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洪幣”背後的崩牙駒和澳門江湖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07日 05:36   中國經營報

  【等深線】“洪幣”背後的崩牙駒和澳門江湖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周遠征  北京 澳門 香港報道

  1998年5月1日,那場在葡京酒店的晚宴,崩牙駒(尹國駒)可能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天,當着親友的面,他被澳門警司白德安率領的一衆警察帶走。這天早些時候,一輛轎車被炸彈炸燬,那是警司白德安的座駕,當時,他並未乘坐,倖免於難。

  “不打不行,打到1999也要打!”(《濠江風雲》臺詞) AK47瘋狂掃射、砍刀飛舞,一幕幕血腥的廝殺場面出現在澳門回歸前夜。1998年5月7日,由澳門黑幫大佬尹國駒出品,任達華和陳惠敏等出演的《濠江風雲》上映。這也是尹國駒的自傳體電影。

  那一年的澳門,人心惶惶,全球許多國家將其視爲高危地區,發出旅遊警告。

  誰是幕後主使,公然在回歸前夜向葡澳政府挑戰?葡澳政府這一次迅速對尹國駒採取了行動,將尹國駒緝拿。尹國駒被逮捕後,黑社會的瘋狂報復開始了。

  1998年5月8日之後的幾天,被視爲澳門歷史上一段最爲黑暗恐怖的日子。據警方統計,5月8日凌晨1時15分開始,一天內發生了20宗縱火案和燃燒彈爆炸案,黑夜的澳門,被警笛和消防車淒厲的聲音充斥。這一天,包括澳門警察總部、港督府都被投擲了炸彈,共有35輛私家小車和摩托車被炸燬。接下來的幾天,又有53宗縱火案,澳門成爲了全球的焦點。

  20年過去了,曾經讓人恐懼的澳門成爲了全球熱門旅遊地,衆多的賭場裏吸引着全球的賭客和遊客。2017年,彈丸之地的澳門博彩毛收入達到2657.43億元(澳門元),遊客超過3000萬。

  2018年4月中旬,全國人大代表、澳門前立法會議員蕭志偉先生與《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喝着茶,聊着澳門的未來。在他看來,回歸之後的澳門,前特首何厚鏵放開博彩業,並在歷任特首加大治安管理後,澳門迎來了繁榮。對於未來,他一方面認爲應該加強旅遊功能,以及利用澳門作爲平臺加強中葡貿易外,澳門的博彩業也應該有意識在尋求政策推動下,主動介入到圍獵中國的周邊國家賭場去。

  尹國駒經歷十多年牢獄生活之後,現在開始了一段新徵程。他以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會長的名義,在柬埔寨宣佈了總部落成和“洪幣”發行。不是猛龍不過江,一個曾經讓港澳乃至東南亞都膽寒的黑幫猛人,正在進入了數字貨幣的戰場。

  然而,“洪幣”發行之後,爭議和不安又在升騰。

猛人崩牙駒

  “這是一個黃金地,無論結果如何,裏面都有很多人帶着夢想而來。”(《濠江風雲》)

  尹國駒1955年出生於澳門。這一年,前國民黨軍統中將葛肇煌(1953年去世)創立的“14K”已經在香港、澳門乃至東南亞開疆拓土。葛肇煌與新義安大佬向前(向華勝向華強兄弟之父)都曾效力軍統,最高軍銜分別爲中將和少將。依託軍統的強大勢力以及彼時反攻大陸的背景,14K與新義安迅速成爲香港最有勢力的黑幫。14K和新義安,均屬於幫派組織洪門分支。

  作爲昔日遠東情報中心,以及衆多勢力交錯的“前殖民地”香港,天然成爲了亞洲黑幫的重要誕生地。彼時,港澳貧富差距懸殊,司法腐敗,好勇鬥狠才能夠立足生存的常態下,讓衆多的年輕人在彷徨與刺激中邁入了黑幫之門。

  2018年4月中旬,《等深線》記者與昔日香港黑幫大佬陳慎芝進行了深入交流(獨家專訪隨後刊發)。陳慎芝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崛起於香港黑幫江湖,其崛起之地亦是香港貧民窟的象徵:九龍寨城。

  九龍寨城面積0.026平方公里推算,城寨人口密度爲每平方公里190萬人,是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也是香港罪案率發生最高的地區。陳慎芝在這裏與一衆兄弟,加入了洪門,打出了慈雲山十三太保的名頭。他也依靠勇猛和智謀,位列慈雲山十三太保之首。

