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NBA風波”警示體育產業投融風險 衆多資本折戟而歸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9日 15:46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NBA風波”警示體育產業投融風險

  一則因成員個人言論引發的風波經輿論發酵後愈演愈烈,將涉事相關方帶入始料未及的局面。

  自一些媒體宣佈暫停NBA季前賽(中國賽)的轉播安排後,獨攬NBA數字媒體轉播權的騰訊體育也宣佈暫停NBA賽事轉播。

  隨後,NBA的中資贊助方和合作方均發表聲明稱終止合作。事態最終可能導致怎樣的影響或無法預估,但可以確定的是,無論對NBA來說,還是對這條產業鏈上的諸多中國投融資本而言,都將產生經濟上的損失。

  事實上,在經過2014年“46號文”之後,體育產業在中國開始獲得廣泛關注,富豪們攜資本趨之若鶩,體育產業基金紛紛成立。

  然而,熱鬧數年後又歸於沉寂,衆多資本折戟而歸。根據體育領域垂直資訊機構統計,2015年,體育類創業公司融資217起,融資金額約147億元;2016年,有披露的體育類創業公司共融資235起,融資金額約196億元。隨後2017/2018年則迅速降溫,融資規模直降超過50%。

  “歸根到底,中國市場上未形成基礎,進來玩的很多是局外人,對體育產業的運營、變現模式和規律一竅不通。”一位體育產業資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警示玩賽事的富豪們

  莫雷事件將另一種風險擺到了桌面。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了多位熟悉賽事運營的人士均指出,在相關轉播、贊助協議中,普遍有類似的政治保護條款,特別是有國家背景的機構簽署的協議在類似條款的約定上尤其明顯。這種風險涉及到的不僅是文化和意識形態上的差異,更是體育聯賽職業管理制度自身的特點。此次事件無疑再度向在體育產業風口尋求機會的資本給出了風險提示。

  若要評估此次事件導致的經濟上的影響,長石體育首席執行官呂建華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認爲,相對而言,騰訊受到的影響略大,但是並不非常明顯。從目前的口徑看,主要是暫停轉播,並非兩者的協議。

  2019年,騰訊力排競爭對手,與NBA續簽轉播協議,獲得2020-2025年的獨家數字版權,金額高達15億美元,即每年版權費用達3億美元,這是上一輪(每年1億美元)的3倍。

  “正常而言,現在已經是10月份,騰訊應該是已經支付了今年全年的轉播版權費用,那麼暫停轉播,也就是損失今年後3個月的效益,換句話,騰訊如何補償提前爲此次轉播NBA聯賽已經銷售出去的權益。”呂建華說。

  至於下一輪的轉播協議,一種說法是目前只支付了30000美元定金。目前,尚不涉及損失或賠償問題,因爲根據當前官方口徑,只是暫停賽事轉播,並非終止與NBA的協議。NBA方面仍要按照協議將今年的轉播信號給騰訊,而騰訊也可以對這些視頻、圖片進行其他形式的商業化開發利用。

  從經濟上的影響來看,此次事件對中資企業是直接的,對NBA而言或許暫時並不那麼明顯。但是如果事態繼續發酵,長期而言,對NBA的影響可能無法估量,其背後,是中國市場的高增長和對NBA越來越重要的貢獻。

  中國資本集中在哪些環節

  在NBA的商業模式中,最核心的部分來自於籃球相關收入(BRI),包括電視轉播收入,NBA周邊商品業務(比如球衣)、門票收入等等。據《福布斯》數據,以2016/17賽季爲例,NBA36.6%的收入來自於轉播權(全國及國際範圍),22%的收入來源門票,贊助收入貢獻11.7%,其他收入(周邊產品、地區轉播權等)佔29.7%。

  其中,中國市場的貢獻越來越大。中國GDP的增長和消費升級、互聯網的發展導致對需求快速增長,市場空間巨大,而中國本土的體育產業,由於發展階段和基礎體制等諸多因素,遠不能滿足。據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的國內體育產業格局中,超過70%市場規模集中於產業鏈的低端的體育產品生產製造方面,而核心的體育服務領域僅10%左右。這爲NBA這種國際頂級聯賽進入中國市場創造了良機。

  美國專業籃球媒體HoopsVibe曾評出NBA五大海外市場,中國市場高居首位。NBA在中國市場年收入大約是12億美元,佔其總收入比超過10%。根據《福布斯》的統計,截至2018年2月,NBA中國的市場價值超過了40億美元(286億人民幣),平均每支球隊中國市場的價值超過1.33億美元(9.5億人民幣)。

  中國市場的增速可從近年來轉播費用的變化中管窺一二。

  最初,中國市場剛剛開放之際,是NBA主動找到中央電視臺,請其進行免費轉播,隨後中國觀衆逐漸對NBA開始熟悉起來。騰訊之前,新浪對NBA的數字轉播權費用爲750萬美元一年,隨後騰訊簽下的數字轉播權已經達到1億美元一年,騰訊今年的續簽,更是高達3億美元一年。據記者瞭解,由於轉播權費用是按照覆蓋人口等因素定價的,在中國市場的費用高於其他市場。

  呂建華介紹,如果事態惡化,未來3-5年,對NBA的影響會很明顯地顯現出來。在這個過程中,隨着收入的增長,球員薪水等成本問題也在快速提高,俱樂部的背後都是職業經理人在管理,爲了維持賽事機制的有效運轉,會考慮到球隊之間待遇的平衡性,因此整個成本都會水漲船高,而成本一旦上升就難以降低。

  國際體育賽事職業化運作機制模式與中國賽事制度和運動員的培養大相徑庭。NBA聯賽經營體制由俱樂部(Club)和“聯盟(Association)”構成,各俱樂部是以盈利爲目的的獨立法人;而聯盟是非營利性的商業組織,負責組織、推廣、經營賽事,處理涉及俱樂部之間的公共事務,俱樂部共同爲聯盟支付管理費用和工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