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津巴布韋要發新幣!它的1000億曾只夠買6顆花生米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19:40   新京報

  津巴布韋要發新幣,它的1000億曾只夠買6顆花生米

 


  ▲作者供圖。

 

  津巴布韋的貨幣,是個“很玄的東西”。

 

  照片上這張1000億津巴布韋元紙幣,是2006年發行的第二代津巴布韋元。我在2008年7月拿到手時,它和美元的比價是1美元兌7585億津巴布韋元。按照一位僑居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的朋友所言,“可以買六顆花生米”。

 

  如今我這張看上去十分“豪闊”的紙幣正洗淨鉛華,忠實扮演着書籤的新角色——而早在2009年4月12日就壽終正寢的津巴布韋元,如今就要復活了。

 

一、津巴布韋元:生於1980,廢於2009

 

  津巴布韋原本是白人種族隔離主義者“片面獨立”後成立的“羅德西亞共和國”。儘管這個國家在國際上存在感不高,但拜農業發達,又手握優質菸草這一“硬通貨”,經濟搞得相當不錯。

 

  津巴布韋的貨幣“羅德西亞元”,也是當年金融環境惡劣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屈指可數的“金牌本幣”。

 

  1979年,津巴布韋獨立運動領導人穆加貝和英國政府達成《蘭開斯特宮協議》,英國承認津巴布韋獨立並建立種族平等的國家,並給予一定財政補貼,換取穆加貝平等對待白人。

 

  第二年津巴布韋共和國成立,同年新的本幣——津巴布韋元(ZWD)誕生了。

  剛誕生的津巴布韋元奇貨可居,1美元僅能兌換0.678津巴布韋元。獨立之初,因爲有英國援助,穆加貝尚能呵護白人農場產業,津巴布韋通脹率不算很高。到1997年,1美元也只能兌換10津巴布韋元。

  但就在此時,英國時任首相梅傑以“靡費稅款、勞民傷財做無益之事”爲由,單方面削減並最終停止了《蘭開斯特宮協議》所規定的補貼。

  這讓穆加貝轉而自2000年起開始經濟改革,可津巴布韋經濟基礎就此急轉直下,通脹率扶搖直上——2002年6月1美元已能兌換1000津巴布韋元,到了2006年夏,居然可兌換500000津巴布韋元之多。

  此時穆加貝將問題交給號稱“津巴布韋最懂金融的官員”——時任央行行長戈諾,後者的辦法是:2006年8月,第二代津巴布韋元問世,1新津巴布韋元兌換1000舊元。這樣萬元大鈔就“精減”成10塊“零票”了。

  然而,鈔票上的變化沒能擋住現實中不可抑制的通脹:2000年該國通脹率爲55%,2004年132.75%,2005年585.84%,2008年夏達到220000%,到了2009年已變得無法統計。

  穆加貝政權謝幕後,新政府給出的半官方數據,是500000000000%。

  在整個穆加貝時代一直擔任央行行長的戈諾,在2008年8月1日發行了第三代津巴布韋元,1“三次元”兌換100億“二次元”(所謂“次元”,是指第幾代的津巴布韋元);

  2009年2月2日發行第四代津巴布韋元,1“四次元”兌換1萬億“三次元”。

  文章開頭我那張“書籤”,是面值1000億津巴布韋元的“二次元”,到了“四次元”時代,其價值已不如一張廢紙了。

  迫於完全失控的通脹,2009年4月12日,津巴布韋穆加貝政府宣佈廢除紙幣津巴布韋元的流通,日常交易使用美元、歐元、英鎊、南非蘭特和博茨瓦納普拉。

  由於津巴布韋國內上述外幣現鈔數量極爲有限,2014年1月30日,津巴布韋央行又增加了人民幣、日元、澳大利亞元和印度盧比四種允許在國內合法流通使用的外幣,而民間小額交易更常見的手段,是古老的以物易物。

  ▲2分鐘回顧穆加貝執政生涯:曾解放黑人,最終卻被民衆高喊打倒。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二、津巴布韋元“起死回生”

  由於徹底廢除了本幣,加上連續幾年國際菸草價格高企,穆加貝政權後期津巴布韋通脹現象慢慢好轉起來。

  受此鼓舞的穆加貝在2014年之後試圖恢復本幣,在這年12月18日推出“準貨幣”——“津巴布韋債券”。

  但2017年底,穆加貝政權垮臺,恢復本幣的努力一時間停滯下來。

  曾在穆加貝政府中擔任高官多年的穆南加格瓦同樣有強烈的“本幣情結”,政權交替稍有眉目,他就着手恢復津巴布韋元“起死回生”的進程。

  2019年2月,他小心翼翼地讓央行推出一種名爲GTGS的電子貨幣,同時開始在流通領域減少外幣、尤其美元和蘭特的使用。

  但津巴布韋人對此表現出強烈的牴觸情緒,出於對社會動盪的擔憂,4月下旬,津巴布韋財長恩庫貝發表聲明,稱外媒“所謂津巴布韋央行將恢復使用津巴布韋元的報道,純屬毫無根據的謠言”。

  可該來的終究會來。

  6月7日,總統穆南加格瓦表示,將在年內終止使用外幣進行國內交易流通的“權宜之計”,恢復發行新的津巴布韋元。他明確表示,一旦津巴布韋元恢復流通,國內交易將不再允許使用外幣。

  三、新貨幣會怎樣?

  話說得鏗鏘有力,但民衆和市場似乎並不買賬:儘管市面上能見到的美元、蘭特等現鈔越來越少,但居民一旦擁有這類現鈔,就可在各種商業場合享受很大的折扣——而且越來越大。

  自2017年上臺以來,穆南加格瓦一直努力推動社會和解,改善經濟,吸引外資。

  他宣佈“農場新政”,希望將已被黑人沒收分配的農場“回租”給善於農耕的昔日白人農場主,並通過菸葉等爲數不多的“硬通貨”贏得寶貴的外匯。

  但是,穆南加格瓦無法變出第二個《蘭開斯特宮協議》,津巴布韋農業欲振乏力,菸草靠天吃飯,能否支撐起津巴布韋元的起死回生,面臨不小的挑戰。

  自2月GTGS發行、市面哄傳津巴布韋元將“獲得新生”後,GTGS和“津巴布韋債券”就不斷貶值。

  規劃中的津巴布韋新幣尚未面世,津巴布韋國內通脹率已悄然突破了75%的大關——這已比2000年津巴布韋上一次“通脹恐怖週期”開始第一年的55%,高出了足足20個百分點。

  如今津巴布韋此前發行的貨幣,已成爲禮品和收藏市場上頗受歡迎的交易物:價格便宜量又足,還能過把“億萬富翁”的乾癮。

  而呼之欲出的“五次元”會怎樣,能否跳出“通脹泥沼”,也必定會受到關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