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遊戲公司的資本化之路:嚴監管下的“祛魅”考驗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11:56   21世紀經濟報道

  遊戲公司的資本化之路:嚴監管下的“祛魅”考驗

 

  本報記者 駱軼琪 深圳報道

  近日,遊戲公司火巖控股發佈公告稱,計劃從港股GEM轉往主板上市。公司解釋稱,這將有利於集團未來增長、財務靈活性及業務發展;提升集團的知名度,同時增加股份交易流通量。

  這是今年以來諸多遊戲公司競逐資本市場的一個縮影,從市場角度看,火巖控股選擇轉板,或意在更廣泛的投資者羣體,也爲接下來的業務佈局埋下伏筆。

  相比A股市場嚴格的審覈門檻,和內地市場今年以來對遊戲公司產品發行監管的加碼,一些公司陸續選擇借道港股。但即便成功登陸資本市場,在國內對遊戲審批尚無鬆口的態勢之下,諸多公司雖強調了出海計劃,也仍面臨用戶習慣等差異化帶來的適配考驗。

  赴港上市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至少有八家遊戲類企業在港交所披露招股書,其中有2家已實現上市,部分企業從A股撤回了招股書轉而奔赴港股。

  對於資本化的考量,華南一家遊戲公司CEO此前向記者表示,上市企業對可持續性發展的保障更強,管理者的迭代可以更市場化、人才的競爭也更開放。同時,資本市場是一個平臺,將來如果有戰略投資需求,沒有平臺很難操作,也很難實現轉型,藉此可以保持公司運營的靈活性。

  在遊戲公司發展走向馬太效應的趨勢下,資本化後能夠撬動的資源確實豐富很多,以目前部分遊戲巨頭在海內外的收併購行爲可窺一二。

  以前述轉板案例爲例,德勤中國全國上市業務組香港資本巿場華南區合夥人陳旻也向記者分析道,隨着港股企業對併購的訴求增大,需要更多資金髮展其他包括遊戲研發等業務時,從GEM轉道主板市場的選擇,從財務指標和投資人覆蓋面等角度,也更符合企業的定義。

  但目前的內地市場並不具備這樣的土壤,這源於上市監管的嚴格,也源於整體市場的收緊。今年初,由於機構職能調整,內地的網絡遊戲版號備案審批暫停至今;8月八部委發佈的文件尤其提到,控制新增網絡遊戲上網運營數量等內容。

  長江證券分析師王傲野9月曾預計,十一左右機構職能調整會有初步結果,但是版號放開時間尚不確定。“大概率會進行總量控制,但是對精品研發產品影響不大。”

  伽馬數據總經理滕華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2016年6月,吉比特成爲最後一家在A股成功上市的遊戲公司,此後,沒有任何一家遊戲公司通過證監會的IPO審覈。證監會發審委對於遊戲行業審覈的指向性與精確性越來越高。而且,遊戲公司普遍存在業務單一性問題,可持續盈利能力存疑。”

  從市場就近原則來看,港交所對新興經濟體的歡迎程度較高,尤其對同股不同權等內容進行支持,成爲吸引包括遊戲公司在內的新經濟類產業在A股之外優先考量的一大資本市場。

  但內地的政策監管是否會影響到這些企業赴港的步伐?陳旻告訴記者,包括遊戲、P2P等在內的新興經濟領域近年來都在高速發展,而內地相關監管機構也逐步更明確了對這類公司經營範圍等方面的規範化管理,雖然短期內對這些公司走入資本市場可能帶來一些波動,但長期來看,也將推動行業走向更健康的發展方向。

  陳旻介紹道,港交所曾發佈文件提到,對於法規沒有清晰規定、或短時間內尚無明確法規會出臺的行業,必須在風險披露中進行闡述,港交所在IPO審覈時,在不明朗的方面會做更多調查工作,這確是短期內的影響。“不過我們知道很多行業參與者更希望被監管,因爲在監管的定義下,走入資本市場才更加合法合規。”

  遊戲公司過去一度偏高的估值曾影響到行業良性發展,監管趨嚴後帶來對估值泡沫的消除效用,也對行業發展有益。

  前述遊戲公司CEO就表示,當前的遊戲行業正逐步理性,資本褪去後,行業逐步迴歸產品本質,更強調產品的可玩性。

  遊戲“出海”

  不過,當前遊戲公司面臨最大的不確定性,就是審批放開的時間窗口問題。在市場人士看來,這一度成爲影響騰訊近期股價波動的一個因素,也令從業者十分迷茫。

  短期的表現已經顯現,艾瑞諮詢統計顯示,2018Q2中國網絡遊戲市場規模達573.6億元,環比下跌10.8%,同比下跌3.6%,這是中國網絡遊戲市場在近幾年來首次出現同比下跌趨勢。由於2018年3月起,遊戲版號審批的政策調整,相較於去年同期,遊戲市場至少缺失了兩千款以上獲准進入市場的新遊戲。但從另一面看,即便如此,市場仍沒有產生大規模的滑鐵盧,一旦版號發放恢復正常,整體發展走勢仍會趨於上升。

  在如此環境下,出海成爲被提及最多的方向,不過對中國遊戲開發者而言,中國市場終究在中短期內,是更大的份額所在。

  出海確實存在掣肘,滕華向記者表示,“海外市場的渠道推廣和資金支持是遊戲公司出海的門檻,對於中小企業而言,要精準瞭解海外用戶習慣、喜好,還需瞭解海外廣告社交平臺、媒體、視頻等渠道的特點。”

  不過據他觀察,中國遊戲企業出海的表現越來越好。據滕華介紹,在2018年前6個月內,中國自主研發網絡遊戲海外銷售收入46.3億美元,同比增長16%。“明顯看出不少企業在發力海外,也有不錯的成績,比如完美、遊族等企業。整體看,目前海外月流水超過2000萬的移動遊戲超過30款,其中,有八款是今年新上線的遊戲。”

  綜合來看,滕華指出,在嚴厲監管環境下,遊戲企業需考慮迴歸本初,把精力和時間都投入到產品中去,把自研產品做到更完美,獲得市場認可纔是硬道理;還可尋找遊戲產業鏈或以外的業務發展,包括影視、電競、視頻、平臺等。

  中手遊CEO肖健則在此前的新品發佈時表示,中手遊將從IP精品大作、二次元、女性向和H5小遊戲四個方向展開深度的產品佈局。“未來IP品牌運營將成爲中手遊非常重要的方向和業務,並將爲中手遊帶來可觀的多元化收入;全球化是大趨勢,海外市場也是手遊廠商重要的收入增長點。”

  王傲野則分析指出,若未來限制版號數量,最沒有含金量的地方棋牌、換皮RPG、三消等品類將最受影響,被市場淘汰,而精品研發產品影響不大,目前版號積壓數量已達幾千款,也是上述遊戲類型偏多。“從海外美國、韓國、日本的遊戲監管歷史看,海外主要遊戲市場均建立了完整的遊戲等級分級制度,且均爲民間自律性組織,而非法律上的強制性機構,較爲寬鬆的法律和監管環境也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海外遊戲產業的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