  比陳慎芝小七歲的尹國駒,據信是14K歷史上最能打的悍將之一。貧困的家庭,幼年的經歷,讓尹國駒與刀光劍影的江湖失去了防火牆。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很多人的命運如同浮萍一般的飄零。他的老家在廣東海陸豐,其爺爺姓譚。年幼的父親,被爺爺送到了廣東順德一家姓尹的人家撫養。爲了兒女能夠活過去,這樣的情形在當時的戰亂中國屢屢上演。

  顛沛流離中,尹國駒父母來到了澳門謀生,尹國駒出生在了澳門新橋區青草街。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澳門經濟情況並不好。但是,黑幫已經成爲了澳門經濟發展中的毒瘤。彼時,年輕氣盛的賭王何鴻燊,經營着危險的押船生意之外,還從事着金銀買賣、煉油等。生意漸漸做大的何鴻燊,也一度引起黑幫的覬覦,要挾未果,黑幫甚至投擲手榴彈威脅他。

  那時候的爭鬥,遠遠不是動刀威脅,扔手榴彈之類才是標配。扔手榴彈或者炸藥包這種情形並不是電影中的故事,上世紀90年代的中國西部地區爭奪水電站及礦產資源時也是標配。而在澳門,黑幫則將爆炸物帶來的恐懼和威力發揮到極致。

  澳門的葡式蛋撻很有名,大街小巷都能聞到那甜蜜的味道。幼年時的尹國駒,只能夠跟夥伴們在玻璃櫥窗聞着蛋撻香流着口水。隨着弟弟和妹妹出生,僅僅依靠父親在自來水廠的工資遠遠不夠讓家庭環境好起來。尹國駒在簡陋的勞工子弟學校讀到小學二年級就只能輟學。輟學之後,他在製衣廠剪線頭,到酒樓檔學徒工。

  心氣甚高的少年尹國駒按捺不住躁動的心,開始尋找更容易來錢的路子:炒賣黃牛戲票。炒賣戲票的生意,在澳門向來是一些江湖人士所控制。動了別人的奶酪,衝突在所難免。敢打敢拼的尹國駒與同伴經過一輪輪的打鬥,在炒賣黃牛票上獲得了一席之地。十六歲時的尹國駒開始有錢了,去買了一輛綿羊車(踏板摩托車)。青春的荷爾蒙,讓他迸發着旺盛的鬥志。他以這個車與其他人斗車,一次事故讓他的門牙摔掉,自此,崩牙駒的綽號漸漸出現在江湖。

  炒賣黃牛票,來錢並不豐厚,慢慢讓崩牙駒失去了興趣。爆竊、收贓(低價收別人投來的物品)這些都成爲了崩牙駒新的門道。一輪輪打鬥中,崩牙駒與其他少年,慢慢形成了出生入死的戰鬥友誼,形成了小有名氣的“七小福”。上世紀80年代,隨着亞洲四小龍的興起,澳門也受益於亞洲經濟的發展,賭場生意發展迅猛。崩牙駒也開始踏上了賭場,贏錢的賭客被他們盯住了,出門可能就只能夠向崩牙駒等人孝敬。敲詐賭客雖然來錢,但是相比放水,這只是一門不入流的“小錢”。

  放水,將成爲崩牙駒下一個目標。驚心動魄的戰鬥即將打響。澳門賭場的放水生意,被水房幫所控制。和安樂,香港三合會組織。和安樂又稱“水房”“汽水房”,於1934年從和勝和中分出,成爲獨立幫會。上世紀90年代,和安樂成員人數達30000人,主要活躍於澳門以及香港的油麻地、旺角、灣仔、銅鑼灣等地。

  崩牙駒在這個領域的滲透,惹怒了水房幫老大肥仔坤。由於崩牙駒彼時投靠的老大是14K在澳門一個頭目黑仔華,直接進攻必然引起14K與水房幫的戰鬥。肥仔坤想了一招“誣告”。據信,肥仔坤買通了一名妓女,誣告崩牙駒逼良爲娼,隨後崩牙駒被判入刑半年。首嘗入獄的崩牙駒,升騰起復仇之火。崩牙駒出獄之後,開始不斷招兵買馬,並觸及到了其他黑幫的利益。

  1995年一場大戰開啓。圍繞凼仔君怡酒店的賭場之爭,崩牙駒與澳門四大黑幫聯手組成四聯公司,與香港幫會對抗。《等深線》記者在調查中,亦瞭解到香港黑幫曾有在1997年後轉移到澳門的考慮。澳門黑幫自然不願意香港黑幫跨境,這或許也是崩牙駒能夠與衆多互相爭鬥過的黑幫形成聯手的重要原因。

