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訪哥大招生官:舞弊案不代表體系崩壞 只是系統漏洞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19:38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 劉晉彤 魏天諶 發自紐約

  新浪財經訊  北京時間3月15日 在美國,通過校友關係、大額捐贈等方式能夠獲取常春藤高校優先錄取權並不是祕密,然而,3月12日剛剛曝出的一則涉及好萊塢明星、企業高管等美國精英層的常青藤院校招生賄賂醜聞仍在社會上引起了軒然大波。

  本次被捲入醜聞的名校包括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等美國一流院校。美國聯邦調查局對這起史上規模最大的招生舞弊案件牽涉的50多名人員提起逮捕及訴訟,其中包括學生家長、SAT/ACT監考官員、高校運動隊教練等,涉案金額超過25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68億。

  原哥倫比亞大學和巴納德學院招生官諾曼博士在接受新浪財經專訪時表示,本次舞弊案與以往的最大不同在於其嚴重的違法性質,但這不代表美國教育體系的崩壞,只是複雜系統中一個有待修補的漏洞,國際生不會受到此事的負面影響。

諾曼博士與諾曼先生(Expert Admissions創始人之一, 原紐約州教育局顧問)接受訪問諾曼博士與諾曼先生(Expert Admissions創始人之一, 原紐約州教育局顧問)接受訪問

  非法錄取與合法“優先”錄取存在清晰界限

  記者在第一時間採訪了原哥倫比亞大學招生官、現Expert Admissions 總裁諾曼博士(Dr. Bari Norman)針對此事的看法,諾曼博士解釋道,本次事件與以往的最大不同在於其涉及規模之大以及嚴重違法性質,作弊、行賄等違法手段與捐款獲得優先權二者之間存在清晰的界限。

  常青藤院校的發展部門(Development/ Advancement Offices) 每年會接受來自個人及各種組織的捐款用於加強學校基礎設施建設,作爲一種 “感謝”方式,這些捐款也許會在錄取時爲他們的孩子帶來優先權,無論民衆意見如何,這是合法的,且學校接受捐款的目的是爲了服務更多的學生。

  一項在哈佛大學的調查顯示,在去年同期錄取的學生中,捐款人的後代的錄取率是普通者入學生的五倍。

  但是,諾曼博士強調,捐款只能帶來“優先權”,不管捐款金額多少,都不能成爲“保送”捐款人孩子的理由。

  諾曼博士表示,本次事件的嚴重性在於家長賄賂SAT/ACT考官修改分數,賄賂大學體育教練將他們孩子僞造成 “體育特長生”等。在美國,體育特長生在錄取時享有優先權,在本案中,將學生打造成體育生在錄取時就成爲了表面上合規的方式。但非法捏造學生的申請檔案等作弊行爲與捐款帶來“優先權”存在清晰的界限。

  不代表高校系統崩壞 只是系統漏洞

  醜聞爆出後,部分涉案院校已做出聲明表示此案只存在於個人層面受賄,校方表示並不知情且同爲受害人。本次有一名排球教練涉案的維克森林大學向所有校友和學生髮送聲明表示:“目前該涉案人員已被學校強制離職,但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表明學校以及校內其他員工對此事知情,而此次同被揭發的考場作弊行爲與維克森林大學無關。”

  諾曼博士對學校的表態表示理解,她強調此次事件並不代表美國高校錄取系統的整體崩壞,而是整個複雜系統中的一個有待填補的漏洞,她認爲此次事件的顯露對未來高校錄取系統的整頓和修復起到了積極的影響。

  諾曼博士認爲是否有類似行爲的廣泛存在還有待調查,但目前未有其他個人或機構被發現存在非法錄取行爲。

  這次的高校舞弊案暴露了美國社會中貧富差距、教育資源分配過程中的極大漏洞。此前,Jack Kent Cooke基金會曾發佈報告顯示:如今高昂的大學學費阻礙了34%的家庭收入低、但能力極強的學生的求學機會——在中產階級以下收入家庭的學生中,有將近44%的學生無緣他們的夢想高校;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中有25%無法從任何渠道(包括家長,老師,和學校顧問等)得到申請方面的幫助。

  而本次大規模舞弊案將這一社會矛盾再度推上臺面,本次案件中家長向相關官員、教練行賄金額可高達上百萬美元,修改一次考試成績的費用就在15000到75000美元不等,通過表面上向慈善基金會捐款的方式支付,這遠遠超過了普通美國中產家庭能夠承擔的財力和能力範圍。

  高校採取整體評估錄取體系 國際生不受影響

  諾曼博士對高校錄取步驟做了簡單的說明:在美國,精英大學都使用“整體評估錄取”(holistic admission)標準,這允許大學通過學生的背景、課餘活動、推薦信、特殊才能、寫作能力,以及許多其他的標準對學生進行評估而不是僅僅通過 GPA 和 SAT/ACT成績。通過這個標準,院校一般通過評估學生的 “軟條件” (soft factors),以及學生的“適應性”(fit)即學生在未來是否會融入該校園的文化或是否會給校園帶來多樣性和影響力等。這就是很多學生低分進入藤校的原因之一。

  據記者瞭解,精英大學的招生工作一般由其招生辦全權負責,學校的教授和其他管理人員一般都不參與錄取決策,且沒有第三方機構對招生過程進行監管,“整體評估錄取”的體系也意味着錄取過程中摻雜了不低的主觀判斷成分,一旦招生官中有人受賄或存在其他違法行爲,體制很難對其進行有效規範。

  當諾曼博士被問及此次事件對國際生可能產生的影響時,她不認爲國際學生會受到本次事件的任何負面影響,並解釋雖然院校會賦予捐款人的子女一定的優先權,比如提前錄取(early decision),但絕大部分院校會整體考慮學生條件並作出決定,國際生不會受到不公平待遇。

  業界人士普遍認爲,如果無法證實申請人對作弊或行賄行爲知情,就沒有理由吊銷該申請人的學籍。維克森林大學發表的聲明中也提到,“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學生本人對非法財務交易知情,涉案學生已經入學,不會被開除。”

  但是,據記者調查瞭解,已有常青藤院校在今年早期開始調查賄賂行爲並撤回非正規渠道獲得的錄取通知書,並勒令在讀學生退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