元對主要貨幣脈衝效應

  1.圖2(上部)比特幣對美元和人民幣存在正向的脈衝衝擊關係,與圖3(上部)美元對自身和人民幣的衝擊關係曲線形態一致。

  這說明:一是比特幣和美元價值的運動方向保持一致,反映比特幣具有“美元化”的特徵;二是比特幣與人民幣幣值運動方向反向,比特幣升值對人民幣存在擠出效應,具有“去人民幣化”的傾向。

  2.圖2(下部)比特幣對歐元和日元的脈衝衝擊關係與圖3(下部)美元的同樣的脈衝衝擊關係反轉。

  這說明:一是比特幣和歐元價值的運動方向與美元價值保持一致,反映比特幣具有除了“美元化”特徵外,同時具備“歐元化”的特徵。二是比特幣與日元匯率的反向關係,反映比特幣升值與日元匯率下降(升值),這一特徵又增加了比特幣“日元化”的特徵。

  (二)數字貨幣利率債的脈衝分析

  圖4  數字貨幣利率債脈衝效應

  圖5  美元利率債脈衝效應

  1.圖4(上部)比特幣對美債和人民幣國債存在正向的脈衝衝擊關係,與圖5(上部)美元對美債和人民幣國債的衝擊關係曲線形態相反。

  這說明:一是比特幣和美債利率的運動方向反映比特幣與美債存在資產替代效應,比特幣價值上升對應美債利率上升、淨價下跌。從影響的量化效應上,比特幣與美債的替代效應強於人民幣債。

  二是美元幣值上升對人民幣國債脈衝影響出現了利率下降和國債淨價上升的反映。這不能判斷美元升值導致我國國債繁榮,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基於貨幣回流理論,美元霸權下出現幣值上升時,大量資金回流造成非美經濟體的發展制約,應對經濟可能出現的衰退,逆週期貨幣政策調控將直接形成債券基準利率的下降,從而出現了債券淨價的升值。

  2.圖4(下部)比特幣對歐元債和日本公債的脈衝衝擊關係與圖5(下部)美元同樣的脈衝衝擊關係一致。

  這說明:一是比特幣與歐元債和日本公債的反向關係,反映比特幣值近期趨勢特徵表現爲升值大概率反映投資者情緒,當國際投資者恐慌情緒增加導致通過投資數字貨幣實現資產的轉移。對應經濟形勢的潛在惡化,國際貨幣國大概率選擇寬鬆貨幣政策導致本幣利率債的升值。

  二是美元與歐元債和日元債的脈衝效應邏輯與上述基於回流的人民幣國債邏輯相同。該特徵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在當前出現恐慌或經濟衰退風險的情況下,數字貨幣和美債都成爲了“流動性瀉湖”可選的安全資產,該相似性不能作爲數字貨幣“美元化”的支撐,該趨勢主要是數字貨幣發行規則和交易習慣引起,如數字貨幣供給方對貨幣量的限制引發價格的上漲。

  五、新數字貨幣(Libra)特徵理論外推

  當前Facebook擬發行的Libra,具有法定數字貨幣的特點,我們稱之爲新數字貨幣。由於尚未發行,沒有數據進行量化實證分析,類比上述比特幣和美元實證分析結論,推測Libra影響效應如下:

  (一)匯率效應的“美元化”特徵增強

  Libra曾經明確地說明自己是與香港類似的貨幣局制度,港幣是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事實上,港幣的發行制度與Libra是有差別的。

  Libra的發行基於100%的法幣,一籃子的法幣構成包括美元、歐元和日元,這就決定了新數字貨幣更多地顯現美元屬性。世界貨幣特有的霸權決定了其不需要龐大的外匯儲備維繫匯率穩定,只要以美債背書,就實現了國家信用依託,將數字貨幣轉變爲信用貨幣(美元)的數字化延伸。

  推測的“美元化”特徵爲:一是美元對數字貨幣存在單向的因果關係,美元變動是引起數字貨幣價格波動的原因;二是美元和數字貨幣一起對人民幣形成單向的因果關係,可能脈衝分析將放大“去人民幣化”的擠出效應。

  (二)利率債成爲“美元化”政策的傳遞通道

  根據白皮書,Libra的發行“採用一系列低波動性資產(如穩定且信譽良好的中央銀行提供的現金和政府債券)進行抵押”。這一遊戲規則的制訂,美債將成爲最優的選擇。

  因此,等同匯率效應中推測的“美元化”特徵,新的數字貨幣將通過利率債的價格傳導機制形成美國貨幣政策的溢出,主要表現在:一是新數字貨幣成爲“流動性瀉湖”理論的安全資產選擇,美元的貨幣回流形成新的可選方案組合美債和新數字貨幣;二是新數字貨幣成爲美國貨幣政策調控工具選擇,有效降低債市開放對美債的衝擊影響,但隨着人民幣利率債市場開放,將形成較大的利率衝擊效應。

  六、結論與建議

  本文通過量化實證的方法,對比特幣爲代表的舊數字貨幣對匯率和利率的影響進行了分析,並對未來Libra進行了推測。在此基礎上,得出數字貨幣具有“美元化”和“去人民幣化”特徵的判斷,主要結論如下:

  第一,比特幣不是完全“去美元化”的,而是存在一定“美元化”的因素。比特幣以美元定價,但格蘭傑因果檢驗並沒有證明兩者存在顯著關係,相反與人民幣存在顯著的單向關係,這與“世界貨幣”美元對人民幣的單向關係一致。此外主要貨幣匯率的脈衝分析中,比特幣與美元也表現出相同特徵。

  第二,舊數字貨幣具有顯著的“去人民幣化”特徵。美元霸權地位對其他國際貨幣具有很強的排他性,比特幣的“美元化”特徵同樣對人民幣國際化產生了負面影響,稱爲“去人民幣化”特徵。

  第三,新數字貨幣的推測是“美元化”的加強。一是匯率上,“去人民幣化”將不利於人民幣國際化發展,大概率成爲世界貨幣“美元”新的數字化形態(類似紙幣和硬幣形態);二是利率上,未來將有可能和“美元陷阱”與“美元霸權”共同組成新的美國新貨幣體系。

  對我國金融安全防範、國際金融監管合作和未來穩定數字貨幣發展提出政策建議如下:

  第一,加強數字貨幣的金融安全防範,不僅僅侷限跨境支付等風險應對,更要關注美元霸權延伸對非美貨幣的金融系統的衝擊。

  第二,推進我國央行數字貨幣發行,統籌納入人民幣國際化考慮。人民幣國際化的水到渠成,需要中國的數字貨幣研究和發展不落後於國際水平,甚至有必要在某些方面超前。

  第三,數字貨幣“無國界”特徵使得單一國際的監管效力大打折扣,各國對數字貨幣的監管需要爭取共識和協調合作。

  感謝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所陳華博士的啓發,寧波諾丁漢大學朱應佳對文獻的貢獻。

  作者:郭棟,國家開發銀行資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