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土耳其的破產:被總統的野心害死的浪漫國度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8月13日 05:51   北京新浪網

  土耳其的破產:被總統的野心害死的浪漫國度

  作者:小e

  來源:e投睿eToro(ID:eToroChina)

  “原本以爲埃爾多安連任總統,土耳其的悲劇就能暫時停止。可現實卻正變得更糟……”一位名叫埃姆雷·阿爾滕託普的28歲男青年對BBC的記者說道。

  浪漫的土耳其,正被血色的夕陽所籠罩。

  9日,土耳其的官方貨幣里拉再度暴跌超過5%,創下了10年最大的單日跌幅!但這一紀錄很快就在今天以12.42%的巨大跌幅所超過。

  3個月前,土耳其央行爲了遏制里拉的進一步惡性貶值,土耳其央行不得不對外緊急放風:央行將很快加息3%——19個月來的首次加息。但現在看來,此舉並未見得多有成效。

  而現如今,面對已經貶值了超過65%的土耳其里拉,央行似乎已經決定放棄治療。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於2018年8月10日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於2018年8月10日

  而土耳其也成爲阿根廷——其比索於5月初急劇貶值8.5%之後,又一個因爲美聯儲加息而被推至經濟危機邊緣的新興市場國家。

  美聯儲貨幣週期的陷阱

  小e在《香港,醞釀着新一輪的經濟危機》中就很詳細地揭示了,那些跳入“中等收入國家陷阱”的國家的共同特徵:高度依賴美元。美元匯率的變化將對其本國經濟造成巨大的影響。

  概括而言就是三個方面:

  一是在美元貶值期間,大量遊資受到該國僵化匯率的吸引,涌入它的市場。它們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經濟發展,但是卻吹起了更大的資產泡沫。一旦美元恢復吸引力,巨大的套利空間促使遊資拋售該國貨幣,換回美元,從中無風險套利。而該國迎來的則是資產泡沫的破裂。

  二是國家債務結構嚴重不合理,短期美元債務佔GDP的比例超過20%。由於大部分新興經濟體缺乏完善的工業體系,因此必須經歷嚴重依賴借外債來發展經濟的階段。美元升值將使該國揹負更嚴重的短期外債而無力償還。國家信用等級被一再降低,加速遊資離場,資產泡沫破裂快得讓人猝不及防,經濟蕭條的概率陡增。(看看一衣帶水、失去了20年的日本近鄰)

  三是經常帳在美聯儲加息期間出現逆差,外匯儲備急劇減少。在美元升值、該國貨幣貶值時,該國無法動用外匯儲備購入被拋售的本國貨幣。最後不得不採用自由匯率制度,造成更嚴重的貶值與高企的通脹。

  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辛酸

  我們來將土耳其與之一一比照。

  首先,土耳其自2009年美聯儲量化寬鬆政策(QE)以來,出現了嚴重的資產泡沫。10年來,流入土耳其的海外資金高達1030億美元,又有多少流入了實體經濟以促進其發展呢?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

  土耳其的GDP在10年來的平均增速爲4.36%,與世界經濟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家的平均值相當。但是,土耳其的股市(ISENational 100 Index)卻在10年來近乎翻了4倍。

  除了股市,資金也流入了房地產市場。在經濟增速保持中低位水平的時候,土耳其的房地產價格指數卻在急劇拉昇。它從2009年時的2000億里拉飆升至現在1.2萬億里拉,翻了6倍之多!而同時期,上海的房地產價格指數則是翻了3.26倍。在土耳其的人均年收入尚不及上海的情況之下,房地產價格卻超過了2倍之多。

  圖片來源:Trading Economy  圖片來源:Trading Economy

  巨大的資產泡沫爲土耳其經濟的崩潰埋下了伏筆。與此同時,土耳其的短期美元外債佔GDP的比例也高達53.2%,同比上漲了6.1%。在這9200萬億里拉中,銀行的金融業債務則佔到了63.91%——5879.72萬億里拉。所以土耳其金融領域在美國加息週期中將面臨巨大的償還能力。而僅僅高出OECD均值——24.85%——0.01%的阿根廷就已經出現了崩潰之勢,更遑論是其2.14倍的土耳其?

