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今夜別哭,委內瑞拉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8日 07:07   北京新浪網

  阿根廷,我應該爲你哭泣

  本文寫委內瑞拉,卻要先說一下阿根廷。

  說起阿根廷,首先想到的也許是足球、馬拉多納和梅西,還有那首不時響起的《阿根廷不要爲我哭泣》。

  這首歌在今天爲人所知,也許是因爲梅西帶領的國家隊黯然離開世界盃的賽場。

  然而《阿根廷不要爲我哭泣》真正紀念的,卻是一位和梅西一樣具有超高人氣的貝隆夫人,這首歌正是電影《貝隆夫人》的主題曲。

  貝隆夫人,是阿根廷傳奇總統貝隆的妻子。這位艾薇塔·貝隆,從窮裁縫的私生女到15歲的舞女,再從交際花到總統夫人,悲歡離合、大起大落,憑藉一己之力既成就了貝隆也成就了自己。

  她在阿根廷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大概就像我們歷史教科書中的聖雄甘地吧,她去世時,70萬人到場致哀。

  人們反覆喊着她的名字,有的人當場哭暈過去,有的拼命去吻她的玻璃棺材,16人因爲擠撞而喪生。

  印在鈔票上的貝隆夫人頭像

  人們瘋狂地愛戴着自己的偶像,然而貝隆夫人和她傾力支持的丈夫貝隆,他們的所作所爲以及給後人留下的遺產,卻實在讓人看不下去。

  用貝隆自己的話講,他所奉行的是‘民衆主義的政治綱領’,即所謂的‘正義主義’,後來發展成爲阿根廷的‘貝隆主義’,他自詡爲這是不同於美國資本主義和蘇聯東歐社會主義的‘第三條道路’。

  他通過經濟民族主義、國家工業化和勞工聯盟等手段,迎合民衆的政治和社會需求,並試圖在政治聯盟中納入工人階級的力量。

  而貝隆夫人童年的窮苦經歷則深刻地影響着她的政治方向,她骨子裏就特別痛恨貧富懸殊,發誓要改善底層人民的生活,於是順理成章地成爲了‘窮人的旗手’。

  在位居第一夫人之後,她繼續爲社會救濟、勞工待遇、教育水平的提高而四處奔走,並親自前往工廠、醫院和孤兒院,用實際行動慰問底層人民。

  她深知女性在社會中遭受的種種不公,因此一躍成爲阿根廷女性的代言人,爲女性的健康和權益貢獻心力。更重要的是,在她的努力之下,她爲女性爭取到了史無前例的投票選舉權。

  但開好車的未必就是好人,有好心未必就能辦成好事,這位耀眼的總統夫人,給阿根帶來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

  稍微有點經濟學常識的話,都可以看出貝隆的那套主義是行不通的,爲了選票和人氣而犧牲了經濟和效率。

  實際上,這種民衆主義的本質就是民粹主義。

  而貝隆夫人,用今天的分類來看,毫無疑問就是‘白左’。(當然,我不贊成貿然給他人貼標籤,但本文並不貿然)

  阿根廷的經濟在兩位‘明星’的表演之下被搞的一團糟,上個世紀20年代,阿根廷還曾經是世界上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之一,而到了上個世紀中葉,這個國家已經是風雨飄搖。

  貝隆夫人33歲便因罹患癌症而早早去世,因此成爲了阿根廷人心中永恆的紀念。

  貝隆總統本人,則在1955年9月24日這一天,被一位政變軍官拿着槍禮貌地請出了辦公室,流放巴拉圭。

  艾薇塔死了,貝隆也死了,但他們留給阿根廷人,特別是底層民衆的‘希望之光’卻成爲了一種信仰,從未消失。

  時至今日,不少阿根廷人仍將貝隆當作他們心目中最偉大的總統,並懷念他的‘貝隆主義’。

  不過我們都知道,正是這位好總統和他的主義,害苦了阿根廷。

  貝隆夫人若果真在天有靈,應該去見一見米塞斯,她一定會說:阿根廷,我應該爲你哭泣!

  貝隆遺體第三次遷葬時的場景

  查韋斯應該爲你們哭泣

  委內瑞拉和阿根廷,同屬南美國家,同樣有着豐富的自然資源。

  更相似的是,這兩個國家都把自己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委內瑞拉擁有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儲備,是重要的石油生產國和出口國,石油工業佔財政總收入的70%以上。

  委內瑞拉從20世紀初到60年代,一度享有高度的經濟自由,低稅收、輕管制、健全的產權制度和穩定的貨幣政策。

  這也就是爲什麼委內瑞拉在那個年代,能夠成爲排進前五的最富裕國家之一。

  但是在1958年委內瑞拉恢復民主制之後,卻意外地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將這個國家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先是制定通過了一部新的憲法,賦予國家凌駕於經濟事務之上的大權。然後是將石油工業國有化,國家的財政收入不再是仰賴納稅,而是轉爲依賴石油。

