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月房企融資成本降低 資金壓力緩解似乎悄然回暖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1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一月房企融資成本降低 資金壓力緩解

  2018年以來,在去槓桿背景之下,房企融資環境非常嚴峻,主要表現在房企融資成本高、融資難度大。在該背景下,中小房企或面臨生死考驗。不過,這一形勢在去年11月以來發生轉變。目前,房企融資似乎悄然出現回暖跡象。

  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繼去年11月,房企融資額達上千億後,12月融資再次達1600億,2019年1月房企融資數據繼續大規模擴張。據不完全統計,1月上旬房企融資已經超過20多筆,合計融資額度高達700億左右,其中多家企業公佈了大額融資。

  此外,1月房企融資難度也有所降低。多家企業公佈的融資成本均比之前有所降低,再次出現了企業債利率不足4%的融資,另外包括富力等企業完成了大額度企業債。

  1月4 日,央行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下調0.5個百分點。業內人士分析,這對於房企融資環境和居民需求端都有積極的改善作用,對房地產板塊是利好信號。

  據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房地產企業融資密集發佈,1月以來,境內外房企都有大額成功融資出現。

  1月11日,融創中國控股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公司擬進行美元優先定息票據的國際發售,票據本金總額、發售價及利率將通過由聯席全球協調人及聯席賬簿管理人進行的入標定價程序釐定;數據顯示,融創中國2018年中期平均融資成本爲6.74%,高於主流上市房企平均融資成本均值6.07%。

  1月9日,龍光地產發佈公告稱,公司已於港交所發行及上市5000萬美元2022年到期年息5.75%的額外票據;龍光地產2018年中期平均融資成本低於主流上市房企平均融資成本均值的6.07%,短期償債壓力指數爲0.44,明顯低於主流房企數據均值。

  1月8日,金地集團發佈公告稱,其於當日召開的董事會審議通過《關於公司發行債務融資工具的議案》,總規模不超過200億元;金地集團今年中期平均融資成本較低,爲4.79%;

  同日,大悅城地產發佈公告稱,公司間接非全資附屬公司中糧置業投資有限公司將首期發行規模爲不超過人民幣30億元的境內債券,利率最高4.1%;融資成本方面,其2018年中期平均融資成本爲4.20%;

  1月7日華僑城集團擬發行20億元超短期融資券;同日,國貿地產擬發行10億元超短期融資券。

  1月4日,廣州富力地產披露2018年公司債券(第二期)的發行結果,最終實際發行規模70.2億元;據富力地產半年報,今年上半年,其融資成本高達27.5億元,同比驟升184%;

  1月3日,美的置業控股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發行10億元人民幣公司債券,票面利率7.00%。據此前媒體報道,美的置業融資成本僅5%左右。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分析認爲,從樓市調控政策看,最嚴格時期已經過去,政策底部逐漸形成。從融資難度看,最近大部分房企融資成本平穩,雖處於高位,但隨着全社會資金成本的相對平穩,房地產企業融資的成本並未大幅度上漲。特別是龍頭房企的融資成本,基本在4%-5%左右。對於這些企業來說,目前的資金壓力明顯得到緩解。

  1月4日,央行放出消息,中國人民銀行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下調0.5個百分點。

  同日,根據中國政府網消息,李克強總理於1月4日接連考察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普惠金融部,並在銀保監會主持召開座談會。總理強調,要加大宏觀政策逆週期調節的力度,進一步採取減稅降費措施,運用好全面降準、定向降準工具,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

  這是罕見提出的“全面降準”。

  某房企高管告訴記者,央行降準方面帶來金融機構資金合理充裕,全社會流動性有所增加,而且各行業企業資金緊張狀況有所寬鬆,員工收入有所保障,對房地產銷售回款有間接助益。

  此外,房地產行業供應商資金充裕,有助於減輕房企付款壓力。

  “房企融資成本的降低和去年四季度以來宏觀流動性整體放鬆有關,但流動性釋放並未直指房地產行業。對房企側間接性利好不容忽視,換言之部分房企的資金壓力存在變相緩解的可能性。”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告訴記者。

  值得注意的是,這並不意味着房企融資前景樂觀。

  上述房企高管告訴記者,房企融資較之前寬鬆,和政策希望化解房企債務風險有關。短期以新還舊和長期規模增長將逐步消除負債率高企難題。“央行降準後,信用並未得到寬鬆,資金投向有限,部分資金進入房企。但債務融資主要用於借新還舊,不會大幅增加房企現金流,同時債務融資主要侷限於百強房企,因此對整個房地產市場和行業影響有限。”他分析說。

  張波也認爲房企融資發生鬆動是爲了避免房企整體還款壓力所引發的不穩定性。他告訴記者,根據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跟蹤監測,2019年房地產境內外債券還款總額相當於2018年還款規模的兩倍多。在此背景下,房企生存壓力持續增加,在融資側有針對性、有重點地適度調整可以有效避免行業出現大規模危機。

  事實上,房企融資難言整體樂觀。張波告訴記者,相比2018年房企融資的難度,2019年融資會呈現適度定向式放鬆,但這並不代表房企在2019年融資無虞。換言之,中小房企在2019年的生存壓力依然較大。“短期的融資高峯並不代表對房企側整體放鬆,公司債獲批增長的確會緩解部分房企的短期資金壓力,但從國家對於房企資金的監管來看,並未出現鬆動的明顯信號,在大概率上依然會維持對於房地產行業資金的嚴監管。”張波告訴記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