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推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制是真正的金融支持實體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0日 09:59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推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制度是真正的金融支持實體

  曾剛 孟光輝 /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

  8月16日,中國銀保監會、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版權局聯合發佈了《關於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爲充分利用知識產權價值,詳實而系統地闡述了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諸多完善措施。主要包含四方面內容:一是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體系的建設;二是質權設定方式的改進;三是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風險管控問題;四是配套制度保障體系建設。與既往的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制度相比,《通知》內容有諸多創新之處。

  1.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方式有所創新

  首先是質權設定範圍上的突破。在《物權法》《擔保法》體系下,雖然規定了權利質押的範圍,但並不具體。傳統意義上的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實現質押並不困難,但是像地理標誌、集成電路布圖設計等非傳統意義的知識產權,由於其知識產權的特殊性,現實中並未有直接相關的質權設定操作程序。例如地理標誌權利,雖然其體現出來的原產地特徵與商品的價值息息相關,但現實中與地理標誌相關的知識產權卻因授予依據不同,分爲三類:一是基於最傳統意義的原產地含義由質監部門(已經被合併)授予的國家地理標誌產品;二是基於證明作用的地理標誌商標;三是由農業農村部授予的地理標誌農產品。三類“地理標誌”只有地理標誌商標是傳統意義的知識產權,另兩類是產品的附帶標籤,只能是與商標起到近似作用的知識產權,但是他們都有明顯的市場價值。因此,探索建立地理標誌爲質物載體的質押制度,無疑擴大了以往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範圍。這是個很具有現實意義的創新操作。同樣與傳統著作權差別較大的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提出作爲質物進行擔保,也是現實制度下的創新。

  其次是無形資產打包組合融資的提法。毫無疑問,如果能夠實現企業的專利、商標、著作權作爲統一的質權客體進行融資擔保,與三類權利分別質押登記模式相比,不僅能夠提高操作效率,還能夠發揮整體效用擴大的價值。如果連同企業的名稱權、商號權、非物質文化遺產等身份權一起捆綁質押,將更能發揮企業無形資產的價值。不過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制度理念,在法理和需求上均沒有問題,但是在技術操作環節上,還是會面臨不少的障礙。不考慮其他因素,單純如何整合各類以無形資產爲表象的知識產權的登記機構、登記程序等問題,都還需要重大的體制性變革。

  最後是知識產權與企業載體的結合。《通知》提出的利用知識產權密集型產業園區、供應產業鏈、各類風投機構等加強合作,發現、發揮知識產權的作用。這本身是風控的理念,是傳統金融業務模式在知識產權類型企業身上的嫁接,知識產權本身體現出的意義不大。

  2.優化了對商業銀行的內部激勵

  實踐中,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發展滯後的原因,除了知識產權制度本身的原因之外,銀行內部的管理機制僵化也有很大的關係。例如對質物的價值,一般銀行內部規範要求必須有第三方機構的評估。如此僅僅評估費一項就會多出許多成本,加上效率浪費增加的機會成本,無形增大了知識產權融資的難度。《通知》支持商業銀行對質物採取“協商估值”的方式,無疑是個進步。而以借貸雙方或連同政府在內的“壞賬分擔”的風險分流方式的提法,無疑是對知識產權融資理念的大膽創新。加上通知提到的“不良率高出自身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含)以內的”,不作爲監管、內部考覈的扣分因素,並且建立內部盡職免責的考覈機制,這無疑是對商業銀行內外監控機制的鬆綁。連同設定知識產權融資額度增長指標、營銷方式跟進、內部制度改革等配套做法的跟進,將是對知識產權融資的變相激勵。這種實實在在的措施,將會大大促進知識產權的利用。

  3.完善了知識產權商業化利用的制度體系

  本質上說,知識產權的價值需要通過流通來得以實現,任何妨礙流通的因素都會對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形成阻礙。《通知》要求建立、完善知識產權價值評估制度,培育知識產權人才,打造銀行內部的知識產權專家隊伍,無一不是爲了解決當前知識產權融資領域的痛點。而建立全國統一的知識產權質押登記系統,則從根本上解決了質押公示效力和公示渠道的問題,是知識產權質押環節中基礎中的基礎。再次提到質押登記程序、效率的問題,這是所有物權登記中共同的難題。繼續完善質押登記流程,是質押效率、質押質量的保障。

  4.強調不同機構、部門的協同

  知識產權本身的權利來源依據就比較複雜,比如著作權屬於自動獲得,專利權屬於國家授予獲得,而普通商標使用即可獲得,註冊商標只有登記方獲得保護,而與融資相關的質權必須依靠登記才能成立,並且專利、商標、著作權的登記部門並不一致。按照既有的制度框架,知識產權融資不僅涉及到金融機構、借款人,也涉及到出質人、國家商標局、國家專利局或國家版權局。同時銀保監會作爲銀行的監管部門,其監管要求也直接影響知識產權接受程度。知識產權利用的問題遠非一個部門能夠解決。這也是知識產權融資長期遭詬病的主要原因。《通知》從宏觀的層面,提出了不同職能部門、關聯主體系統性的協同思路,在微觀層面提出了商業銀行、主管機構、登記機關、地方政府共同協作配合的具體發力點:統一規範,配套建設,風險分擔,保險跟進等等。

  總體上看,《通知》思路清晰、系統,對完善知識產權抵押融資的制度,提升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能力,奠定了重要的基礎。但是也要看到,知識產權的質押融資利用,是個十分複雜的綜合過程,很難一蹴而就。例如,對質權的司法審判和司法處置問題。實踐中均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司法處置程序、處置效率、處置手段上的障礙;像企業商號、動植物新品種、著作權的鄰接權等,還未有成熟的質權設立規範。此外,由於知識產權與權利主體的關聯性較強,主體經營情況的變化對知識產權的價值影響頗大,其價值穩定性較差。因此只有在整體信用情況較好的環境下,質權人才不過於擔心知識產權價值波動導致的違約風險。按照我國當前的信用環境考量,仍然有一定距離。從長遠看,《通知》提到的大量理念,需要細緻而精確的配套制度建立方可實現,其中不乏對既有制度的重大突破,這些,或許都應成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內容。最後需要強調的是,一個可持續的知識產權良性循環融資渠道建立,最終取決於風險可控下的市場認可度,從這個意義上說,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雖然前途光明,但仍任重而道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