  與陳慎芝相識數十年的14K大佬鬍鬚勇據信就是當時率領香港黑幫進入澳門的帶頭大哥。隨後的衝突中,尹國駒率領的澳門黑幫將香港黑幫殺得全無脾氣,跨境爭地盤的香港黑幫最終撤退。“在道上混的,早把生死置之度外,要是前怕狼後怕虎的,不拼命,誰怕你!”(《濠江風雲》)

瘋狂後的覆滅

  陳慎芝與崩牙駒並不認識。

  早在上世紀70年代,陳慎芝已經戒毒成功,並慢慢地遠離了江湖。審時度勢,無疑是陳慎芝能夠躋身香港商界,並能夠在黑白道之間都有一定地位的重要原因。當然,在其心中,江湖並沒有遠去。他給《等深線》記者講述那些往事時,彷彿可以看到那些刀光劍影,被追殺時黑暗中屏住呼吸時顫抖的手。

  1995年的大戰,崩牙駒在江湖的名氣更甚。然而,驕狂者必亡,商界如此,江湖亦如是。外患已除,內鬥升騰。《濠江風雲》亦有一段臺詞相襯:”能賺錢的地方,就一定有衝突,問題在於下一個對手,是另一個堂口的老大,是你的夥伴,還是你的兄弟!”

  澳門黑幫肥仔坤與崩牙駒的爭鬥,終於在後續發展成澳門歷史上難以抹去的傷痛一頁。1997年7月7日,尹國駒的軍師石永祥與其兩名手下在市中心被水房幫請來的職業殺手連開十槍擊斃。此時,香港剛剛回歸一週,澳門黑幫的瘋狂已然影響到港澳的穩定。

  崩牙駒的字典裏沒有退縮和害怕,當晚,澳門便充滿了血腥。黑幫復仇頻道一旦開啓,就收不了場。1997年7月29日凌晨,激烈的槍聲撕破了澳門的夜。位於凼仔一家酒店,被兩輛車上的殺手用AK47瘋狂掃射,造成外籍人士和保安傷亡。這一事件,讓國際震驚。據信,當時崩牙駒的仇敵躲在了新世紀酒店。

  一系列的爭鬥,並沒有給躲避在外的崩牙駒帶來致命打擊。最終2007年11月,崩牙駒又回到了澳門。在這之後,崩牙駒在澳門的勢力越來越大,財源滾滾之際,志得意滿的崩牙駒開始籌拍電影《濠江風雲》。根據影片資料介紹,《濠江風雲》是由鄧衍成執導,任達華、郭可盈、鄭則仕、方中信等主演的犯罪片,尹國駒擔任出品人。

  該片講述的是1991年記者方穎寧(郭可盈飾)赴澳門訪問黑幫首腦尹志巨(任達華飾,人物原型崩牙駒),聽他道出往事。原來巨自幼便加入黑社會,很快成爲小頭目。香港撈家漁欄燦利用巨與另一勢力炳爺相鬥,巨與炳的嫌隙也由此開始。連場惡鬥後,巨勢力漸硬,將炳趕出了澳門,但巨之妻子爲了追求寧靜生活而離開,與巨一同打天下的好兄弟阿廖(方中信飾)又患上了絕症。已是黑道巨頭的巨才發現自己失去的遠遠比得到的多。這部電影中很多臺詞都似乎顯露了尹國駒頗爲狂妄的心態:“今後澳門的賭場都是我控制,沒有我的批准連澳督都不能夠在這裏賭錢!”

  這部自傳體電影,據信爲警方順藤摸瓜鎖定尹國駒一些事情提供了幫助。而在2008年3月,尹國駒還接受了美國兩家媒體《時代週刊》和《新聞週刊》的採訪。種種高調下,尹國駒並沒有意識到危機已經來臨。

  1998年1月17日,成功綁架多起香港富豪的張子強,在廣州白雲山機場被內地警方擒獲。近年來,《等深線》記者在與警方人士的交流中,亦曾聽聞衆多涉及內地警方打擊港澳黑幫的故事。在打擊港澳黑幫中,無疑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包括前些年內地打掉的多宗涉黑案件中,亦對港澳黑幫在內地的滲透構成了打擊。

  《等深線》記者曾經報道的一樁涉黑案件中,港澳黑幫就積極參與到一家總部在內地的香港上市公司的爭奪戰中,十多名戴墨鏡一水西裝的黑幫人員,大部分人員從湖南坐火車進入某地,乾淨利落地接管了某家上市公司管理本部。對於當時的情景,親歷此事的相關公司人員至今心有餘悸。

