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90後女生假扮富二代騙錢 還打飛的“朝聖”巴菲特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2日 22:13   北京新浪網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毫無背景的普通人假扮成“貴族富二代”,混進上流社會圈子,大手大腳瘋狂消費的同時還能讓別人爲自己買單...

  如此“美劇”的情節,卻在現實中真實地上演了。2016年,紐約上流圈裏突然出現了一位自稱名叫安娜·德爾維(Anna Delvey)的德國超級“名媛”,日後她也成爲幾部美劇創作的原型。

  1991年出生的她全身上下全是奢侈品,外出只住五星級酒店頂級房間、穿着知名設計師設計的衣服、出入紐約曼哈頓各種高級社交場所、舉辦名流晚宴、打出租給司機100美元小費、乘私人飛機出行、一張口就是幾千萬上億的大項目...

圖片來源:Instagram圖片來源:Instagram

  “圈內”說她是來自德國的“超級富二代”,有近上億美元的資產等着她繼承。

  然而最近,這位“超級白富美”最終還是被人揭穿了“畫皮”,併爲此付出了代價。

  近日,“德爾維”被紐約法庭認定身負四項“重大詐騙”的罪名,被判處4年-12年的有期徒刑,外加近20萬美元的賠償金和2.4萬美元的罰款。檢查官指控她盜竊了約27.5萬美元,其中包括一架私人飛機的3.54萬美元賬單,以及她在紐約五星級酒店的一個月房費和在高檔餐廳用餐的賬單。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紐約時報報道截圖

  高中時成績優異,精通多門外語

  原來,她既沒有任何遺產要繼承,她在高端場所裏消費的金額也一直沒償還,她提供的銀行資產證明全是僞造證件,她以白富美身份吸引來的朋友也全被她騙得團團轉。

  她的名字也不叫安娜·德爾維,而是叫做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她精心營造的“名媛”人設,只是一場徹徹底底的騙局。奈飛(NETFlix)和HBO甚至都在根據索羅金的騙局製作電視劇……

圖片來源:Instagram圖片來源:Instagram

  美國的陪審團上月認爲,28歲的索羅金只是一名不斷賒賬的俄羅斯移民,編造自己是奢飾品行業的名流,並說服了一名銀行員工給了她10萬美元,但她卻從未打算還錢。庭審現場的法官黛安·基塞爾表示,她被索羅金的騙局震驚了,並稱索羅金是“被紐約的光輝和魅力矇蔽了雙眼。”

  BuzzFeed報道中稱,索羅金出生於俄羅斯,16歲時移居到德國。她在德國上了大學,但中途退了學,後來搬到紐約市,並希望開設一家藝術和社交俱樂部。爲了實現這個夢想,她僞造了銀行文件。索羅金還謊稱他的父親是外交家和石油大亨。但實際上她的父親只是一名卡車司機,後來在一家運輸公司擔任高管,但這家公司2013年就破產了。

  她的父親在接受俄羅斯媒體採訪時甚至表示:“我們的女兒從來沒有給我們寄過錢,相反,她是一直在向家裏借錢。我們當然很關心她。”索羅金以前的高中同學則表示,索羅金是一名優等生,擅長包括英語、德語和法語在內的多門外語。她兒時的朋友則回憶稱,索羅金一直夢想着在時尚和雜誌圈工作。

  熟悉索羅金的相關人士還稱,她花了數年的時間在世界各地扮演一位癡迷藝術的德國超級富二代,最後她來到紐約,並迅速建立了她所需要的社會關係。

  住別墅讓朋友先墊付卻不還

  索羅金的騙術也堪稱世界頂級。在被戳穿騙術的幾個月前,索羅金想方設法地避免她紐約富人朋友的所有猜疑:

  她在曼哈頓11號霍華德酒店租了一間400美元/晚的房間,住了長達數月。這家五星級酒店的門衛看到她給優步司機發100美元小費時,都大吃一驚。此外,索羅金還會在設計師專賣店裏揮金如土,並經常在高檔的餐廳爲名人、藝術家和CEO們舉辦盛大的晚宴。

索羅金與私人飛機合影(圖片來源:Instagram)索羅金與私人飛機合影(圖片來源:Instagram)

  紐約的檢察官們表示,索羅金欺騙了金融機構和紐約的社會名流,讓受害者相信了她在海外擁有6700萬美元的財富。受害者們表示,索羅金的騙局還包括申請的一筆價值2200萬美元的貸款,用於資助她的一傢俬人藝術俱樂部,並計劃取名爲安娜·德爾維基金會,還表示她將在倫敦、洛杉磯、迪拜等地開設分支機構。

  索羅金表示,這筆貸款將以瑞銀的一張信用憑證作爲擔保,她還僞造了銀行賬單,據稱這些對賬單是爲了證實她聲稱擁有的6700萬美元資產。私人股本基金Fortress的銀行家斯賓塞·加菲爾德在庭審期間作證稱,由於她無法拿出證明自己財產的證據,索羅金的貸款申請最後被拒。

  更可笑的是,索羅金還曾租了一架私人飛機,用來從紐約往返於中部小城奧馬哈,參加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東大會,目的是爲了見到“股神”巴菲特。她租用私人飛機的費用總計爲3.54萬美元,到目前也未付過1分錢。同月,索羅金還進行了一次花費高達6.2萬美元的摩洛哥之旅,在摩洛哥住的是還7000美元/晚的五星級度假村的別墅。當時這7000美元的房費還是記在了她一個朋友威廉姆斯賬上,索羅金承諾回紐約後還清。

CNN報道截圖CNN報道截圖

  幾個月後,由於威廉姆斯仍未收到索羅金的還款,便向警方和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報告了她的情況。後來威廉姆斯才發現,這個自稱安娜·德爾維的女人不僅沒有任何足夠的錢還他,她在各大酒店、餐廳、以及私人飛機租售處還欠着六位數的欠款!

  “並不後悔,有機會還會繼續騙”

  就這樣,索羅金“名媛”的假象終於被徹底識破。2017年10月,威廉姆斯在洛杉磯親自請索羅金共進了一頓豐盛的午餐,也就是在午餐期間,索羅金被正式逮捕。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還表示,由於索羅金的美國簽證在2017年就到期了,當她服完刑後,將尋求把她遣返回德國。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即使是當他被送往監獄的路上,索洛金仍然堅持自己的說法。她不但不對她的所作所爲感到抱歉,甚至稱如果有機會,她還會再策劃一起同樣的騙局。

  索羅金自2017年10月以來便一直被關押在裏克斯島的監獄內,在接受《紐約時報》兩次採訪時,索羅金也急於解釋自己的行爲,稱一切都是因爲她的虛榮心在作祟,她擔心如果不把自己僞裝稱名流的話,就不會受到社會的重視。

  “我並不後悔,”索羅金上週五在接受採訪時說道。“如果我對任何事情感到抱歉,那我就是對你、所有人和我自己撒謊,但我確實對自己處理某些事情的方式感到後悔。”索羅金還補充稱,她一直都準備還債,其中包括紐約兩家市中心的酒店、一傢俬人飛機公司和銀行。陪審團還發現,索羅金總共騙取了這些地方超過20萬美元的資金,並試圖欺騙一家對衝基金向她提供2500萬美元的貸款。

  “我的動機從來就不是錢,”索羅金補充道。“我渴望權利,我不是個好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