  政治、法律和財政上的共同變化,很快改變了委內瑞拉的制度基礎。這個改變影響深遠,可以說是今天委內瑞拉動亂的源頭。

  這個制度基礎的改變,使得政客、民衆和企業三方的行爲開始變得不本分起來。

  政客這邊,一方面利用高福利來賄賂民衆,獲得選票,另外一方面將官辦企業的權力牢牢握在自己手裏,爲自己大手花錢做準備。

  民衆這邊,高福利之下既失去了行動能力,又失去了思考能力,成爲了慾壑難填的伸手黨。

  企業這邊,原來以討好消費者作爲立業的根基,現在轉而將精力投入到遊說政府和行賄官員上。

  可以說,從1958年開始,委內瑞拉就註定了開始走下坡路。

  沒想到,這一走就是60年。

  這一走,從那個富裕的糧食出口國,走進了食不果腹、民不聊生的第三世界國家。

  但奇怪的是,即便一個國家都被硬生生糟蹋成這樣了,它們的人民還是對他們的領袖充滿着崇拜和感激。

  查韋斯去世,舉國悲痛、萬人空巷,爭相去撫摸靈柩,哭泣着做最後的告別。

  1998年查韋斯以54%的支持率高票當選總統,上臺後隨即展開對國家的政治經濟進行改造。他都做了什麼呢?

  經濟上實行管制,沒收土地和國外資本,國企成爲主導。

  貨幣上實行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不斷通過印鈔攫取財富,爆發嚴重的通貨膨脹,紙幣不如廁紙,小偷都不願意偷。

  在政治上,一隻手通過免費醫療等看上去的高福利政策獲得了廣大窮苦百姓的支持,一再贏得大選;另一隻手則牢牢地掌控了最高法院和軍隊,將自己變成了民主加威權。

  查韋斯贏得了選票,卻親手葬送了整個國家。

  經濟危機繼續加劇,私營公司紛紛出逃,這個曾經南美最富裕的國家進一步淪落。

  那些悲痛欲絕去給查韋斯送葬的人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淚水太過廉價,查韋斯應該爲你們哭泣。

  今夜別哭,委內瑞拉

  阿根廷人民的生活由好轉壞,貝隆夫人走了,舉國悲痛;委內瑞拉被折騰成這幅熊樣,人們還是痛哭着懷念查韋斯。

  規律就是,但凡超出常人感情去痛哭領導人的國家,大概都不會過的太好,因爲這不正常。

  民衆認爲他們的領導人有魅力、關心底層疾苦、還是反美鬥士,想象着所有的苦難都是美國和資本主義造成的。

  他們的思維停留在了想象之中,永遠不會尋找和思考這些現象背後的因果關係。

  前幾天寫了一篇《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被他們帶壞的》,批評了那些大書特書經濟發展導致不平等的經濟學家,尤其還是些獲得諾獎的業界大咖。

  就有讀者留言:多看看歷史就會明白,貧富差距過大就會導致改朝換代,改朝換代在歷史上有時會消滅80%以上的人口。

  我的回答很簡單,招致造反的是絕對貧窮,是吃不上飯,而不是什麼所謂的貧富差距過大。

  吃飽飯還上街鬧事的畢竟是少數,頂多是爲賦新詞強說愁的情懷少年,換種形式抒發一下心中憤懣罷了。

  大多數時候,上街這事真沒有宅在家裏打打遊戲、看看電影,刷刷朋友圈看別人上街鬧事好玩。

  更多的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事業要發展,房貸還要還,誰都沒那心思去鬧事。

  像委內瑞拉這種,經濟崩潰,嚴重影響到生計和生存,民衆既要尋找情緒發泄的突破口,還想要尋找能夠拯救他們的救世主。

  但這位35歲的年輕帥哥胡安·瓜伊多很可能會讓他們失望。

  因爲整個國家可能都不知道,也沒有去反思自己錯在哪裏,爲什麼走到了今天。

  人民挾選票以自重,伸手要福利,不給就下臺。

  無論是誰站到臺前,面對這個爛攤子,如果先不快速站穩腳跟,很有可能隨時下臺。

  而站穩腳跟談何容易,走出原有路徑,發展經濟,勢必要破壞舊勢力,尋找新的增長點,中間還要經過痛苦的過渡期掙扎。

  今天很痛苦,明天更痛苦,後天很美好,但很多人死在了明天晚上。

  餓着肚子的人們是等不到後天的,他們今天就要得到一切。

  人們的選票可能只給你一天的時間,即便這位瓜伊多帥哥上臺,委內瑞拉恐怕也很難有實質性的改變,委內瑞拉人民的苦日子也恐怕還在後頭。

  今夜別哭,委內瑞拉。

  因爲,

  後面還有的是機會哭。

  2019年1月25日

作者:張是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