  而在重慶涉黑案件中,被執行了死刑的陳明亮亦是爲澳門某賭場服務。其充當了“迭碼仔”的工作,該工作是尋找賭客客源、鼓勵賭客到賭場博彩、令賭場增加博彩收益,而自己從中獲取高額佣金。重慶一些富豪即是陳明亮引入澳門豪賭,欠下的賭資則由陳明亮進行收回。

  據信,陳明亮與某位港澳商界大佬有着密切聯繫,並在這位博彩與娛樂業上頗爲成功的商界大佬手中低價盤了一塊地。《等深線》記者在調查中,多位香港江湖人士並未直接證實此大佬是否加入過洪門,但是亦表示,那個時代裏,有幾個能與洪門不沾邊?

  張子強等人的覆滅,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港澳回歸後,對於港澳黑幫的打擊必然會加強,中國決不會允許任何力量干擾到回歸大業。2008年5月1日之後的一系列爆炸案,更是觸及了國家底線。

  尹國駒在囚禁和審判過程中還屢屢發生了一些怪象,崩牙駒很多罪名不斷被撤掉,甚至主審法官也辭職不幹。而在崩牙駒囚禁於獄中之時,獄中還發現了大量武器。新華社一位駐澳記者對於彼時的亂象也深有感觸,其在一篇文章中提及澳門監獄新任典獄長上任時引用文天祥的詩句以言志:“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儘管亂象重重,崩牙駒也最終獲刑13年10個月。崩牙駒在審判宣佈時,依然喊冤:“這是世紀大冤案,官字兩個口,大石壓死蟹!”他到底有何冤屈,《等深線》記者通過多種方式試圖與其聯繫,未果。從他當年在獄中接受採訪的隻言片語中,似乎有所暗示,“只因爲我是一個有道義的江湖人囉!他要我做對不起他人的事,我堅決不做,他就因此搞我。”

  然而,澳門那些年的殺戮中,衆多無辜遇難者又在哪裏去尋找冤屈?近年來,《等深線》記者不斷前往澳門採訪中也瞭解到,特區政府與衆多澳門經濟社會界人士也在積極推動着澳門進一步轉型,增強博彩業之外的其他產業發展。

  昔日的黑幫歲月,正如《濠江風雲》電影海報中所言“成也風雲,敗也風雲,我做我命運”。葡澳時代的澳門,已經翻篇,澳門已經換了人間。

 “洪幣”誰與爭鋒

  經歷了十多年牢獄之後 ,尹國駒再沒有原來那麼高調。

  他說:“沒事不要搞事,有事不要怕事。”沉寂數年後,尹國駒以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會長身份推動數字貨幣發行,又刷新了三觀。當然,無論黑幫小弟,還是黑幫大佬,離開昔日的江湖,無疑對於社會而言都是幸事。正如陳慎芝離開江湖之後,成爲了香港十大青年,至今依然在商界耕耘,並積極參與公益事業。

  此番,尹國駒攜“洪幣”亮相,引來了轟動之外也有衆多爭議。5月20日下午,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總部成立暨“洪幣”首發儀式在柬埔寨首都金邊源帝酒店舉行。現場,喜歡k歌的尹國駒現場演唱了一首《願世間有青天》:“混濁成河 ,處處污染 ,退渾流,清風前線,望紅日發誓, 雄姿英發 ,號召同路人, 爲人類建樂園。”

  隨同尹國駒出場的還有柬埔寨王國副首相兼議會聯絡兼監察部大臣棉森婉、柬埔寨王家軍副總司令兼國家憲兵司令邵速卡將軍等衆多政商界人士。顯然,這是讓時下幣圈大佬都歎爲觀止的豪華陣容。而在當天,首期兩億枚洪幣迅速售罄。

  根據《等深線》記者掌握的“洪幣”白皮書顯示的內容,洪幣項目的發起人爲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會長尹國駒先生。洪幣項目的顧問團隊亦強大,有來自全球金融界和港澳工商界人士,以及柬埔寨方面的人士。

  《等深線》記者曾經在調查內地家世頗爲顯赫的人士時,這位在金融界從業人士亦曾被傳與尹國駒有一定的交集。莫非,尹國駒背後亦有該神祕的金融界人士助力?目前,《等深線》記者尚未獲得各方明確的回應信息。