  總統埃爾多安的“經濟學”

  巨大的資產泡沫與高企的短期美元債務使土耳其經濟處於風雨飄搖之中。但是,不同於阿根廷,這種拉美國家爲遏制高通脹而不得不長期採用高利率——相當於固定匯率,也不同於香港、泰國所採用的聯繫匯率制度,土耳其的匯率制度是自由浮動的。換而言之,土耳其本身不應該成爲國際遊資套利的目標。

  但是,土耳其的央行利率卻長期因“人爲因素”而處於低位,完全對高企的通貨膨脹熟視無睹。而這個“人爲因素”則是土耳其的政治強人埃爾多安。在他先後擔任總理與總統的11年裏,土耳其央行的加息次數僅爲3次,可它處於惡性通脹——通脹高於6%的時間卻長達7年之久。

 圖片來源:Trading Economy 圖片來源:Trading Economy

  這都“仰仗”於埃爾多安的“經濟學”。在2016年11月的部長會議上,總統埃爾多安堅決要求保持低利率。“我的信念是利率是一切罪惡的母親。利率是通貨膨脹的原因。通貨膨脹是結果,不是原因。我們需要降低利率。”

  10天前,埃爾多安在接受彭博專訪時清楚地講述了他的“經濟學”。他認爲,實際利率是利率和通貨膨脹之間的差值。“如果我們將利率維持在一個低位,企業所投入的成本就會下降。成本的下降,就意味着產品價格的下降。這不僅遏制了國內的高通脹還提升了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說白了,他只認爲低利率能夠促進經濟,但是卻忘了低利率卻是歐美央行拉昇通脹的重要手段。

圖片來源:Bloomberg圖片來源:Bloomberg

  埃爾多安在9日的總統競選大會上,再度表明了向高利率宣戰的姿態。“我連任之後,將對央行施加更強的控制力,決不能出現高利率!它是‘萬惡之母’!”土耳其里拉在昨日瀑布式的狂瀉就由此開始。

  強人埃爾多安的蘇丹夢

  你說他真的相信自己那套“經濟學”嗎?當然不是,就像“歷史發明家”的目的只是爲了讓自己揚名立萬嗎?他真正的目的是爲了贏得下個月的總統大選,成爲土耳其共和國自1980年自由化以來首位最具實權的總統。此前,埃爾多安以微弱優勢在全民公投中成功修改了憲法,將國家權力從總理轉交到了總統手上。

  9日,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街頭(旁邊是匯率牌)  9日,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街頭(旁邊是匯率牌)

  如同《紙牌屋》裏史派西所演的總統Frank·Underwood在面對選舉失利時所選擇道路——宣佈向恐怖主義宣戰——製造恐懼一樣,埃爾多安也需要製造恐懼以激發起選民對政治強人的渴求。而崩潰的里拉則是其重要的手段之一。

  而另一個手段則是加劇土耳其的外部危機。自從土耳其與美國、歐盟在打擊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人武裝問題上產生衝突以來,土耳其便轉變了親美的姿態而投向俄羅斯。埃爾多安在俄羅斯默許的情況下,出兵敘利亞的阿夫林地區以打擊庫爾德人武裝。與此同時,他也展現出與西方世界相抗衡的強硬姿態,強烈譴責美國將駐以色列大使館從原本的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

  圖片來源:haaretz  圖片來源:haaretz

  他甚至不惜主動挑起與歐洲的矛盾。他在1周前飛往波黑的首都薩拉熱窩,參加當地的穆斯林集會,回顧奧斯曼帝國昔日在巴爾半島的無上榮光。這引發了歐盟的強烈不滿,因爲這將激發起歐盟內部右翼勢力的壯大,以對歐盟的團結構成更大的挑戰。

  而一旦被問及誰該對經濟、外交上的困境負責時,埃爾多安則將矛頭指向了西方世界。似乎把3年前擠破頭都想加入歐盟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像沒發生過似的。

  【結語】

  由於土耳其在政治與經濟上的不確定性,美國評級機構標普已經將土耳其的國家信用評級從“垃圾級”進一步下調。土耳其經濟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瀕臨破產的可能。而這都將是爲埃爾多安的政治野心所付出的代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