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頂尖商學院院長:技術競爭是未來中美關係焦點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22日 01:53   參考消息

  對話丨技術競爭是未來中美關係焦點 美頂尖商學院院長如是說——

  參考消息網5月22日報道

  華爲領先值得美國反思

  美國總統川普5月15日簽署名爲“確保信息和通信技術及服務供應鏈安全”的行政命令,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禁止在信息和通信領域進行“可能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交易”。美國商務部隨後發佈針對華爲等公司的限制交易令。華爲對此表示,限制華爲不會讓美國更安全、更強大,只會使美國在5G網絡建設中落後於其他國家。

  加雷特告訴記者,儘管美國政府指責華爲設備可能容易受到所謂“中國政府主導的黑客攻擊”,“但很少有國家同意這一立場”。他指出,由於價格便宜、品質良好,很多國家已經安裝使用華爲設備,尤其是對新興市場國家而言,5G網絡使用華爲設備已成爲他們的唯一選擇。

  加雷特援引市場研究公司德爾奧羅集團的數據表示,在5G競爭中,四家企業處於領先地位,其中華爲和中興來自中國,諾基亞和愛立信來自歐洲,美國企業沒有一席之地,值得引起美國政府反思。

  加雷特說,不少美國高校學者認爲,美國政府應反思其對技術研發的投入不足。“看數據就會發現,美國曾在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領域大力投入研發資金,而近年來相關經費已顯著下滑。”加雷特說,美國政府應調整財政支出,加強對核心科學研發領域的投入。

  頻出“國家安全牌”令人憂

  加雷特表示,美方以國家安全爲由頻頻限制正常商業交易的做法尤爲“令人擔憂”。

  加雷特說,近二三十年來,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爲由限制商品自由流動是“非常罕見”的,但在川普上臺後的這幾年,這一做法變得更爲普遍,包括以國家安全爲由加徵鋼鋁關稅、加強對新興關鍵技術的出口管制等。他說:“這是非常極端的立場,與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全球化浪潮背道而馳。”

  沃頓商學院院長傑弗裏·加雷特(楊承霖 攝)

  競爭未必導致中美“脫鉤”

  加雷特認爲,川普政府挑起對華貿易戰的本質是創新爭奪戰,川普政府援引的《1974年貿易法》的“301條款”,着眼點就是中國的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以及創新相關的行爲、政策和做法,可見美國政府對於中國技術創新的關注。

  加雷特指出,除5G外,中國在高鐵、移動支付、電動車等技術領域都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他認爲,中國政府在創新方面的監管限制更少,也爲無人駕駛汽車的發展提供了更寬鬆的政策環境,從而更有可能促進創新,因此中國在這一領域的發展速度可能會明顯超越美國。

  儘管中美在技術領域的競爭態勢將持續下去,但加雷特認爲,這並不意味着兩國經濟走向“脫鉤”。“雙方聯繫如此緊密,怎麼能真的脫鉤?很難設想如何做到脫鉤,”他說,“如果中美兩國果真脫鉤,對於美國、中國和世界經濟而言都將是災難。”

  加雷特認爲,將如今的美中關係與當年的美蘇競爭類比、宣揚美中兩國走向“新冷戰”的論調也是不符合實情的。他說,在美蘇冷戰時期,蘇聯經濟相對封閉,與美國乃至整個西方世界都並無太多關聯;而中國經濟對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至關重要,兩者毫無可比性。他認爲,中美雙方妥善管控分歧、避免衝突符合各方利益。

  在加雷特看來,即便在競爭激烈的創新領域,美中兩國仍然擁有巨大的合作空間。他說,美國在孵化創新上有比較優勢,中國則在推廣創新上有比較優勢,二者顯然是互補的。他指出,中國擅長將別處開發的前沿科技進行規模化運用,將設想轉化爲實際成果,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早已是創新經濟體。

  談及中美關係大局,加雷特認爲,中美建交40年來,美國政府對於中國一直採取經濟接觸的方式,以合作共贏爲目標,而川普上臺後打破了這一慣例,原因是多方面的。

  加雷特認爲,就川普個人而言,他不相信共贏,認爲有輸纔有贏,中美之間是零和關係。另外,川普的外交手法也不同於以往。以前的美國領導人樂於在公開場合與中國領導人維持相互尊重的關係,認爲這便於他們私下就一些棘手問題進行談判;而川普傾向於對中國進行公開批評,並認爲這樣更加奏效。

  除川普個人特殊性外,加雷特指出,美國公衆對於針對中國持強硬政策立場的支持度已達到40年來的高點,這主要有兩方面原因:其一,與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相比,中國經濟已強大許多,“對於這樣一個強大卻與美國不同的國家,美國人當然會感到憂慮”。

  其二,對中國的擔憂“也折射出很多美國人的生活沒有得到改善的經濟現實”。加雷特表示,受民粹主義影響,普通人傾向於將自身困境的責任推給其他國家,這也帶來反移民、反自由貿易的情緒上漲。他表示,民粹主義的浪潮不僅衝擊美國,也橫掃歐洲,而崛起的中國容易成爲被抨擊的目標。

  加雷特告訴記者,他認爲中美雙方都有動力在近期內達成貿易協議,但結構性的衝突仍將持續存在,這包括美國跨國企業對於中國市場準入的要求、中美在技術創新領域的持續競爭等。

  “一帶一路”對中國很重要

  談及“一帶一路”倡議,加雷特表示,這個宏大倡議可能是“本世紀最偉大的工程”,因爲對於除中國以外的全球其他新興市場而言,基礎設施都是他們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

  他指出,在過去數年間,美國國內發生了奇妙轉變,包括精英階層在內的美國人從對“一帶一路”毫不關注,轉而認爲它非常重要。儘管目前美國政府仍對“一帶一路”倡議多有批評,但“效仿就是最大的恭維”,美國也在考慮打造自己的全球基礎設施建設網絡。

  加雷特認爲,“一帶一路”在經濟上、政治上對中國都極爲重要。他說,與美國靠軍事力量和盟友關係支撐的實力不同,中國所預見的實力是以經濟爲驅動、以互惠共贏的基礎設施發展爲核心。

  沃頓商學院是美國最頂尖的商學院之一。加雷特於2014年起擔任沃頓商學院院長,而賓大沃頓中國中心也於同年在北京成立。在中美經貿摩擦加劇的大背景下,他希望沃頓商學院能夠繼續加強與中國的合作,因爲更多的交流有助於增進相互瞭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