  白皮書中聲稱,“洪幣”基於 AllChain 打造的區塊鏈全球結算系統可以應用到博彩、電競等領域中,全球用戶可以通過互聯網購買 AllChain 上的數字資產,並在 AllChain 上進行轉賬操作,用戶可以在洪 門旗下的博彩、電競等產業中使用這些數字資產購買服務、享受折扣,而商家可以通過區塊鏈 上的數據進行結算,甚至生成財務報表。 洪幣發行總量爲10億枚,數量恆定,不可增發。爲保證投資者權益,發起方將拿出運營利潤的5%~20%不定期對洪幣進行回購、銷燬或鎖定。回購數量達募集金額或發行時間達到5年後,終止回購。 

  白皮書披露的信息顯示,尹國駒還是世界洪門投資有限公司(擬)董事會主席。世界洪門投資有限公司規劃了龐大的產業鏈條,將涉足金融、科技、建設等領域。白皮書中,還顯露了曾經嗜好賭博的尹國駒在博彩行業上的雄心。據JuniperResearch 預測,2016至 2024年,亞太地區的在線博彩收入年增長爲 1.9%, 在線投注預計達到1萬億美元。這說明,在線博彩市場的發展空間非常巨大。

  另據 IBIS World 統計,截至 2017 年底,全球線上博彩收入達2910億美元,同比增長2.2%;接近52%的全球線上博彩收入來自亞洲(1513.2 億美元)。白皮書中認爲,在線博彩業作爲洪幣的重要應用場景,其迅速的發展速度無疑能爲洪幣的保值、增值奠定堅實基礎。 由於洪幣在洪門旗下的博彩、電競、酒店、商店、學校、醫療、旅遊等產業中都可使用, 因此洪幣相對於比特幣而言,在流通性上更具優勢。而在這些與洪門相關的產業中,用洪幣享受洪門企業提供的服務即有折扣優惠,這讓洪幣具備更強的流通性。 

  而在白皮書中還披露,近年來柬埔寨的賭業發展迅速。以柬埔寨博彩業巨頭金界控股爲例,金界控股近年來的利潤率逐年上升。根據金界控股的財報顯示,2015 年金界控股的營業收入約爲 5.03 億美元,是 2009 年的 4.27倍,在此期間淨利潤則增加了 5.7倍。 白皮書中預判,由於柬埔寨的經濟處於快速發展階段,數字經濟及博彩業、旅遊業等產業發展環境良好,因此洪門的相關產業也將擁有一個良好的發展空間。 

  《等深線》記者查詢“洪幣”官網後發現,洪幣發行分爲四期,其中第一期金邊和第二期馬尼拉的發行均已售罄。接下來在泰國和馬來西亞分別發行三、四期。

  然而,看上去藍圖美妙的事情,近日卻引起爭議。署名世界洪門總會的聲明披露於網上,並指責尹國駒參加該活動屬於個人行爲,“絕不允許有人挾道義之名、行斂財之實,更不允許旨在投機的宵小之徒污損洪門名譽!”

  《等深線》記者通過多位洪門人士去了解相關聲明的情況,並未得到該總會的回覆信息,後續將持續予以關注。而在網上以世界洪門類似字眼的網站或者信息數不勝數。此外針對“洪幣”的一些問題,《等深線》記者亦與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和洪幣的官方微信客服進行了直接聯繫。針對網上出現的一些混亂情況,洪幣官方客戶明確回應:“除了官方客服號,其他都是假的,認準微信號。”

  “洪幣”首次發行的金邊,《等深線》記者亦與當地熟悉情況的一位資深媒體人士進行了聯繫。該人士回應:“去年以來,在柬埔寨開了好多次類似會議,很多人藉着投資、旅遊、博彩等亂搞,國內投資者很多都中招。”

  而在幣圈,亦有一些人認爲“洪幣”難以走出來,甚至視爲假的。但是亦有投資界人士對《等深線》記者表示,“洪幣”的未來關鍵還是要看柬埔寨的情況。證大集團董事長助理兼投資研究總監談佳隆對《等深線》記者表示:“看柬埔寨的經濟發展情況吧,有產業支撐的話,還是可以的。”

  衆說紛紜中,不管“洪幣”未來如何,正如《濠江風雲》中,男主角(原型尹國駒)在迪廳唱着《男兒當自強》:“去開天闢地,爲我理想去闖。”曾經對於家人有虧欠,卻又對家人頗爲珍視的尹國駒總算在63歲時至少走出了人生重要一步。

  6月5日早上,慈雲山十三太保陳慎芝一如往常又給《等深線》記者發來早安祝福:“活在當下,珍惜眼前。”昔日黑幫大佬陳慎芝,不久還會去東南亞爲一個戒毒中心做嘉賓致辭,生活永遠充滿了無限可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